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户田公平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户田公平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二章 上木荔枝
第三章 户田公平
第二节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四章 上木荔枝
第五章 户田公平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六章 上木荔枝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七章 户田公平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八章 上木荔枝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九章 户田公平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一章 户田公平
第十二章 上木荔枝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三章 户田公平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四章 小松凪南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六章 京埼
第十七章 上木荔枝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第十八章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尾声 户田公平
上一页下一页
“你掉了这个的那时候我看见了的。果然这就是你的东西吧。”
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
那天我也做出把教科书塞进包的样子,然后背起包离开家,前往老地方P公园。我故意避开了最短路线。因为那条路就是春日部从杂居大楼跳下摔死的地方。只是接近哪里,废工厂所见的光景就闪回在我的脑中,令我一步也无法前进。
“保镖……你家还真有钱啊。”
我觉得不可思议而持续观察她,接着就和她四目相对。随着遗传迪迪的歌声,她直直向我这边走了过来。找我有事吗——不,想多了。找第一次见面的我能有什么事。我错开了视线。
恋情。
我也注意着不让男人听见,小声说话。这形势就像是将那个男人夹在中间的密谈。
我收起手机,代之取出手帕。
没有目的,于是作为手段的学习我也提不起劲。但是到了这个时期,“你学业有进展吗”,“决定志愿学校了吗”双亲无时无刻都在询问这些问题。
一个是手机号码。
那是个身穿和她不同的一身低调的茶色衣服,但是眼神冷酷仿佛杀过好几个人一样的男人。他大步通过我身边,走向后门的方向。
或许是因为持续进行孤独的战斗而产生的反动吧,她一气呵成的说下来。
可是当走到十字路口时,他似乎是跟丢了人,在那里犹豫了一下,就在她左拐的地方右拐了。
“谢谢。托你的福,逃跑成功了。”
“那么我也不用说的那么明白了吧。另一个好处就是得到了你的电话号码。”
“哎?”
“——我明白了。”
可恶,豁出去了。
“不可以。”
“在差不多那个路口我会给你信号。你尽量长时间的拖住那个男人,我趁机逃走。”
那就是在交叉汇合地点之前,存在着春日部自杀的那座杂居大楼。
我这么想着,那边她继续说:
“这、这是你掉的吧。掉地上了。”
转过拐角,再次将二人收入视野的时候,我想起了写在纸上的电话号码的事。我拿出手机,拨出了那个号码。99lib•net
“真的?好高兴。”
“这样啊,真是厉害。”
救救我。
我调整着呼吸,首先是她跑了过来。她可能是没想到会拐回原来的路上吧,她看见我时表情很惊讶,我做出手势“快走”。她点点头,顺着直线道路开始前进。然后在最近的十字路口左转了。
“哎?”
“那啥,我是刚才从你那得到了纸条的人。SOS的那个。”
玩得真开心?
在男人回来收拾我之前,我也选择了逃走。
但是,那天却发生了异变。
“这样的话就能随时聊天了。啊,不好,保镖发现我了。我先挂了。以后再给你打。”
当跑出足够远的距离时,手机传来了震动,是她打来的。
“烦死了,就说不是了……”这时男人突然推翻前言“恩,是的,是我的,满足了?”
就这么一块手帕,能争取到让她逃掉的时间吗。
“真不得了,立即通知警察……”
莫非她正在被人追吗?所以向我求救?
“有是有……”
就在她要转过拐角的时候,我猛踩地面,她转过拐角后,男人也要跑起来时,我一口气缩短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男人从我手中扯过手帕。在这出我意料之外的一招下我的意识产生了些许空白期。就趁这个机会,男人用一种幻惑的步法从我身边钻了过去。
原来是这样,所以才把电话——
就算逃掉了,到那时,这男的会不会为了问出她的情报而逼向我呢。
现在走得这条路,是在直线道路上有一处右拐的丁字路。不知何时已经走到我认识的道路上了。
接着那个男人出现了。男人看见我也是很惊讶。我挡在那男人前面,再次拿出手帕。
特别是父亲,在吃饭的时候边喝上一杯,边说下面这些话已经成了日常。
一瞬间我没能理解听到了什么。理解之后,我全身发热起来。
我的耳边传来低语般的女性声音。
我站了起来。
“哎?”
