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犯
目录
凶犯
上一页下一页
听到林冲急匆匆的声音,小星握紧了手机。
“哈哈!我的身体可是金刚不坏之身!别担心了,赶紧把手机电池拿来。”
放在巡逻车手机架上的鲁力的手机大声响了起来。但是因为夜店吵闹的声音,就在夜店门口的鲁力和眼镜警察没有察觉到手机在响。
“呼……”
小星的手颤抖着,盖住嘴巴,防止自己哭出声来。
“……”
“哔哔哔哔——”
我这是在做什么呢?现在想起来,小星惊愕地发现自己竟然如此狼狈。因为自己鲁莽的行为,一个孩子死掉了,另外一个孩子也差点丧命。深深的挫败感压得小星喘不过气来。
林冲看到正在走入病房的小星悄悄躲开。
“喂,找你呢。”(对小星说)“他在这儿!”
小星听到从客厅传来的电话声。
“什么?”
林冲瞬间就跑到街道的对面!
“啊,干吗?”
就像是在享受着小星慌张的情绪,男人放慢了语速。瞬间,小星感觉要吐出来了。
小星听到透过听筒传过来的各种不明的噪声,终于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你不听我说也罢,只是等到鲁力警官来之后再走。”
是那个家伙!
林冲毫无眷恋地离开,他的朋友们也开始跟着他一起离开。
“咦?”
林冲的朋友们还是一头雾水地站在原地。
“钱没拿上,脑袋差点也不保呢。”
“啊?”
“操,我可没有个瞎子姐姐,赶紧给我放开!”
“又出事故该怎么办啊?”
小星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出来,抓住了林冲的胳膊。
“喂?”
“林冲,你现在不要紧吗?”
“林冲!林冲在这里吗?”
“放开我!你又不是我亲姐,凭什么管我!”
“你别说话,只听我说。”
是小星。林冲本来想再看看,但看到是小星,他顿时觉得扫了兴,心不在焉地把短信删掉。
“没关系,大会没剩多少天了。得去练习。”
“聪聪,到了,我们下车。”
“你还是先担心自己吧,明明连鞋子都没法穿好。”
小星感觉到有东西顶到了自己的腰部!是手术刀。
“等一下,往左边再照一下。”
这是能暂时消除世界上任何声音的方式。很久以前,小星常常会用这种方式暂时逃开身边那些简直要让自己疯掉的各种声音。而且,水从来都没有令自己失望。
朋友们看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林冲,围了过来。
“聪聪!”
林冲又开始奚落小星。但是九九藏书网,小星也没有示弱。
听到感应器的提示声,小星才回过神来。水注满了浴缸,感觉下一秒就会流出浴缸了。
“跟你在一起难道不是更危险?”
“拜托你安静一点好吗?”
男人的电话就这样挂断了。
小星站在门口呼唤着聪聪,她已经慌了神,连鞋子都穿错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聪聪只是往后倒退。
就是那个家伙!
突然,小星的身体僵在那里。那个男人!他说过,“等我”。
“林冲?!”
小星已经失去了平常心。电话挂断了之后的好长时间,小星还死死地握着手机。突然,小星开始猛翻通话记录。
“啊……”
这个声音真是——令人作呕。小星感觉到这个男人的笑声,像条蛇一般,伸到自己的耳朵里盘旋着,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恶心恐惧。
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了。小星一边换衣服,一边一直在给鲁力打电话,但是电话最终没有接通。“我得告诉他,那个男人来过电话。”
我到底算什么,我只是一个瞎子……小星想起吼向自己的两个孩子的声音,嘴角自嘲似的上翘。
鲁力皱着眉,皱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
那个男人令人打战的声音仿佛还在小星的耳边作响,那是一丝慈悲都感觉不到的声音。感觉那个声音马上就会张开血盆大口袭向自己。
小星绷起浑身所有的神经,正感觉着周围。这是在回家的路上,应该不是完全陌生的地方。小星现在才后悔,刚才接林冲电话的时候已经完全慌了神,没有来得及估量距离
“……”
“什么?”
“林冲?”
“呜——”
小星努力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走到车门。突然,随着重重的脚步声,有人走了过来。
“你给我闭嘴!闭嘴!谁允许你看我的记事本!”
“让你做你就做啊!”
看到慌忙跑向车门、发疯了似的敲门的林冲,司机无可奈何地把车停下,让他在不是站点的地方下了车。
“我干吗等他?”
小星连忙穿上浴袍,来不及擦干身体就冲出浴室。她鼓起勇气接了电话。但是,对方却仍然没有声音。
“姐姐……”
“要疯掉了,真是的……”
“嗯……”
小星的手微微颤抖着,差点把手机掉到地上,但她马上让自己冷静下来庄主大人未婚妻可以欺。大概是因为,她知道了林冲并没有和那个男人在一起。
“啊,不行!”
