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不会叹息
第一章
目录
全力狂奔寻死之谜
侦探拍下的光景
侦探拍下的光景
乌贼神家命案
乌贼神家命案
死者不会叹息
死者不会叹息
第一章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上一页下一页
可以的话,真想在天还没黑的时候走完这条路。中本少年抱胸叹息。
神秘物体溅出碎石与尘土,沿着斜坡朝这边滚下来。感受到危险的少年,情急之下说出充满紧张感的一句话。
然而,就在少年要走向山崖的这时候——突然响起“啊!”的叫声,听起来像是来自他头上。
某人想取我性命!如此确信的少年以刚学会的后空翻与侧翻,努力帅气地躲过敌方的攻击(?)。所有动作当然都是多此一举。
不提理由,刻意做出危险选择的少年,大胆走在单行道。
“哼,反正应该不会有人。没有任何人吧?不,用不着回应!”
“死……死了……”
后来,一座山崖像是挡住中本少年的去路般出现。
中本少年不顾一切在小径奔跑,最后穿过小径来到柏油路,蹲在路边气喘吁吁地调整呼吸好一阵子。
少年行走的小径在这座山崖前方右转,沿着山崖延伸。
一名少年独自走在阴暗的夜路。
至少就中本少年看来是如此。即使如此,他还是努力尝试接近对方。
为求谨慎先把话说在前面,现在的他只是要回家,完全不是“正要前去拯救陷入危机的同伴”之类的紧急状况,稍微绕远99lib•net路也只是母亲做的晚饭会变凉,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男性微微张开的嘴,吐出像是叹息的东西!
少年直觉发现自己讲错,仗着没人听到,若无其事地改口。“是ectoplasm,没错,也就是灵质!”
不是香淤的烟。季节是夏天,所以也不是呼气变成白烟,当然也不是呕吐物。到头来,少年没看过胃里东西袅袅朝正上方吐出的特殊技术,而且也不想看。
此时,他脑中浮现一个艰深的词。至今听过好几次的诡异名词。少年提心吊胆说出这个和神秘现象一起为人讨论,不知为何令人印象深刻的名词。
男性大概死了。这是当然的,从那座山崖滚下来,活着还比较奇怪。既然这样,伸出援手没有意义——
中本少年翻身远离山崖斜坡数公尺之后,双手伸向前方作势应战。刚才从山崖滚落的物体拉长横倒在他视线前方。
“也就是说,这是……灵、灵异现象,换句话说是……幽、幽灵……”
“好,走吧,出发了。哈,这种路我每天都在走,所以完全没问题……”
“可恶,天完全黑了。”中本少年环视确认周围的黑暗,接着看着前方延伸的小径,九九藏书不禁深深叹了口气。“而且还得走这条路……”
少年在灵异相关的书籍看过这个词。虽然忘记详细内容,不过记得是人类口中吐出奇怪物体的灵异现象。现在目击的光景正是如此。少年如此认定并且开始发抖。
他说得完全没错,却无法预料到这一点,这堪称国二学生的肤浅。不过,到头来是中本自己被讨厌的朋友唆使,以半桶水知识玩起“钱仙”,他的叹息是自作自受。
“唔,喂……你你你,你还好吗……”逐渐恢复真实感的中本少年从远处呼叫。
不晓得维持这个姿势经过了多久。
不,好像不太对。不是听起来好像大型电浆电视的词——
少年来到一分为二的岔路口。
重申一次,他是正要回家的平凡国中生,并不是肩负“赌命也非得保护极机密文件”之类的特殊任务。绝对不可能有人埋伏或是设下大型陷阱等待这样的他。但是对于自我意识过剩的国中生来说,这种常识完全不管用。
“——混帐,是陷阱吗?”
