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第二章
目录
全力狂奔寻死之谜
侦探拍下的光景
侦探拍下的光景
乌贼神家命案
乌贼神家命案
死者不会叹息
死者不会叹息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第二章
上一页下一页
鹈饲从副驾驶座车窗指向前方,盖在那里的是冰冷水泥外观颇具特色的两层楼集合住宅。
“……”真没用的侦探。
二〇四号房发生火灾。出乎预料的紧急变化,使得鹈饲暂时在阳台不知所措,接着大概是思绪终于开始运转。“总之流平,打一一九通报!”他指示助手之后一个转身。“——我去看看现场!”
“不、不会吧?”朱美不禁睁大双眼。“这个人心脏被刺了!”
朱美看向鹈饲所指的方向,黑色西装左胸部位冒出一根棒状物体,看起来是刀子或菜刀的握柄。
最后,礼服女性与西装男性的身影都离开窗框看不见了——
用不着应门!朱美猛然朝门把伸出右手,幸好门没锁,转动门把就轻易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套房公寓稀鬆平常的玄关光景。
抵达二〇四号房了,鹈饲与朱美像是确认彼此意志般相互点头。
但流平的愿望不可能传达给对方,女性就这么背对这里。
短短走廊的尽头是一扇门,朱美打开门之后,鹈饲冲进室内。
“不提这个,鹈饲先生,有没有拍到照片?”
“没、没有啦,姑且是别人家,我觉得会有人应门……”
“是喔,那就更适合盯梢了——是鹈饲先生找到的?”
“看吧。”鹈饲从波浪板缝隙凝视着前方大喊:“是红礼服的女人!”
往前一看,辰巳千昭站在人行道边缘举起单手,一辆计程车立刻像是中了魔法般紧急煞车,辰巳千昭悠然坐进后座。
“那就是传说中的帅哥辰巳千昭——唉,喂,朱美小姐,你要去哪里?”
“那还用说,我要过去看他的长相!”
“问我做什么—我看起来像是边走边找弄丢的百圆铜板吗?”
“啊!真遗憾!这样什么都看不见吧?”
“不对,不是烟。”鹈饲指向横躺的辰巳千昭上半身。“你看那个。”
“你出乎意料爱追星呢……”朱美听着鹈饲从后方传来的这句话,向前跑去。
“喂,朱美小姐!”
然后鹈饲缓缓按下玄关门铃——叮咚……!
就在这个时候,朱美在脱鞋区发现鲜红的圆筒状物体。
女性正前方是身穿黑色西装的帅哥辰巳千昭,表情看起来九-九-藏-书-网是朝着眼前的美丽女性温柔微笑。
“你看,公寓对街有一间空屋吧?二楼有个古老的阳台吧?从那里可以清楚看见公寓的二〇四号房喔。”
正如鹈饲所说,辰巳千昭走到公寓外廊的尽头,停在第四扇门前方,从裤子口袋取出钥匙开门,就这么未曾回头就进入室内,流平等他身影消失之后说:“鹈饲先生,怎么办?回到老地方盯梢吗?”
被扶出来的鹈饲处于意识朦胧的恍神状态,脸色比死人还惨白。
“不,我太拼命看两人的激情场面,连一瞬间都不肯放过,所以顾不得拍照。我再三感到遗憾。”
接着,如同听到的这句不满——二〇四号房的窗户突然透出淡淡的灯光。
“啊啊,那个像是男公关的花俏男生吧,那是谁?”
“你这么想追着帅哥的屁股跑?”
流平重新面向前方开车,鹈饲在副驾驶座双手抱胸,朱美从后座探出上半身,注视在前方行驶的计程车。
刚才神秘女性的红色礼服背影所在的窗户另一头,在橙色光线照亮的空间里,隐约充斥像是雾的东西。
接着,礼服女郎与辰巳千昭的身影看起来相互吸引,两个身影在鹈饲等人的注视之下重迭,红礼服女郎如同热情拥抱般环绕双臂,朱美旁边的流平像是在期待什么般“咕鲁”嚥口口水,鹈饲“喔喔!”轻声一喊。接着在下一瞬间,礼服女郎身体往前方倒下,如同就这么将男性推倒。
朱美连忙开口:“那、那个,有人在家吗!?”
鹈饲无奈地耸肩,视线专注落在前方行走的黑色西装背影。随即在下一瞬间,鹈饲发出“啊!”的叫声。
“也对,车子停在这里显眼得不得了,先把车子停在收费停车场,然后在老地方盯梢吧。”
然而,他为什么能在燃烧的床上安然睡觉?
“糟了!我们也得拦计程车才行!”
朱美也像是跟在他身后般摇摇晃晃前进,此时后方突然——
“呀啊!”这次轮到朱美大喊,路人再度同时行注目礼。朱美将食指移动到嘴巴前方。“嘘……鹈饲先生!请!安!静!”
