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拍下的光景
第二章
目录
全力狂奔寻死之谜
侦探拍下的光景
侦探拍下的光景
第二章
乌贼神家命案
乌贼神家命案
死者不会叹息
死者不会叹息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上一页下一页
水泽优子郑重向鹈饲与朱美道谢之后,离开侦探事务所。
被发现了吗?朱美不禁缩起身体,但女性的表情出乎意料是笑容。“你看你看!那里有一个大雪人耶!”女性拉着男性的手这么说。不对,不确定她是否这么说,不过感觉很像。被拉手的中年男性也咧嘴看向雪人,奇蹟的按快门机会就此来临。
问题在于侦探在公寓何处监视。从车窗环视四周,所见之处都没有鹈饲的身影。这是当然的,侦探正在盯梢,要是形迹败露就没办法盯梢,肯定躲起来了。不过,他在哪里——?
她在将近上午九点时抵达现场。
“会这么顺利吗?对方应该也在提防吧。”
“不行。”鹈饲不知为何将手上的单眼相机拿开。“—晚点再给你看。”
朱美抱持无奈心情看向雪人另一侧,正如预料,鹈饲就蹲在那里。熟悉的西装加一件黑色大衣,脖子挂着做生意的火柴盒——更正,是单眼相机。他以雪人为掩体,视线笔直看向“美雪庄”,看来他确实正在盯梢。话说回来!
“……这是在称讚?”难道很好吃?
出现了两个人,中年男性与年轻女性。男性肯定是在相片看过的水泽晋作,女性是陌生脸孔,她的右手撒娇般挽着男性左手。
水泽优子宣布要和丈夫全面抗争,表情透露出难以亲近的严厉感。
“这个人是大崎小姐,大崎茜小姐,
http://www.99lib.net
是以前来我家当女儿家教的女大学生——不对,她现在应该也已经出社会就业了。”
“朱美小姐特製的‘醃鲭鱼红辣椒三明治’。看起来很好吃吧?”
鹈饲再度清点信封里的现金说:“确实,不过接下来是他们夫妻的问题。无论会成为纠缠不清的离婚戏码,还是血腥火爆的夫妻冲突,都和本侦探事务所无关。侦探这一行就是这么回事。”
“不可疑喔,只是普通的雪人……”普通的雪人说话了。
话说,担忧鹈饲遇难的朱美,穿上红大衣加羊毛围巾,单宁裤底下还加穿防寒紧身裤,以这样的重装备冲出黎明大厦。盯梢地点是向户村流平打听的。叫做流平的男性才是货真价实的鹈饲助手,他说鹈饲在稍微远离市区的住宅区——幸钉的某间公寓监视。朱美为黑色宾士爱车加装雪链,一路沿着溼滑的雪道前往幸钉。
不像哀号也不像愤怒的奇怪声音。这是委托人显露屈辱与愤怒的一瞬间。
“好,两个人一起出来吧……出来之后看着这边的镜头别动……”
委托人一看到照片就轻轻“啊”了一声,她看过照片里的年轻女性。她以颤抖的手捏起一张照片。
“话说回来,现在是什么状况?工作顺利吗?”
“总觉得这个雪人很可疑……”朱美轻声说着接近过去。
99lib.net有什么关系啦,小气!”朱美伸手要拿相机,鹈饲不让她碰。
“抱歉,可以别站在那里吗?”此时,侦探嚣张地向朱美提出要求。“这样你看起来像是在对雪人讲话吧?要是引人起疑就麻烦了。”
朱美单纯基于好奇询问水泽优子:“您打算怎么使用这些照片?”
“这是‘不吃就没命’的意思吧?没办法,抱着必死决心享用吧……”
“只能祈祷自己走运了。话说回来,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咦,探望?”鹈饲脸色瞬间铁青。“这、这真令我感谢……不过你该不会没受到教训,又做了‘特製炸牡蛎三明治’之类的东西过来吧?”
那栋公寓位于叫做“美雪坡”的陡峭坡道上,公寓也叫做“美雪庄”。古老的看板上面堆积数公分的雪。
鹈饲在朱美身旁按下快门。喀喳喀喳喀喳喀喳……连拍快门发出轻快声响。
“喔喔,好棒!完美看着镜头!这正是‘雪人效应’!”
最后,这对男女再度背对这边走下美雪坡。等到看不见两人背影之后,朱美与鹈饲走出雪人后方。
“咦,怎么回事,不喜欢醃鲭鱼吗?既然这样就早说嘛,真见外……”
朱美从包包取出保温餐盒,打开盖子递出内容物,鹈饲随即害怕得扭曲表情,声音微微颤抖。“这、这是什么?”
