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回头
目录
无法回头
上一页下一页
“聪聪,我来吧。”
黑暗中,一道强光射来,小星下意识地扭过头去。与此同时,一辆大型特种车疾速向她开了过来!
“现在,只要有聪聪,我哪儿都能去。我的意思是说,虽然我的眼睛不方便,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我的生活和工作。所以……”
尽管聪聪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听到小星的命令,它还是走上了人行横道。小星也快步跟在聪聪后面。
在聪聪的牵引下,路小星怅然若失地走在路上,神情无比落寞。
“汪!”
“它叫聪聪,现在它就是我的眼睛。”
小星下意识地攥紧了狗背带的拉手。汹涌袭来的耻辱感让她站都站不稳,那感觉就像光天化日之下,赤身裸体地站在人群当中。
“犯罪分析学……”
“聪聪,长得确实机灵。一转眼,咱们三年没见了吧?”
“你作为警官学校的学员,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你不顾及当事人的意愿,试图用武力方式来解决问题,而当事人也正是因此而丧命的……当然了,当事人是你弟弟,你肯定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但是,这并不能抵消你犯下的错误。我恐怕帮不了你,这个案子过于敏感……”
驾驶员气急败坏地猛按喇叭,可见他也受惊不小。
可是,从小星身边惊险擦过的不是特种车,而是一辆观光巴士99lib•net
“哈哈哈……”
“嘀嘀——”
如今,路上只有小星和聪聪。
“姐,你将来想干什么?”
“嗯,那就好。”
聪聪把鼻子贴在小星的包里闻着什么,它想替茫然的小星把包里的止疼喷雾拿出来。
马老师说得没错。她明明知道这些,却还是找到学校来了。
可是这地毯很快就会消失,地毯的那一端已经开始消隐不见了。
来往的汽车不断鸣笛,小星忙不迭地走上人行道。慌乱之中,她的腿撞上了路旁的护栏。
马老师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坐在了小星的旁边。他的头发稀稀落落,戴着副眼镜,看起来已经年近半百。
小星似乎对这种情况已经很熟悉了,她慢慢挽起受伤那条腿的裤腿,白皙的腿上,满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
“呼——”,观光巴士开过时掀起的强风袭来,小星吓得连忙向后退去。
“聪聪,咱们赶紧回家吧。”
“嗯,嗯!”
“是啊……不好意思,没能经常来看您。”
“马老师,过去三年,我已经自学完盲文课程了。我现在可以很自如地用计算机来输入资料,还能上网搜索信息。”
小星这才意识到自己正站在马路中间,而且闯了红灯。
小星站在路中间,左右为难,她想原路返回,谁知道刚www•99lib•net小心翼翼地迈出一步。突然——“嘀嘀——”
聪聪似乎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它晃着脑袋,来回看着马老师和小星。
必须抓紧时间。
“啊!”
“要死就死远点儿,这不是害人嘛。靠……也不好好看着点!”
“哦,是吗……”
“哈哈哈!抱歉,抱歉!我下来的时候,正好有人跟我打招呼,就聊了几句。”
想到马老师的话,小星加快了脚步。她觉得无比地冰冷。
“警察!我要保护我妈妈。你呢?”
马老师这才想起来小星看不到自己对她招手,于是尴尬地把手放下了,脸上掠过一丝惋惜。
喉咙偏偏这时候发痒,马老师忍不住干咳了两声,接着干脆拿出一根烟叼在了嘴上。
一辆新型SUV惊险地在小星跟前刹住了。
“小星。”小星恳切地说着,马老师打断了她的话,“我不想伤害你,但是我觉得还是应该把这件事告诉你。你之所以被取消学籍,并不是因为你的眼睛有障碍。”
聪聪正趴在小星的脚下,一听到自己的名字,上身立了起来。
“我想重新回学校来学习。”
“2007年,比利时警察局聘用了六名盲人警探,让他们进行电话监听和录音分析工作。事实证明,他们比身体健全的警察做得更出色。99lib•net有一次,警方认定一个摩洛哥人是贩毒者,可是一名盲人警探从他口供录音中的语调中听出了能证明他清白的证据,警方这才得以抓到真正的罪犯。所以说……”
小星感受着行人身上的气息和脚步声,黄色的人行横道渐渐铺展在小星的眼前……
还好,她很快就找到了感知器,连忙按下了开关。可是感知器似乎出了故障,她连着按了好多下,依然无济于事。小星不知所措,那样子很可怜。看来今天根本就不该来,小星心想,如果这就是站在这条路上的代价,她也只能坦然接受。
“对不起,对不起。”
“小星!你站在那儿别动!我下去!”