“可恶……难得气氛正好啊……”流平大喊九-九-藏-书-网
“吵的是你吧?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辰巳千昭从计程车下车之后,沿着公寓外牆的阶梯上楼。
辰巳千昭在路边吸淤区吞云吐雾。朱美若无其事接近,近距离看他的长相。看照片就觉得很英俊,但近看就发现英俊程度更加抢眼。修整美丽的眉毛、细长的眼眶、笔挺的鼻子,头髮柔顺,洁白肌肤连一颗痘子都没有,如同紧贴身体的黑色西装非常适合他高瘦的体型。
流平点头回应鹈饲的指示,只有朱美歪过脑袋。“老地方是哪里?”
他刚说完就沿着空屋阶梯冲下楼,流平立刻拿手机报案。“等一下,我也去!”朱美迟疑片刻之后跟在耪饲身后。
鹈饲握紧手上灭火器的握把,胡乱喷起灭火剂。即使是命中率低的喷射似乎也稍微奏效,二〇四号房的火势看起来受到控制。
当时朱美在乌贼川市的站前繁华区买完东西,到当地知名的咖啡厅“CHARLEY‘SCOFFEE”(仿冒大都市知名的“TULLY’SCOFFEE”)一边喝茶,一边心想该回家了。
“嗯,肯定没错。”流平也和鹈饲维持相同姿势大喊:“可恶,让我看脸啊!”
不是日光灯的冰冷灯光,是更有情调的橘色柔和灯光,至今看不到的室内模样因而立刻映入朱美等人眼帘,朱美看到这幅光景差点惊叫出声。
朱美看着前方的西装背影询问,鹈饲立刻回答。
“……”看来不是十圆或百圆的问题。“不然你掉了多少钱?不然我一起帮忙找吧?反正我也很閒。”
朱美不知何时变得心不在焉,忘神看着他的侧脸。后来辰巳千昭将嘴里的淤塞进淤灰缸,从容踏出脚步。
“他、他死了?被烟呛死吗?”
“辰巳……噗啊!”鹈饲被烟薰得后退一步。“可恶,这样如何?”
“够了啦!要是继续勉强讲话,尸体会变成两具!”
“……”鹈饲先生,你的非分之想都写在脸上了!而且流平也惋惜过头吧!
朱美将他的脸推回去。“先别问了,给我看着前面开车!”
“要追那辆计程车是吧!”踩着油门的流平,刻意转头朝后座露出诧异的表情。“99lib•net唔——不过,朱美小姐怎么在这里?”
“算是吧。”鹈饲回答之后,像是熟门熟路般从玄关闯入这问空屋。玄关大门似乎没上锁,应该说肯定是鹈饲使用侦探会有的技术擅自开锁。
“墨谷钉,辰巳住的城镇。他住的‘墨谷公寓’就在前面,好像是适合单身贵族居住,相当大的套房型公寓。”
“因、因为是别人家啊……”
“吵死了,你们是青春期的男生吗?”朱美叹息。
“呀啊啊啊!”鹈饲瞬间惊慌大喊,闹区往来的行人同时朝他行注目礼。“嘘,朱美小姐!请!安!静!”鹈饲食指移动到嘴巴前方,做出非常矛盾的反应。
“放心,没问题。这边也淮备好车子了。”
“那、那个确实是烟……不对,不只是烟……还看得到火……”
“真是一个坏侦探!……”朱美如此低语,同样入侵空屋。朱美成为坏侦探的共犯了。
鹈饲与朱美接连抵达“墨谷公寓”,两人就这么一鼓作气沿着外牆楼梯冲上楼,从外廊跑向二〇四号房房门。
“是灭火器!”朱美拿起这个物体交给鹈饲。“我们上吧!”他说完以手帕掩住口鼻进入走廊,鹈饲抱着灭火器紧跟在后。
“吵的是你吧?不提这个,你怎么心不在焉往前走?你肯定没理由跟踪那个男的才对。好啦,别妨碍我工作,你快回去吧。”
鹈饲、流平与朱美三人沿着空屋的老朽阶梯走上二楼阳台,弯腰躲在扶手下方的波浪板后面观察公寓。二〇四号房的阳台确实几乎就在正前方,落地窗没拉上窗帘,应该可以隔着玻璃观察室内的状况,然而——
“笨蛋——!”朱美不禁大喊。“在火灾现场按门铃做什么啦!”
