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第四章
目录
全力狂奔寻死之谜
侦探拍下的光景
侦探拍下的光景
乌贼神家命案
乌贼神家命案
死者不会叹息
死者不会叹息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第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两名男性像是要推开鹈饲与朱美,挡在高挑美女面前。
“是这样吗?”
这名长髮的高挑女性是千叶聪美,委托调查辰巳千昭是否花心的人物。
“难道您还在调查辰巳的死?”
“嗯,她在哭……”鹈饲也朝这名女性投以犀利的视线。
“说得也是,毕竟寻找神秘女性是警察的工作。”
“请等一下。”
“是的,我拒绝和他交往,不对,不只是拒绝,突然听他示爱的我乱了分寸,对辰巳说了过分的话……不,请别追问我讲了什么话,总之我的态度肯定伤害了辰巳。我原本打算等彼此稍微冷静再道歉,却突然变成这样,使我再也没办法实现愿望,我觉得好难过……眼泪自然就……”
看来警方怀疑她就是红礼服女性。从身体特徵来看难免会这么判断,但真的是她吗?朱美实在不认为水原沙希是杀害辰巳的真凶。
“咦?因为,那个人是……”
她说着以指尖拭去眼眸泛出的泪水,朱美试着提出自己内心的最大疑问。
水原沙希随即在一瞬间露出非常为难的表情。
“不过,要是葬礼有女性穿红礼服列席,会场应该会陷入恐慌吧。”
但她解除戒心了,现在肯定是机会。侦探立刻询问:“恕我冒昧,您和已故的辰巳千昭先生是什么关系?我看您在祭坛前面哭泣,所以有点在意。”
“不可能九九藏书有这种女性吧!要找就该找穿黑衣服的高挑女性。”
这里是葬礼会场,当然有不少列席者哭泣,例如辰巳千昭的遗族,尤其是年老的父母,在葬礼进行时也一直哭泣,也有许多中年女性被他们的样子引得落泪。不过在会场中,没有年轻女性像她一样在死者遗照前面潸然泪下,连千叶聪美都没哭。
“只是她自己这么说,不算是不在场证明。不用查证吗?”
别把他的话当真!朱美在内心大喊。奠仪是朱美包的。
“警部先生,你找这个人有什么事?我正在和这个人说话。”
鹈饲与朱美多少和辰巳的死有关,参加葬礼没有突兀之处,但鹈饲的真正目的是找出那个红礼服女性。
被她询问的鹈饲摇了摇头。“不,这两人货真价实是警方的刑警先生,乌贼川市警察砂川警部与志木刑警。”
葬礼开始了。和尚的催眠诵经声响遍全场,列席者井然有序地排队拈香。朱美与鹈饲坐在会场最后面的座位,持续看着这一幕。
鹈饲已经将辰巳千昭的死亡经纬详细对她说明。朱美不晓得她听侦探说“他在死前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受到何种打击。觉得遭到背叛而不悦?还是丧失恋人的悲伤更胜于此?这部分连朱美都难以想像。
“那个红礼服的女性,完全不用考虑可能是千叶99lib.net聪美打扮后的样子吗?说到辰巳千昭周围的高挑女性,我觉得她应该是首选。”
“哈,怎么可能!”她表情紧绷。“我听说过‘宣称是一警方的人’或‘消防队的人’欺骗对方,是骗徒常用的手法……”
这名女性离开会场时,鹈饲迅速起身前去追她,朱美也跟了过去。两人在葬礼会场外面追上这名女性。
“为什么我连这种事都要做?就算我没做,警察也已经在做了。”
中年男性这番话,使得水原沙希露出“咦,又来了?”的困惑表情。“那个,这两位是骗徒?还是私家侦探?”
“私家侦探?什么嘛,原来是这样。”
“那个,这个问题或许很难回答,但水原小姐拒绝辰巳先生的最大原因是什么?辰巳先生很帅,也拥有自己的店,就我看来是出色的男性。”
“方便稍微留步吗?”叫住她的是鹈饲。“其实我们是警方的人……”
“真的只是前来致意是吧。”聪美莫名露出能接受的表情。
“唔……我觉得,这是因为……”
鹈饲对水原沙希介绍两名刑警之后,主动面向刑警。
鹈饲跺地表达不耐烦的情绪,但砂川警部以正经表情说:“放心,我也知道她拒绝辰巳的理由,大概因为辰巳千昭是女性吧。即使被同性表白,应该也没办法轻易答应吧?”
