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时间
目录
黑色的时间
上一页下一页
梁聪忍无可忍,使劲挣扎起来。
伴随着强烈的眩晕,路小星一下子瘫倒在混凝土的马路上。车里的梁聪见状,歇斯底里地大喊起来。
瞬间,她看到了疾驰在高架桥下方的车流。她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条巨蟒,正张着血盆大口,等在地狱之火的中央。
舞台上的乐队成员们都不敢上前阻止。
“不,不要……”他越是挣扎,铁链越是深嵌进皮肉中,痛得钻心。
“不行,梁聪!你都多大了,还这么让爸妈操心?到了你这个年龄,也该认真思考一下自己的人生道路了。”
梁聪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出来,对于即将开始的演出的期待如同蝴蝶轻轻扇动的翅膀,在他的声音里闪动。而这份期待,舞台上的每一个人都感同身受。就在梁聪略微扬起俊秀的脸庞,准备给出开始信号,将一直以来的期待变成现实的时候,伴随“嗡——”的一声刺耳噪声,梁聪手里的麦克风被猛地摔到舞台上,是路小星!
“啊!”
梁聪被姐姐说得哑口无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似乎马上就要掉出来了,样子很是凄楚。
“你说什么?!”
就在他们纠缠不休的时候,后面开来的一辆车避之不及,眼看就要撞上来了。
看到姐姐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好像死了一样,梁聪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再也无法把姐姐唤醒,他绝望了。
小星很纳闷。真奇怪,为什么感觉周围的空气如此冰冷呢?
“姐!你疯啦?!”
“吱——”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一辆轿车莽撞地冲向演出场馆入口,在最后关头,轮胎狠狠地擦过地面,散发出和刺耳的摩擦音一样让人不快的焦味。
梁聪见最亲的姐姐并不明白自己的真心,忽然觉得自己很可悲。
梁聪来到麦克风前站定,乐队的成员们都看着他。
“梁聪!你别闹!”
“车的声音……这么说,这儿是……”
那是她的车。
梁聪看准时机,撒腿就跑,可惜被路小星飞起一脚踢翻在地。
“这个学期你去上过几次课?考试一门都没通过,你爸去学校求情都没用!懂吗?你被开九_九_藏_书_网除了!”
刚才碰撞的瞬间,挣开安全带的小星被甩到了车外。梁聪的双手却被牢牢绑在车上,他被困在车里,悬在半空中,随时可能掉下去。此时,他正深陷恐惧的泥沼中。
此时,高架桥下面的车流映入了梁聪的眼帘。只见距离他大约十米远的下方道路上,车辆正快速穿梭,同时发出可怕的噪声。这一刻的梁聪,如同来到了烈焰熊熊的地狱的边缘。
“总之,就是不行。”
从车辆发出的呻吟可以知道,悬空的坚持已到极限。如今,梁聪已经顾不上皮开肉绽的痛苦,他必须马上从车里出去。
路小星解开安全带,准备阻止梁聪胡闹。
梁聪绝望极了,他咬牙切齿地说:“路小星!你听着,不许你这么污蔑我的朋友!我们不吸毒,也没泡妞!我们只是想做音乐而已!”
车体突然向高架桥下方倾斜起来。“吱嘎——”,汽车发出奇怪的呻吟。如今,这辆车只是勉强挂在护栏上,大半个车身都悬在了空中。梁聪失去了理智,他疯狂地摇晃着胳膊,试图挣脱捆绑。
海报上,梁聪正抱着电吉他,一脸陶醉兴奋的神情。路小星看着梁聪的照片,眼里既有失望,也有困惑。
“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帮家伙打着搞音乐的幌子,实际上不是吸毒就是泡妞儿。你在这种地方能学到什么好东西?!”
“梁聪……”
听到“学费”二字,梁聪没了底气,可他依然争辩道:“那笔钱……我打算用来买乐器!”“你马上跟我回家!”路小星忍无可忍,抓住了梁聪的手腕。
“姐!救我!”
“原来你也知道我是警察?那你就更应该明白,警察管教问题少年,天经地义!”
“放我下去!”
路小星把梁聪的胳膊别在他身后,像押着犯人游行一样把他押向自己的车。她一脸决绝,丝毫没有缓和的余地。
“哐哐哐哐!”
突然,在梁聪拼命的拉拽之下,副驾驶座位的把手终于被拽开了。
“呜呜,快开……”
路小星连忙推开梁聪,可是梁聪却依然试图去干扰她。
“姐!
