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
目录
迷雾
上一页下一页
有些事情只有看不到的时候才能感受到。为了能代替失明的双眼,发挥比以往更大效力的感觉器官,嗅觉是,听觉也是。不仅如此,身上所有的细胞都为了保护自己随时警惕着,所以才能够超越原本眼睛所执行的任务,最终……最终……
太阳才刚下山,于露就已经喝得醉醺醺的,她拿出手机。
“未知来电,未知来电,未知……”
是因为通风的时间太长了吗?小星揉着自己胳膊上起的鸡皮疙瘩,突然感到这个场景有种奇妙的即视感。
“这是要感冒了吗……”
行人们走过,轻轻瞟了一眼这个口齿不清、大声嚷嚷的女人。于露却丝毫不在意这些,她拿出一根烟,点了火。
“polestar乐队的成员选择这个曲子的理由,是为了纪念原来的成员梁聪。他们想用这样的方式让梁聪知道,他们一直为了实现梁聪曾经的梦想而努力,也会一直记得他……”
小星才发现,自己竟然和林冲吵起了架。这种……就是说,能和自己以这种方式吵架的,是只有梁聪才能做到的事情,但是今天竟然和初次谋面的林冲做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虽然理智告诉小星身边的这个人是林冲,但是印在她脑海里的却是梁聪的模样。尤其当林冲的手机铃声响起时,熟悉的旋律一www.99lib.net下将她拉回和弟弟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和梁聪一样,林冲也因为自己无法被周围的人理解而苦恼。不仅如此,林冲那些挖苦的话语中,也和梁聪一样,傲慢之下潜藏着不知前路如何的迷茫。
然后,纸箱有关警察搜查的书正快速地回到自己本来的位置上。虽然小星很着急,但书并没有因此而被放错位置,它们对小星来说,就是熟得不能再熟的书。
他低沉的声音有极大的吸引力。于露上了车,像是着了迷。唐峥透过后视镜扫视着她,然后——“轰轰……”
“您好,是您预约的吧?”
“……”
不,绝对不可能!这只是一些,只要是这段年龄的年轻人,谁都能经历的成长的痛苦而已,没必要把它以这种方式夸大起来!绝对没有!
“……”
唐峥凝视着下了雾的车窗,手里拿的是于露的手机。
“喂?您听不到吗?您是哪位?您说话……”
“呜——”
看来是被对方挂断了。
唐峥翻弄着这部已经完成了自己使命的手机,看着手机桌面上于露的照片。过了一会儿,他干脆摸着于露的脸打量着。
“呼……”
于露的手机瞬间被车轧得粉身碎骨。手机的碎片撒在街上,但没过多长时间,就被这浓浓的、对四月份来说十九九藏书分诡异的雾给盖住了……
主持人的声音简直就是魔法师的声音。这个魔法师一下就让小星回到三年前,回到了让她痛苦的回忆中。
“没事,聪聪,没事……”
小星瘫坐在沙发上,觉得两腿发软。看到小星这个样子,聪聪赶紧跑到她的身边。
突然传来了主持人的声音。小星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看来是刚才打印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什么视窗吧。
胶带被撕下的声音,就像是把自己的记忆手册给撕掉一样,这声音刺痛了小星的耳朵。
音声识别系统机械地说出一些关键词。小星把这些材料打印了出来。为了去拿打印出来的东西,小星猛地站了起来。这时候……
是因为那个吗?小星想起自己对林冲的玩笑反应过度敏感,以至于和人家产生争执,脸瞬间变得红红的。这和平时的她有一段距离。为什么会有那种反应?只是因为林冲无礼的行为让自己不愉快了吗?再怎么不愉快,也不应该和人家吵起来啊,而且对方还是今天才第一次见到的人……
咖啡罐掉到了后座的座椅下面,罐上沾着女人的口红印。于露已经失去了意识,昏迷在座椅上,嘴角流出了褐色的咖啡,被经过的车灯照得亮亮的。
“哐啷……”
就像是在做整容手术之前,做仔细的检
http://www.99lib.net
查和设计似的,此刻唐峥的表情相当微妙。稍微弯起的嘴角,看不出来他到底是在哭还是在笑,但最奇怪的是他的眼神,就像是在大冬天,被赶出家门似的,悲伤的表情。
