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涡虫
目录
真涡虫
真涡虫
上一页下一页
眼镜警察发现了半开着的窗户,拉住了鲁力。
“不怕天黑?”
“我可以逛逛吗?”
“啊?”
“敢给我设陷阱?”
“……”
林冲看着抱着尤克里里下楼的小星吃惊地喊道。
戳——
鲁力的脸浮现出胜利的微笑。眼前正是唐峥的大众车。
他冷冷地看着正在痛苦呻吟着的鲁力!瞬间,他从背后掏出来了手术刀!
她紧紧握住聪聪的牵引链。林冲看着她这个样子,觉得心里真不是滋味。
“姐姐也一起来吧。”
眼镜警察来到正在沉思的鲁力身旁,递给了他一个放在书架另一边的相框。
霓虹灯光飞舞的夜店今晚也充满了来找刺激的醉客们。
鲁力看着像疯子似的戳着自己的唐峥,才回想起,他是个左撇子。妈的,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现在才想起来。咕……鲁力觉得荒唐似的,看着从自己肚子流出来的鲜血,转向唐峥,怒视着对方。
鲁力用手电筒照着唐峥的书桌,久久无法动弹。
林冲感觉到小星抓自己越来越紧,一种从未有过的责任感涌上心头。至少在这个时候,林冲觉得自己成了小星的骑士。小星依赖着自己、相信自己,决定要和他一起前进,这种信任让林冲成长。
小星说着,但也许,这句话也是她想要对自己说的话。小星放开牵引链,紧紧握住了林冲的手。就像小星三年前做的一样,现在的林冲想要一个人担当全部责任。这让小星很是心疼。不要,求你不要。
“嗯……”
随着柔和的机械音,车库门打开,感光灯也亮了。
“梁聪……”
他拉上灯的开关。然后,深深地咽了一口口水。
林冲终于鼓起了勇气。
“咯咯——”
“这边!”
“不许动!”
梁聪灿烂地笑着。他的祭台上放满了他生前最喜欢的一些物品。林冲拿起放在梁聪祭台旁边的打火机,给梁聪重新上了香。
“呃呃呃!”
鲁力竭力躲开,但是手上的枪掉了下来,右手流出了鲜血。
美然脱下了警服,穿上了性感的黑色超短连衣裙,但是就算化了妆,也无法掩饰她紧张的表情。虽然她装作已经喝醉了酒,踉踉跄跄,不时地看手机,但眼睛却紧张地观察着在夜店门口经过的车辆。
小星听着林冲的脚步声,慢慢地走上楼梯。九九藏书
“哇啊……原来姐姐家这么有钱!看这个大门,好大,哇!”
“哐!”
“她有个哥哥,叫唐峥,是整容医生。奇怪的是那个哥哥在三个月前处理掉了自己的医院,还是急转。”
“好!”
“妈妈……”
鲁力一想到,与这个男人相关的信息就在前面这片黑暗中,心里不禁激动起来。
“您好,市警察局侦察队山警官……”
“真的吗?她们还活着吗?”
尤克里里倒在一边,像是摔倒的孩子,小星轻轻地把它抱起。
“是啊,他可是我最喜欢的大哥剑三之折戟沉沙!”
林冲这才明白今天在医院说起polestar乐队的时候,小星的脸色变白的原因。原来是这样……林冲这才明白,自己的话让小星伤心了,哪怕只有一秒钟。
说罢,男人抓住了美然的胳膊,想把美然抱住。
“呀啊啊!”
同事通过对讲机问美然。
“是……好像,还活着……请马上增援……”
听那次演讲的时候,鲁力还想着这是哪儿对哪儿的鬼话。但是现在,看着眼前的情景,他终于相信,也许真的会有那种情况呢。那么,这些成功人士杀人狂为什么要从自己高高的地位走下来,变成了真正的杀人狂呢?
鲁力疯狂地踩着油门。眼镜警察坐在鲁力的身旁,挂掉电话,向鲁力报告:
“你先看着吧,我去一趟楼上。”
“状况如何?”
“2012年世界医疗整容研讨会特约嘉宾”
鲁力关上了车灯,让车滑行到别墅的门口,盯着唐倩的别墅。他的表情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紧张。
鲁力用力踩下油门。
“呵呵……我说……为什么不去抓真正的坏人……竟敢来抓我?!”
“这……这都是些什么!”
鲁力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寒气。
梁聪的练习室贴满了他喜欢的乐队海报。林冲看到架子鼓还有其他各种乐器整齐地排在那里,欢呼了起来:
“咦?”
“喝,喝,喝……”
“我决定了,今天开始,姐姐就是我的亲姐姐!”
不一会儿就到达别墅门口的鲁力和眼镜警察正静静地观察着室内的动静。
两个人交换了眼神,终于下了车。他们拿着手枪,小心翼翼地进入别墅的入口……
“哟,这位性感的小姐,在等www.99lib.net谁呢?”