“不过,我不知为http://www.99lib.net何很在意她。现在也是,明明男友过世,她看起来却不是很悲伤……”
朱美和鹈饲一起参加葬礼。朱美穿黑色连身丧服,鹈饲一如往常穿着朴素西装。顺带一提,流平没来,因为他没有适合参加葬礼的衣服(实际上他已经有前科,曾经穿着夏威夷衬衫出现在某葬礼会场,招致周围的反感)。
辰巳千昭的葬礼,在他死亡两天后的星期五举行。
“话说回来,侦探先生看见的那个红礼服女性,后来怎么样了?”
“那么,辰巳先生也没对你抱持恋爱情感?”
这部分和千叶聪美说的大同小异。
“这就错了,我们真的是普通朋友。我一开始是辰巳经营的酒吧客人之一,不过到店里久了,逐渐在私底下也成为好友。”
“??”
“确实,不过这方面我已经向她本人确认了。案发当天下午,千叶聪美说她一直待在自己的寿险公司办公室。”
接过名片鬆一口气的她已经中了鹈饲的道。一瞬间让她觉得“这个人是骗徒?”提高警觉,再说“其实是私家侦探”表明自己的身分,对方听完会觉得“侦探比骗徒正经”解除戒心。朱美觉得这应该也是一种诈骗手法,没人能保证侦探比骗徒正经。
听他这么说就觉得或许如此。虽然朱美认同鹈饲的推理……
“这个嘛,我也不晓得怎么样了。”
藏书网
千叶聪美问完,鹈饲装儍般耸了耸肩。
千叶聪美朝眼前的侦探投以质疑的视线。
不久,朱美在拈香的列席者之中,发现一名引人注目的女性。是身材夸称和千叶聪美相近的年轻女性,高挑而且留着一头黑色长髮,隔着宽鬆的丧服也足以看出她的好身材。然而不只是外表,她拈香完毕回座时露出的表情引起朱美的兴趣。
不过,如同要打断她的话语,两名身穿西装的男性从旁边介入。“打扰了。”
“不好意思,晚点讲吧。”砂川警部以命令语气对鹈饲说完,重新以严肃视线投向丧服美女。“你是水原沙希小姐吧?酒吧‘满垒策’的常客,和辰巳千昭私下的交情也很好。不好意思,我们想请教一些事,在这里讲不太好,方便和我们到局里一趟吗?”
“喔,但你们没有正式交往是吧?”
语气和郑重的言辞相反,具备不容分说的魄力。
水原沙希瞪大双眼,询问眼前的双人组:“两位是——?”
“就是这么回事。”鹈饲说完点头,千叶聪美就简单行礼,静静离开。朱美看着她笔挺的丧服背影,提出一个疑问。
警部这番话过于令人意外,鹈饲与朱美哑口无言。刑警们无视于这样的两人,悠哉带着水原沙希离开葬礼会场。
刑警们要带走嫌犯时,鹈饲叫住他们。“她还没回答朱美小姐的问题——水原小姐,九九藏书网你为什么拒绝辰巳先生的追求?”
她说着主动进行自我介绍。水原沙希,职业是补习班讲师。鹈饲以率直到冒犯的态度询问:“您说您和他是朋友,不过只是朋友吗?你们其实是情侣吧?”
“我和辰巳是朋友。”
“哎呀,侦探先生,你们也来了。”
而且是黑色长髮——朱美补充之后,看向逐渐聚集的人们,随即在会场附近看到完全符合条件的女性,但这名女性一发现鹈饲等人就主动走过来。
“为什么是警部回答啊!辰巳追求的对象不是你吧?”
“鹈饲先生,那个人……”朱美轻拉鹈饲的袖子。
“恕我失礼,其实我们是警方的人……”
“这,那个……”水原沙希欲言又止一阵子之后拾起头。“其实,辰巳曾经向我示爱,这是短短两个月前的事。”
“就是这样。因为警方也在寻找辰巳千昭身边的高挑女性吧?千叶聪美当然会率先成为调查对象,即使如此,她依然能够面不改色出现在葬礼会场,代表她的不在场证明很可能成立——你不这么认为吗?”
“不不不,请别这么说,我不是什么骗徒。”鹈饲装出慌张模样递出名片。“那我就说实话吧,我不是警察,是私家侦探,叫做鹈饲杜夫。”
“不,并非如此。”鹈饲断然否定。“我纯粹只是想哀悼辰巳先生的死,才来参加这场葬礼,所以我甚至没有包奠仪给遗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