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拍下的光景
目录
全力狂奔寻死之谜
侦探拍下的光景
侦探拍下的光景
第一章
乌贼神家命案
乌贼神家命案
死者不会叹息
死者不会叹息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上一页下一页
女大学生小松绫香造访佐佐木教授的住处时,门前有两名男性。两人站在积雪的门前,看似深入讨论着某些事。
身穿米色朴素大衣的年长男性是文学系的青山教授。个子不高的他,肩上背着和体格不搭的大包包,冷到缩起身体。站在旁边的是身高几乎一八〇公分的壮汉,是同属文学系的森副教授,高大的身体穿着深蓝色粗呢大衣,背上背着看似沉重的背包。
绫香跑向两人,他们随即露出“哎呀?”的表情注视她。
“这不是小松吗?难道你也被叫来?”森副教授问。
“是的。”绫香说着,从手提的小包包取出手机,将一小时前收到的信显示在液晶萤幕给两人看。
“佐佐木教授寄这封奇怪的邮件给我,要我早上十点到他家。”
“我也是。”副教授点了点头。“青山教授好像也收到相同的邮件。”
“总之就登门拜访看看吧。”青山教授从门柱旁边指向宅邸。
三人穿过外门,踩着堆积不久的雪,笔直走向宅邸。院子是整面的银色世界,只留下一道脚印,推测是男性的脚印。
“是佐佐木的脚印吧。”
青山教授轻声说。佐佐木教授独自住在这里,这么想也在所难免。
脚印看起来从外门通向玄关。三人沿着脚印前进,很快就抵达玄关。
青山教授按门铃,却没有回应。试着多按几次也是同样的结果。
“奇怪。”青山教授蹙眉。“自己叫我们过来却不在家?”
“不,我想教授应该在家。”森副教授指着留在院子的男性脚印。“如果这是佐佐木教授的脚印,教授就很可能在家里。”
“说得也是。不过在家却没应门是怎么回事?”
“大概是没听到门铃声吧。”绫香握住门把试着转动,门轻易开启了,看来没上锁。“大声叫叫看吧?”
两名男性也同意绫香的提议。三人在玄关门外齐声叫佐佐木教授,但是没回应。事情来到这一步,三人终于露出不安表情地挤在一起。
“样子实在不对劲。”青山教授说。“佐佐木该不会发生了什么事吧?”
“确实,单方面写邮件叫我们过来也怪怪的。”森副教授说。
“进屋找找看吧!”
绫香说完就脱下羽绒外套进入玄关,两名男性也立刻照做。三人进入屋内就分头检视各个房间。
绫香到一楼深处的浴室检视。许多年长者是在寒冷日子洗澡时身体出状况,但是浴室没人,厕所与厨房也没有人影。接着二楼突然传来“哇!”的男性惨叫声。
是青山教授。绫香匆忙冲上楼,来到二楼走廊一看,面对走廊的一扇门开着。绫香毫不犹豫冲进房内。“老师!怎么了?”
“教授,您还好吗?”森副教授也继绫香之后冲进房间。
这里是寝室,气派的床摆在靠牆处。床边的青山教授露出害怕表情,他的视线朝向另一名矮小的老人。
这就是他们寻找的人,屋主佐佐木教授。但是小松绫香与森副教授看到他的瞬间同时尖叫。
“呀啊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啊——”
佐佐木教授小小的身体弯曲横躺在床上,脸部发紫,脖子缠着类似绳子的物体,身体动也不动。
佐佐木教授在寝室床上化为冰冷的遗体——

第一章

“是……那我去泡咖啡喔——”
虽说是盯梢,却也不是不眠不休地监视凶恶歹徒的大本营,单纯是调查外遇。这几天,鹈饲为了掌握外遇的决定性证据,逐一监视某个男性的行动,就算下雪应该也不会暂时中止调查外过吧,突然的大雪反倒可能成为外遇男性临时外宿的最好藉口。
“海,欢迎来到我的侦探事务所,我们侦探事务所全体同仁由衷欢迎,请到沙发坐吧,茶水立刻奉上——”
(我?)朱美指着自己的脸。(对,你!)鹈饲指着她。
依照至今的经验法则,乌贼川市下雪的日子,几乎一定会发生重大案件。以最近来说,花见小路家的宝石失窃,或是善通寺家的交换杀人,都是在下雪的日子发生。此外好像还有案件是在下雪日子发生,总之无论如何,乌贼川市下雪的日子都要提高警觉。
应该说以乌贼川市的状况,只要下雪几乎都和案件有关。乌贼川九九藏书市就是这样的城市。
像这样说出真相很简单,但是在首度见面的女性面前起口角很幼稚。朱美判断这时候还是为这个爱慕虚荣的侦探留点面子比较好。
到头来,这名委托人是在数天前来到“鹈饲杜夫侦探事务所”。
但水泽优子没收回自己的委托。
“无妨,请务必调查,因为肯定有隐情。是的,绝对没错,这是女人的直觉!”