美然摇摇晃晃地走近车前。男人从车里伸出头,不安分的眼神扫视着美然。
鲁力观察着这辆车侧面的痕迹,应该是撞向林冲时留下的痕迹吧。鲁力想到头破血流、被急救车送进医院的林冲,顿时咬紧了牙。
“这里就是梁聪大人的圣地?”
“是吗?那有其他的情况吗?”
鲁力感觉腿被打碎了,袭来的疼痛让他差点失去意识。但是,他没有退缩,用尽全力扑向唐峥!唐峥的铁锤被夺下来,他瞬间慌了手脚,鲁力乘胜追击!唐峥勉强躲过,迅速翻滚到鲁力的后面,他一把抓住鲁力受伤的右腿。
突然,唐峥恶狠狠地向鲁力挥起扳手!
紧张的眼镜警察问道。
“等着瞧吧,你个浑蛋……”
眼镜警察手上拿着枪,也来到了地下室的门口。
“你……你这个家伙……”
自从出了商场事故,林冲的心中就滚进了一个石头,而且越钻越深。如果那天自己听了小星的话,如果等到鲁力警官来到医院,如果能等到鲁力警官送小星和聪聪回家,那么聪聪……不会死。
小星依着出租车的车窗,闭着眼睛。夜晚的灯火快速划过她的脸。
唐峥歪着脖子向着鲁力笑着,鲁力感觉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惜命金仙!
“那个浑蛋会上钩吗?”
“姐姐,我……”
“哥哥?”
“嗡……”
林冲似乎终于能感觉到小星的悲伤了。她只能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开自己,该有多恐惧。因为这种恐惧,她又得多心惊胆战……想到这些,林冲十分痛心。他看着仍然抱着尤克里里的小星,决定以后要守护她,不再让她孤单。
七八名便服警察围住了大众车!男人吓傻了,下意识地抬起了手。
声音是从一辆停在夜店门口的大众高尔夫6传出来的。
眼镜警察吞了一口口水。借着手机的微光,他环视着地下室入口周围。映入眼帘的,是锁在地下室门口的重重的铁链和铁锁。
……
鲁力看着唐峥华丽的履历,想起了以前自己在案例研究会上听到的内容。让人意外的是,这个社会也有成功人士是杀人狂,其中有一些人对美丽偏执。他们的这种性情,在他属于的集团中反而会成为让他攀升到很高位置的原动力。
虽然自九九藏书网己曾经经历过因为其他人而痛苦,但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让谁因为自己而痛苦。因此,对于林冲来说,这也是一种大大的打击。
小星的表情僵硬,终于下定决心,深呼吸,挽住了林冲的胳膊。
美然想着,可能不是这个家伙,但是以防万一,才装作性感的样子。
早知道就把鲁力警官也叫上了……但是,眼镜警察马上鼓起了勇气。然后……慢慢环视着周围。
他看着此情景,咬牙切齿地赶忙离开。但是,那个车却不是大众……而是奔驰!
鲁力听着眼镜警察的报告,逐渐证实了自己的推测。肯定没错!事有蹊跷……
“好!”
鲁力面对突然撕开自己的肚皮而入的手术刀凉凉的触感有些不知所措。但是——戳,戳,戳——
“中头彩了……”
“没问题!不过你怎么了?声音变得这么奇怪?”
聪聪的死,也许只是在这世界上发生的令人无可奈何的事情。这一瞬间,小星突然想到了妈妈。
眼镜警察感受着从枪口冒出来的热气,慢慢打开了地下室的门。
像是故意设计的,唐峥的书架上各种书籍被精确地分类,让鲁力感觉体温瞬间降至冰点。他仔细查看着展示在书架上的各种奖杯和领奖照片。
“姐姐,你原来是个警察啊?”
“啥?”
“还没有什么动静……”
“那就请进吧,小姐。”
“2013年十大医学界风云人物”
鲁力看到唐峥疯狂的眼神。瞬间,唐峥再次拿起扳手冲了过来!
“哇!酷毙了!”
“你和我一样难过啊……无论是对你,还是对我,那件事情就是一件让人不好受的事情。”
眼镜警察悄悄地把耳朵贴到地下室的门上,里面是一片死寂。他感觉这种死寂正透过地下室的门进入自己的耳朵里,顿时觉得汗毛竖起……
眼镜警察看到眼前的情景差点吓得瘫坐在地上。他勉强打起精神,按下了手机键盘。
鲁力向慌乱的眼镜警察指了指楼梯,用手势告诉对方分头行动。眼镜警察立即赶往楼下。
面对着越来越大的负罪感,林冲觉得不做点什么自己会疯掉。林冲能做的也只有帮鲁力警官找到犯人用的账号(而且那完全只是个巧合),或者带着小星滑滑旱冰。
“不怕……天黑?”
