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拍下的光景
第五章
目录
全力狂奔寻死之谜
侦探拍下的光景
侦探拍下的光景
第五章
乌贼神家命案
乌贼神家命案
死者不会叹息
死者不会叹息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上一页下一页
“那么……约定的谢礼就麻烦了……”她露出纯真的笑容。
“不,腰带在教授脖子围了三圈,而且打了死结。听说像这样将细绳绑在自己脖子上也可以自杀喔。”
“哇,有这种照片啊……”绫香深感兴趣般注视照片。“看这张照片不知道是佐佐木教授还是别人,不过以时间来看,确实是佐佐木教授吧。我觉得刚好拍到教授穿越院子前往玄关的背影:”
“原来如此喵……是这么一回事喵……”
“嗯?”发出疑问声音的是抱着教养猫的流平。“从这个死状来看,佐佐木教授是被某人勒死的?既然这样就不是自杀,是他杀吧?”
“不,没事。你不可能认识——”
“她是发现教授自杀的女生,文学系二年级的小松绫香小姐,在校内别名‘副教授杀手’,很受年轻副教授的欢迎。不过她发现佐佐木教授的尸体之后,似乎开始谣传她是‘真实的教授杀手’——没错吧?”
“没那回事吧?你怎么看都是世故的年长大姊姊啊?”
绫香详细叙述她发现佐佐木教授尸体的经过。除了绫香,青山教授与森副教授被相同的邮件叫去;觉得可疑的三人进入屋内;后来二楼房间响起青山教授的惨叫声,诸如此类——
“首先,可以说明你发现佐佐木教授尸体时的http://www.99lib.net状况吗—啊,同学,麻烦讲话尽量不要拉尾音,节奏快一点。”
“……”小松绫香顿时不晓得发生什么事而愣住,数秒后才终于理解状况。“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相应的谢礼’不是实质上的‘礼物’,正如字面所述是‘行礼’的意思啊:”
“……听到青山教授的惨叫声,我与森老师就冲进那个房间。那个房间好像是佐佐木教授的寝室,气派的床摆在牆边……佐佐木教授就躺在床上……脖子缠着睡衣腰带死亡……”
“原来如此,有道理。嗯,也就是说——”
斤斤计较的女大学生,当然不会被微笑轻易打发。绫香将右手伸到侦探面前。
“脚印?”鹈饲与流平异口同声。“什么意思?”
隔星期的星期一,鹈饲与朱美造访乌贼川市立大学教养社的咖啡厅。室内有许多学生吃午餐,但在寒冬的这个时期,屋外的座位只有猫群。在教养社此处喂食的猫咪们,拥有“教养猫”这个美妙的名字。
“鹈饲先生,是这样吗?”流平半信半疑地询问。
“是的。我们穿过外门的时候,院子里只有一道脚印,是佐佐木教授的脚印。只有教授的脚印从外门笔直延伸到宅邸玄关,宅邸正面与后面都没有其他脚印。”九-九-藏-书-网
“唉,不,我、我,绝、绝对,没、没、没那个意思……”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鹈饲毫不愧疚,面不改色地点头。“所以我一开始不就说了吗?我是‘小气的侦探’。”
“不,没听过。那个人是谁啊……?”
小松绫香按着羞红的脸颊,可爱地摇了摇头。原来如此,先不提“教授杀手”,不过“副教授杀手”的嫌疑非常重大。朱美对声音甜美的她有所提防。
鹈饲说着再度翻阅手边的照片,最后将照片放在桌上。“谢谢,我受益良多。”他向绫香露出微笑。
“在他们眼中,我看起来应该像是迷人的女大学生吧。”
“嗯,确实也有这种案例的样子,但是不太普遍。警方没考虑他杀的可能性?”
鹈饲摸着大腿上褐色条纹的教养猫,朱美默默喝咖啡。鹈饲斜眼看着似乎没教养的教养社学生,轻声说:“在他们眼中,我看起来应该像是新来的副教授吧。”
“我想忘都忘不了,那是在大约三星期前,下雪星期六上午十点发生的事……”
鹈饲以左手拿起手边其他照片,一边以右手翻阅,一边面有难色地低语。后来他停止动作,再度询问绫香:“我为求谨慎再问一次,外门通往玄关的脚印,首先是佐佐木教授的一道脚印,再来是你、
99lib•net
青山教授与森副教授共三道,只有这些吧?没发现其他可疑的脚印吧?”