林冲手藏书网机里面有不少个未接来电,还有不少短信。林冲正在确认最后一条短信,又来了一条。
“于露失踪前,最后出现在这儿,摄像头拍下她的确上了一辆大众高尔夫6。车牌查了,是假的。”
“妈的!”
“你,你到底是谁?”
“你是阴沟里的老鼠还是洞穴里的蝙蝠?只会躲在黑乎乎的地方,连声都不敢出。”
手机屏幕仍然显示着小星的名字,就像是在祈求着快点接电话。但是,手机马上就安静了下来——手机没电了。
“这些都是什么啊?!”
小星想起刚刚和那个男人通话时,他说到了林冲的名字。他肯定已经知道林冲就是另外一个目击者。肯定就是他,那天就是他,想要除掉林冲,才去了旱冰场。但是那天,那个男人的计划失败了。而且一旦锁定了目标,他绝对,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这时——
眼镜警察一边向鲁力报告,一边不忘用敏锐的眼神盯着每个进出夜店的、华丽的男男女女。
是因为太晚了吗?小星发现公交车上的人格外少。还好,没有那么多人。小星想把自己像藏到水底一样,藏在这寂静的公交车中。这时,震动。是从小星的外套口袋里传出来的震动。不想接。但是小星想着,也许是鲁警官,于是拿出了手机放在耳边。
这时,林冲看到在手机中闪过的口罩,表情瞬间僵掉。
小星才感受到自己穿错了鞋子。我到底是有多没用啊……林冲向着慌乱的小星给了最后一击:
林冲疯狂地跑起来,拼命地呼喊着。他急切的声音穿过公园,扩散到空中……
是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就像是在哄婴儿一样,让小星乖乖下车。
实在没有办法,有个高个子递给了他电池。
他踉踉跄跄地跑下车,连忙拿出自己的滑轮鞋,穿上跑起来。
“不要挂掉电话,现在马上过去。”
林冲和他的朋友们正伸长脖子看着正在进站的公交车。
“……”
一泻而下到小星身上的不是别的,是林冲的谴责。
“咕噜噜……”
林冲不想在自己出院的时候就坏掉好心情,他迅速拿起放着滑轮鞋的塑料口袋。
“喂?喂?出什么事了吗?”
林冲的身体瞬间僵直。但是,对面的公交车已经关上了门,出发了。
“喂!”
还有另外一个目击者,那就是林冲!
“啊,那个人,不是刚才那个女人吗?”
是聪聪。不是,应该是说,是聪聪和小九-九-藏-书-网星!
这又算什么,小星努力支撑着自己,不要晕过去,但瞬间,被男人叹息似的语气怔住。
“等鲁警官去了再出院——路小星。”
“我干吗要听你的话?”
这个男人怎么会认识林冲?更让她吃惊的是,从这个男人的嘴巴说出来的,竟然是自己弟弟的名字!
林冲把自己旧旧的滑轮鞋放进塑料口袋,拿起了外套。他的朋友们呆呆地看着他。就是这些人那天救了林冲。
林冲看着小星摇晃着手机的画面,焦虑地咬着指甲。这时,小星像是从座位坐了起来,她的画面开始移动。但是,林冲坐的公交车穿过十字路口,竟然在往右拐。
“买个盲文阅读器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嘛。你那干净纯洁、毫无杂质的日记真是深得我心啊。说不定,我还是这个世界上最懂你的人呢……”
“等等,林冲。你先听我说。”
“聪聪,你在做什么?”
“这样出去太危险!那个家伙……”
慢慢开始的……感觉要断掉的,但执着延续着的,男人的歌……是《虫儿飞》!
那一瞬间,小星想起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是和林冲在一起的吗?不管怎么样,小星还是先把耳机戴到耳朵上。然后——
“丁零,丁零,丁零……”
那个该死的高个儿!气死我了!
不顾小星的愤怒,对方还是保持着沉默。
“梁聪,他也是该死,谁让他不懂得什么叫爱呢。不过,他也算死得其所,因为他死在了……姐姐的爱里!”
“有……”
“我们用视频通话,快点插上耳机。”
“呜呜!”
小星按照林冲说的去做。这时映入眼帘的,是唐峥的身影。唐峥坐在小星的对面,就像是在观察一幅画一样,盯着小星看。那双眼睛就像是在看着自己,林冲不由得发出了惊呼……
紧闭着嘴巴和眼睛,身体靠在浴池中,小星小小的肩膀正令人怜惜地抽动着。
“……呼呼……怎么,看到林冲,想起了被你杀死的梁聪吗?”
“你听我说,那个家伙现在和你一起坐在公交车上,用你的手机拍一下四周。”
如果是平时的她,当然能发现聪聪这种行为不对劲,但是现在的小星丝毫没有发现这种异常。她着急去找林冲,实在是没有心思去想其他事情。
“不要再说了!闭嘴!”
小星感觉到林冲越走越远,不知道该怎么办,徘徊在那里不要和奸臣谈恋爱。后面有个人一直在盯着小星——是唐峥九-九-藏-书-网
“我确实没看清楚,也的确是为了买双新轮滑鞋才到这儿来的!但是,我亲眼看见那车撞了人,虽然不知道他把人塞进哪儿了,但我确实看见了!”