小星惊讶地想起,白天在警察局见林冲的时候,自己的身上也一直起着鸡皮疙瘩,她一直就感觉到一股寒气。这种令人难受的感觉……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在她听到林冲的手机铃声之前就已经有了。想到这些,小星再次因为不舒服和拘谨的感觉而把身体缩了起来。
她吐了长长的一口气,红色的嘴唇无力地嚅动了一下。夜店的门口还有一些人也喝醉了,她站在其中,踉踉跄跄地巡视周围,眼睛迷迷糊糊地眨着。这时,有盏车灯照向了她。
世界上有一种罪,绝对不可以原谅,也绝对不可以被原谅的。这种罪,小星认为,就是自己犯的。就算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原谅了自己,自己也绝对不可能原谅自己的那种罪。
梁聪的朋友们站在那里,他们怨恨地看着小星,因为小星正要夺走应该与他们一起唱歌、一起实现梦想的梁聪。
“嗯……”
突然传出的手机铃声,一下把她从忧愁中拉回了现实。会是谁呢?手机一直在响,丝毫不理会她的顾虑。
她认为,自己不应该忘掉梁聪。慢九-九-藏-书-网慢地淡忘,然后解开心结?留下的人还得好好活着?她想,自己绝对不可以过这种生活。这就是自己不原谅自己的生活。她一直就是这么相信的,并且是这么走过来的。只是今天,那个叫林冲的人又一次提醒了自己。
唐峥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听着小星的声音。他抚摸着放在机械板上的盲文笔记,眼神就像猫在看自己爪下的老鼠一样,充满戏谑。
“……”
小星又想起来林冲的手机铃声,那是梁聪的歌。这么一想,她发现自己最近都没有在想梁聪的事情。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过去的三年,小星从未,不,应该是说,她绝对都不可能忘掉梁聪,但是为什么……
唐峥落下车窗,猛地把手机扔了出去,并发动了车引擎。
“嘟……”
“呼……”
能……被原谅吗?
车开动了,烧了一半的烟,掉到了车外。
“……这是很多人都熟悉的童谣《虫儿飞》,貌似是这个乐队的主唱梁聪重新编过曲,但是很可惜,主唱梁聪在三年前的一场交通事故中去世了……”
《犯罪搜查学》《犯罪心理学》……小星更加热切地摸着那些盲文书。旁边一直开着的电脑也通过音频系统,说出了有关搜查的关联词。
“哼……还算可以吧……牙齿,稍微矫正一下……嘴唇,还算嫩……下巴,嗯,稍九-九-藏-书-网稍削点。”
突然,小星想起来自己封印掉的纸箱。“要把脑袋腾空,不,还是把它塞得满满的!我现在就需要什么东西帮我集中精神!”小星想起,就为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就放下了自己三年来对梁聪的回忆。小星急匆匆地走向储藏间。
回过头来想想,小星发现自己的一天闷闷的,充满了困惑,就像在这种雾里徘徊一样。大学的学妹,还有……特别是那个叫林冲的人。
小星脸色苍白,聪聪看到后也坐了起来。
“喂?喂?我……早就出来啦……都说了……我在门口,你到哪儿了?”
车灯很亮,于露眯着眼睛笑笑。她晃悠悠地走向这道光源,样子有点像扑火的飞蛾,高跟鞋细细的后跟像是马上就要断了。她坐进了车,醉眼蒙眬地审视了一遍车,看来还是挺满足的,眼神转向了司机。
小星把窗户关起来,作为4月的雾,浓度高得有些异常。
“喂?您说话。”
肇事逃亡事故现场犯罪心理分析、恐慌心理、逃逸心理、侥幸心理、对立心理、自我保护心理、对于经济损失的恐惧、肇事逃亡事故现场原因分析与对策研究……
“还真是马上就到呢……”
“咯吱——”
“吱,吱吱——”
小星安慰自己,可能是因为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太累了。但即便这样,怎么可以!
“啪——”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