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第五章
目录
全力狂奔寻死之谜
侦探拍下的光景
侦探拍下的光景
乌贼神家命案
乌贼神家命案
死者不会叹息
死者不会叹息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第五章
上一页下一页
难道说,实际上女性趁着朱美他们冲进房间时脱身?但如果是这样,这个青年没目击就很奇怪。
“既然辰巳千昭是女性,那我觉得一件事很奇妙,就是委托人。千叶聪美不晓得辰巳是女性吗?”
“唔,是喔,不过这不是我想问的。”鹈饲慎重地带过这个话题。“那对男女进出房间之前,同一个房间——二〇四号房有没有人进出?”
朱美不禁歪过脑袋,不过……
“啊啊,原来如此,确实可能是这种状况。”鹈饲姑且认同般点了点头。
“红礼服跟长大衣?这个住宅区有这种像是夜间花蝴蝶的女人吗?”青年做出思索片刻的动作,然后使个眼色。“话说小哥,要不要来一块嫩豆腐?”
“不过,千叶聪美正在和辰巳藏书网交往吧?为什么没发现?”
朱美思考着这种事,旁边的鹈饲提出另一个问题。
卖豆腐的青年一收到钱就断言:“我没看到那种女人。要是打扮这么显眼的女人从二楼房间走下来,我绝对不会看漏,所以没错。”
不久之后——朱美坐在鹈饲驾驶的雷诺副驾驶座。冲出葬礼会场的车一路开往侦探事务所。鹈饲默默开车,反观朱美满脑子是刚才得知的震撼事实。
“咦,既然交往两个月,大部分的男女都会做那档事吧?”
“做什么啦,很危险耶!”
她身边的侦探右手拿板豆腐、左手拿嫩豆腐,双手拿着两块豆腐露出愉快笑容。
“不,这样就对了,反倒是没这样才奇怪。”
“叽!”的刺耳煞车声九-九-藏-书-网响遍四周,车子像是往前扑倒般紧急停止。副驾驶座的朱美讲到鹈饲的“鹈”,额头就撞上挡风玻璃。
鹈饲无视于抗议的朱美打倒车档,这次是猛然倒车。车子沿着马路倒退几十公尺之后停在路边。
当然并不是不可能从二楼窗户跳下来,不过做出这种危险的举动究竟有何意义?
但是听警部这么一说,朱美心里并非没有底。近距离看见的辰巳长相,以男性来说是清秀的类型,洁白的肌肤与柔顺的头髮也是女性特徵,辰巳千昭确实是那种生为女儿身,却以男性身分生活的人吧。
聊着聊着,车子不知何时经过辰巳的公寓。
“你是基于什么根据这样断言啊?也有男女不做那档事吧?”朱美赌气大喊九九藏书,然后稍微冷静地说:“没错,辰巳经过两个月也没做那档事,正因如此,千叶聪美确信辰巳有别的女人。假设她因而委托鹈饲先生调查……”
“哎,是啊——所以小哥,要买点什么吗?”
似曾相识的车子停在眼前。是挂着旗帜卖豆腐的流动摊车。
是辰巳千昭。朱美他们也在车上目击这个场面。
“那个,鹈……”刚好在朱美要对驾驶座搭话的这时候!
“啊啊,先生,我想问几件事。你上星期三也将车子停在这里做生意吧?”
其实辰巳千昭不是英俊男性,是女性。
朱美抚摸乱掉的头髮看向窗外。“——哎呀,这辆车是?”
“因为还没进行那种男女行为吧?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依照她的说法,两人才藏书网交往两个月。”
青年的回答令人意外,朱美以为自己听错。朱美他们冲进二〇四号房的时候,红礼服女性已经不在室内,换句话说,这个神秘女性很可能提前离开房间,但青年表示没看见。
不过这件事和他……不,应该说是‘她’……不不不,是‘他’又是‘她’,总归来说和辰巳千昭这个人的死有何关联?
鹈饲冲下车,跑向卖豆腐的青年,朱美也跟着鹈饲跑去。
“对,就是那天。话说回来,既然你在这边摆摊,公寓有谁进出肯定一目了然,谁从二楼下楼也看得一清二楚,对吧?”
“这么说来,有个男的进入那个房间,是身穿黑色西装的型男,帅到连我都眼睛一亮,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嗯,记得。一男一女冲进二楼边99lib.net閒,几分钟之后,女性抱着瘫软无力的男性走出来,记得那个男的一直在咳嗽。”
“这是怎么回事?”
“星期三?”青年思索片刻,接着大幅点头。“啊啊,‘墨谷公寓’发生火灾的那一天吧,没错,我那天也在这里做生意。”
“应该不晓得吧?因为她怀疑自己的‘男人’和其他女人外遇,才会委托鹈饲先生调查。”
“那我要一块板豆腐。”鹈饲买了一块要价两百圆的高级板豆腐。“回到刚才的问题,你记得当天火灾发生前后有谁进出公寓吗?”
“那么,那个男的进房之后,有没有女人从同一个房间出来?是身穿红色礼服的女性,也可能披了一件长大衣,有看到吗?”
“知道了,我买。”鹈饲买下嫩豆腐。“——所以,有看到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