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户田公平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三章 户田公平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五章 户田公平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二节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二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七章 上木荔枝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上一页下一页
我什么也无法回答。确实中年人所说的是正论。
“两大常用句啊。‘大家都这么做为啥就抓我’,然而另一句就是这个了,‘不知道’。不知道只不过喝了四罐无酒精啤酒就算是酒驾,不知道有标志,不知道这样就会死……自己是一个什么难懂的懂不知道,只是守着做人的道理活下来,弱小善良的市民。然而却要被欺压吗。错的不是我,是没有把那些教给我的学校、政府……简直要吐了。对自己的无知自豪也要有点限度。”
“我以前在交通科干过。出违章处罚单的时候常有人跟我这么说啊。大家都是这么做的,怎么就罚我一个……恩,确实可能大家都是这么干的,不过啊”他指着我“你也干了。所以就从你开始抓起。就是这么简单。”
“怎么样,这就是所谓的犯下罪行啊。”
“那就请让我明白啊。为何不能和不满18岁的人做啊。”
“区别在哪呢?”
“因为那是双方都同意的基础上……”
“……为什么要说我在开玩笑。”
“不,等等。最后不是有一句‘当在不清楚该青少年的年龄一事上没有过失时不在此限’吗。‘不在此限’指的就是不在‘不能免除处罚’的限制内吧。这条怎么样。”
第三十一条:违反第十一条第三项、第十二条第三项或第四项、第十六条第二项、第十七条之二、第十八条第一项、第二项或第三项、第十八条之二、第十八条之三、第十九条第一项或第二项、第十九条之二、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项或第二十一条之二第一项者,不能以不清楚该青少年的年龄为理由,免去第二十八条至第二十九条所规定的处罚。但是当在不清楚该青少年的年龄一事上没有过失时不在此限。
“我怎么可能知道。请不要把专门知识当常识一样好吗。”
这无论如何也超出了我忍耐的界限。
几条几项太多了看不明白……我这么想着,中年人补充说明道:
在这句确认中,我感觉自己看到了一线光明,于是猛扑上去。
所以我依然保持沉默,中年人哼的一笑:
“这里面的第十九条第一项就是青少年淫行。违反此条会怎么样写的有。”
中年坐在抢http://www.99lib.net来的椅子上,翘起双腿往后一靠,向我这边伸出右手。
埼玉县青少年健全育成条例
“喂……果然是温的啊。犯罪者的屁股碰过的椅子,这还能坐?”
然而中年男人这次却这样说:
“未满18岁的青少年缺乏判断力,会被坏大人欺骗,所以必须以法来保护他们。”
“是的。她要是穿着水手服或者西装夹克的话,那可能我也有没做到的地方,然而实际上我只见过她穿大人气的私服。当然就以为她是大学生以上了。也不可能去问女性的年龄吧。”
这种货竟然是刑警吗。这种货来决定我的命运吗。
我这才明白了“污染”的含义。简直就是小学生的欺凌啊。啊——零零的椅子上有零零菌……
虽然可能有些偏离中年人的发言意图,不过对自己的无知自豪这句话却让我有所触动。看见熊谷他们在一起争论安保法案,我内心嘲讽他们不懂装懂。然而那实际上不就仅仅是喊着“无知的知”,感觉与这些东西保持距离的自己像是outlow一样很帅气而已吗。即使只有学舌来的皮毛知识,多了解一点是一点的他们比什么也不懂的我不是厉害多了吗。
在理解这一点后,我第一次对自己被逮捕涌出了真正的实感。
但是——
“等等,这方面能不能通融一下。”
我连忙站起来。
“条例根据犯罪实行的场所而确定是否适用。你做出犯行的事在埼玉县,所以适用的事埼玉县青少年健全育成条例——通称淫行条例。”
“那就是说我在埼玉县以外的地方做的话就没问题了吗。”
零落的泪水在裤子上产生了一片湿渍。
“那可不一定。喂,底下的,出张条文。”
“喂,底下的。你先忍忍坐这个。”
“不能回家……是什么意思?”
