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户田公平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三章 户田公平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五章 户田公平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二节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二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七章 上木荔枝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上一页下一页
我惊讶的回头看去,发现三世站在门口。
“我什么也不知道哦。上木小姐才是,你应该是知道些什么吧。”
二胡从我身边撤开,声音也突然变得开朗了起来。
“真正身份是哪个真正身份?”
“停手!”
“是的,之后进行模拟练习的时候,听见一心先生打电话的声音……”
能听到的只有一心的声音。是在电话吗?自言自语?或者仅仅是盖过了对方的声音?
接着,出现了这么一句发言:
“原来在这种地方啊,找半天了。”
“堂妹?”
“哇,太感谢了,帮大忙了。”
“因为我对化妆品很熟。”
另外值得特别一说的就是位于一楼的调和室吧。这是火风水小姐用来调和化妆品的房间。她有一个虽然小却是完全自有的品牌,该品牌的商品全是她自己制作的,让我相当吃惊。
我做出这种解释,此时厨房的门被粗暴的打开了。
他的眼睛中闪着异常的光。
“但是,哥哥。”
分配给我的房间平时是用作客房的,比Rainbow tree的707号室要略微宽敞一点。但是唯有床是我家要更强。床之于妓女就好比高级车之于高级出租车公司,所以我选择的是最高级品。
“埼怎么看?”
“那真是热心啊。明天早上有得享受了。”
托他的福,一个构想浮现在我脑中。不过,厨房里有那样食材吗……
我试着煽99lib.net动他一下:
“三世不是叫了些什么吗,你心里有什么底吗。”
他为何会说出这番话来我完全没有头绪,这人是嗑药了吗?
“建造这座馆的是前代家主,他的良苦用心我无法推测。”
还以为他是来救我的,但是会用“轻举妄动”这种词,看来这货也知道些什么。
“找我有什么事吗?”
结束了洋馆的介绍后,我和涉谷先生在我房间的门前分开了。
他只是回答了这么一句话。
“哎呀,真是对不起了。我替弟弟向你谢罪。说起来,上木小姐刚才说去确认食材?”
对了,现在可不是睡倒的时候。必须决定每天早饭的食谱。
我走下螺旋楼梯,前往厨房。
因为逆井家诸人理所当然的先入浴,所以虽然说男浴室和女浴室是分开的,但是轮到我和涉谷先生还早得很。利用这段空闲时间,涉谷先生带我熟悉了一下这里。
说起来他的房间就在厨房的正上方,所以才能听见他说话吗,也有他的声音穿透力特别强的原因吧。
“上木小姐也是小心一点为好。这家里也是有各种各样事情的。恩,各种各样的……”
把握了馆的全貌之后,我首先想到的是这真的就是那种可以零的形状啊。为我这种联想的背书的便是关于用来隔开二楼大厅和各房间的门有两处值得注意的地方。其一是门是两扇中间夹着或许九九藏书可以称为前厅的一个什么都没有空间的二重门,其二是门上没有把手,而是使用门上的洼陷进行开闭的形式。然而这种构造仅存在于二楼的大厅和各房间之间,其他所有地方都是普通的附有把手的单门。如果能零的话,要如何零呢。
这或许是一个接近她的机会。不愧是有自己品牌的人啊——我正想这么赞扬她,火风水小姐抢先一步说:
那之后也听到了数次埼这个字。是对方的名字吗。
与他交替一般,火风水小姐从连接着女浴室的门里走了出来。可能是刚洗完澡吧,身上穿着浴袍,头发也放了下来。
“二胡先生为什么会被讨厌呢。”
看起来是在说我的事。
“您竟然能发现。”
“是吗,可是……”
这座洋馆是由2个有九个呈放射状向外凸出的扇形的圆形重叠而成。无论前往哪个扇形,都必须经过一次圆形大厅。联通一楼及二楼的只有位于大厅中心的螺旋楼梯。螺旋楼梯不是暴露在外的,而是位于贯通洋馆中心的圆柱(以下称为楼梯柱)内部。楼梯柱在北、南东、南西三个方向上均设有门,从大厅的任何位置都可以很简单的进入楼梯柱。楼梯柱的1楼部分利用楼梯下的空间设置了杂物间。
“并没有啊,我跟他今天也只是第一次见面。”
我吓了一跳,不只是她能说出香水名字,她能察觉到我使用了香水这一九九藏书网点本身就很让我惊讶。因为我只用了第一次上床的时候才能发现的隐香那种程度的量罢了。
“这座洋馆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结构呢。”
“什么意思?”
