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目击者
目录
另一个目击者
上一页下一页
林冲无比委屈地看着鲁力。
“啊,是,是!忙着长将军肚儿、掉头发的大叔,我哪敢不听您的教诲啊!”
“哎哟,真晃眼。长这么帅让人不忍直视啊!”
小星继续犀利地问道。被她这么一问,林冲有些慌乱,来回看着鲁力和小星。
林冲毫不示弱,据理力争。小星紧紧咬住了嘴唇。
鲁力出手帮忙了。
林冲从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机跟小星比较着,两人的手机是相同品牌的同一款。
就在鲁力的巴掌即将飞向眼镜警察的后脑时,鲁力的手机响了起来。
林冲根本没理会:“我现在可以走了吧?反正我都是胡说,悬赏金就免了。”
“对,4月11日晚上9点10分左右,思源路靠近水月环岛。您记得车的型号吗?”
“如果不是左撇子就没戏了。”
“没事儿多照照镜子,你自己这副模样多没出息,你总该心里有数吧?”
鲁力满心期待地等着对方的回答。
“大姐,你听没听说过百闻不如一见这句话?”
鲁力没作声,只是一脸怀疑地看着他。林冲见状彻底灰心了,面对这些大人,还有什么可期待的呢?林冲突然觉得自己白白为这事儿耗费了这么多精力,实在不值得。
美然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对小星露出明快的笑容。
小星的一句话就把林冲说得哑口无言,他一下子乱了阵脚。
“对呀,你怎么没报警?”
“慢着,林冲,我警告你小子,下回别这样。警方本来就人手不足,就因为你这种无聊的小屁孩儿,我们白费了多少劲儿。下次要是再让我发现你玩这手,看我怎么收拾你。小小年纪,不想着好好学习……”
随后,他吊儿郎当地看着鲁力。他的这股劲头既是耍帅,也有点在警察面前不服软的傲气。
“学姐,咱们多少年没见了!”
“你看清车牌号码了吗?”
“啊?你明天也来吗?少将军滚远点!九点整,鹿角路练习场,ok!你要是敢不来,我就让你在地球上彻底消失。哈哈哈!好,明天见!”
“嗯……”
林冲“哐”www•99lib•net的一声摔门出去了。鲁力的脸气得青一阵红一阵。
“因为那天我就坐在车后座上。”
伴随着眼镜警察的简单介绍,高级出租车司机们的照片资料在市公安局小会议室中的大屏幕上快速闪过。
“臭小子,你说什么?”
林冲跷着的二郎腿不停地抖动着,他那双旧轮滑鞋被脱下来整齐地摆在了一边。鲁力在对面看着他,有些哭笑不得。
“你不是亲!眼!所!见吗?那为什么不报警?”
“哎呀?”
“学姐,你先忙吧。”
“既然你看到了,当时为什么没报警?”
林冲动作夸张地表达着自己的无奈。鲁力看着他,很是疑惑。小星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开口说道:“我上车之后,明明听到了出租车计价器的声音,而且还跟司机讨论了车费问题。我虽然看不见,但是我听得很清楚。也许……我听到的反而更准确,因为耳朵就是我的眼睛。”
林冲很激动,却磨磨蹭蹭地回答不上来农女狂妃。
在这样的地方,以这样的方式和熟人重逢,这让小星觉得窘迫不安。要知道小星当年也是警校学员,来公安局自然有可能遇到熟人。可是她之前却一点也没想到,居然还放心大胆地在公安局进进出出。
“懒得认真查资料,刚入行就想耍小聪明?”
“身高一米八二或一米八三……体格健壮,三十出头……”
“路小星说得没错,有人眼盲心不盲,有人却是睁眼瞎,看不到真正该看到的东西。”
“你说什么?你个臭小子!”
“我以为他把伤者送去医院了!”林冲毫不示弱地大声说。
“对!当时,我离得远,所以看得不太清楚,但是我看到司机下车把被撞的人放进了车里……”
“你说谎,他把受害者塞进了后备箱。”
“那你为什么不报案?”
