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狂奔寻死之谜
第二章
目录
全力狂奔寻死之谜
第二章
侦探拍下的光景
侦探拍下的光景
乌贼神家命案
乌贼神家命案
死者不会叹息
死者不会叹息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二〇四号房在燃烧吗?
上一页下一页
“因为这个人是从这栋大楼摔下来吧?”
“以位置来看,这个男性的额头撞在这面牆,然后额头喷血仰躺成大字形,牆壁沾上他的血。看起来像是这样。”
不能这样下去。紧急事态当前,朱美立刻冲出玄关,但她立刻再度回到房间,换上轻便的粉红连身裙,因为穿睡衣外出似乎会被那个侦探嘲笑。朱美以一分钟整理服装仪容,只照镜子十秒,然后终于冲出住处。
“你能够想像这种自杀手段吗?”
颜色黯淡的大楼外牆浮现在光环中。多不可数的细微裂缝与葬污吸引目光,却不知为何只有某处染上鲜红的水痕,朱美不禁惊叫一声。
否定跳楼自杀说法的鹈饲,改为提出另一种可能性。
“嗯,你认为这个人是从那里摔下来,也就是跳楼自杀是吧?”
“是的,我知道,但我不是来看热闹的,我亲眼看见了。”
“我没办法想像这种自杀手段!”
朱美迅速离开男性身边,笔直仰望上方。
“喔,这确实是血,看来刚沾上不久。”
“鹈饲先生,从这栋大楼的楼顶摔下来,只会受这种伤吗?”
他随即露出“被误会很困扰”的表情,举起双手摇了摇。
“这、这是什么……血?讨厌,我的大楼外牆www.99lib.net沾血了……”
鲜红如血——不对,是货真价实的血。男性额头出血。
有些激动的大学生徵询朱美他们的同意,然后像是断定般高喊:“真的是自杀的瞬间!啊啊,可是我完全想像不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那么离奇的自杀手段!居然主动全力撞大楼牆壁!”
朱美如同发现全新上衣沾上咖哩般扭动身体。
“哎,也对。那么鹈饲先生认为呢?”
“嗯,难道是某人对这栋大楼有仇,所以猛踹牆壁吗?”
“……”那当然,既然自己正在摇,当然不可能察觉。“真的晃动了,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我感觉到隐约晃动。那个晃动的真相是什么?不可能和这个受伤的人无关吧?”
“啊,这样啊……”看来这个人正如朱美所见。“所以,这位大学生有什么事?如你所见,现在发生紧急状况,要看热闹的话离远一点喔。”
别胡闹了,鹈饲先生——朱美瞪向身旁的侦探,自行询问大学生:“你说的恐怖光景是什么?说明一下吧。”
鹈饲大概是身为侦探的专业意识被刺激,蹲在倒地的男性身旁以笔灯观察起来。朱美也跟着从鹈饲身后审视男性。
“应该是撞到头部了,最好99lib•net别乱动他,就这么让他躺着吧。”
“咦咦?这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我也还没从这栋大楼的楼顶摔下来过。我上次从高处摔落,是从雀之森的山崖上……”
是一名陌生的男性,体型中等,年纪大概未满三十。头髮偏长,没戴眼镜,身穿黑色长袖上衣与黑色窄管丹宁裤,粗腰带引人注目,从外型来看应该是摇滚歌手,也像是崇拜摇滚歌手的歌迷。全身漆黑的他,只有额头呈现鲜豔的色彩。
“喔,你全身的毛孔都打开?那确实是全身发毛的恐怖光景呢。”
“不,还没死,总之要是扔着不管或许迟早会死,但是不要紧,我刚才打电话叫了救护车,顺便也报警了,所以等等就会得救。不过,在这之前……”
朱美考量到倒地男性与建筑物的相对位置而如此解释。
鹈饲像是炫耀般述说自己摔落的体验,看向大楼楼顶。
鹈饲随口这么说,缓缓以笔灯照向大楼牆壁。
原来如此,我懂了。鹈饲深深点头,朱美则是看向在地面躺成“大”字形的人,在这时候首度得知这个人是年轻男性。
亢奋的大学生当前,朱美与鹈饲蹙眉相视。
“你说建筑物晃动?怎么可能,我一个人待在房里,正在测试网购的
99lib•net
摇摆机,完全没感觉到这种晃动啊?”