鹈饲说着,以掌心爱怜地抚摸挂在脖子上的单眼相机。
鹈饲说九*九*藏*书*网着不可能实现的愿望,看向单眼相机的观景窗。
朱美在上次事件大显身手製作的“特製炸牡蛎三明治”,鹈饲并没有吃(后来进入流平嘴里,破坏他的胃),这次是复仇战。她当然淮备了特别的餐点过来,要让鹈饲的舌头改观。
喀喳喀喳喀喳喀喳……
“……”与其说普通更像是灵异现象,或者是开玩笑的领域。
“我要离婚,这些照片到时候应该会助我占优势吧,因为我非得向外子要求相应的赡养费才行。”
这尊雪人是鹈饲堆的?用来藏身?没有其他适合的藏身处吗?朱美脑中浮现各种问题,但是没问出口。就算问了,他也肯定会一派正经地全部回答“YES”,鹈饲就是这种人。
全神贯注按快门的鹈饲彷彿知名摄影师篠山纪信,但这对男女完全没发现自己被狂拍,应该也想像不到纯真无瑕的雪人背后躲着狡猾的侦探吧。这或许也可以称为“雪人效应”(不过到头来,“雪人效应”是什么?)。
总之,鹈饲的任务就此结束。侦探以现金方式取得绝对不算少的报酬,反观委托人则是得到丈夫外遇的证据照片。
“如何,鹈饲先生,好好拍下来了吗?”朱美想窥视相机的液晶画面。
朱美挂着甜美笑容拿起一个三明治,强行递到他面前。
走出玄关的两人来到积雪斜坡,两人都背对这里。鹈饲看着观景窗,以不耐烦藏书网的声音说:“喂,再一次,转过来啊……走上坡啊……”
“呜哇!”鹈饲一屁股跌坐在地。“呜哇啊啊啊啊啊啊!”侦探就这么抱着相机惨叫,沿着积雪斜坡滑下去——
鹈饲将拍下的所有照片摆在桌上,一副“怎么样啊?”的骄傲表情。朱美和上次一样以职员身分到场见证。
鹈饲似乎已经对水泽夫妻失去兴趣。他好好清点现金之后,宣布“这个委托就此了结”,将信封收进手提保险箱。
“看来,那位先生的外遇出乎意料得赔上不少钱呢。”她半同情地低语。
“你光是舌头有问题还不够?”鹈饲不悦地撇过头。“何况鲭鱼有寄生虫,要是由冒失的人拿来做菜会发生惨事……唔喔!”
“无论如何,要是水泽晋作带着女人走出那间屋子,就是按快门的机会。我的相机将捕捉决定性的瞬间,任务就此结束。”
“哎呀,会回话的雪人更容易引人起疑吧?”
不过,原本以为就此了结的事件,在三星期后出现意外的演变——
看来侦探的祈祷成真了。刚密会结束的两人比想像的更没戒心。
在如此心想的瞬间,女性一个转身笔直指向这里。
但是这对男女一反侦探的愿望,就这么背对这里并肩走下斜坡,两人的背影逐渐远离,按快门的机会到此为止——
“不是见外!是很腥啦!”鹈饲气冲冲地将没吃完的热三明治砸回餐盒。“到头来99lib.net,居然用麵包夹醃鲭鱼加热,你的构想太创新了吧!这种破天荒的点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朱美伸出手,鹈饲逃走。下一瞬间,鹈饲的脚在积雪表面打滑。
鹈饲慌张拿起胸前相机,视线隔着雪人投向公寓。美雪庄位于陡坡往下的二十公尺处,一楼边间的玄关门开启,即将有人现身。
“来,吃吧!”
“还不晓得。昨晚水泽晋作一个人进入那间公寓的一〇一号房,很可能在房内密会某人,但我还没办法确认对方的长相。”
在委托人离去的事务所里—朱美鬆了一口气。
“叽咿咿咿咿咿咿——”
朱美将宾士停在坡道,沿着美雪坡往下走,寻找鹈饲躲藏的地方。不久,她发现坡道旁有间适合盯梢的空屋。应该无人的住家前面,坐镇着一尊大得不自然的雪人。究竟是谁堆的?
“原来如此,那么看起来没错了。您丈夫前天晚上偷偷和早就认识的大崎茜小姐见面,不晓得两人的关系从家教时代就开始,还是最近才开始……啊,夫人,请您冷静。”
隔天,委托人水泽优子再度以端正的套装打扮出现在侦探事务所。
朱美低声挖苦,听从鹈饲的吩咐躲在雪人后面。
鹈饲战战兢兢伸手接过温热的三明治,闭上眼睛咬下。但是在下一瞬间,他的表情变得黯淡,嘴角软弱半开,溼润的双眼渗出家犬被抛弃般的哀伤神色。看到他消沉的模样,朱美不知所措。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