埼玉县也有这种贵妇人在住啊,我心生谜之赞叹。说起来她的外貌是有些上流社会的感觉。我这是被九九藏书选为有钱大小姐心血来潮的游戏伙伴了吗……
拐角处——以及决定开始作战的时刻——逼近了。我的心脏咚咚乱跳。
我无法走过那里。脚下发颤,气息紊乱,心脏越跳越快——
她的声音和刚才不同,带着些许喜色。那声音让人联想到和她那连衣裙一样的橙色。我放下心来说:
男人猛转过身时的气势令人害怕。锐利的目光似是要把我射穿。但是不要被压倒了。我举起手帕,声音颤抖着说。
这次一定,这次一定要去帮忙。
“怎么都好啊。对了,比如说你有手帕吗?”
我不知是该怒还是该笑,正这样想着,她像是看透了我的想法一样说道:
我情急之下伸出手抓住了男人的胳膊。
“所以我边逃边寻找肯来救我的人。然后就看到你了。你是我最后希望了。求求你,救救我。”
“但是我啊,像是偶像一样是被禁止恋爱的。那个秃——不对,爸爸给我安排保镖,也有防止那些害虫靠近我的意思。所以要是普通的跟你说话的话,保镖会向爸爸告密的。于是我一直在想怎么才能和你搭上话。”
然后另一个是三个英文字母,SOS。
声音有些沙哑:
他明明并没有碰我,我却有一种身体被往前拉的感觉。回过神来我膝盖着地,已经放开了男人的胳膊。男人看也不看我跑起来,消失在了转角那边。
不能叫警察这……
“P公园,那里是我的散步路线,你不是也经常去那里吗。最初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啊,真是个好人啊。然后就一直想要跟你搭上话的。”
四月中旬,这时樱花花瓣已经几乎全散落在地了。记忆里当时公园中另外还有几个人,但是关于他们的详细情况我已经不记得了。多半就是些正在读文库本的中老年男性啊,在沙坑里玩沙子的小孩和他们的母亲们啊这种普普通通的人吧。
我保持着那个姿势哑然无语。刚才那是什么?是武术吗?无论如何,只不过抓了一下胳膊就对我使出那种招数,看来是个和外貌一致的危险人物。
这时,另一个异物出现了。
“反九九藏书网正就是不能。这里面有隐情的。”
然后到达了合流地点。
我也奔出后门,向右看去,狭窄的道路前方稍远处可以看到那个男人,她则走在再远一些的地方。除了我们三人之外,周围再无其他人影。她和那个男人,又转入了人烟更为稀少的小胡同里。我心说不好,追在后面。
“是的。”
很快杂居大楼就在眼前了。
“不是。”
这句话让我心中一凛。
在一阵沉默之后,她慢慢的说:
我可耻的全身颤抖起来。
“对不起。必须向你道歉。实际上我并没有被跟踪。”
她已经差不多要走出后门了,却在那一瞬间回头看了一眼。感觉可能是在看那个男人,也可能是在看我。接着立即又转向前方,走出公园向右走去。
我从纸上抬起头。
什么啊,也就这样啊。我想。通过那段路后,才发现并没有什么。
“那时就要靠话术了啊。五秒也好十秒也好,拖住他。马上要到了哦。我在转过拐角的瞬间,作战开始。我会全力奔跑,你拖住那个男的。就这样,拜托了。”
SOS——哎,就是求救的那个SOS?
“是的。很赞的计划是吧。这个计划有两个好处,一个是吊桥效应。吊桥效应你知道吗?”
“可以。”
但是闪过我脑中的春日部的面容却不允许我那样。
这样的父母真是烦透了。但是就为了让他们少说两句,这个时期我养成了休息日时从中午开始,就装成去图书馆学习的样子离家的习惯。
我跑了起来。
“我的爸爸,是那里的No.2。”
我记得那两人拐进去的那条路是个大弯道,最终应该是会拐回如今我所在的这条路上的。我就顺着这条路直线前进的话,应该可以绕到他们前面。
她单方面的说完后挂掉了电话。
——全力从那前面跑了过去。
下个瞬间,男人做出了不可思议的动作。
之后那个男人也走出公园右转了。
总之作战是成功了。我祈祷她能好好逃跑成功。
手帕?
“于是我该做些什么?”