山崖高约十五公尺,虽然不到垂直的程度,却是人类很难攀爬的陡坡。表面是褐色的地面与裸露的岩石,只有些许的植物绿意。不过现在天色九九藏书网非常阴暗,熟悉的山崖如同黑色屏风矗立在少年面前。
少年叫做中本俊树,身穿白色衬衫与黑色制服长裤,斜背一个布背包,包包表面印着以山猪与鹿设计的徽章,这是猪鹿国中的校徽。就读国二的他正从学校返家。
“混帐,早知道会这样,回家前就不应该玩‘钱仙’。”
他朝着眼前的黑暗投以犀利视线,迳自低语。
就这样,中本少年稍微绕远路抵达自家。“喂,妈妈,饭!”他一打开玄关大门就一如往常如此命令母亲。中本少年只敢在母亲面前维持强势态度。
而且,少年就这么将今晚的异常体验藏在自己心里,若无其事将母亲端出来的晚饭收进肚子。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发出连幽灵都会大吃一惊的尖叫声,沿着刚才行走的小径一溜烟跑走。
少年迅速打着这种如意算盘,在下一瞬间转过身去。
“是、是谁……?”
地点在盆藏山的某座村庄,名为猪鹿村。正如其名,是山猪与野鹿比人类还多的超偏僻村落。事件发生在猪鹿村深处的某处。
少年不禁吓得绷紧身体伫立在原地,接着在下一瞬间!一个巨大的漆黑物体,迅速从山崖斜坡滚落。
九*九*藏*书*网但是中本少年依然刻意做出危险的选择,原因果然只在于他正值国二的年纪。
那么,究竟是什么?从人类口中吐出,带着神秘光辉,如同烟雾漂浮在空中,这种神秘物体是——“唔,难道说……!”
看起来像是瘾君子吞云吐雾的烟,但这是不可能的,少年瞬间消除自己的想法。因为男性嘴里冒出的东西看起来隐约带着明亮的光辉,正因如此,少年才能在黑暗之中目击这个物体。
他的嘴持续说着像是鼓舞自己的勇敢话语。停止讲话的瞬间,周围就会笼罩着恐怖的寂静,所以他非讲不可。即使在一百公尺远的位置,大概都听得出来他内心极度害怕,身体恐惧到颤抖。
但是男性就这么仰躺着动也不动,微微张开的嘴没有说话的徵兆。
看来是某人打电话叫警察了。省下报警的工夫是应该高兴的事,少年却像是不屑般说:“——啧,是条子!”
响遍远方天空的警笛声使得少年回神。警笛声逐渐增加,并且似乎往这里接近。
虽然晚饭完全凉了,但是这种事不成问题——
“——这、这是ectoplasma?”
然而在这个时候,难以置信的光景映入他眼中。过于异常的这一幕,使他www•99lib.net再度身体僵硬伫立在原地。
中本少年如同要逃离警车的警笛声,再度沿着柏油路奔跑。
这是比起道路更像是拓荒小径、没铺柏油的一条路,路宽约一公尺。杂草茂密丛生的这条小径无疑是回家的最快路线,却没有路灯也没有车辆经过,真的是黑暗中的单行道。
时间是漫长梅雨季终于结束的七月中旬。
中本少年拼命和看不见的某人交谈,从旁人看来,他肯定比任何人都危险,但不晓得是幸或不幸,这条路除了他之外没人行走,完全是少年在演独角戏。
再强调一次,他只是正要回家的国中生,并不是警方追捕的杀人魔,被条子发现肯定也完全不用怕,但这种道理果然对现在的他行不通。
虽然灵异现象不等于幽灵,但毕竟他是刚在放学时玩过“钱仙”的国中生,现在对于超自然现象特别敏感,已经不敢走到眼前倒地男性的旁边。
“没办法了,毕竟这条路最快到家,而且现在的我没空绕远路。”
虽然他位于没有月光的黑暗之中,依然立刻看得出来这是一个人。对方身穿看不出颜色的短袖上衣与裤子,从体格来看似乎是成年男性。男性从山崖沿着陡坡一鼓作气滚落到这条路旁边,不可能毫髮无伤。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