“……”男性动也不动,朱美倒抽一口气,战战兢兢地询问鹈饲:“这、这个人难道死掉了?”
大概是恐怖的记忆鲜明复甦,大学生突然开始发抖。
突然传来的询问,使得两人惊讶转身。站在眼前的是身穿黄色T恤的男性,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这一幕乍看像是“深夜打工下班的大学生闯入案件现场”,但看他刻意搭话,或许他是相关人士。如此心想的朱美询问初次见面的他:“你是谁?难道你认识这个人?”
鹈饲冷静说完,立刻以自己的身体比对牆上血痕的位置。血痕位于鹈饲直立时的脸部高度。
“嗯?你说‘看见’是看见什么?看见凶手的长相吗?”
鹈饲立刻对大学生出乎意料的话语起反应。
“不不不,这是误会,误会,我只是打工下班的大学生。”
纳闷的两人,听到不知道从何处传来的救护车警笛声——
“我看见了恐怖的光景。一个男的猛然跑向牆壁,真的是拼命全力奔跑的感觉,速度很快,目击的我甚至来不及发出声音,他就这样直接正面撞上这面大楼外牆!然后他发出像是猫被踩的惨叫声被牆壁弹开,一瞬间像是醉汉在原地摇摇九_九_藏_书_网晃晃,就这样失去力气仰躺倒地,这一切都是突然发生的事——怎么样,恐怖吧!可怕吧!”
“原来如此,看起来确实像是这样……”朱美差一点就点头,却立刻改为摇头。“不,这也不对。鹈饲先生,你没感觉到吗?刚才听到这个人惨叫的时候,这栋建筑物几乎同时晃动。”
檮饲已经先一步抵达现场。他站在倒地男性的旁边,刚好以手机讲完电话。他右手阖上手机,左手笔灯照着朱美诧异询问:“你好像莫名花了一些时间才来,为什么?难道下楼要跨栏吗?”
“这个男的或许是基于打架之类的原因,在这里遭人殴打。”
“有人会因为这样就用脑袋猛撞牆?天底下哪有这种像是漫画角色的家伙?”
“不对不对,不是的,我没看见凶手,而且您说‘凶手’是什么意思?我看见的不是那种东西,是更恐怖的光景。是的,真的是现在回想起来也全身发毛,应该说全身的毛孔都打开……”
“用头撞大楼撞到牆壁沾血?这是什么状况?难道是在彻底反省?嘴里说‘我这个人真没用’这样?”
“这个嘛……”鹈饲听她这么问也歪过脑袋。“比方说,某人硬是抓住他的头,咬喝一声之后抡牆……不对,这也挺难的。”
99lib•net听朱美这么说的鹈饲检视自己的模样。他一副刚下床的样子——身穿格子睡衣。
“问我为什么……不觉得看到你跟我的打扮就一目了然吗?”
“知道了。”大学生率直回应,以沉稳语气说起。“当时我从便利商店打工下班正要回家,路上不经意觉得口渴,到那边的自动贩卖机买罐装饮料,然后蹲在人行道开罐。我蹲的位置可以清楚看见对街的这个停车场。我就只是心不在焉喝饮料,并且不时看向停车场,就在我不经意将视线移向停车场的瞬间——”
没有电梯的老旧大楼,只有阶梯可以通往地面。她沿着阶梯一鼓作气冲到一楼,出了大楼的公共玄关直接前往旁边的停车场。
朱美立刻同意鹈饲的提议。老实说,她才担心这个冒失侦探可能“乱动”伤患身体造成天大的事态。鹈饲有可能做出这种事。
“不,你错了。”但鹈饲乾脆地否定。“从伤势来看不可能。这个男的是仰躺在地上而且额头受伤吧?后脑杓看起来反倒没出血。要是这个男的坠楼而且额头撞地,正常来说必须是趴着。”
目睹奇妙状况的鹈饲与朱美一起沉默下来,接着如同在等待两人对话结束,两人身后唐突传来声音。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那个人死了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