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第三章
目录
全力狂奔寻死之谜
侦探拍下的光景
侦探拍下的光景
乌贼神家命案
乌贼神家命案
死者不会叹息
死者不会叹息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第三章
上一页下一页
朱美指着窗户另一边的空屋,向刑警们详细说明发现失火的经过。两人双手抱胸聆听朱美说明,等到她说到一个段落,砂川警部就缓缓抬头瞪向鹈饲。
“那个女性的特徵是?个子高还是矮?”
“就是这么回事。你们觉得呢?你们当时凝视那个场面吧?”
砂川警部单手拿着手册,以犀利视线依序看向三人。
“知道了。”鹈饲向前一步开口。“其实我们受到某人的某个委托,咳,监视这间咳,二〇四号房,咳,然、然后……呜噁!”
“嗯,在你们眼中似乎是男女热情相拥的激情场面,不过真的是这样吗?你也看到他的尸体吧?那把凶器已经确定是小刀,那把刀从正面插入他的心脏。即使是男性杀人魔,也很难这么漂亮地刺中成年男性的心脏,弱女子就更难吧。不过女人有女人的武器,所以无法断言不可能。”
“原来如此,确实,我们当时满脑子都是青春期男生的妄想,无法做出冷静的判断,实际上那一幕可能正是杀人场面——流平,你不这九-九-藏-书-网么认为吗?”
“哼,意思是要我颁感谢状吗?”警部挖苦一句之后就改变话题。“不提这个,问题在于死亡的辰巳千昭,依照刚才的说法,他当时和女性在一起?”
“头髮是长的还是短的?髮色呢?”
朱美听他这么问,感觉自己内心的确信在动摇。
消防车立刻接连抵达“墨谷公寓”周围开始灭火,但他们活跃的场面似乎不多。迅速报案与初期灭火奏效,损害程度降低到最小,二〇四号房只有部分区域起火。损害状况只有衣柜里的衣服与床被烧毁,衣柜旁边的大镜子被燻得漆黑,火灾造成的其他损害只有一名一氧化碳中毒的侦探,如此而已。
“等一下。”这次是砂川警部开口。“关于你们偷窥的那个场面——”
砂川警部向年轻部下下令,志木刑警立刻冲出房间。
鹈饲恐怕也在思考相同的事,他在刑警们面前频频点头。
“咦,啊啊,是讲这个啊,不,这是,那个……”鹈饲结结巴巴,最后以笑容与藏书网歪理带过话题。“哎,无妨吧?多亏我们盯梢,原本会造成二十人死亡的妻惨大火,奇蹟似地只以小火灾作结。”
“嗯,肯定没错,是红色礼服的女性。”
“——所以,警部先生,你说那个场面怎么了?”
负责侦办的是乌贼川市警察——砂川警部与志木刑警,对于朱美等人来说是老面孔双人组。这样的两人一看见朱美他们就说“什么嘛,是熟面孔呢”、“是熟悉的三人组呢”板起脸。朱美心想这应该是我要说的才对。
“哎呀,说偷窥太过分了。”鹈饲深表遗憾般噘嘴。
“原来如此,女人的武器啊,换句话说,那个女性以迷人的容貌与甜言蜜语让辰巳大意,然后假装热情相拥,将刀子插入对方胸口。所以我们看见的不是什么激情场面,正是女性刺杀男性的场面。警部先生,这就是你的意思吧?”
“不对……!我说的非法入侵是在空屋盯梢!”
鹈饲一副无法释怀的表情眺望刑警们。
“似乎是你们发现这个房间失火并且报案,先说99lib•net明当时的详细状况吧。”
就这样,警方侦讯完毕,结果砂川警部推测朱美等人目击的红礼服女性正是杀害辰巳千昭的真凶。
“不,鹈饲先生,这可不一定喔。”插话的是流平。“辰巳进入房间的时候,那个女性说不定还不在这里,而是在我们移动到空屋时,从玄关进入房间。也可能是这种情形吧?”
老实说,她也是深信那个场面是男女激情场面的其中一人,但是重新检视就发现这或许是误解。那个场面在朱美眼中像是礼服女推倒西装男,当时她觉得这个女人很积极,不过世上也有很多这种肉食系女子,所以朱美觉得没什么突兀感。
“原来如此,流平说得对。”鹈饲双手抱胸点头。“不过,总之无论如何都差不多,总归来说,辰巳千昭与神秘女性待在房间,然后室内开灯,两人上演火热的激情场面。”
“以女性来说算高,和辰巳并肩站在一起也不逊色,体型修长,但没看到胸部,因为她一直背对我们。咦,礼服的背部?不,没有露背,不是http://www.99lib.net那种性感礼服,是感觉更高雅的衣服,不过用色很花俏就是了。”
总之,朱美、鹈饲与流平三人在灭火之后的现场和刑警们见面。再度踏入二〇四号房一看,整体约四分之一烧得焦黑。
“鹈饲先生说得对,或许那一幕确实是我们妄想出来的激情场面——朱美小姐,你说对吧?”
“你要咳多久啊!”朱美硬是拉鹈饲退后一步。“我来说明。其实我们从一间空屋的阳台监视这间二〇四号房……”
流平徵求附和,鹈饲轻轻赏他的脑袋一巴掌。
“喂,你的行为明显是非法入侵,法律不允许这么做。”
警方终于正式开始办案。
辰巳千昭从灭火的二〇四号房被抬出来,但他不是火灾的受害者,夺走辰巳生命的不是火焰或浓烟,是插在胸口的利器。
“这样啊……”砂川警部点头并且在手册写笔记,接着继续询问:“那个女人是何时又如何出现在这个房间的?你们在市区跟踪辰巳的时候,他只有一个人吧?”
“就是说啊,警部先生!”流平也拉大嗓门。“我们九九藏书网不是偷窥,因为当时我们已经从波浪板探出头,目不转睛凝视那个场面。对吧,鹈饲先生?”
“啊?千万不要说是非法入侵,我有好好按门铃喔。”
不过,如果女性推倒对方的时候拿着刀呢?这种可能性很高吧?空屋阳台和二〇四号房有段相当的距离,因此可以假设朱美等人没看见女性手中的小刀。
“红礼服女性诱惑辰巳并且伺机杀害,在现场放火隐瞒自己留下的痕迹,就这么逃之夭夭。当时穿着礼服会引人注意,所以肯定加穿长大衣之类的衣物——好,志木刑警!找出高挑长髮的长大衣女性吧,这种女性肯定很显眼,所以一定有人目击。”
“别问我啦,笨蛋!”朱美稍微用力赏流平的脑袋一巴掌。
“嗯,所以那个女人大概一开始就在这个房间吧。女性独自在房间等待,辰巳后来进入屋内——”
同时,朱美也不满两人将她列入侦探三人组之一。不是三人组,是“鹈饲与流平的侦探搭档”加上“美女姊姊”。这才是朱美的认知。
“长的,长髮束起来垂在背后,是黑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