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线索
目录
假线索
上一页下一页
“嚓——”
“但是‘只约’的软件,要用手机号注册。”
“唉……”
“他把我当成用手机软件约来的别的女孩了!而且……”
放进硬币连纸杯都没有出来,鲁力就把手放了进去。鲁力做每件事情都不会那么着急,唯独在自动贩卖机买咖啡的时候,鲁力就变得不是那么有耐心。还是自动贩卖机的咖啡好啊,又甜又浓而且还便宜。
小星也心急如焚。拜托……怎么细微的事都行,快点想起来……小星觉得自己要疯了。
“而且?”
听到鲁力的话,小星无法掩饰自己失望的表情。
“等他醒过来,再注射点儿消炎药和营养液,适当观察一下,没大事儿就可以回家了。”
医生开完处方,就走了出去。鲁力看了看还站在病房门口的小星。
小星感觉自己深信不疑的东西现在正背对着自己,身体不由得颤抖。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傲慢会带来如此严重的结果。
小星催着鲁力,但鲁力却有些踌躇不定。他在几分钟前就想着,能不能再凭她一个人的证词就去搜查呢?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下,除了她的证词,也别无其他的信息也是事实。
鲁力赶紧拿过手机,查看通话记录。
听到医生的话,鲁力呼出一口气,揉着自己的胸口,脸色才缓和了一些。
“丙泊酚?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啊?”
医生继续说道:“这条白线越鲜明,就说明他的骨密度越高。你看,他的骨密度藏书网在这个年龄的人中也算是很罕见的了。”
看着ct胶片的医生笑着和鲁力说,让他不用担心。胶片上,林冲的头盖骨显露出白白的轮廓。
“就是说,他的头盖骨构造简直堪称世界罕见啊,竟然没有骨折。”
“怎么办,是那个站在车站的女人。”
又一次袭来的悔恨,让小星体内的血液像是一下被抽光了一样。小星缩着身体拼命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啊,对不起,刚刚太着急了……丙泊酚是强力的麻醉剂。”
“呜呜……”
“大概是泡在咖啡里给我的。”
“什么?”
“滚轮?”
听到鲁力的比喻,医生赞同地笑了笑。
“是那个女人,在车站的那个女人!”
虽然鲁力在安慰小星,但他的眼神可以说是在祈求小星。
小星怎么会听不出鲁力的烦躁?本来就一直在自责的小星的声音就像是乌龟把头缩进去似的越来越小。看到这样的小星,鲁力简直想抽自己一个嘴巴。
“还能不能想起其他可疑的地方?”
“啊,是咖啡!”
“靠!到底他妈的约不约啊!都迟到20分钟了,还配叫什么‘只要有你陪’!滚蛋吧!姑奶奶不奉陪了。哼!”
鲁力想起“和谁谁不一样,自己是看得清清楚楚”而自信满满的林冲,无意中就叹了一口气。虽然多少是没有礼貌,但是林冲对自己的陈述确实是充满了自信。没有理会这些,是鲁力的失99lib.net误。为什么我没有理会呢?
“昨天晚上,有一个陌生号码打到我的手机上,对方一直都没有说话。”
“啊?哦……来之前我把车洗了,可能是消毒液的味道。”
“啊?啊……是护士过去的。”
小星咬住嘴唇,努力让自己不要发出呻吟。如果她像平时那样,她肯定不会放过所有细节,林冲的话是有道理的。
“缩成一团……好啦,不要这么严肃嘛。医生不是也说了不要紧的嘛,那个小子可是天生的变种。先喝杯这个吧,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甜的东西是最棒的。”
“啧……”
“是吗?那……”
这一刻,他们的身影在小星的脑海里重叠了。
“眼镜,赶紧给我查一个手机号码,看看机主是谁,马上!”
鲁力终于忍不住催着小星。
“15844568581!是这个吧?!”
“上车的时候,我闻到车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当时不知道是什么,现在想起来了。”
鲁力看出了小星的负罪感。
我怎么可以那样呢?再怎么说,自己是个盲人,怎么可以那么……
“您是说,这小子天赋异禀?等于脑壳里自配了一副安全头盔,生下来就练成了铁头神功?”
望着小星坚定地点点头,鲁力给眼镜警察打了电话。
“……”
事到如今,听着鲁力一声不在乎似的安慰,她突然开始感激人家。小星也知道,他不可能不在乎。即便如此,鲁力还是会先想到安九九藏书网慰她。这对小星来说,是一种救赎似的帮助。
“嗯,滚轮的声音吗?”