她从低着头的我前面走过。
“所以做了这件事?”藏书网
那是一种将站在吊桥上的心跳感错认为恋情的现象。
刚一说完,男人就转身要跑开。
“那是我的保镖。我爸爸,是个过度保护的人啊。我就只是出去散散步,他也叫保镖跟着我。嘛,倒是有叫保镖保持一定距离不要在那里碍眼,但是即使这样,被监视着也会时时感到很烦对吧,所以今天就甩掉他了。”
我摘下耳塞抬起腰,接着想要说“你掉东西了”,然而那明显不是掉了而是故意放在这里的,所以半路又把话咽了回去。
莫非她做了什么不合法的事情,因此被跟踪了吗。我不会是被卷进什么麻烦事里了吧。
“啊,太好了。是的,SOS啊。希望你能救救我。我后面不是有个男人嘛。他一直在跟踪我。虽然没有上来袭击我,但是总是保持着不即不离的距离追在我后面。他肯定是想跟踪找到我家的位置。我想甩掉他但是怎么也甩不掉。就算进便利店什么的他也埋伏在外面。”
“那真是太好了。”
“啊,知道。”
“你肯协助我吗?”
“哎,可是那个男的是……”
“你能看见前面那个拐角吧。”
“这世界不管怎么说,果然还是学历社会啊。我其实也真的很想去上大学,可是没钱啊。没办法只能高中毕业就去一家小公司工作,如今的人生就是被那些比我还小却大学毕业的上司随意差遣。呐,公平。人生可是最开始20年就决定了一切的。只由学习好不好这一点,你该去的地方就已经被分配完毕了。那之后虽然也有竞争,但是那些玩意跟之前经历的那些比什么都不是。所以你可别像我这样啊。要去个好公司。为了这个,要进个好大学。为了进好大学,现在赶紧全力学习。”
“嘛,也算有点吧。‘境之机械’那CM你知道吗?”
那是个有名的CM。内容是“境之机械”这个广告标语,随着让人不由得想要哼唱的旋律唱出来。
“啊,请别误会了。虽然想要甩掉保镖是事实,但是那只不过是附加品,真正的目的是和你搭上话。”
绕远路来到公园。这里舒适的空间与适度的自然99lib•net风景,虽然还不至于能让人“忘记一切”,但是至少是一处能令人感觉安稳的场所。
那时,春日部莫不是也想对我这么说吗。
“不能叫警察。”
那个年轻女性从前门那边走了过来。她的美貌华丽而惹人注目。而与之不相称的,她表情紧张,边四处张望边快步走。她的发型是将编好的黑发立体式的盘起来,看起来非常花时间。身穿看着挺时髦的橙色连衣裙,手拿让人感觉高级的白色手包。她和这座和平素朴的公园格格不入,是一个明显的异物。
“只是那样的话我觉得对方会一句‘不是我的’就结束啊……”
然后她又一次单方面挂断了电话。这就是我和埼的相会。
我一瞬间有些迷茫是该去追她还是该打开那张纸,最后还是选择了后者。纸上的字乱七八糟,看起来像是在没有平台的地方写下的,内容有两项。
“拖住那个男人——要怎么办啊。”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果断不跟她扯上关系吗。
走在前面的她从包中拿出手机,放在耳边。
转过拐角,远远的前方可以看见那个男人和她正在奔跑。前方是十字路口,她和那个男人先后左转。不好,看那情况迟早会被追上。我也追过去吗?不——
“你好。”
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
过去的事情怎么样都好。重要的是现在。正是现在这个瞬间,有需要我帮助的女性存在啊。
如今我如果不去帮助这个女性的话,她不就会碰上和春日部同样的遭遇了吗。
“啊,请等等啊。”
要从这条路上前进。
无法置之不理。
我坐在叶樱下的长椅上,打开音乐播放器开始听遗传迪迪。就这么什么也不做,和往常一样渡过这段时间。无事,无为。
现在的话回头还来得及……
“可恶!”
“啊——玩得真开心。”
可是在那时,她用没有拿包的左手在我的膝头上放下了什么。是折成四折的便条纸,我反射的抬头看向她,然而她并不看我,而是急急忙忙的向后门那边走去了。
“为什么……”
“那就拿出来给那个男人,告诉他‘你掉东西了’。”
“知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