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户田公平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三章 户田公平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五章 户田公平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三节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二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七章 上木荔枝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上一页下一页
“新来了,多关照啊!”警察说。
心想如果可以看书的话莫非也可以听音乐,就不抱期望的试着问了问能不能带音乐播放器,果然不被许可。
明天(五月三日)……去崎玉地检(地方检察厅)接受检察官询问。根据其结果决定是否要进行审判。如果检察官判断有必要,法院也承认的话,我将进一步被居留10至20天。进入羁押状态后开始可以家人见面。
浦和刑警所说的那句为自己的无知自豪闪过我的脑中。如果他知道这一点的话,可能就会自己去买个拔钉器,在接受职务询问的时候也可能会处理得更为圆滑吧。
今天(五月二日)……进入留置室。今天以后可以请值班律师来,机会只有1次。
“为什么会因为一字螺丝刀被逮捕啊。”
眼镜像是明白了什么:
“我是美大学生。因为制作课题,昨天回去的比较晚。然后走在夜路上,突然就有经常上来进行职务询问。警察怎么那么牛x呢。我就很生气,就顶了一句‘职务询问?你们想问就问啊?’径自想要离开。然后警察就用无线电呼叫支援了,瞬间5个人把我围了起来,半
九*九*藏*书*网
强制的检查了我带的东西。他们发现了一字螺丝刀,我就因为这个被逮捕了啊。”
于是我们开始吃早饭。早饭是白米饭和一点菜,还有味增汁。监狱的饭经常被表现为“臭饭”,不过留置室的饭的味道和气味都很普通。可是菜很少,白饭就剩下了些,我用味增汁伴着这些白饭吃了下去。
经常有人说即使被逮捕,直到被判为有罪都只是嫌疑人,不是凡人。看来实际上从被逮捕的那一刻起,大部分的人权就被剥夺了。
之后警察淡淡向我说明了留置室的规矩。留置室内只允许带入必要最低限度的东西,故而我的背包和其中的私人物品全部暂时被收走了。(唯一例外的是手机。手机在审讯时被浦和押收了。是要根据我和埼的邮件内容去判断我们的关系性吧)
审讯结束后,浦和把我带到了四楼。那一层整个都是留置室及其关联设施。在那里浦和把我移交给了制服警察。
我还胆战心惊的想要是有黑社会在里面要怎么办才好,若是只有少年人的话就安心了——不,其中一个不管怎么看都是不良,明显九九藏书网一副要找碴的样子。反正肯定不是因为什么好事被逮捕的,是和我绝对不能相容的人种。
很快看守过来,从带有门的小窗那边送早饭进来。说起来已经是吃早饭的时间了。
“是吧,果然都会这么想吧!说是闯空门用来开窗户的。最近这附近好像是发生了好几起闯空门事件,我觉得因此我就被怀疑上了。”
“但是我说说我被逮捕的理由是没有问题的吧。”
可是很意外,过来接触的眼镜的那个。
眼镜说:
榻榻米上坐着的两个人同时转头看向我这边。两人都是少年,这可能是一个少年专用房间。
“啊,是啊,说的也是。对不起。我没注意到。”
里面已经有2个人。我不知道为何想象中牢房是个人房间,没想到是多人房,很失望。我没有可以和其他的嫌疑人好好相处下去的自信。
“啊,这以后会怎么样呢”眼镜叹道“那个年轻刑警倒是说过‘你有权请律师’,但是我又不认识律师,一介穷学生也付不起咨询费啊。”
“是的,负责的刑警对我说的。”
不良咋了下舌。这人鬼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纠缠让来,让我心神不九-九-藏-书-网宁。
那个生活安全科的中年刑警浦和,虽然无疑是个令人不快的男人,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说明倒是简单易懂。
一切结束之后,警察把我带到牢房前。在站立时眼睛的高度上有一块不透明隔板,大概是考虑到不让一下子就能看看清牢房内的一切设置的吧。但是板子的上下都是纵向栏杆,只要有心什么都可以看到。
我今后的日程表如下所述。
“那个隔断后面是厕所”警察指着房间深处的隔断说。
说是隔断,只有那种程度的话,不是声音啊气味啊全都传到同居人那里去了吗……
“不是吧——我这边可完全不是这么说的。负责你那边的人还真是亲切啊。”
亲切?这个真没有。
在浦和向我说明的时候我还完全没有叫律师来的意思——不如说是对请律师这件事完全没有什么实感。但是现在眼镜这么跟我一说,我就觉得那就试试看请律师吧。
“原来如此。闯空门啊。但是你为什么要带着一字螺丝刀什么的呢?”
“那个,你是做了什么被逮捕的啊”他小声跟我搭话。
警察打开门上的南京锁。这是一个有点脏的房间,没有99lib•net窗户,地上铺着6张榻榻米。
“啊,请多关照!”我也低下头。
也不等我回答,他径自说了起来。看来是很想让别人听听吧。
在进入牢笼前还有一些工作要做。除了拍照、体测、采取指纹之外,还用棉棒从我口中取了DNA,并以只穿内裤的形式进行了身体检查。
“呐,不一起去试试叫那个值班律师来吗。”
他的口气让人感觉不像是单纯出于好奇,而是有某种切实的意味。可能是觉得这次入狱的我不同于那个不良少年,是一个值得一谈的人吧。另外在留置室内只要不要太吵,私下谈话并不被禁止。
我不必替换为囚犯服,就穿着来时那身衣服入狱。但是腰带和鞋子被收走了。腰带是防止上吊自杀,鞋子是防止逃走。代之他们配发了拖鞋。
“不必在意。”
有两个疑问。
“啊,我听说即使不认识律师,也可以免费请一次值班律师来啊。”
可是我并不想说明自己被逮捕的理由,先前的警察也说过没有告诉他们的必要。我注意着尽量不要让自己的口气过于严厉说:
之后就要求我们打扫房间。不良少年非常露骨的在偷懒,我也比较犹豫www.99lib.net要不要向看守报告,最后无奈之下我和眼镜两个人把工作做完了。
“那是真的吗。”
“在画新画的时候,需要拔掉固定画布和木框的钉子,一字螺丝刀就是用来干这个的。当然美大里是有专门的拔钉器的,但是最近不知道被谁拿走找不到了。所以我就从自己家带了这个一字螺丝刀过来。我也不知道这是违反法律的啊。不,当然不会知道啊。这么重要的事,国家不更广泛的宣传怎么行,这简直是钓鱼执法啊。”
另一个是戴着眼镜,看起来有些老实的少年,感觉像是我这边的人。他是犯了什么罪呢。
然后我被带到书架前,告诉我可以选三本书在留置室里读。竟然有这种服务让我颇为惊讶。书架上除了文库本和漫画之外,还放有好几本六法全书。六法全书损害最为严重,果然想要知道自己被逮捕的根据的人还是很多的吧。我选了两本漫画和六法全书。
眼镜无言的打了个召唤,不良则是没有任何反应。
“对不起,我不想说。”
警察从外面锁上门。我在他们二人距离的中点位置靠墙坐下。
沉默持续了一段时间。我正想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眼镜却和我同时开口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