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拍下的光景
第六章
目录
全力狂奔寻死之谜
侦探拍下的光景
侦探拍下的光景
第六章
乌贼神家命案
乌贼神家命案
死者不会叹息
死者不会叹息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上一页下一页
“说得也是。那么,有没有可能藏在外套里面?”
“你用睡衣腰带勒死佐佐木教授,再用他的手机寄信给森副教授与小松绫香,要他们十点过来,然后设下我刚才说明的脚印诡计,这是当天上午九点的事。十点时,你将死者鞋子藏在包包,假装成清白的第三者,再度来到这座宅邸门前,并且和森副教授与小松绫香小姐会合,再度进入这座宅邸。你趁两人到处寻找佐佐木教授时,将包包里的鞋子放回玄关,然后前住二楼寝室,自行发现佐佐木教授的尸体,刻意惨叫——是这样吧?”
“……”青山教授依然沉默,但脸上是真相被说中的表情。
“对,这个人是从玄关朝外门倒退走,各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吧?”
众人数落成这样,砂川警部与志木刑警只能脸红沉默。
“凶手与佐佐木教授在雪停之前,应该就已经在屋内。而且凶手在隔天早上杀害佐佐木教授。当时雪已经停了,整面院子都是雪,要是凶手在这个状态正常逃走,雪地应该会留下凶手的脚印,因此凶手穿上死者的鞋子,在雪地倒退逃离现场。一无所知的人后来看到这幅光景,会觉得这是佐佐木教授从外门走向玄关的脚印。相对的,因为到处都找不到凶手的脚印,所以佐佐木教授看起来像是一个人自杀——”
“刑警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叫我们来这种地方究竟想做什么?”
不过青山教授的反驳似乎在鹈饲预料的范围之内。鹈饲冷静回答:“确实没办法预先规划并且执行吧,既然这样,这应该不是预谋犯罪。你前一晚造访这座宅邸,大概和佐佐木教授一起喝酒吧,后来外面下大雪,你获淮在这座宅邸过夜。隔天早上醒来一看,雪停了,整面院子积满雪,佐佐木教授在寝室熟睡。你看到这些条件到齐,首度想到可以进行这个古典的诡计——咦,动机?不,老实说,我没能查出动机,总之既然在同一所大学的相同学系一起担任教授,应该会发生各种摩擦或嫉妒吧,这种事可以想像——我有说错吗?”
“总之,就只是这么简单的诡计。不过要完美完成这个诡计,必须进行最后一件重要的工作,就是将借用的死者鞋子放回原来的玄关,因为要是有死者脚印,玄关却没有符合的鞋子,那就不合逻辑了。凶手无论如何www.99lib•net都要做这件工作。那么谁可以进行这项工作?不用说,肯定是首先发现尸体的三人——也就是青山教授、森副教授与小松绫香小姐之中的某人。杀害佐佐木教授的凶手就在这三人之中。”
“大概是进行最终确认吧。您丈夫得到确信之后做了什么事?肯定是想勒索青山教授。因为夫人离婚时,他会被要求高额的赡养费,对他来说,掌握大学教授的把柄简直是神助。”
“……”青山教授没回应。
鹈饲独自承受三人的抗议,却不改若无其事的表情。
朱美也终于看懂照片人影的特别动作。背对镜头的人影乍看像是正常走路,其实是倒着走。
众人点头附和绫香的火爆话语,接着鹈饲终于向前一步。
“照片正中央的中年男性是水泽晋作,那边那位水泽优子的丈夫。旁边女性的脸被麦克笔涂黑了。其实这是外遇的证据照片,不能让各位看到外遇对象的长相,敬请见谅。”鹈饲如此告知之后说下去。“这张照片是大约三星期前的下雪日子拍的,拍照的是我,时间是上午九点左右——各位请仔细看,照片背景拍到佐佐木教授的家吧?而且院子看得见某人的背影。”鹈饲环视众人询问:“各位知道这是谁吗?”
“不,我不会这么说,但总之听听他的说法吧。要是没办法接受,各位之后要杀要剐都随你们高兴。”
“哎呀,是吗?”提问的是朱美。“她的包包确实很小,但如果清空内容物只塞鞋子,说不定勉强塞得下啊?”
“还是说,背对的人物会突然转身——哈哈,怎么可能!”
如此回答的鹈饲,提着平常很少提的黑色包包。
“是的,人影当然不会变大,也不会转身。不过只可以确认这个人影不是佐佐木教授。事实胜于雄辩,总之也请各位看看吧,方便将脸凑到照片前面吗?”
