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户田公平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三章 户田公平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五章 户田公平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五节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二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七章 上木荔枝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上一页下一页
“经过这么多事,上木小姐也累了吧。我去做。”
“我的委托价格是五十万元,你能支付吗?”
“对警察我也是这么说的。那个时间带就是死亡推定时间吗。”
我试着说。他僵硬了一瞬,立即回答说:
“也没有那种事啊。”
他语带笑意,然而看起来却像是在虚张声势。
“下面是万全起见的问题,今天凌晨2点到4点之间,你在哪里做什么。”
要放弃为实现梦想而作的延期支付吗,真是个好人。
“我会支付。即使离开研究生院进入父亲的公司。”
“哎,那么一封信。确实这事该说是奇怪还是怎么呢……但是叫来上木小姐的理由我也是……如果上木小姐是杀害对象的话倒是还能理解,然而又不是。”
“有这种事……上木小姐真的和三世跟二胡。”
“那个。”
“不不,我没问题。”
“‘万全起见’,问
九-九-藏-书-网
不在场证明时的常套句啊。”一心虚弱的笑笑“可是你看那个时间点上嘛,就是普通的在自己房间睡觉。”
我心中一动。感觉一心这番话中隐藏有什么真相。我被招来馆中一事和三世被杀一事,可能是以这种方式联系起来的。
“多半就是了。”我说去试试其他人,离开了他的房间。
“是的,第一次见面。”
“是的。虽然是在家务闲暇的时候才能调查。”
我们坐在椅子上。他垂着眼睛,像是自言自语般说了起来。
他抱住自己的头。我什么也没有说。最后他抬起脸,看着我。
即使如此,最终大家还是几乎没有碰午饭。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完全不认识。”
本来和逆井家人没有任何关系的我也没有被杀的理由。
“不必在意,涉谷先生才是忙坏了吧。”
“我也是。”
九-九-藏-书-网
“那可能是三世看错人了。不管是哪样,把上木小姐叫来馆内的人物是想要让上木小姐和三世见面的。想要以上木小姐为触媒,让三世发生什么化学反应。”
“就算不是上木小姐自己,有没有家里人或者朋友最近被不良少年打了,或者被抢了钱。那不良实际上是三世,他错认为上木小姐是来报仇的。”
“你知道有谁在恨三世先生吗?”
“那好吧。于是事不宜迟,现在就让我作为侦探向你提出一些问题。”
“也就是说,你接受了!”
“当然那也可以!”
不,当真如此吗?三世和二胡昨天晚上不就找些奇怪的理由缠上我了嘛。或许我和逆井家之间是有联系的,只是我不知道(或者忘记了)而已。也有可能是对方错认为我们之间有联系。
“我已有觉悟。我也认为可能是内部犯。”
上午在一片忙99lib•net乱中结束了。我打算去厨房做午饭,涉谷先生制止了我。
正收拾着餐具,一心从旁搭话:
低沉的声音断断续续。
洗完要洗的东西之后我前往他的房间。进入前厅后我敲敲门,然而很长时间都没有反应。正想再敲一次,门终于开了。
“家以外的话,倒是听到过各种各样的恶评,不过具体的事情就不知道了。重要的家里就……说真的不知道。那人也不会在家里使用暴力。”
“是的,就是那个二胡的朋友什么的吧。所以姑且我是跟警察这么说的……但是上木小姐和二胡昨天第一次。”
他的话听起来像是在关心我,但是那里面隐藏着不容置辩的强硬。从此我察觉到,这是不想让我做料理啊。因为新来的我有可能在里面下毒。嘛,与其说是认真的有这种想法,不如说是出于可能有持有这种看法的人存在的考虑吧。我领会精神,
99lib•net
从料理人之路上退了下来。
“但是我认为这是你们内部的犯行。可能因为我的调查,你的某个家人会被判明为杀人犯,你已经有这个觉悟了吗。”
推理作家志愿者轻易说出了可怕的事。可是看起来他没有考虑到连续杀人的可能性。我不是也有可能在下次就被杀了吗——嘛,如果是我的话,也会先杀掉目标吧。如果先杀掉三世,就我逃回去的可能。
我把“抓商业间谍现行&引蛇出洞找出内奸说”的推理告诉他,问他知不知道有谁有动机把我叫到这馆内来。同时,我也在一直观察着一心的表情,他看起来纯粹是被吓了一跳。
“上木小姐,如果是你的话,应该能解决这起案件的。拜托你,抓住杀害我弟弟的犯人。”
“说起来昨天晚上……”
我的职业是妓女,侦探只是我的兴趣罢了。
“对不起,刚刚在和表妹说话”一心边把手机塞进口www•99lib•net袋边说“她家在埼玉县北部,不过好像警察还特地跑到那边去做情况询问了。果然警察这种职业就是不什么都确认一下就无法善罢甘休吧。”
他在膝上握紧了拳头。
我说出三世和二胡缠上我的事,寻求一心的意见。
“问什么都可以。”
“你从东藏那里有收到过关于我的事该如何说明的指示吗。”
“一会能来我的房间一趟吗。”
“骗你的,我不收委托费。”
“那家伙,决不能算是什么好人吧。不如说该分类在坏人里。在这片是个有名的不良少年,似乎坏事也是做了不少。如果没有父亲的力量的话,可能早就进了少管所……但是他也是有很多优点的。人类不就是这样吗。然而他却被那样悲惨的被杀了。混蛋,到底是谁……”
“我虽然曾经想过一生中想要碰上一次杀人事件,没想到竟然是家里人被杀啊。这是遭了天谴吗。”
“为什么父亲要这么做。”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