她想起了小星出事故的消息。那场事故之前,小星是警官大学中最被看好的学生,所有人都期待着她毕业后会在警界大有作为。
“我说什么了?至于这么夸张吗?”林99lib.net冲嘲讽道。
见鲁力把自己说成了骗子,林冲忍无可忍,他猛地站起身来,拿起放在一旁的轮滑鞋“哐”的一声用力摔到了桌子上。
“你的胆子应该不会大到敢在我面前撒谎吧?”
听到林冲的手机铃声,小星不禁打了个冷战。《虫儿飞》!是梁聪的歌。
“晕!”
鲁力的怒气似乎还没平复,一个劲儿地嘟囔着,同时偷瞄了一眼自己的肚子,立时变得愁眉苦脸起来。而此时,小星似乎觉得刚才进来的女警的声音很耳熟,忍不住朝她转过脸去。美然也一眼就认出了小星,她先是惊喜地笑了笑,随后马上又顿住了。
“哎呀!”
林冲和鲁力,一个是吊儿郎当的小混混,一个是咄咄逼人的老古板,两人互不相让。林冲拿起旧轮滑鞋,转身刚要离开。
“眼镜,你能猜出我今天早上吃什么了吗?”
“我总觉得这个案子……不那么简单。”
“好你个毛头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吧?居然欺诈到这儿来了!”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小星突然麻利地解开手中手机的屏幕锁定,轻车熟路地打开相机,对准了旁边的林冲。
鲁力一句话就堵上了眼镜警察的嘴。
现在的年轻人,哎哟。鲁力不满地瞪了林冲一眼:“你确定吗?”
哎呀?鲁力看着有些慌张的林冲,马上趁热打铁,开始进一步的盘问。
虽然早就知道现在的年轻人不好惹,可是眼看林冲这么肆无忌惮地羞辱小星,鲁力气不打一处来。
“我也确定,是高尔夫6!”
啧。面对林冲阴阳怪气的挑衅语气,鲁力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阴沉着脸。
鲁力坐在会议室桌旁,十分专注地看着不停变换的照片,仔细观察着照片中的男人们。
林冲突然开始掐着嗓子模仿起了女人的声音。小星被他此举气得说不出话来。居然有这号人!
林冲挂断电话,发现鲁力和小星一直看着自己,不禁噘了噘嘴,似乎在说:“偷听什么?”
“我真的看见了!虽然离得有点远,但我确实看见了!”
鲁力像九-九-藏-书-网乌龟一样缩着脖子,紧紧盯着大屏幕。伴随着他指尖的活动,回响在会议室当中的鼠标声音时快时慢,时而又停上一会儿。终于,他在一张很符合小星描述的照片上停了下来。
“是不是这家伙……”
“什么?”
没错!鲁力正揣着一肚子无名怒火,听到小星一针见血的追问,情不自禁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哎呀……
小星尽管看不到,却分明感受得到他的举动,她强作镇静,眼睛一直看向对面鲁力的方向。
眼镜警察冒失的问题打断了鲁力的思绪。
鲁力冲眼镜警察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走着瞧,然后接通了电话。“你好!市公安局刑警队队长鲁力。什么?目击者?”
对于眼镜警察的调侃,鲁力并没什么反应。自从跟小星核实过情况之后,他一直觉得这个案子里有蹊跷。这种在一线千锤百炼中练就的直觉非常精准,如果忽略这种直觉,十有八九会导致超乎想象的结果。而一想到这可怕的结果是他膝盖上的伤痛,鲁力用力地搓了搓脸。这伤痛源于力图捕捉罪犯的偏执,却由此而忽略了有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
林冲又揶揄了一句:“我跟某些人不一样,我可是亲!眼!所!见!那天……”
她不免有些急躁起来。
“你怎么知道?你眼睛又看不见,说得跟真的似的。”
“哇唔!真新鲜!跟我的手机一模一样。是哪个二百五把这么先进的手机卖给你的?可惜了那么多的app,你会用吗?呵呵呵,大姐,你被卖手机的给忽悠喽。哈哈。”
话刚一出口,小星就后悔了。自己居然幼稚到跟一个毛头小子一般见识,她无法忍受这样的自己。
可是后来居然传来了小星发生事故的消息,而且那起悲惨的事故居然是因为她违反规定引发的。她自己更是在事故中双目失明,还被学校除了名。当时,这个消息无异于一枚重磅炸弹,让整个警官大学一片哗然。
“那他把伤者放在哪儿了?前座?后座?”