侦探这番话再度令众人面面相觑,议论纷纷。
就在这个时候,如同要打断青山教授的高谈阔论,桌上响起“咚!”一声好大的声音。放在桌上的是鹈饲从包包取出的黑色物体——单眼相机。
看来这是他高中时代的回忆。朱美觉得翻页漫画一般来说是小学生在玩的游戏,但是暂且不提这件事——
众人挂着疑惑的表情,将脸凑到鹈饲手边。鹈饲在众人面前翻动九九藏书照片。一张接一张……翻到最后一张再来一次,一张接一张……再翻一次,再翻一次……他反覆这个动作时,众人之间开始出现奇妙的骚动声。
警部的激进发言,使得小松绫香眼神闪闪发亮。
“她的外套是贴身的薄羽绒外套,不是能够藏鞋子的宽鬆外衣,而且她一进入玄关就脱掉外套,代表她没将鞋子藏在身上,因此小松绫香小姐不是凶手。”
森副教授开口想反驳,但鹈饲抢先说:“不过,森副教授应该做不到。如各位所见,森副教授是身高达一八〇公分的高大男性,即使身高不完全和鞋子尺寸成正比,穿上矮小佐佐木教授的鞋子也不太可能正常走路。”
“放心,不会花各位太多时间,只是想让各位看照片。”
“是啊,从这个小小的人影,肯定没办法判断他是不是别人。”森副教授说。
“确实可以这样推涮。”森副教授点头。
总之,在相关人士几乎齐聚一堂的状况下,最年长的青山教授首先表达不满。
被点名为真凶的青山教授,涨红脸顶撞鹈饲。
鹈饲说着将包包放在桌子旁边,从里面取出一张照片放在桌上。是他在下雪那天拍的照片之一。众人围成一圈检视照片,鹈饲说明这张照片的细节。
“唔?这就不一定吧?”反驳的是砂川警部。“即使很难穿好,只要脚跟没套进去,至少还是可以走路吧?”
“那么,三人之中谁是凶手?森副教授吗?听说他当时背着看似很重的背包出现在现场,死者的鞋子很可能藏在那个背包里。”
“虽然不太清楚,但人影的动作确实奇妙。拜托,再翻一遍!”
“这是什么?”“感觉怪怪的!”“人影在动?”“可是动作怪怪的……”
“确实没错。”森副教授也同意绫香这个中肯的指摘。鹈饲明显露出为难神色,嫌犯们的冰冷反应似乎在他预料之外。
“如果只是往前走确实无妨吧,但是不可能倒退。要是脚跟没套进鞋子就在雪地上倒着走,鞋子会轻易鬆脱。”
“侦探?”森副教授从身高一八〇公分的高度俯视鹈饲。“为什么警察要对侦探言听计从?难道那边的他是匹敌金田一耕助或明智小五郎的名侦探?”
鹈饲抓住这迭照片的左侧,拇指放在右侧滑动。许多照片依照固定节奏翻动。鹈饲重复相同藏书网的动作说:“各位懂了吧?和我们高中时代画在课本角落的翻页漫画大同小异。”
“叫流平过来也没关系吧?他好可怜,好歹是你的徒弟吧?”
“没办法接受就可以打得半死啊!既然这样,我务必想听侦探先生怎么说……”
砂川警部与志木刑警的警察搭档,被警方怀疑杀夫的水泽优子,以及发现佐佐木教授尸体的青山教授、森副教授与小松绫香三人。鹈饲杜夫与二宫朱美当然也在场。至于户村流平—不,完全没看到流平,他似乎没被当成命案关系人。朱美向鹈饲投以抗议的视线。
鹈饲说完,从西装口袋取出褐色的细长物体扔在桌上。那是侦探那天拍下的光景。捕捉到雪中真凶身影的底片——
“这是佐佐木教授!”绫香说。
鹈饲随即像是等待三人意见一致般,大幅摇了摇头。
砂川警部竖起一根手指,如同要代为说出众人的感想。
鹈饲看向砂川警部,警部挂着不高兴的表情,稳稳点头回应。
“荒唐荒唐,别乱讲话!不是我,我什么都没做!这些照片上的人是佐佐木,不是我!”然后青山教授抓起桌上的照片,一边晃动一边喊:“哼,这种照片有什么意义?只要使用现代的数位技术,这种照片要怎么加工都没问题吧?像是换掉图像、更换顺序,只要有心,甚至可以轻易用电脑绘图加上不存在的人影。没错,这些照片是那个侦探为了陷害我而捏造的伪证,肯定没错!喂,究竟是谁拜托你的?为什么要伪造这种照片——”
“我懂了!”“我也懂了!”“在后退!”“没错,在后退!”“真的耶……这个人在后退……”
仔细想想,鹈饲插手本次案件的理由,并不是要解决佐佐木教授的命案,而是洗刷水泽优子的冤情,看来他直到最后都没忘记这个目的。委托人确实由侦探的推理证明清白。
“青山教授,可以这么说吗?如你所见,我的单眼相机是从十五年前用到现在的落伍底片型,没办法轻易做到你说的数位加工。若你依然有所质疑,那也请专家调查这个吧。”
小松绫香也点头附和。“何况这个人是背对的……看不到脸……”
当天晚上,命案关系人聚集在佐佐木教授住处的客厅。
“你的诡计很单纯,但是顺利成功。乌贼川警局引以为傲的菁英搭档,也完全没九九藏书发现脚印的突兀之处,淮备将佐佐木教授的死当成自杀结案。不过此时出现意外的陷阱。突然出现一个陌生人,一眼看穿你的罪行,这个人就是这位水泽优子小姐的丈夫水泽晋作先生。”
“是诡计。”“确实是诡计。”“古典的脚印诡计。”“应该说老套!”“没想到这个时代还有人用这一招……”“被这招骗的警察也好不到哪里去。”“哎,毕竟是乌贼川警局啊。”“毕竟是乌贼川警局呢!”