九九藏书网
“你可以当警察,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做音乐?”
“姐……姐……”
“OK!”
夜色中,都市里灯火通明,比满天繁星更加流光溢彩,疾驰在道路上的车辆发出刺耳的噪声,梁聪和路小星所乘的轿车也行驶在车流当中。他们的车子准备变线,以驶上位于外侧的高架桥。
他已经别无选择,车子一开上高架桥,一切就都结束了。
“梁聪?”
在严重变形的车里,梁聪像一头被困在陷阱中的野兽,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对她大喊着。
“姐快起来!”
大货车喷射着刺眼的火星停了下来,粗重地喘息着。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死一般沉寂的空气里,小星那被撞击得惨不忍睹的车子在月光下看起来怪异无比……
舞台灯光逐渐亮了起来,Pole Star乐队的成员们都忙着调整自己的乐器,面对即将开始的表演,大家都难掩兴奋。看着他们,梁聪颇有感触。为了同一个目标而一路相伴走来的朋友们,和他们在一起,梁聪觉得比任何时候都幸福。
梁聪不停地挣扎着,路小星更加用力地按住他,然后从兜里掏出遥控器,发动了车子。
伴随着撕裂般刺耳的刹车声,世界上的光亮和声音全都消失了……
小星这才下意识地踩下了刹车。
未待众人反应过来,路小星一把拽过梁聪的胳膊,一个过肩摔把他摔翻在地。
“我……我让你少管我!”
路小星根本不理弟弟的怒气,把链条的另一端绑在了副驾驶座位上方的把手上。
情况十分危急,路小星的车在高架桥上万分惊险地左冲右突,后面的车辆不停地按着喇叭。
入口处的横幅被车前保险杠碰得来回摇摆。路小星下了车,狠狠地瞪着那个横幅。她的车早就过了轮胎更换期,而现在差点被她撞到的偏偏是弟弟梁聪“Pole Star乐队”的宣传海报。
“哐当!”
“好了!”
她轻叹了口气,喃喃地叫出弟弟的名字。她什么时候才能像从前那样,温柔地呼唤这个名字呢?99lib•net那样的日子还会再有吗?最近,路小星和弟弟矛盾不断,这让她非常郁闷。以前,她和梁聪可是一对情投意合的姐弟,如今事态发展到这一步,到底谁该负的责任更大呢?
“那又怎么样!我只是在排练而已,又没干什么坏事!再说,我压根儿就不想听那些无聊的课。现在正好,我以后是不是就不用去学校了?”
面对固执的梁聪,路小星只能来硬的了:“别废话,跟我走!”
怎么会听到梁聪的声音?
“会点武术就了不起吗?”
“梁聪!你听我说,我不是不让你搞音乐。玩音乐可以,但你得走正路,别整天跟那些混混在一块儿学这些不入流的东西。”
她更用力地抓住梁聪的手腕。梁聪再次甩开她,气急之下,口不择言地说道:“放开我!你又不是我亲姐,凭什么管我!”
路小星坐到了驾驶座上,梁聪带着哭腔喊道。小星强压怒火刚要开车,听到“权力”二字,转头瞪着梁聪。
梁聪近乎咆哮地大喊着,路小星不理不睬地“哐”的一声把副驾驶的门关上了。
梁聪的声音从未如此真挚,路小星有些心疼,但是她依然没有改变主意。
“姐!”
路小星努力不让自己动摇,她下意识地更加用力地握住了方向盘。想到整日愁眉不展的父母,她告诉自己,现在的选择才是最正确的。
“哐——”
“啊!”
“梁聪!”
千钧一发之际,小星猛地扭转方向盘,避开了后车。
“你看着我的眼睛,既然你那么理直气壮,怎么会被退学!”
那一天,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小星浑身是血,她勉强爬起来,艰难地往前挪动着脚步。可是不知为什么,她的眼睛突然变得很奇怪,刚才明明还可以看到梁聪,可是现在眼前却越来越模糊。不仅如此,她越是揉,越是眨眼睛,视野就越迅速地变得狭窄起来。
梁聪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拨琴弦,细腻动人的旋律从原本冰冷的电吉他中流淌出来。
“危险!”
