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上一页下一页
小星的指尖感觉到聪聪的肌肉因为紧张而僵硬起来。
鲁力觉得自己真是蠢到家了。这种情况下,他唯一能做的居然是附和小星的话。
车身摇晃了一下,后备箱里肯定装进了某种重物!
小星的敏锐让鲁力很是自惭形秽,再怎么说他也是公认的(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资深刑警啊。
“他把受伤的女人塞进后备箱了。”
“必有重谢。必有重谢。嘿嘿!兄弟们,说是必有重谢。哈哈哈哈!”
“很多东西不用看也知道。个子可以根据声音传来的高度来判断,体形可以根据脚步声的轻重来判断,至于年纪……算是直觉吧。”
“当,当然了!继续继续!司机跟您说,他撞到的是条狗?”
车轮碾过雨水,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视野中一片黑暗。
“没错。”
“鲁警官,您35岁左右,身高一米八多一点,偏瘦。”
伴随着出租车顶灯碎裂的声音,车后传来摩擦音……
听到鲁力咂嘴,小星惊讶地看向了他的方向。鲁力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随后离开了。
突然,聪聪停了下来。它竖起耳朵,似乎听到家门口有脚步声。
小星的神情有些恍惚,但是声音却很坚定。
鲁力问道:“也就是说,他知道你看不见,所以就骗你说那是条狗?”
“啊!”
大型户外led显示屏上,一连几天都在播放女大学生失踪的新闻。来来往往的行人也都忙着用手机浏览着相关报道。
“司机应该是个左撇子。”
小星感觉到气氛的异样,问鲁力是否要继续下去。
敲门声。与此同时,聪聪也叫了起来。
“哗啦,哗啦!”
浴室里的水声回荡在整个九九藏书客厅当中,盖过了新闻主播的声音。小星正手法娴熟地给聪聪洗澡。全身湿透的聪聪坐在浴缸里,样子特别滑稽。突然,它抖搂着紧贴在身上的毛,水溅得到处都是。
“啧啧啧……”
听了小星的招呼,两人这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随后,当小星从司机手里接过咖啡时,手指碰到手表时的冰冷触觉!
“这次我们来,是因为昨天晚上的笔录。根据您提供的线索,我们在事故地点一带做了调查,那附近果然有人失踪,而且也确实是个女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按正常的流程……”
“没错……啊?!”
“他知道我看不见,因此不会发现什么证据。啊,对了!”
“哦,直觉!这点很重要!”
“聪聪,怎么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知道是什么情况了……谢谢您给我们提供了这么多线索不要和奸臣谈恋爱。对了,您是怎么知道我跛脚的?”
“您不光长得漂亮,连心灵的眼睛也这么明亮。总之,我无条件相信您的话,绝对相信!”
“啊,没有,没有!我信!我相信您!否则我怎么会来这儿找您做调查呢?”
鲁力兴奋地絮叨着,小星只是默默地摸着聪聪的头。
跟往常一样,小星的一天从收听广播新闻开始。有关失踪女大学生的报道从收音机里传出来。
鲁力站在干净整洁的客厅中,凭直觉断定她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
“咔嚓!”
“很遗憾,我不知道那辆出租车的车型。但是,司机大约三十岁出头,个子比较高,超过一米八……大概一米八二、八三的样子。体格健壮,声音低沉。至于车牌号码……就99lib•net算我不是盲人,在大雨倾盆的晚上也很难看清。”
“东城区交警大队正在搜集相关线索,对于提供重要线索的报案人,将予以重谢。”
“要继续吗?”
“啊?哦!”
小星的思绪慢慢回到昨天事故发生的时候。
司机转过头来,用手在小星眼前晃了晃。
原来如此!鲁力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一番话有条不紊!对于她的回答,鲁力和眼镜警察惊讶得甚至有点感动。两人交换了一下诧异的眼神。
“老天爷……自从过了二十岁,人人都说我看着像四十大几……说我这张脸属于急性衰老的类型……看出我实际年龄的人,您还是第一个。要不怎么说那些人都是睁眼瞎呢……”
“4月11日晚上9点35分,东城区交警大队接到报案……翠华路西边发生交通事故肇事逃逸案件……根据东城区交警大队调查的结果,肇事车辆为一辆高级出租车……高级出租车?”
“大约9点,我在53号顺城路出租车停靠点上了车。司机按下出租车计价器,往西开了大约十分钟,事故就是那时候发生的。一个女人撞到了挡风玻璃上,接着被弹起来砸到了车顶上,翻滚的声音传来。”
“他的右手腕上戴着手表!通常,人们不会把手表戴在右手上,那样很不方便。”
“因为您的脚步声一声高一声低。”
“聪聪!”
“即便看不到,也可以知道很多东西。两位早上吃的是韭菜盒子吧?”
林冲在悬挂于事故现场的告示前来了个紧急刹车,脚下的轮滑在急剧的摩擦之下火花四溅。
“咔,咔咔——”
鲁力看着九-九-藏-书-网小星,眼睛眨了眨,似乎真的很想知道。
“我知道您不相信我。”
“嗵!嗵!嗵!”
“对了,事故是怎么发生的呢?”
“咖啡?”
“哦……”
“啊!”