仔细想想那个状况简直太不自然了。明明自己可以做,那个司机却非要给她打开咖啡。不仅如此,要不是两人因为咖啡罐争执起来,才出的事故吗?如果那只是单纯的咖啡,怎么可能发生这些事情?自己怎么会错过这些事情?小星又一次对自己的轻率无语了。
瞬间,小星想起那一天,那些从通风口发出来的、在车上的味道!
鲁力呼噜呼噜地喝着咖啡,看着正坐在休息室椅子上的小星。鲁力有种预感,这桩从小星的陈述开始的案件会变得越来越大。这让他的心情更加沉重。按照他的直觉,这件事情要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鲁力无法否认,再不能像现在这样,只根据小星的陈述来处理事情。即便她有令人吃惊的敏锐,但她毕竟是个盲人。
这时,小星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身体打战。
“咖啡?”
“如果真的像路小姐说的那样,那问题便严重了,这一定跟最近的连环失踪事件有着某种关联。”
“呜!……”
“手机软件?是不是‘只约’?!失踪的女大学生郑惠英,失踪前也是用‘只约’约了一个男人,出门后就彻底消失了!”
“嗯……我没太听懂啊,医生。”
“当时并没有觉得奇怪。司机说刚清洗过车子,是消毒水的味道呢。”
想他,真的是太想他。过去三年,自己一直想从梁聪的记九*九*藏*书*网忆里逃走。她假装已经淡忘一切,这种自我麻痹就像一条越拉越紧的皮筋。在遇见林冲的这一刻,皮筋松开,一切回到原点——这些年她对梁聪的想念,原来一刻都没有淡过。而自己却现在才明白。
小星因“连环失踪事件”一词再次绷紧了神经。
“护士?那声音呢?”
鲁力不知不觉大吼了一声。就像是永远都剥不完的洋葱一样,以为事情终于可以告一段落,小星又给他扔来新的信息。鲁力实在是烦。就不能早点说吗?
“是丙泊酚。”
“真是某种意义上的变种呢,这个小子。”
“来杯咖啡?”
这登场的又是哪儿来的人物?鲁力觉得自己被搞糊涂了,他望着小星。
鲁力才开始承认自己过分在意小星的障碍,失去了作为警察应该遵守的感情中立。“而林冲就是因为自己的失误才躺在医院。”想到这里,鲁力不禁觉得心里发寒。林冲差点就丧了命。
这本应该是和自己分担的责任,但是小星却要把它们独自扛着,让鲁力心酸,他慢慢向小星走去。
想到自己白白辛苦了那么长时间,而作为自己努力的代价,却是这种误会和因此而发生的恐怖的事情,小星恶狠狠地咬住了自己的牙。
“这我也不太清……”
“是的!”
“真是太幸运了!还好没有脑出血。”
鲁力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再次和小星确认。
“我们早就筛查过了。电话卡是在路边摊儿买的,根本没法儿九九藏书网确认身份。”
三年前,三年前的噩梦仿佛重新上演,梁聪,林冲,林冲,梁聪……
另一方面,鲁力觉得自己的直觉像是一个恐怖的怪物,慢慢浮出水面,心情变得沉重御道行空。
“……叫‘只要有你陪’是吗?”
小星想起了那个声音轻浮、语气中充满不满的女人,顿时感到毛骨悚然。
“就是护士们放各种药的那种车,怎么了?”
“哈哈,也可以这么说吧。”
“啊?”
“小心肩膀酸哦。”
“啊!”小星突然叫了起来,她急忙拿出了手机,解锁,然后说道:
从进医院到现在,小星就一直愣在那里。她的自责让鲁力的心沉了下去。但是,鲁力还是努力微笑着走到小星身边。
“女人?”
“你都淋湿了,很冷吧?我把暖风打开。”
“不要太伤心。林冲那个小子,肯定马上就醒了,他现在就是那种年龄啊。啊,这个时候相信年轻还真好啊,是吧?不过话说回来,既然那个浑蛋不是出租车司机,那他为什么装司机呢?!”
“他的注册名,叫作——‘只要有你陪’!”
我真的有那么确认吗?确实就是那样的吗?
小星感觉到一直像个刺一样深深刺在自己心中的线索一个接一个地联系在了起来,打了个寒战。
“刚刚那是什么?好像有什么东西经过了?”
“好,谢谢……可是这车里怎么有股奇怪的味道?”
“啊?”
“赶紧查对方的注册账号,说不定能顺藤摸瓜把他揪出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