“原来如此,不过……”他在委托人说到一个段落时沉重开口。“这无疑都是可以质疑外遇的根据,却称不上是决定性的证据,无法否认可能只是您多心。夫人,您不介意吗?即便‘调查之后毫无结果’,但我是斤斤计较的职业侦探,当然还是会收取报酬,绝对不便宜喔。不觉得将钱用在这种地方很浪费吗……可以吗,夫人,真的可以吗……”
私家侦探鹈饲杜夫,在黎明大厦四楼以“欢迎麻烦事”为标语高www.99lib.net挂侦探事务所招牌的他,正是本市名声最另类的侦探,简称名侦探。
将三杯咖啡放在托盘端回房间一看,水泽优子终于淮备说起委托内容。朱美将咖啡杯放在桌上,极为自然地坐在鹈饲身边的座位,加入他们的对话。
别将宝贵的钱用在调查外遇这种荒唐的行为——侦探亲切地如此建议。这么讨厌调查外遇的侦探很罕见。
“……外子在乌贼川信用金库担任业务部长,我怀疑他最近和年轻女性私会。”
最终的根据是这个?朱美与鹈饲无奈转头相视,但对方如此热心委托,侦探也没理由拒绝吧。最后鹈饲接受了水泽优子的委托,而且隔天就开始监视她丈夫的行动。
“……全体同仁?”
开什么玩笑!我不是事务所的职员,是事务所的房东啦!
而且依照至今的经验法则还可以断言一件事,这种下雪日子发生的事件,肯定和那个男的有关。“
99lib•net
那个男的”是指住在朱美正下方的侦探。
黎明大厦五楼某间住家——刚清醒的二宫朱美不经意拉开窗帘一看,窗外是出乎意料的银色世界。云层后方的蓝天洒下耀眼阳光,照亮整面的白雪。乌贼川市区平常的邋遢模样也在短暂期间上了纯白的妆,成为让人认不出来的美丽街景。
不过,听她述说的鹈饲板着脸。鹈饲原本就对乏味又麻烦的外遇调查兴趣缺缺。
然后水泽优子提出几个事例,说明她怀疑丈夫外遇的经过。例如衣着品味改变、留在衬衫的香水味、出差与外宿次数突然增加,或是将手机带进厕所等等——
门发出轧蝶声打开,现身的委托人是即将步入中年的女性。她脱下丝绒黑色大衣之后,底下是时尚的灰色套装,窈窕腰身非常搭配窄裙,给人沉稳的气息。但她并非只是衣物高价,生活水淮应该在中等以上。
“那个……我叫水泽优子,想来商量九*九*藏*书*网一件事……”
站在窗边的朱美年约二十五岁,拥有整栋黎明大厦,自己优雅住在顶楼,是年轻的大楼屋主。在乌贼川市非常罕见的雪景,使她好一段时间天真地看到入迷。“晤?既然下雪……”但朱美突然隐约感到不安,皱起美丽的柳眉。“该不会又要发生什么事吧……”
“这么说来,鹈饲先生昨天也说要去盯梢……”
水泽优子听话坐在沙发,反观朱美为鹈饲的话语歪过脑袋。
委托人的视线无依无靠地游移,大概是初次造访侦探事务所而紧张。鹈饲以擅长的商业笑容迎接她。
不知为何,眼前浮现贫穷侦探向行人兜售火柴的光景。侦探头上堆满雪,脸色苍白发抖伫立在街角,后来疲惫至极的侦探点燃一根火柴想取得须臾温暖,在小小的火光中,他看见美味大餐与暖炉火焰,以及坐在摇椅述说推理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唔哇,大事不妙!
对于乌贼川市出没的歹徒来说九九藏书网,鹈饲无法预测的各种活跃与失败,有时候令他们发抖,有时候将他们卷入欢笑的漩涡。许多罪犯因为他的功绩而落网,另一方面,逃离他追捕的罪犯人数更多。虽然这个人褒贬不一、功过参半,却无疑是引起朱美注意的邻居。
“鹈饲先生肯定快冻死了!”被己身妄想增添不安情绪的朱美,握拳擅自宣布:“不能这样下去!我非得去救他才行!”
“也就是说……”朱美微微闭上双眼。
顺带一提,委托人丈夫叫做水泽晋作,五十五岁的金融员,只看照片是表情正经八百的人,丝毫感觉不到外遇的可能性……
事务所里除了侦探与委托人,只有朱美一个人。她只是凑巧来玩,不过似乎也被列入“全体同仁”了。鹈饲奸诈说谎想将部下人数灌水,朱美因而遭殃。
她试着在脑海想像侦探在下雪夜晚忍着寒冷拼命工作的样子,随即——
朱美以像是能够射穿人的视线瞪向鹈饲,然后独自走向厨房。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