“我爸说我遗传了我妈妈的音乐天赋,她是个音乐家。”
马老师很是疑惑不解,他看了小星一会儿,缓缓开口说道:“你想回学校来学习?”
黑暗中,铺展在小星眼前的人行横道就像一张黄色的地毯。
“我要做个超级棒的音乐人!”
小星摸索着把止疼喷雾喷在刚才撞伤的部位。此时的她看起来是如此柔弱可怜,似乎随时可能融化在下午的阳光里,消失不见……
不远处传来马老师的声音,小星欣喜地循着声音的方向转过头去,马老师朝她招手。
“什么?”
所以,小星才觉得自己应该重新再做一名警察,应该藏书网回到警官大学学习。可是她却像个傻瓜一样,不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资格。
小星在背包里翻找着交通信号灯感知器。她的手剧烈地颤抖着,透彻全身的寒意似乎要渗透到骨头里去。聪聪仰头看着小星,眼里透露着担忧。
对她来说,死的资格、被宽恕的资格和做警察的资格都消失了。就在三年前,梁聪死去的那一天。
“好啊,那我来保护你。”
“你疯啦?急着找死是吧?!”
记得当初她考上警官大学的时候,梁聪高兴得就像得了大奖一样,这样的情绪也传染给了她,让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她并不孤独,她还有梁聪一样的家人关心她、为她骄傲。
“真的吗?哇!我觉得你不像我姐,倒像我哥。”
“吱——”
听到小星的话,聪聪快步朝人行横道走去。
小星不停地点头赔礼,SUV驾驶员也不好再发作,狠瞪了她一眼,开车离开了。
小星和聪聪走进了警官大学正门,三三两两的学生从她身边走过,都偷偷瞄着她。
微风拂过枝条,阳光和煦地倾洒,早春的校园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刚过了中午,慵懒的阳光在街上伸着懒腰。度过忙碌的上午,连空气都放缓了脚步,做着短暂的休憩。
“哈哈哈……”
聪聪及时叫了一声,小星这才缓过神来,赶紧快步走过九九藏书了人行横道。她的脚步非常慌乱,随时都有可能跌倒。
这时,一个行人从小星的身边擦过。他快步走着,似乎要过马路。
“哦,对了!”
“哇!太棒了!”
“聪聪,快点。”
“看你说的……对了,你不是说找我有事吗?”
她曾经想过死,但是突然发现自己连死的资格都没有。她坚信自己应该活着,只有活着才能做些什么,做梁聪希望她做的事情。
“以后我写歌给你听。”
她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可又不能什么都不做,如同梁聪死去的那天晚上那样。
小星的背挺得很直,脸上挂着微笑。马老师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刚入学的新生们的响亮口号穿越了操场围墙。伴随着哨声,女生们正在进行武术训练,动作标准而有力。
“你说什么?”
小星强忍着没叫出来,紧紧捂住撞伤的部位,肩膀剧烈地颤抖着。
“是因为你违反了规定。”
“……”
小星的语气中流露出近乎哀切的决然,马老师下意识地躲避着小星的眼睛。过了一会儿,他勉强看着小星那空洞的眼睛。
小星突然变得有些踌躇。看到她这样,马老师也跟着紧张起来。
“我觉得我可以学犯罪分析学。”
她无法原谅那天的自己。
“音乐人?”
“现在有保镖啦。”
“没关系,我正好放放风。”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