“鹈饲先生……我带来了……”此时,远方响起户村流平的声音。
目睹现今女大学生的真相,朱美与流平瞠目结舌。
“是的,没发现,所以警察判定是自杀。”
没那回事吧?怎么看都是可疑人物。朱美在内心悄悄低语。
“咦,当天的打扮吗……”绫香露出“为什么问这种事?”的疑惑表情,但还是确实回答。“下半身是窄管单宁裤,上半身是毛衣加羽绒外套,就是我现在穿的这件!还有,我也提了这个粉红包包!”
“不,这比勒索还恐怖。”
流平走到鹈饲面前,立刻为鹈饲介绍身旁的女大学生。
最后,鹈饲献上一张万圆大钞当谢礼,感谢小松绫香的鼎力协助。
“虽然没错,但这种传闻都是错的:”小松绫香说着并扭动身体。“传出这种奇怪的传闻,绫香很困扰啦……不过绫香没杀人喔……因为佐佐木教授是自杀……”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既然你是这种态度……”小松绫香突然一把揪住侦探衣领,一改原本甜蜜的声音,以低沉的声音怒吼:“那我也不留情了,这个呆侦探!说到谢礼当然是钞票吧!想上法院吗,啊啊?”
绫香从他手中抢过钞票,
www.99lib.net
再度改变态度。
“不是他杀喔……因为没脚印……”
“依照你的说法,这张照片的人影就是佐佐木教授吧。”
“……”不可能!这里的学生们和我肯定只差三、四岁。只要好好混进去,不可能分辨得出来!朱美忿恨不平。
“实际上就像是被勒索呢。”
不过当事人鹈饲似乎丝毫没受到教训,就朱美看来,他甚至相当愉快。因为他不知为何摸着桌上教养猫的脖子,频频对猫说话。
她酝酿出女大学生的闪耀光芒,朱美不知为何觉得眩目。
鹈饲说明这张照片是下雪那天上午九点左右拍的。
“啊啊,对喔,相应的谢礼是吧,我忘了。”鹈饲打响手指,以正经表情对身旁的助手下令:“那么流平,给她那个吧。”
“这样啊。顺便再问一下,你听过水泽晋作这个名字吗?”
“佐佐木教授推测是在上午九点左右死亡,换句话说,就是在他寄信到我们手机的时候。不过,假设某人在上午九点勒死佐佐木教授逃走,院子雪地肯定会留下凶手的脚印吧?因为当时雪已经完全停了。”
“谢谢……侦探先生……有缘再见喔……”她留下甜蜜声音和天使笑容离开了。
“总之,坐吧。”鹈饲邀绫香坐下。“这家伙拜托你了。”他说着将教养猫托付给流平,再度面向前方进行九九藏书网自我介绍。“我是叫做鹈饲杜夫的小气侦探。其实我想知道佐佐木教授死亡的细节,才会找你过来。我当然会淮备相应的谢礼。”
“这样啊,嗯——这样确实解释得通,不过……”
鹈饲从旁边的包包拿出褐色信封,里面是那迭问题照片。鹈饲随手从里面取出一张,递到绫香面前。
“是……知道了……”绫香完全没听懂般回应,然后终于开始说明。
“原来如此,确实是这样——那么,没有凶手逃走的脚印是吧?”
“是的,警察似乎也是这么认为,觉得教授之所以寄信给我们,是希望可以早点发现他的尸体。”
“知道了。”流平将教养猫放在桌上,然后突然起身,以眼睛跟不上的速度,将上半身弯成直角。“谢谢您!”
“顺便问一下,你当天穿什么样的衣服?”
“嗯,换句话说就是这样吧?不再下雪的早晨,佐佐木教授从外面返家,在积雪留下脚印,穿过院子进入屋内。他在上午九点左右寄信给你们,后来将睡衣腰带缠在自己脖子上自杀——”
一个女孩跟在流平身后。她身穿贴身薄羽绒外套加上格子裙,黑髮绑在两侧,手提的小包包是可爱的粉红色。
“咦,这样啊……”绫香的双眼很现实地开始闪亮。“那么,我刚好想买个东西,所以没问题喔!不过要我说什么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