中年人坏笑着说。那样子看来是一点都不信自己说出来的话是真的。全部都是形式上的东西。
中年人脸上浮现出下流的笑容,右手食指在左手做成的圈中进进出出。
我找不到反驳的话,中年人继续说:
“法条上就是这么写的。”
“好,那请你开始自夸吧。”
我正这么想,中年人唾弃般九_九_藏_书_网说道:
违和感和愤怒在我心中螺旋上升。对自己的无知自豪是什么。我根本没在自豪什么。
“下座?别跟我扯那些俗世的常识。审问室里嫌疑人就要坐在里面,这是怕你们逃走啊。”
青年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生气一般的猛击回车键。打印机开始吐出纸来。在纸基本已经出来,但是打印机工作的声音仍然没有结束的时候,中年人等不及了一样把纸拽了出来。青年啊了一声,不过中年人毫不介意。他把印有密密麻麻文字的纸拍在桌子上。
“国会议员因为和在网上认识的17岁人士有不正当关系而遭到逮捕。你对此怎么看。”
我注意着哪里有什么陷阱,擦亮眼睛读了一遍,但是上面所写的全部都是事实本身。我不情不愿的签上名按了手印。
“呵呵,大家啊。你这么说看来是周围也有这么干的家伙。把他的名字告诉我,那些人我也会去调查。是啊,只有自己被逮捕肯定不爽啊。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多捎上一个是一个啊。”
“啊,等等,别坐。”
“啥?想说你小子这样社会地位低的人的话,做出同样的事就可以被原谅吗?”
“这么说你是不知道她的年龄了。”
中年人放开我的胸前,再次靠在椅子上。然后语气突然演戏一般变得客气了起来。
白痴?怎么白痴了。谁会知道警察署里那些规矩啊。有这种规矩的话,刚才的那个警察跟我说明一下不就好了……虽然我想要这样顶回去,然而对方不愧是刑警,而且因为一见面就立即对我怒吼起来,让我完全畏缩了。千言万语都被堵在喉咙里变为了“唔”的一声。
“啊?”
“于是我现在要跟你双亲联络,把你家的电话号码告诉我。”
“你是白痴吗,这可是一般常识啊。你这也算是高中生吗?是你无能呢,还是学校教育不行?”
“我明白了,我说就好了吧。”
“说的就是这个啊。我说你在开玩笑就是你这种思想啊。你啊,完全一点也没感觉自己做了什么坏事吧。一看你那表情我就知道了。但是实际上你做的事是违反条例的,我就让你明白这一点。”
此时我已经坐好了。
进来的是两个男人。下巴上都是胡渣,穿着皱巴巴西装的藏书网中年男子。另一个是脸上的配件如同豆粒一样小,同样穿着西装的青年男子。
“自、夸?”
“……真是的,没想到要给高中生上社会课啊。所谓法律,是国家规定的。相对的,所谓条例是都道府县各自规定的。区别就在这里。”
这是说埼是没有判断力的幼儿,我是坏大人吗。我反驳道:
当我说到判明埼的SOS是为了接近我而演的一出戏时,中年人呵呵一笑“哈——真是青春啊”。我感觉和埼的回忆被玷污了,心里很不爽。
中年人吹飞挖出的耳屎,对我说:
可是实际上,18岁和17岁之间的性爱不是随处都是吗。高二的时候,班上就有女生传言和高三的前辈做爱了。那也是违法吗。为何只有我必须被逮捕呢,我控诉着这种不讲理:
“啊?你是超能力者吗?你怎么知道对方那个女孩子没有受伤的。”
“啊?你觉得你有可以这么说的立场吗?本来这事还得通知学校的,只跟你家人联络已经是在通融了。”
在这期间,青年印刷着什么。之后中年人把打印机吐出的纸放在我的面前。
然而和家人联络问题也是很大。
“很遗憾啊。所谓‘没有过失’,指的是你为了知晓她的年龄已经做了最大努力,然而依然存在误解她是十八岁以上的因素存在时才适用的。具体什么情况才适用这条款法官也在争论,不过连她的年龄都没问的你明显是不适用的。所以说跟年轻女人做的时候一定要去确认身份证和出生年月日啊。”
中年人也起来,抓住我了的胸前,然后脸贴的极限得近。
结束后,中年人说:
“于是,就请从头说起吧。”
“啊?”