鲁力脸上的期待消失得无影无踪,转而变得十分荒谬九_九_藏_书_网,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屏幕上的照片。
林冲突然语塞,鲁力乘胜追击。
“臭小子……算了!要滚赶紧滚!”
“哎哟……那天雨下得那么大,天又黑,换成大叔你能看清楚吗?”
“嗯……”
眼镜警察看向了大屏幕,照片中的男人在外形上虽然有些相像,但是在感觉上却似乎差了那么一点,但眼镜警察还是记下了照片的编码,然后看着鲁力。
眼镜警察在鲁力旁边坐了下来,补充了一句。
“这算是一个资深警察的直觉吗?”
“这……这个……”
“鲁警官,这是您要的左撇子出租车司机的名单。”
“总之我确定,是一辆出租车。”
“后……后座!”
林冲才不管鲁力对自己有什么看法,他好奇地打量着坐在旁边的小星。接着,他突然把手伸到小星眼前晃了晃。
“没事,当然没事。”
“应该是因为她猜对了你的年纪吧?”
“哎!你怎么回事!一个月都不见人影儿。你哥我都快纳闷儿死了!”
鲁力正专注地盯着大屏幕,眼镜警察问了个非常找打的问题:
“小子!你怎么说话呢?”
站在旁边的女警美然审时度势,递上了一份名单。
林冲正饶有兴味地在小星面前摆着手,听鲁力这么一问,非常自信地回答道:“只要是带轮子的东西,我都门儿清。”
“我说过了,不是出租车!”
小星这才如梦方醒,勉强笑着回答。鲁力不无担忧地看着她。
鲁力瞪着林冲,林冲却毫不在意地撇了撇嘴。这时,他看到了小星手里的手机。
“而且还是左撇子。”
“你真的相信吗?”
这时候,林冲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这时,敲门声响起。紧接着,一个新女警美然走了进来。
“对!没错!一个毛头小子能看出什么名堂来?是,我确实没看清楚,也的确是为了买双新轮滑鞋才到这儿来的!但是,我亲眼看见那车撞了人,虽然不知道他把人塞进哪儿了,但我确实看见了!”
“我错了……”
眼镜警察刚要逃跑,听到“目击者”几个字,一下子九-九-藏-书-网定在了原地。
虫儿飞,虫儿飞……
干吗?真没劲。小星的反击让林冲一愣,他看了看小星手机屏幕上的自己。
“小子!”
鲁力等眼镜警察记录完毕,又将鼠标移向了下一张照片。
“切!”
鲁力冷不丁大喝一声:“林冲,你是不是冲着悬赏金来的?”
“臭小子,你说什么?”
“什么?”
鲁力这才说:“哦,好,辛苦了。现在的小孩子呀,真是……”
“路小姐的话,我在想是否真的应该按照她说的来调查。”
“什么?”
鲁力重复着小星对于司机外形的描述。
“您没事吧?”鲁力问。
“您说……不是出租车?”
“好啊。那就请你竖起耳朵好好听听,我是女人呢,还是男人?”
看到小星的脸色有些阴沉,美然故作欢快地道了别,然后连忙出去了。美然自然揣摩得到小星此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亮亮的繁星相随,
“哼,爱信不信。”
“美然?”
老古板戏份达到了最*!鲁力的这一番教训让林冲很是不爽。
林冲又恢复了原来那副痞气十足的样子。
“哇靠!真看不见啊?”
“哎?小星学姐?是你吧?”
“再说一遍,我绝!对!肯!定!是2010年款的大众高尔夫6。要是看错了,我就是你孙子!”
“相信什么?”
“不是,绝对不是!”
“所有开高级出租车的男性司机的照片都在这儿了,一共是568人。”
“你确实看见了?只不过有点远?”
不光小星看不惯林冲那没有礼貌的举动,要不是因为他是目击证人,鲁力真想照着他的脑袋狠捶一下。
“我以为他当然会把伤者送到医院去,所以就没多想。”
小星尽量让自己的情绪不受他影响:“我的意思是说,至少我也有最起码的判断能力,分得清是不是出租车。”
小星被林冲绕了进去,感到非常不快,她不想再被他耍得团团转,只想赶快结束,离开这儿。
黑黑的天空低垂,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