小星打断鲁力的话,言简意赅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对此,鲁力似乎也已经习惯了。
正在记事本上记录的鲁力抬头看向了小星,殷切地等着从她口中说出的线索。
“你这样,人家就能看见你啦?”
“是啊,雨确实很大。”
林冲念到这里,不屑地笑了一下。
聪聪满身是水地冲过来,对着小星的脸一通狂舔,又钻到她怀里。小星也很开心,正打算跟它玩水。
而这时,眼镜警察正开玩笑似的跟聪聪做着眼神较量。鲁力瞄了眼镜警察一眼,无奈地笑了。
听到可视电话中传来的鲁力的声音,小星紧张的神情这才缓和下来。
“路小姐,我是刑警队长鲁力,咱们昨天在公安局见过。关于您报案的那起肇事逃逸事件,我们想跟你聊几句,能开下门吗?”
市中心,一群穿着轮滑鞋的年轻人风驰电掣般闪过。这些十*岁的年轻人在街上的行人和车辆间穿行自如,身上散发着似乎永不枯竭的年轻活力。他们是如此自由自在,似乎整个世界都承载在脚下的轮滑之上,肾上腺素在速度中飙升。当他们瞬间疾驰而过时,身边的行人惊讶得纷纷躲闪,而他们似乎特别享受于此,不时发出兴奋的欢呼,响彻灰色的天空。
鲁力揉着发疼的膝盖,觉得小星确实不简单,并不是所有的视觉障碍人士都拥有这种敏锐的直观能力。
鲁力不经意地回答了一句,紧接着惊讶得差点站起来。一直在www.99lib.net旁边逗聪聪玩的眼镜警察听到这儿也大吃一惊,抬起头来。
林冲赶紧默记下写在下面的联系人和电话号码。
“吱——”
鲁力和眼镜警察走进小星家,本能地四下打量起来,这应该算是种警察职业病。
“再说了,麝香镇痛膏的味儿那么大,谁都闻得出来。”
这群青春张扬的年轻人滑到了几天前丁佩佩失踪的事故现场。林冲滑在最前头,经过事故现场之后,他不但没减速,反而突然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转弯“嗖”地折了回来。
站在他身后的鲁力对着他的后脑勺扬手就是一巴掌。
林冲恶作剧似的笑着,朝着同伴们追了过去,背影如同插着翅膀般自由。
“呵呵,好,我知道了。对不起,行了吧。下次我绝对不会把你自己留在家里。啊!聪聪!”
“我说自己能开,可是他非抢着帮我打开,结果就……”
“左撇子?”
问询似乎进入了正轨,眼镜警察拉了把椅子过来坐下。鲁力也掏出笔准备在记事本上记录。
“女大学生郑惠英已经失踪整整5天,如今依然下落不明。很多热心网友通过微博、微信等网络渠道来帮忙搜集相关线索,可惜收效甚微。案情依旧扑朔迷离……”
方向盘旁边,出租车计价器工作的声音。还有那只手。
“您要问车的型号、车牌号码、司机的年龄段和身材。”
“我听到翻滚的声音和出租车顶灯破碎的声音。就算是再大的狗,也不可能发出面积那么大的声响。”
聪聪的身上依然在往下滴水,只见它紧盯着房门,喘息声很粗重。听到聪聪的喘息声,小星的心也“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她小心翼翼地朝门口走去,突然!九_九_藏_书_网她停住了。
林冲刚要离开,似乎又发现了什么,不禁停住了脚步。林冲再次从头念着告示上的内容。
聪聪突然冲出了浴室。面对聪聪的反常举动,小星也紧张了起来。小星一边侧耳听着门外的动静,一边慢慢走出了浴室。
林冲专注地读着告示的内容。只见他头发染成了鲜黄色,耳朵里塞着耳机,那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个玩世不恭的叛逆派。林冲把歪戴着的帽子正了正,嘴角露出坏坏的笑容。
鲁力突然觉得自己很多管闲事,忍不住咂起嘴来,真是年纪越大越爱操闲心了。
“汪!汪!汪!”
听了鲁力的话,眼镜警察这才恍然大悟,尴尬地挠了挠头。鲁力把眼镜警察拉到身后。这回轮到鲁力那张不冷不热的面孔出现在可视电话显示屏上。
“切!”
可惜她是个盲人……鲁力突然很替小星惋惜。她这么漂亮,又这么敏锐,无论做什么肯定都特别出众,毕竟她现在都这么出色。
“他要帮我开咖啡。”
这时,伴随着门铃声,可视电话的画面也亮了起来,是眼镜警察。只见他把脸凑近可视电话感应镜头,还不停地挥着手。
“嗵!嗵!嗵!”敲门声再次响起。小星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哪位?”
鲁力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左手腕上的手表,然后又看了看握着笔的右手,用力地点了点头。
紧接着,他疼得龇牙咧嘴。面对他滑稽的样子,小星的脸上也忍不住浮现出一丝笑意。
鲁力情绪激昂地说着。小星再出了一招:
“请这边坐。”
重谢?
鲁力和眼镜警察愣住了,两人面面相觑,同时捂住了自己的嘴。趴在旁边的聪聪似乎也嫌味道难闻,把头扭向了一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