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户田公平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三章 户田公平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五章 户田公平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一节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二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七章 上木荔枝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上一页下一页
在我打开房内侧的门的同时,大厅一侧的门也打开了,涉谷先生从中出现。
“不,多亏您借我的笔记。”
我们前往厨房,我制作了昨天模拟练习的料理。
“啊,上木小姐,早上好。已经起来了吗。”
有几个窗户开着,但是犯人从那里出入的可能性很低。因为窗外没有可以被绳勾利用的阳台或者可攀爬的雨水管。基本肯定是内部犯没错了。
“你说什么!”
“三世这是睡懒觉了啊!”东藏说。
“因为你是刚开始做,我会给你帮忙的。”
我用带着的手机拍下现场照片。也没有更多可以做的事情了,于是返回餐厅。
“哎呀,麻烦了。”
之后就是毫无悬念的大混乱了。
我进入三世的房间后,看到涉谷先生正在解开缠在尸体脖子上的绳索。我不由得责备他说:
“是的。”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用餐了。三世还没有下来,你们能去看看他的情况吗。”
以受过法医各种各样教诲的我的看法,死亡推定时间约为凌晨2点到4点之间。被绞死者一般会呈现苦闷的表情,但是三世表情安稳。室内没有打斗的痕迹,床有人睡过。是在睡着的时候被杀了嘛——不,被人勒住脖子的时候他就应该起来了,犯人www.99lib.net有可能用了安眠药。
啊,不过从昨晚的情况来看,我去叫他起床的话,他肯定没好气吧!
回头一看,涉谷先生支撑着火风水小姐的身体,看来是失去意识了。
是还在睡觉吗,我打开门一看,三世倒在房间中央的绒毯上,周围没有杂物。
“……不,保险起见请让我先去确认一下。是在三世的房间吧。”
昨天的事似乎二胡还心存芥蒂,无视了我的问候。我无意中注意到他双眼下的黑眼圈更为深重,比昨天更像恶魔了。
“先送她回房间。”
“这可不能啊,必须保存现场。”
渐渐地除了三世,其他人都到齐了。
在下到一楼大厅时,涉谷先生从食堂的门中走了出来。可能是感觉我去得太久就来看看情况吧,我告诉他三世的死讯后,他脸色大变。
作为底层不好好干活可不行。
“这得告诉其他人啊。”
他的表情非常疲惫。
没关系的,您也是有很多工作的吧,请优先那边——我想要如此拒绝,不过从涉谷先生的立场上考虑了一下,应该是对新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东西来感到不安吧。
“不不,这不止是照我的菜谱做,还加入了你自己的东西。原来如此,还能这么99lib•net做啊。下次就请让我借用一下这种做法了哦。”
也就是说必须展示出试图施救的姿态吗。确实在没有习惯于案件的人来看,就那么放着绳子不管的我的做法可能是很冷酷的。
因为被你说了啊。
东藏苍白着脸吩咐说。涉谷先生点点头,把火风水小姐搬了出去。
他帮助我上菜。我们两人在把菜上桌的期间,逆井家的人们也一个个的断断续续的下来到了餐厅。火风水小姐一大早就是洛丽塔装,还真喜欢啊。
我一时迷惑于是应该先给他把脉呢,还是先把绳子解开。如果他还活着,那就应该尽早解开绳子,反之如果他已经死了,那么解开绳子就违背了保存现场的原则。可是从三世身上完全不能感受到一丁半点的生命气息,所以我先给他把了把脉,果然已经死了。
东藏、火风水小姐、一心、二胡、京、涉谷先生,全都像是被晴天霹雳击中一般。但是犯人应该就在这些人当中。
另一个处于漩涡中心的人,三世,迟迟没有下来。
五月二日,周日。
想虽然是这么想,不过事到如今也不能打退堂鼓。
“那么,这得告诉其他人啊。”
以前心中的人,也就是如今已经断了吗。不,那样的话九_九_藏_书_网就不会随身带着照片了。或许有可能是那个人已经去世了。
涉谷先生甩了我一眼,然后无视我的话继续解绳子。
“那算是以前我心中的人吧。”
“上木小姐说的很对。我也把过脉了,但是从我的立场上来说,必须这么做啊。”
我离开厨房,来到三世的房间前。
“虽然是连休,这也太放松了。”二胡接着说。
“那个香水,你不再用了?”