小星的睫毛微微颤抖着九-九-藏-书-网……
他看着这阳光的唐峥,瞬间起了怀疑,这微笑中到底哪里藏着杀人狂的一面呢?但现在不是这样浪费时间的时候,要赶快救出那些失踪的被害者。
鲁力的腿没法及时躲开,被铁锤狠狠砸到了膝盖。
“富华山庄32b业主名叫唐倩,女性,20岁!但奇怪的是这三个月都没有她的生活记录!连个通话记录或刷卡记录都没有!”
“难道是这个家伙?”
“不是你的错……”
但是,扳手挥空!同时,鲁力反击,扳手掉在了地上!
鲁力先翻找着车厢内部,但是不一会儿,他看到了满满地挂在墙壁上的假车牌。他认真查看着假车牌,这些车牌就是让鲁力白跑好几次的那些车牌。鲁力心中喊着万岁,这下有了确证……
“哐!哐!哐!”
小星打开灯,林冲看着眼前的景象,放下手上的滑轮鞋,发出了赞叹。林冲看着这华丽丽的、像城堡似的别墅,惊讶得无法闭上嘴巴。
“都……离开了……一个……又一个……爸爸,梁聪……还有,聪聪……”
林冲知道自己最喜欢的梁聪原来是小星的弟弟,不禁欢声大叫起来。林冲惊奇地看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时,他看到站在身边表情悲伤的小星。
“这个人,梁聪……是梁聪吧?姐姐原来是梁聪的姐姐?”
“……”
不远处有七八名便衣警察正在观察着她的周围。
“谁知道呢,但无论如何,这次绝不能失误。无论那里面有什么东西,机会只有一次。一定要找到证据来给这个家伙定罪。”
小星慢慢地跟着林冲走进别墅,她的步伐中至少已经没有了恐惧。
“?!”
“说啥呢,啊,了解!知道你什么意思了!所以和我在一起,天黑什么的‘绝对’不会让你害怕的,这下行了吧?”
“……”
梁聪的味道仍然残留在这里。很长时间都没有来过这里,孤寂的房间放着梁聪以前使用过的物品,它们对主人的思愁在月光下混合,发出淡淡的幽香。
月光升在半空中,照亮了梁聪的房间。
“看起来这就是那个家伙呢。”
“圣地?”
“姐……”
林冲绅士地说道。
“咕咚——”
鲁力低头看着照片中拿着芭蕾舞少女八音盒的唐倩和站在她身旁的唐峥,他们正露出灿烂的笑
九九藏书
容韩鸣修仙传。
里面肯定有什么。一般情况下会用这么大的铁锁吗?
夜晚,别墅区早就没了人影。小星和林冲从出租车走下来,走向澜湖别墅。
终于,地下室的门锁被子弹砸开。
“……”
“嗒——”
可能是觉得自己太不会看气氛了,都没顾上小星的心情,有些不好意思的林冲放下敲鼓棒,到梁聪的祭台前。
小星温柔的声音有推走林冲心中那块石头的力量。
“聪聪的事情……不是任何人的错……”
“这里……就是梁聪的梦开始的地方……”
“看看这张照片!”
在远处,有人用冰冷的眼神看着这边。是唐峥!
林冲说着没头没脑的话,兴奋地到处乱逛。
“等等……为什么车会停在这里?”
“酷!”
看来是看到了小星警校入学的时候照的照片。
小星深吸着梁聪的味道,开始摸索着地板。上次和妈妈一起来的时候掉下的尤克里里,小星到现在仍挂念着这件事情。
“浑蛋……”
唐峥又抓起了放在旁边的铁锤。
“是山警官吗?我是眼镜……好像找到所有失踪的被害者了……”
林冲看着闻到味道转过头的小星说道。
林冲到处乱窜,兴奋地摸着各种乐器。“咚锵锵,噌噌!”正模仿梁聪敲着架子鼓的林冲看到了忧虑地坐在一边的小星。
“……”
美然把头伸到男人的鼻子前,与男人对视,娇态百出地问道。
他已经嗅到鲁力的恐惧!
“我说嘛,一直觉得你的正义感有些盈余呢。”
妈妈肯定也难过,只是小星被自己的悲伤弄得没有余力去管那些事情。怎么能现在才想起这些道理呢?妈妈是通过安慰小星,来安慰自己的吧,就像现在安慰林冲的自己一样。不要,求求你不要……也许妈妈一直在和自己说这样的话吧……
但是,鲁力最终无力地瘫在地上!唐峥冷冷地看着鲁力,眼睛里早已没有了人的气息。
眼镜警察慢慢拿下了手机,眼中充满了恐惧。眼前简直是无法让人相信的情景,他感觉自己也跟着失去了意识。脸上缠满了白色纱布、躺在床上的于露和丁佩佩,还有坐在唐倩的肖像画下面、完全没有意识的郑惠英,样子简直就像是唐倩从肖像画中飞出来了一样。无论是着装,还是脸,都和唐倩一模一样!
“……”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