“姑且算是没事,不过差点就要出人命了。三世先生这到底是怎么了?”
那一瞬间他的表情真是值得一看。人造笑脸的镀金片片剥落,现出了里面恶魔的面孔。哇,真好玩。
我翻了翻,里面简单易懂的整理了种种料理的分量和需要注意的地方。
“不是告诉过你别装傻了吗!”
“二胡先生,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试着问涉谷先生。
通过二重门进入大厅,在那里我碰到二胡。
“你的真正身份我清楚的很。事到如今你来做什么,说!”
三世的动作猛地停下了。
“停手啊,三世。”
说完我才发现这样搞的我像是在偷听一样。可是二胡并没有抓住这一点。
“不要轻举妄动。”
这种低沉的声音……,是一心。似乎是从开着的窗户那边传来的。
三世从我身边离开了。在去往门口的途中,他曾经回过头来一次,那时他脸上浮现出的不是愤怒,而是害怕。
热脸贴了冷屁股。
“可恶。”
“去厨房。我想去确认一下是不是有明天早饭所必须的食材。”
我感到出师不利,哎哎,在这家里的期间就不用香水算了。
“最近那货情绪有点不稳。”
“今天……女仆…九_九_藏_书_网…父亲……”
不可能是这种理由吧。
三世的手伸向菜刀,我的手要触摸到他的曲别针的那个瞬间。
“晚上好”我向她打了个招呼边要从她身边走过。
“觉得为难的话,可以参考这个。基本的菜谱都整理在里面了。”
“别装傻了。”
“哟,上木小姐,要去哪里啊。”
“电话?啊,那肯定是堂妹了。会跟哥哥打电话的人也就只有她了。”
留下这近乎威胁的台词,二胡消失了。我也选择回房去。
这馆内并没有一个叫埼的人,也没有有来宾的迹象,应该是电话吧。
晚餐那时候他也说了一心不乱什么的。二胡看起来是对一心充满了对抗心理。这也是个大企业社长家,或许关系到继承人的问题吧。
我一惊,反问他:
我为了确认离开了房间。
“因为她眼白长了啊。”他转过眼去唾弃般的说完,又转回我的方向。
“切,好吧。”
“……是。”
“品味倒是不错,不过那不是女仆该用的香水。”
虽然我并没有要偷听的意思,不过声音就这么飘进来我也没办法。我也是在厨房有事要做的。可是那说话的内容只能听到一些断片。
需要的食材并没有缺货,这样就能做出我想到的料理了。
最后那句话像是自言自语,不过明显能看出他其实是想有人对其做出反应的。
二胡回自己房间去了。
可是在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她低声
www.99lib.net
说了一句话。
三世大步走近我,啪的把手撑在我身边的墙壁上。呀——壁咚。
他把手轻轻撑在我边上的墙上,直视我的眼睛。你们还真喜欢壁咚啊。
三世抓向我,可是我非常擅长从男人手中逃脱,不断灵巧的从他胡乱伸过来的手中逃走。
晚餐后,我和涉谷先生一起清洗碗碟。因为这是第一次,所以涉谷先生为我带路到厨房,顺便给我帮了帮忙,从明天开始从做饭到最后的收拾残局都必须由我一个人完成了。我与食材大眼瞪小眼,思考着明天早上做什么料理的时候,涉谷先生从旁递给我一本笔记本。
“是的,是住在埼玉县北部的玉之助叔父的独生女。我们四人里不知道为什么就哥哥得她的欢心,经常和她通电话。说真的,像一心那样的人到底哪里好了……”
我正在做料理的模拟练习,不知从哪传来一阵声音。
二胡站在门口,他又一次说:
三世离开了厨房,代之二胡走了过来。
屡屡不得手的三世视线突然撇向一边,那里放着我刚才模拟练习时使用的菜刀。他向菜刀伸出手,啊,那可是犯规啊。他如果是那种打算的话,我也要拽他的曲别针了。
那是我使用的香水的名字。
“怎么样,没受伤吧?”
我从床上跳起来,打开从涉谷先生那里借来的笔记本。那里面内容充实得感觉可以以1万元的价格卖给刚开始自己生活的人。是不是要复制一本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