自己绞杀自己这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应该是他杀。
火风水小姐尖声质问。涉谷先生说明了情况之后,室内一片骚然。
“多谢您了。那么我去整理一下自己,请稍候。”
“嘛,估计差不多到时候就起来了。先吃吧。”
“恩,啊,是。”
因为逆井家的早饭是在8点开始,所以我把闹钟设置在7点。曾几何时我曾经在某宗教设施里因为睡过头而失败过,不过这边是工作我会好好起来的。另外学校并不算在工作范围内。
在短暂犹豫了一下涉入他人隐私是不是不太好之后,我还是试着问了一下。
“早上好。莫非是打算来叫我起床的吗?”
“哈哈,不,只是以防万一。准备好了的话,我们一起去厨房吧。”
“没有,我是单身,住宿在这里。哦,你是对那个吊九九藏书坠的内容感兴趣吧”他脑筋转得很快。
我扫视着现场,没有饮食的痕迹,有可能是犯人已经清理过了。
里面是夫人或者恋人的照片吗。啊,不过他是住宿在这馆内的,也就是说是单身?
接受了涉谷先生的想法,我默默的看着他工作。涉谷先生解开绳子之后,站起身回过头来说:
“早上好。”我问候道,火风水小姐盯着我说:
这座洋馆内房间的上锁方式有些奇怪,仅在二重门中大厅侧的那扇门上有锁,可以从前厅那边锁上。三世房间的门没有锁上,所以我进入前厅,敲了敲直接连接三世房间那扇门。但是敲门数次也没有人回答。
“我去看。”
她轻描淡写的说了这么一句就入座了。她倒是从早上开始就有化妆,空气中飘荡着她那似乎价格不菲的香水的气味。
我慌忙跑过去,他的脖子上缠着一条绳子,是那种一拉就会绞紧的缠法。三世表情安稳,但是面部因为淤血而肿胀。他穿着睡衣,没有带那串曲别针。可能是被勒住脖子的时候失禁了,一股氨臭味直冲我的鼻子。
我从洗手间回来后,看见涉谷先生打开写真吊坠的盖子,正在看向其中。注意到我来了以后就把它收回到了口袋里。
全员立即上楼到三世的房间中,然九九藏书后看到尸体以后全惊呆了。
我点点头,涉谷先生跑了过去。事关重大,他也觉得不能全盘接受我的说法就这么向东藏报告吧。我也不能无视他的判断就这么直接向东藏报告,所以我也先回了一趟现场。
和我一起来到餐厅的涉谷先生先是到东藏身边耳语几句,东藏大声叫了出来。
“哎?”
东藏说着,开始吃早饭。
我边这么想边吃着,厨房的门被推开,东藏探出头来。他抱歉的说道:
被涉谷先生表扬我也很高兴。
“好的。”
“身手不凡啊。”
“我们去厨房吃吧”涉谷先生低声说。
东藏也曾经说过平时是分桌吃的。我点点头,前往厨房。
“呵——,恩。”
说着涉谷先生就要站起来,我连忙制止:
“什么,你说三世死了!”
“涉谷先生结婚了吗。”
自卖自夸虽然有点那个,不过我的料理是很美味的。逆井家诸君现在也在品味能雇到我的幸福吧。
这番想象终结了对话。
房间中的视线集中在了东藏身上。
“夫人!”
我想想着犯罪的情景。在凌晨2点到4点之间,犯人到访三世的房间。犯人劝三世吃下含有安眠药的食物或饮料。吃下后三世倒在床上。犯人取出藏在身上的绳子勒紧三世的脖子——
“什么情况?”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