鹈饲说完,这次从包包取出一迭约三十张照片,“我是以连拍模式拍下这些照片。这张照片不是单独的一张,只不过是这迭连续照片的其中一格。连续的照片——举例来说就像是电影或卡通,也就是说,这些照片使用某种方式,也可以当成动画观看,换句话说就像这样——”
“从时间来看肯定没错。”青山教授也同意。
听到鹈饲这番话,小松绫香不是鬆一口气,反倒是提出不满的意见。
“没有啦,关于这个……”砂川警部擦拭额头汗水,指向牆边的鹈饲。“其实是那边的侦探强硬要求我召集相关人士,才会变成这样——”
青山教授愕然语塞,鹈饲指着这台相机,朝眼前的凶手露出挖苦的笑。
“就是这么回事。不过被抓到把柄的青山教授也没有忍气吞声,他亲自造访水泽家,持刀刺杀您丈夫灭口。夫人贸然捡起刀子,因而被质疑杀夫,落得被警察追捕的下场。不过事实如我刚才所说,您丈夫的死也是青山教授的犯行——如何?我想这么一来,夫人就可以完全摆脱杀人嫌疑了。”
志木刑警也出言消遣,但鹈饲面不改色朝刑警们点头。
但青山教授如同进行最后的抵抗,突然用力摇头。
“既然知道不是凶手,为什么要把我跟森老师叫来这里啊……”
“确实无法否定这种可能性,但是假设包包被一双鞋子塞满,她会刻意在两人面前打开包包拿出手机吗?不惜冒着内容物被看见的危险?不可能吧?”
鹈饲说明到这里环视众人。
“咦,不,这是,那个,怎么说……”
“不淮乱讲话!我不可能玩这种愚蠢的诡计。到头来,我不可能预测前一晚下大雪积满院子,而且雪隔天早上就停。你说的诡计是纸上谈兵,实际上不可能执行。”
“哎,总之就是这么回事,所以答案只剩一个。是的九九藏书网,凶手是可以穿上佐佐木教授的鞋子,还能将鞋子藏在包包里的人。换句话说,凶手只可能是你,青山教授!”
突然被叫到名字,水泽优子吓了一跳挺直背脊。
如今青山教授的犯行摊在阳光下,被认定确实有罪。
到最后,除了“炒热揭发凶手的场面”之外,他应该想不到其他合适的理由吧。鹈饲如同要掩饰自己的艰困立场,突然说出结论。
“如各位所见,照片上的这个人在雪地倒退,试着留下假脚印,各位觉得佐佐木教授会做这种事吗?当然不可能吧?使用这种诡计的人就是凶手。换言之,这个身影肯定是杀害佐佐木教授并且伪造成自杀的真凶。”
至今聚在一起的团体,听完鹈饲这番话就立刻分成两边,也就是三个杀人嫌犯以及其他人。鹈饲看着嫌犯们说下去。
反观鹈饲露出夸耀胜利的表情,说出一个结论。
“外子……看穿罪行?”鹈饲重新面向自己的委托人。
“是的,夫人,您丈夫翻阅夫人递出的外遇证据照片时,察觉背景人物的奇妙动作,因而发现佐佐木教授的案件不是自杀,是使用诡计的命案。他大概是独自蒐集案件相关的情报吧,并且不知道是和我一样推理成功还是依赖直觉,认定真凶是青山教授。”
“不,很遗憾,这不是佐佐木教授。”
“流平?啊,我忘了。”鹈饲露出失算的表情。“哎,算了,不需要他。”
“只靠这张照片确实没办法判断,不过——”
“鹈饲先生!这个人不是从外门走向玄关吧?”
鹈饲依照警部的要求,再度翻动照片——
原来如此,没错。周围涌出赞同的声音,砂川警部也只能默默退下。
鹈饲当着诧异众人的面,解释这种古典的脚印诡计。
“你、你在说什么……”
“为什么?”青山教授语气有些生气。“为什么可以这样断言?”
砂川警部一脸诧异地询问鹈饲:“以翻页漫画的方式看这些照片又能怎样?难道豆子大的人影看起来会突然变大?”
“原来如此啊……”水泽优子释怀般说:“外子找到支付赡养费的门路,才敢强势宣称随时都可以离婚。”
“那么,他后来要求再看一次照片是——”
“那么,凶手是小松绫香小姐吗?但她也不可能吧。她当时是提着小小的粉红手提包现身,不过无法想像那个小小的手提包藏着男用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