耗费了很多精力的调音工作终于结束了,梁聪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尽管舞台上的九九藏书网灯光已经熄灭,可是他的面庞却依然散发着夺目的神采,英气逼人。
一辆车横在道路上,车头冲破了护栏,正万分惊险地悬在半空中。
还没等倒在地上的梁聪反应过来,路小星眨眼的工夫就把他系在腰上的装饰链扯了下来。
“姐!”
“你有什么权力把我关在这儿!凭什么!”
“姐,我这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求你。你放我回去吧,好不好?这次演出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下一首歌名字叫作《虫儿飞》,刚刚完成编曲,新鲜出炉。我想把这首歌献给每一个在黑暗中追逐光明的人。”
“这儿……是哪儿?”
“梁聪!”
“梁……聪!”
“什么?”
终于,如同保险丝“啪”的一声断掉了一样,她的眼前突然一片漆黑。
Pole Star乐队的成员们忽然间被定性为“小混混”,大家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就在刚才还洋溢在大家脸上的光彩,被小星的一句话瞬间抹杀了。
“啊!”
小星这才意识到自己正在高架桥上。
可是路小星却并不为所动,她好不容易才把他带回来,当然不能前功尽弃。
“只要你用心,重要的机会随时都会有,但是现在,你必须先体谅爸妈的苦心。”
“嘀嘀嘀——”
“吱——”
“梁聪!别闹了,危险!”
“姐!”
“吱嘎——”
那是她的车。
“那就放我下去!你要是不让我回去,我恨你一辈子!”
梁聪一时间愣住了。路小星瞪着他,眼神里流露出一种近乎绝望的愤怒。就在刚才,在她走进这家地下夜店四处寻找梁聪的时候,她所目睹的情景掠走了她最后的一点自制力。在昏暗的灯光下,男男女女肆意滚倒在通往夜店的楼梯上,露骨地爱抚、亲吻。
退学通知书被摔到了梁聪白皙的脸上。
路小星还是第一次见到梁聪这个样子。看着他的眼睛,路小星心里有一丝迟疑,但是她并没有示弱。
“都准备好了吧?”
“我得起来,梁聪在等我。”
这歇斯底里的声音,分明就是梁聪!
“嗯?你要干什么?哎!哎!”
小星的车九_九_藏_书_网一头扎到了高架桥下的道路上,疾驰而来的一辆大货车躲闪不及,径直撞了上去。地狱之蟒终于一口吞噬掉了觊觎已久的猎物。
突然之间,梁聪用身体用力撞向小星,试图阻止她。疾驰中的车子突然减速,剧烈摇晃了起来。
“姐!快起来!”
“你放手!放开我!”
“啊!你疯啦!”
一辆车横在道路上,车头冲破了护栏,正万分惊险地悬在半空中。
车身再次下沉。
“我怎么会在这儿?我在做梦吗?”
路小星心里想着,可是她的意识却渐渐陷入了无尽的深渊中。
“你……亏你还有脸管家里要学费,你瞒着家里人拿钱出来都干什么了?这不是被他们带坏了是什么?!”
“梁聪!”
“姐!救我!”
车撞上了隔离栏杆,打起转来。与此同时,路旁的护栏忽然出现在小星的眼前,瞬间朝他们袭了过来。
“真是莫名其妙。我怎么这么困呢?”
路小星捋了捋垂下来的头发,努力让自己不胡思乱想。无论如何,现在她都要进到那个鬼地方去,把梁聪找出来。
小星勉强眨了眨不停下沉的眼皮。这时,隐隐约约地,她听到缓慢流淌的时间中,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个声音。
“梁……聪,等……一下,姐……马上……就来……”
“啊!”
梁聪忍不住张大了嘴,觉得她的话特别荒唐。可是,小星话里的刀子却越来越锋利。
可是,就在这个瞬间,伴随着“吱嘎”一声响,车身猛地向下翻了下去。
“我不回去!”梁聪甩开了她的手。
看到姐姐依然不为所动,梁聪彻底绝望了。
无法回头的黑色时间就这样开始了。在这段黑色时间的入口,她一生中所看到的最后一幕映入了她的眼帘。
“所以我才要回去,这是我的人生!我这还是第一次认真思考我自己要走的路。姐,你忘了吗?当初,你可是最支持我做音乐的。这次演出……对我们来说是第一次起飞的机会!”
“测试,测试……”
“……”
梁聪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恶狠狠地瞪着路小星,他的手被那条从他腰上拽下的装饰链牢牢捆住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