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ind
目录
Blind
上一页下一页
“请稍等一下!”
“谁不知道堂堂六斤哥刘春的大名啊?七分钟内干了六瓶二锅头!您现在简直就是个传说,视频在网上都传疯了。太牛了!”
“这是身份证吗?”
“看来今天又不能回家了。这位小姐说得对,睁眼瞎太多了。”
“哈——嗯!”
“看您全身都淋湿了,先喝点热水,慢慢说。”
“眼镜!我不是让你整理郑惠英失踪案的报告吗?赶紧去。”
“啊,大雨……”
“一旦发现线索,我们会立刻着手侦破。您身上都淋湿了,今天就先回去休息吧。”
“应该是9点10分左右。”
“有的人眼盲心不盲,有的人眼睛倒是不盲,可惜是睁眼瞎。”
“可您毕竟没有亲眼看……”
“嗯?这不是刘春大哥吗?哇!我老早就想见您一面,没想到在这儿碰上了!”
“您怎么这么肯定?”
眼镜警察这才伸手去搀扶小星的胳膊,可是小星却挣脱了他的手。
小星的语气坚定又焦急。眼镜警察有些不知所措,不断抓着自己的头发。这时,躺在椅子上的酒鬼猛地站起来,高举着酒瓶子大喊大叫起来,然后突然开始呕吐。警察藏书网们有的拿垃圾桶,有的找塑料袋,现场一片混乱。
酒鬼手里的酒瓶被人抢走了,他一脸哭相地看着鲁力。可是这时,鲁力正揪着眼镜警察唠叨呢。
鲁力一改刚才吊儿郎当的态度,语气变得很认真。小星听了他的话,这才站起身来。
“对。”
“你谁呀?咱们认识吗?少跟我套近乎!嗝!”
“鲁力警官,我没关系。您还是先顾好您自己的腿吧,您才真不方便呢。”
“您的意思是……那个司机撞了人……然后逃逸了……对吧?”这个问题都反复问了好几遍了,眼镜警察的打字水平让人不敢恭维,做个笔录就让他忙乱不已,问过的问题又再问。小星很郁闷,下意识地提高了声调。
小星对面的办公桌方向,有人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小星朝声音的方向转过头去。一个人一边伸懒腰,一边从台式电脑显示器后面站起身来,他是昨天执行了一夜潜伏任务而今正在补觉的鲁力。
鲁力谄媚地竖起了大拇指。酒鬼似乎特别受用,像个得到冰激凌的孩子一样嘿嘿笑起来。趁他不备,鲁力一把抢过了他手里的酒瓶。
可是
九_九_藏_书_网
小星似乎仍然不放心,她努力寻找鲁力的方向,想要得到更多保证。鲁力被她搞得有些不自在,下意识地挠着头,皱起了眉头。眼镜警察偷偷瞄着他。
酒鬼醉眼迷离地盯着突然冒出来的鲁力。
“没关系,您只要把胳膊借给我用一下就好。”
“那是因为一直在下大雨。”
鲁力冲眼镜警察甩了个手势,示意他走开,然后来到小星跟前。
“因为我是在刚过9点的时候上的出租车。请问,您现在是不相信我的话吗?就因为我的眼睛看不见?现在不赶快采取行动,那个女人很可能真的性命难保!”
眼镜警察被她说得一愣,手里的水杯不知道是该放下还是拿走。不喝水,那先做笔录?
就在警察们哭笑不得地跟酒鬼纠缠的时候,一个戴着粗镜框眼镜的新警察(后文都简称为“眼镜警察”)正在后面的办公桌前生疏地做着笔录。
“身份证?刚才不是给你了吗?”
闻听此言,小星的脸色变得很冰冷。
如今的小星浑身都湿透了,坐在那里样子十分憔悴,估计不论谁看到她都会劝她回去休息的。
“嗯!您提藏书网供的线索非常及时,也很重要。我们马上就派人到车祸现场附近去盘查,看看方圆一百里之内有没有失踪人口报案。”
“啊?哦,好。”
“事故发生的时候,您就坐在出租车里?”
“现在没时间慢慢说,有人受伤了!”
听了鲁力的话,眼镜警察有些不知所措,一下手忙脚乱地坐到电脑前,一下又毛毛躁躁地起身去拿资料。鲁力看着他,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接着,鲁力看了小星一眼,自言自语地嘟囔道:“事件描述还真准确……”
眼镜警察瞬间愣住了,面对小星斩钉截铁的话语,他下意识地咽了一下口水。眼镜警察的神情看起来很迷惑,这个女人难道是内部监察人员?
鲁力觉得全身酸疼,他的脸皱成了一团,一瘸一拐地走到了正跟酒鬼纠缠的同事们身边。
“啊,稍等一下。哎!眼镜!这位小姐不太方便,你送她回去。”
警察把手里的卡片递到酒鬼面前,那是一张游戏闪卡。
小星冷冷地说了一句。鲁力和眼镜警察惊讶地面面相觑,他意识到自己失言了。鲁力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电视节目,里面曾经提到过“过度的照顾九_九_藏_书_网对于残障人士来说也是种差别待遇”,自己果然是失言了。
眼镜警察愣愣地站在原地。鲁力猛拍了他后背一下,对他使了个眼色。
眼镜警察下意识地咬住了嘴唇,面对一个视觉障碍人士,他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为了挽回局面,眼镜警察尽量用询问普通人的语气接着问道:“ok,当时大约是几点?”
“赶紧处理。”
听了鲁力的话,小星的神情这才缓和下来。
一个酒鬼像个大爷似的躺在公安局的椅子上,手里拿着剩半瓶的白酒,几个警察正忙着跟他周旋。
“谢谢您,那我就先走了。”
“这样拖下去,那个女人说不定真会没命的。真到那个时候,我也不会把这起事故当作简单的交通事故来报案的。您应该也很清楚,那样的话,这就是一起刑事案件。”
鲁力冷冷地说了一句,之前跟酒鬼折腾得满头大汗的同事们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嗯,可当时司机不是说撞到的是条狗吗?”
“路小姐,您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叫鲁力,是市公安局刑警队队长。”
“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您应该赶快去调查一下。”
小星面向http://www•99lib.net鲁力,眼睛正视着他。鲁力一愣,瞬间有种错觉,以为她能看到自己。
小星打断了眼镜警察的话。
鲁力只是随口一嘟囔,小星却明确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鲁力惊讶地看着她。站在旁边的眼镜警察觉得小星在影射自己,立时变得愁眉苦脸。
“可我确实听到了人的呻吟声。”
鲁力忽然打了个很不体面的哈欠,他伸着懒腰,全身骨节咯咯作响,看得出来他确实已经疲劳到极点了。
小星的头发依然湿着,她坐在眼镜警察的对面,态度很坚定。
小星展开了导盲杖,另一只手扶着眼镜警察的胳膊,走了出去。鲁力一直目送她出去,同时用手慢慢揉着酸痛的右膝。小星居然猜到他的右膝有伤,就像亲眼看到了似的。鲁力纳闷地歪起了头:“她是怎么知道的?”
眼镜警察回到座位上,眉头紧锁,神情夸张。他想表现得认真一些,看起来却很滑稽。
眼镜警察赶紧起身,倒了一杯热水,恭敬地送到了小星面前。
眼镜警察赶紧趁此机会起身,去帮其他警察。
“啊?可是事故现场已经调查过了,并没发现任何血迹……”
小星对他的态度很不满意,脸色变得很难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