“这和杀人强盗不同。没有被害者。完全没有人因此而受伤害不是吗。”
“不,不是这么说……”
可是都道府县说到底也是国家的一部分,所以不也没什么大的差别吗。这些琐碎的不同真的是一般常识吗。我觉得就算把班上的人问一遍,也基本没人能答上来吧。
难以置信的事情不断累积。本以为终于和最爱的埼有了初体验,却被她父亲痛骂,最终遭到逮捕,以后会怎么样呢。在无法预见将来发展的恐怖中,我抖个不停。
“而且刚才你说了年龄差距吧,然而18藏书网岁也好50岁也好,都是一样的。跟未满18岁的做了都同样是违法。”
中年人获胜般对着愕然的我说。
埼不可能会那么想——我想要这么相信,然而却无法断言。身体的负担这句话我我感到了不少责任感。当时有戴套,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从耳朵到脖子都不快的发热起来。
我没有回答,但是这位刑警想说的我已经明白了。可是我觉得那个例子和这回的事件情况完全不同。我也坐在椅子上反驳道:
“抱歉,我不知道这个。”
“啊,我还以为这边是下座。”
“我觉得国会议员这种有社会地位的人必须更注意一些,而且本来他们和这次我们的事件相比,年龄上的差距大得多……”
无奈中我移坐到里面的那个椅子上。
“我说啊,能别开玩笑了吗。”
“呵,沉默啊。对了对了,这个必须要说,你有沉默权。所以也可以这样一直沉默。但是没用。我有物证。泛着乌贼臭味的物证啊。”
青年心中不满嘟嘟囔囔说着什么,坐在墙角的书桌边,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我什么也不知道,也不去努力了解。下一步发展的事也是,安保法案也是,淫行条例的事也是一样。
我紧咬不放:
“恩?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我们这边放人为止,你都要在笼子里生活了。”
“是,就是这样。我不知道。看起来很成熟我觉得她肯定比我大。这样的话也算是违反法律吗?”
“无错,说就对了。”
大家不是异口同声这么说吗,不可以去问女性的年龄。那又算是什么啊。
“这是口供。你看看,没错的话在这里填上姓名和地址,然后按个拇指印。嘛,这都是仅仅把你说的东西简单整理了一下,应该不可能会出错。”
我无言以对。中年人也并没有真对我的回答有什么期待,他立即接着说:
可是他的说法让我不满。为了说明刚才那些内容,有必要用如此挑衅的方式吗。会不会仅仅是嫉妒顺利和女孩做了的我而故意找茬。
“读读这个三十一条。”
“大家不都是这么干的吗。”
中年人一见到我就怒吼起来。
“这我真不知道……”
中年人面无表情,但是那反而让人觉得有一种威压感。
“即使在当时同意,之后也会有人觉藏书网得‘哎呀被骗了’的。女性的话,还有身体上的负担。”
一切说完后,中年人问:
大概一分钟以后,门开了。
“就是你怎么进去的,又怎么出来的,那些故事啊。”
要是他给学校打了电话那就太惨了。被学校知道我被逮捕了这档子事可能会被退学。那样的话就别谈什么大学考试了。
我从和埼的相会开始逐一说起。同时,青年也啪嚓啪嚓开始敲起笔记本电脑的键盘。
陷入进退两难的我又受到进一步追击。
是说用过的安全套。看不到那个塑料袋,应该是没有拿来这间屋子里。
“那怎么可能啊笨蛋。其他的都道府县也都有那边的条例的,到时候就会根据那边的条例去惩罚而已。那么,说回来,你的主张是‘因为不知道对方不满18岁所以不算违反’吧。”
这虽然不是直接的那种因果关系,但是在根底里是互相联系的。
这可不好。我是撒谎要去朋友家开学习会出来的。特别是父亲,他对于我去开学习会这个谎言很高兴。若是被知道了我实际上是去跑去约会,最后还因为淫行而被逮捕了,他们会有多失望呢。
“这一段时间里你不能回家,所以不管怎么样联络是必须的。”
“你不会连法律和条例的区别都不知道吧?”
中年人微微一笑。
“如果从内侧检测出你的,外侧检出少女的DNA的话,就确定了。先不说这个,6次也做过头了吧。有那么爽吗。”
在我愕然之间,中年人把那把椅子和墙角书桌边的椅子坐了交换。
这种高压的说话方式让我重燃怒火:
结果就是,我现在所在的境地。
不能以不清楚该青少年的年龄为理由,免去第二十八条至第二十九条所规定的处罚——
“就算不知道用脑子想想不就明白了。白痴。”
我抬起腰,双手敲着桌子。
“啊……白痴。连那边的椅子你也想污染吗。”
中年人叹着气。“污染”是什么意思啊。我完全跟不上他的发言,中年人摸着我刚才坐的那个靠门侧椅子的椅面说:
“条例……?”
“滚开,那是我的座位!”
“首先要明确一件事,这次你违反的不是法律,是条例。”
“你难道想说从17岁到18岁突然就会拥有判断力了吗。”
“开玩笑的是你才对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