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不会叹息
第四章
目录
全力狂奔寻死之谜
侦探拍下的光景
侦探拍下的光景
乌贼神家命案
乌贼神家命案
死者不会叹息
死者不会叹息
第四章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上一页下一页
朱美身旁的中本少年,像是为自己的肤浅知识感到丢脸,声音变得颤抖。
中本少年像是再也没什么话好说般迅速起身,接着缓缓拍掉裤子灰尘,快步远离朱美他们,再不慌不忙转过身来,双手在嘴边摆成喇叭形状大喊:“笨蛋,我没看错!不淮当我是小孩子就瞧不起!我真的亲眼看得很清楚——!”
鹈饲说着,以右手玩弄河底的褐色物体,是田螺大小的螺类,不过形状比田螺细长。河底有许多相同的螺类,他以右手紧握其中一颗。
“鹈饲先生,你在笑什么啊!”朱美代替少年抗议。“中本同学讲得很正经,所以你也得正经听吧?大人要是摆出这种态度,小孩会变坏的!”
“你要笑多久啊!我真的变坏给你看喔!”少年忍无可忍般大喊。“到头来,灵质哪里好笑了?”
“乱说话?喔,那么你否定人类有灵魂?”
“虽然不知道是谁——”他迅速起身,高高抬起左脚,在下一瞬间……“但我知道这个人在哪里!”
“那么,因为像是看到现在的自己?”
“还敢说什么陷阱!你这个偷窥狂!”
在鹈饲出言催促之下,少年开始述说自己目击的异常现象。
“……”少年以不信任大人们的表情低语。“啧,果然不该对任何人说的。这样啊,我懂了啦。”
这两人无谓的动作太多了!还有,鹈饲先生,你应付国中生也太认真了!
“不,其实我也不清楚这个人是谁。”
“哼,别管他就好,宠那种自我意识过剩的小鬼没好事。”
如同呼应朱美的声音,一个男生冲出草丛。白色衬衫加黑色长裤,体格矮小,完全是国中生。右手按着额头现身的这个少年朝草丛吐了一口口水,以装模作样的语气99lib.net说:“——混帐,是陷阱吗?”
朱美目送少年背影消失在林子里,深深叹了口气。
“是喔,既然这样,我就听听你相信的实际解释吧。”
“可恶,放开我!我跟你没有任何话好说!”
鹈饲随即也大声回应少年的内心呐喊。
少年摇头抵抗,鹈饲抓着他衣领的手忽然放鬆。
“灵魂哪可能看得见啊——!关于这部分,那个大姊讲的是对的——!”
鹈饲以沉重的语气对少年说:“北泽庸介临死之际吐出的神秘物体,说穿了就是——‘灵魂’。”
“哼,怎么可以被抓!”男国中生以轻盈身手躲过对方的突击,接着不知为何后空翻!再度后空翻!以大胆的动作和侦探稍微拉开距离。
但鹈饲依然以正经语气继续述说自己的意见。
“所以,接下来要怎么做?”朱美立刻询问鹈饲。“该不会真的想在这里逛一下就回市区吧?还是要在这条河抓泥鳅?”
鹈饲看着中本少年的双眼这么说,少年像是入迷般默默点头。看来少年现在完全将鹈饲当成稍微优于自己的贤者,感觉迟早会真的叫他一声“哥哥”。
朱美说完,侦探像是吊胃口般回答:“等天黑再说。”
“对对、对不起,阿……不对,大哥。”
“别再说了!!”没办法继续默默旁听了。朱美打断鹈饲的超常解释,猛然提出异议。“鹈饲先生!不可以对孩子乱说话!”
“怎么可能!”鹈饲不悦地双手抱胸。“总之我讨厌他,所以不告诉他真相,他注定一辈子思考自己目击的神奇光景有什么意义。哎,比起轻易告诉他答案,让他自己想比较有助于他的将来。”
“没错,这样就对了。”鹈饲放开少年衣领,
99lib.net
以拇指指着自己的胸口。“不然如果你有那个心,也可以直接叫我哥哥。”
“快点滚回市区吧,可恶的骗子侦探!”
冈部庄三与松冈巡查接连离开之后,在安静无声的小河河岸——
不愧是鹈饲,身为侦探却兼具国中生等级的感性。正如他的预料,这个男国中生内心暗藏某个秘密。
“没错,是灵魂,不是有句话说‘灵魂出窍’吗?你看见的正是这幅光景。北泽庸介躯体死亡的一瞬间,灵魂脱离他的躯体,化为气态的闪耀光辉,从嘴里冒出来。天啊,你看见稀奇的光景了,这不是想看就轻易看得见的……”
话刚说完,他就转向正后方。“在那里——!”
“嗯?”杂草丛叫出声音。不对,不可能有这种事。“那里有人吧!”
“灵魂……”少年复诵之后轻敲手心。“原、原来如此!”
“我、我并没有否定人类有灵魂,但是灵魂绝对不可能发光或是从嘴里冒出来,应该以更加实际的方式解释。”
“——灵质?”
“你想要问话的人是谁?在哪里?”
朱美即使无奈,依然跑向倒地的少年,以及骑在他身上的侦探旁边。
不过鹈饲也没认输。“休想逃!”他如此大喊,接着突然侧翻!再度侧翻!转眼之间和国中生拉近距离,最后以前跳空中迴旋收尾!
“……”
“——咦?”鹈饲这番话令朱美不禁瞪大双眼。“也就是说,鹈饲先生,你知道那孩子目击的神奇光景有什么意义吗?所以他讲的不是做梦也不是看错?”
