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不会叹息
第二章
目录
全力狂奔寻死之谜
侦探拍下的光景
侦探拍下的光景
乌贼神家命案
乌贼神家命案
死者不会叹息
死者不会叹息
第二章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上一页下一页
这样的她听到“鹈饲杜夫侦探事务所”的风评(是怎样的风评就不得而知),委托侦探重新调查这个案件。
“啊?你说的‘系列’是什么意思?”
朱美慢半拍般询问驾驶座的鹈饲:“流平的‘不得已的隐情’究竟是什么?”
看来车子已经开进猪鹿村。
就这样——这天,两人搭乘鹈饲的雷诺,一路朝盆藏山前进。
松冈巡查刚说完,就用力踩起踏板。
这是警方的结论。当地媒体也是朝相同的方向持续报导。
实际上,“比流平有用”换个说法就像是“比脱轨电车更快更舒适”,不是可以得意洋洋说出来的事情。朱美对此深刻反省。
不过,即使对真弓的傲慢态度不满,鹈饲依然接下这个委托。
“那个……夫人相信令郎的死不是意外而是他杀,请问您有什么证据吗?”
不过,某人认为这个结论过于随便而提出异议,那就是北泽庸介的母亲——北泽真弓。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儿子是意外丧命。
“啊啊,是这么回事啊。”朱美瞬间就理解他咬牙切齿的意思。总归来说,户村流平光九_九_藏_书_网明正大选择了炒麵。“很像流平会做的选择。”
熟知真相的朱美板起脸,但是对鹈饲来说,巡查的过度反应应该是令他开心的失算,他立刻选择将对方的误会利用到极限。
“刚好,找他打听看看吧。”
效果立竿见影,巡查在鹈饲面前笔直立正致上最敬礼。
他在乌贼川市经营侦探事务所,是日复一日被琐碎事件与催缴房租追着跑的私家侦探。但是在另一方面,他屡次遭遇惊人的大案件,而且总是意外地大显身手。
委托的时候,朱美凑巧也在场。北泽真弓当着侦探的面吐露她对警方的不满与愤怒时,语气非常激动。她说:“我儿子的死不是什么意外,那孩子有惧高症,哪可能在天色昏暗的时候,接近那么危险的山崖?不,警方的判断是错的,这不是意外,儿子是被村人杀的!”
“喔,是吗?不过这真的算是炫耀吗?”
真弓随即怒目而视,以严厉语气放话:“说这什么话!你的工作就是找出证据吧?”
“到海边商店打工。”鹈饲不满低语。“后来我藏书网对他说:‘侦探助手的工作,以及在海边卖炒麵的工作哪边重要,你自己想清楚吧。’结果那个家伙,叽、叽叽、叽叽叽……”
北泽在死亡当天,似乎是请了一个有点早的夏季假期,开车到盆藏山兜风。虽然这么说,但北泽并非带着女友约会,只是想让刚买的爱车尽情奔驰。实际上,猪鹿村各处都有人看见身穿T恤的北泽以及他的爱车——红色富豪。
看来是不熟悉地理的青年在黑夜时贸然接近危险的山崖不小心摔落,就这么断送性命。换句话说,这是一场不幸的意外——
夏季辽阔的多云天空之下,一辆蓝色雷诺行驶在盆藏山山腰的道路。
“这种事,我当然知道啊——”朱美在副驾驶座噘嘴。
“啊啊,那座山崖就在前面,不过有点难说明。”松冈巡查说完立刻骑上白色脚踏车。“那我带您到现场吧,方便跟着脚踏车走吗?”
侦探心情大好,旁边的朱美无奈叹息。
倒在山崖下方的尸体全身都有跌打损伤,从现场状况来看,几乎可以确定北泽是从山崖滚落。全身包含头部都受www.99lib.net到重创的北泽,推测几乎是当场死亡。
顺带一提——案件发生在距今约一星期前的夜晚,一名年轻男性死在盆藏山山腰猪鹿村的某座山崖下方。死者是北泽庸介,二十七岁,单身,住在乌贼川市的市公所职员。
鹈饲正经询问,朱美不禁“呜”一声语塞。
平常坐在他身旁的都是侦探助手户村流平,但他这次基于某些不得已的隐情请假一次,代为坐在副驾驶座的是二宫朱美,“鹈饲杜夫侦探事务所”承租之综合大楼的年轻房东,是和鹈饲签下租赁契约的好交情。
不知道是历经什么事,当天晚上刚过七点半的时候,北泽被发现气绝身亡。
“喔,被发现就没办法了——我正是传说中的名侦探鹈饲杜夫。”
鹈饲将车子停在路边,打开车窗。“不好意思:”他叫住路过的制服巡查。“我是乌贼川市的记者……”
“真是的……”面对咄咄逼人的委托人,鹈饲与朱美一副有苦难言的表情相视。
“也是啦。”鹈饲挂着死心表情看向副驾驶座。“不过就算流平旷职,我觉得你也完全没必要www.99lib.net代替他插手这个案件。”
“您该不会是那位知名私家侦探鹈饲杜夫先生吧?独自漂亮解决善通寺家的交换杀人以及新月庄的弃尸案件,传说中的名侦探!”
就这样,他轻鬆成为“传说中的名侦探”。
“很荣幸见到您,我是驻留在村庄值勤的松冈——话说回来,您今天光临本村庄有什么事?又发生什么重大案件吗?”
这实在是天大的误会。以盆藏山为舞台的这两个案件确实和鹈饲关系密切,但都不算是他独自漂亮解决。
鹈饲缓缓让车子起步,以愉快的语气向副驾驶座炫耀。
过于武断的说法,使得鹈饲战战兢兢地开口。
鹈饲说起谎话连篇的自我介绍,但巡查就这么骑在脚踏车上端详他的脸,然后突然“——啊!”地倒抽一口气,匆忙走下脚踏车。
在驾驶座轻快打方向盘的,是身穿朴素西装的三十岁男性—鹈饲杜夫。
车子在田埂中间的柏油路前进,不久,他们发现一辆白色脚踏车从前方接近,踩踏板的是年轻警宫,看起来就像是村庄的驻警。大概是在巡逻吧,不像是正要赶往某个特定的目的九_九_藏_书_网地。
“哎呀,你有意见?别看我这样,我比流平有用喔。”
“朱美小姐,怎么样?我在这里的评价简直是直线上升吧?看来我的活跃不应该以《乌贼川市系列》,而是以《盆藏山系列》流传下去。”
实际上,这次的命案在世间当成普通意外处理。
毕竟这个侦探平常的工作只有调查外遇或找宠物,本次的委托却是要他查明究竟是意外还是他杀,对于这样的他来说,这个委托肯定稍微刺激一点。对于朱美来说当然也是。
从车窗放眼望去,尽是悠閒山间的风景。虽然终究没看到野鹿,但山猪刚才在一瞬间横越车子前方。
“总之,是否称得上是重大案件还是一大问题。你想想,大约一星期前,这座村庄发现一具摔死的男尸吧?我想到案发现场。”
“哪个家伙讲过这种蠢话?”鹈饲以无奈表情摇头。“何况还不确定这次的命案是他杀,所以才会雇用我。”
“哎,没关系吧?如果这次的委托是平凡的外遇调查,我也不会插手。不过既然是命案,当然会稍微感兴趣吧?何况以前某人说过,‘美丽的女性需要冒险’……”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