小星戴着耳机,就像是在欣赏音乐,突然,她的眼睛颤抖着。唐峥像是看着什么有趣的场景,嘴角嚅动,露出残忍的表情。
“你到底想怎么样?”
“是不是应该多休息一下?”
小星把手机上下摇晃,替自己说“我明白了”。
“我逃课是因为要排练!我骗家里的钱是因为要买乐器!那都是因为我喜欢音乐啊!”
她的肩膀、腿……身体各个地方都是让人难以直视的——受伤的痕迹。
林冲勉强避开了道路上开过来的车子,跑上后面的那辆公交车。结果,我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就这样无力地坐在公交车上,什么都没有做到。在这一瞬间,小星突然庆幸自己什么都看不到,不然自己得面对着照在车玻璃上的那个令人无语的、没用的女人。
看着在公交车上的广告,戴着眼镜的家伙嘟囔道。
林冲终于还是甩开了小星的手,离开了病房。
林冲粗鲁地甩开了小星的手。但是,路小星抓住林冲的胳膊,抓得更紧了。
鲁力感到事情要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大,慢慢揉着自己右边的膝盖。
聪聪听到了小星的声音,连忙起身。小星的手上已经拿着导盲犬背带。
传来路小星着急的声音。林冲的朋友看着不管不顾想要走出病房的林冲喊了一句:
“……”
“这里会是哪儿呢?”
“那个家伙已经盯上你了。听姐姐一句,拜托了。”
林冲坐在后面的公交车上,感觉心急如焚。我应该陪着她的。但后悔已经晚了。林冲看着从小星的手机拍摄过来的、公交车里面的影像,咬紧了牙。拜托,至少人多一点,别让那个家伙为所欲为。但是,公交车里空空如也。
“你那么爱你的弟弟,虽然他根本不是你的亲弟弟,但你也是为了他好,才不得不把他绑起来。”
“丁零——丁零零——”
“所以,你到底想怎么样?”
紧接着,她装作挂断电话,动作自然地照着公交车的各个角落……
高个子的朋友发现坐在对面公交站的小星,拍拍林冲的胳膊。林冲看着坐在那里表情忧虑的小星,戴上耳机表示再也和他没有关系。这时,对面也来了一辆公交车。刚刚好,拜拜,再也不见!林冲向正要上公交车的小星和聪聪撇着嘴。突然www.99lib.net,林冲看见了跟在小星后面上公交车的男人,他蹦了起来!露在口罩外面闪着冷光的那个男人的眼睛,那就是追赶自己的“蛇眼”!
唐峥看着徘徊在走廊的小星,冷笑着。在他的眼里,小星就像是马上要被他捕获的猎物,在无谓地挣扎着。每当看到猎物挣扎,唐峥都会有种莫名的快感从指尖传来,他下意识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妈的……”
“这是要下雨了吗?”
“到底怎么了……”
“林冲……林冲有危险!”
正向朋友们挥着手,想先出门的林冲的脚步突然止住。
“那家伙就坐在你对面!但是车厢里没什么人了,下一站你必须下车!”
“哎哟!还真是不死心啊。”
小星的双腿开始发抖。那个男人的低吟声,是一种信息。等着……他会找到自己,所以叫小星等着的意思……他没有打算让目击者活命。那么——
“好。慢点。”
“等我。”
“嘘,在下一站下车。”
可能是觉得实在不放心,旁边有个戴眼镜的朋友试图挽留林冲将门嫡妃。
“我知道你是谁!”
林冲正穿过公园,努力赶上小星坐的公交车,他的声音被袭来的恐惧劈成两瓣。看着与刚才完全不同的影像,林冲急得要命。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我仿佛也能感觉到那天晚上的灯光、音乐。”
看着林冲把患者服脱下来,扔到一旁,有一个看起来眼睛很小的朋友说了一句。
“你马上就能理解的,就像我理解你一样,你也会理解我。”
小星关掉水龙头,慢慢让自己沉到水底。
“三年前的2月16号的晚上,姐姐……实习警官路小星,去了第八天俱乐部,去找弟弟。”
小星感觉到那个男人的体温,身体变得僵直。
“啊……拜托,要顺利进行啊。”
“靠,我让你只听着!有耳机吗?”
长长的沉默,小星死也不想要这种寂静。
那天,那个男人肯定是在某个地方看到了林冲被送到医院。那么,他不可能不知道林冲现在住院的地方。也许,他甚至已经到了那个医院,知道了林冲的病房。这个男人的胆大和周密简直让人害怕。如果是那个男人……那个男人肯定会再次去找林冲!
“未知来电!未知来电!……”
聪聪对自己的声音没有反应?小星觉得很是奇怪。突然,刚刚还往后退的聪聪这次干脆咬着小星的衣角不放。这种情况只有在小星遇到危险的时候才会出现。
“妈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