朱美愣愣地注视他。仔细想想,鹈饲这个人原本就对超自然或灵异世界完全没兴趣,却突然说出“死者灵魂”这种话,朱美才会觉得奇怪。看来那番话
http://www.99lib.net
是用来迷惑那个爱好灵异现象的国中生,鹈饲已经察觉事件真相。
“这样啊。”鹈饲难过低语。“所以,你还有什么话想说?有吧?你很想对其他人讲某件事吧?”
“既然这样,就赶快说明吧。”
可疑的国中生登场,鹈饲猛然朝他袭击,然而——
鹈饲随着咬喝用力挥动右手臂,以昔日野茂英雄般的独特动作扔出一颗螺。这颗螺描绘直线轨道,射进不远处的夏日草丛。
唔!总觉得少年应该不是从杂木林跟踪,而是从山崖下面就一直跟踪到现在,但鹈饲先生似乎认定是那样,别说实话比较好吧—朱美如此心想,决定不说出真相。
“和这种事无关。”
“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能保证不告诉任何人吗?”
鹈饲瞬间停下脚步,然后迅速转身,大步走向说话的人,再度揪起他的衣领往上拾。“你说谁是阿伯?谁?讲话给我小心点,别看我这样,我对罪犯跟男国中生毫不留情喔。”
“咦?没话好说……真的什么都没有?”
“哎,这条河看起来确实栖息很多生物就是了。”鹈饲蹲在河岸,将右手浸入河面。“其实还有一个人,我务必想找这个人间话。”他呢喃般轻声说。
鹈饲一脸严肃地向这个国二男生中本俊树进行确认。
朱美逼不得已,说出最没新意的可能性。
“——好痛!”
“这、这大概是看错了。惨剧发生在面前,中本同学受到打击,所以才彷彿看见这种不可能发生的现象,如此而已。实际上,死亡的北泽没叹出黄色的气,当然也没有灵质或死者灵魂这种事。”
“不,这就免了,因为我是独生子。”
不过朱美就算听他这么说:心里也没有底。依照至今聊到的内容,http://www.99lib.net和北泽庸介之死相关的人物只有松冈巡查与冈部庄三,再来就是委托人北泽真弓,除此之外还应该找谁问话?
“那、那当然,因为我只是路过的国中生。”
朱美一鼓作气说完,才首度察觉中本少年的冰冷视线。
鹈饲与朱美如同无视于少年,并肩踏出脚步。但他们还没走三步,某个声音就从后方叫住他们。“阿伯,你们给我站住!”
“唉!”鹈饲愕然张嘴。“这小鬼讲这什么话……”
“喂,小朋友,你为什么跟在我们身后?目的是什么?”
鹈饲抓着对方的衣领,以老神在在的态度质询少年:“呼呼,真遗憾呢,小朋友,我早就发现了。你从杂木林就一直跟踪我们。”
小河河畔,蹲坐在树荫的鹈饲发出惊愕的声音,受惊的山鸠从草丛起飞,河里游泳的鲫鱼在河面弹跳。坐在大岩石上的朱美困惑地保持沉默,坐在旁边地上的少年表情却是正经八百。
“喂喂喂,是这样吗?什么嘛,看来期望落空了。我一直以为你正是掌握本次案件关键的人物。这样啊这样啊,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哎,抱歉,这次是我误会了,对不起。”鹈饲说完离开少年。“喂,朱美小姐,应付路过的小朋友只是浪费时间,我们回市区重新商讨对策吧。”
“你在案发当晚凑巧经过那座山崖下方,目击男性摔落山崖的瞬间。你看到男性摔落山崖之后吓一跳要跑过去,但是在这个时候,男性吐出带着黄色光辉,如同叹息的东西,你看到之后认为那、那个……是……噗……灵……噗噗!”
既然这样,如果少年看见的是灰色丝状物,侦探会认同那是灵质吗?朱美在这方面难免感到不安,但总之北泽吐出的物体不是灵质,朱美也同意这个结论,九九藏书因此没有刻意插嘴。
“唔……”朱美听他这么说也语塞了。死者叹出黄色光辉的气,这种异常现象无从以实际方式解释吧?
少年严肃询问,鹈饲忍笑回答:“看来你误以为灵质是死者口中冒出来的诡异物体,但你错了,灵质是灵媒——也就是将死者灵魂叫回现世的通灵人,在使用法术时吐出的灰色丝状物,不是死者吐出的东西,也不会漂浮在空中,所以我可以断言你看见的不是灵质,是完全不同的物体。”
“原、原来如此……阿伯……不,大哥,你好清楚呢。”中本少年似乎对坐在眼前的不起眼三十岁男性另眼相看。“那么,聪明的大哥,请告诉我!我那天晚上目击的奇妙光景究竟是什么?那个男的嘴里吐出什么东西?”
鹈饲说着,发出咄咄逼人的笑声。
“当然。那个少年只是因为对灵异现象感兴趣,才被影响得没看见眼前的现实。实际上,这个现象没有很奇妙,灵质这种东西和这个案件完全无关,死者的灵魂当然也无关。”
“是、是我的错,抱歉。不过没想到是灵、灵……噗噗噗!”
“……?”
“也对,就这么做吧。”朱美配合鹈饲的态度点头回应,转身背对少年。
展露极致技术的鹈饲,漂亮地将国中生压在地上,剥夺他的逃跑意愿。
“对,你没看错!你确实看见了!那是人类的灵——”
少年率直点头回答鹈饲的询问。“嗯,其实有。”
“哇,鹈饲先生对国中生真严厉,因为像是看到以前的自己?”
中本少年一说完,就一溜烟朝杂木林方向跑走。
朱美差点从自己坐的岩石滑落。鹈饲问题很大,但这个少年也不遑多让。这两人该不会没有充足的科学知识吧?
“啊啊,好像伤害他了,早知道别讲那种话。”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