“哎呀,不需要这么拒我于千里之外吧?两个人肯定比一个人更好跟踪吧?鹈饲先生,难得有这个机会,我就帮忙吧。”
最后,鹈饲接受了千叶聪美的委托,朱美这样就非常满足,不知道后来的详细经过,也没兴趣知道。既然接下委托,这份工作就属于侦探,之后应该会顺利完成吧。不对,以他的状况可能不会很顺利,但这样也无可奈何。朱美抱持置身事外的心态,不过,从下99lib•net雨星期日经过整整三天的星期三下午,朱美再度和鹈饲的工作扯上关系。
“不,没问题。阳台扶手钉了波浪板,我们可以从波浪板缝隙观察对面的样子,对面没办法反过来看见我们。”
两个男生的脸离开波浪板缝隙,在阳台跳啊跳的想尽办法要窥视二〇四号房的光景,看起来完全忘记正在盯梢,朱美只能对他们的举止无可奈何。
朱美微微叹气,接着一幅奇妙的光景映入她的视野。
黑色西装,工整的脸孔——是辰巳千昭!
“总之,红礼服女性直到最后都背对这边,所以实际上堪称没机会按快门,但总之可以确认辰巳千昭在二〇四号房和神秘女性密会,既然这样,只要赌上第二次的机会就好。”然后鹈饲对他不可靠的搭档下令:“流平绕到公寓玄关,等待女性走出房间的时机,我留在这里继续偷窥——更正,监视两人的行为一阵子。绝对不是基于非分之想,始终是工作的一部分。”
“啊啊,喂,看不见,看!不!见!”鹈饲大喊。
然后鹈饲像是要将重大真相昭告天下,在阳台大喊:“二〇四号房烧起来了——失失失、失火了——!”
窗边站着一名红色礼服的女性。她背对这里所以看不见长相,是身材如同模特儿高挑修长的女性。
不过,数分钟的追踪没造成任何戏剧化的进展。这辆计程车没有让轮胎摩擦地面展开飞车追逐战,就这样停在某个住宅区的一角。流平将雷诺停在有点距离的路上。
不久,将车子停在附近停车场的三人,如同绕过公寓建地般来到建筑物后方,公寓小阳台井然有序的光景映入眼帘。
“那是什么?”朱美从波浪板探头,指向二〇四号房。“是烟吗?”
然后鹈饲站在人行道边缘举起单手,开到面前的是鹈饲的爱车——蓝色雷诺。鹈饲与朱美分别迅速坐进副驾驶座与后座。在驾驶座开车的是侦探事务所的未出师小子—见习侦探户村流平。身穿花俏刺绣外套与牛仔裤的流平,在两人上车还没坐好时就紧急起步。
“——这里是哪里?”
鹈饲与朱美在首度遭遇的火灾现场,尽显经验不足的一面。
“看吧!你也没资格九-九-藏-书-网说别人吧?在火灾现场讲‘有人在家吗’做什么啦!”
这一瞬间,熟悉的西装身影从朱美眼前经过。
“怎么可能,就算两人热情拥抱到像是要燃烧,也不可能冒烟——喔喔!”
“是喔,所以是最适合盯梢的地方,不过反过来说,不会容易被发现吗?因为对方也可以清楚看见我们吧?”
暂时停止呼吸吧——朱美在鹈饲耳际忠告,然后她扶着站不稳的侦探身体,暂时离开二〇四号房。
映入眼帘的是熊熊燃烧的火海——虽然不到这种程度,但确实正在失火,房间一角没关的衣柜正在燃烧,放在牆边的床也有火光,某人躺在床上。
“他的房间是二楼边间,二〇四号房。”
鹈饲瞪大双眼凝视二〇四号房的光景,窗户另一头已经是浓雾覆盖的状态,完全看不见室内。鹈饲的声音因为惊讶而颤抖。
朱美从后座车窗眺望周围的景色,大同小异的住宅栉次鳞比,是随处可见的住宅区光景,前方卖豆腐的流动摊车挂着“怀抱真心营业中!”的旗帜。
朱美看着这一幕重新询问:“流平,老地方是哪里?”
火焰与浓烟笼罩的床上,火势也暂时减弱,此时朱美首度察觉,床上的辰巳千昭并非只是躺着不动。
“讲,我也很閒,很没礼貌,我和你不一样,一点都不閒……唔喔,危险!”鹈饲一个转身,就这么背对询问着诧异的朱美:“你看,大约十公尺前方有个年轻人吧?穿黑西装的男性。”
“对,至少他不是死于火灾,这是案件,咳咳,恐怕是命案,咳。朱美小姐,总之就这么保留现场,咳,我们先,咳咳,离开这里吧,咳。光靠我们没办法,咳,完全灭火,咳咳咳咳……话、话说红礼服女性……在哪里,咳咳!”
“咦……鹈饲先生……这样很奸诈啦……都是你吃香……”
他将双手插在裤子口袋,微微低头前进,看起来难免像是一边走一边寻找掉在地上的十圆铜板,但是并非如此。朱美立刻冲出咖啡厅,快步追上他,轻拍他毫无防备的背。“——鹈饲先生!”
时钟指针已经显示黄昏时分,室内比想像的昏暗,朱美再怎么定睛注视,也无法隔着窗户玻璃确认人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