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IC人生
第一章
目录
少年Jumper
我的存在是空气
我的存在是空气
缩小灯的大冒险
缩小灯的大冒险
发火女孩汤川
发火女孩汤川
PSYCHIC人生
第一章
PSYCHIC人生
PSYCHIC人生
第一章
上一页下一页
父亲下班回来我们吃起晚饭。餐桌上母亲和父亲说了我在学校使用能力引起骚动的事情。父亲虽然没有灵能,对于母亲的家系,我有灵能的事情都十分清楚。父亲斥责道。
“不要强迫别人!”
根据旁白所说,这不是真的视频。做CG关联工作的父亲说这个视频是经过加工了的。
这时妈妈正在滴眼药水。滴到了眼镜上。
“但大家,不怕怪物吗?”
“这个是你大伯给海外CG公司出资做出来的……”
母亲的家系自古就有严格的禁制。念力被人知道的话,就必须要杀了那个人。对于我们来说这很简单,直接切断重要的血管就好了,这是比做作业还要简单的事情。如果班里的人知道我念力的事情。全部家族一晚上聚集而来将所有人杀人灭口再伪装成自然灾害的事情我可是知道的。
肯定幽灵存在的根据也在此。既然这种能力存在的话有幽灵也不是多么奇怪的事吧。因为都是神秘学/非科学的东西。本来就有相似性。然而每次和朋友解释的时候,因为无法展示出证据最后总是冷场。
“星野,要怎么办?这种现象怎么才可以停止?”
大声咳嗽的我这样说道后,母亲总算是松开隐形的手。我是长吁一口气。然而母亲还是那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插着双手。用念力抓住我双手,不由分说把我拉到客厅的沙发上。
“为了保护真正的超能力者。给世人植入用CG能够简单制作这种视频的印象……”
我也伸出隐形的手,去推几米之外的母亲。母亲一阵摇晃。“还敢还手!!”母亲这句话后巨大的冲击就往我头上袭来。就像小时候挨打一样。我抱着头直喊疼。外人在场的话,只会看到母亲不知怎么就摇了一下,而我的头就嗵的一声不知被谁打了。谁都不会想到在这普通公寓的一间房里正在发生超能者之间的战斗吧。
电视画面中,婴儿还在空中扒拉着双手双脚。大伯是不是太杞人忧天了,此时的我虽然这么想着,后面九九藏书网却因为这段视频保住了秘密。
有天我从电梯上下来到家门口大喊“我回来了”的时候,突然感到被什么东西强烈的勒住脖子。走廊上母亲气势汹汹站在那里透过眼镜看着我。
“这个,我知道诶。之前亲戚来的时候大家看过……”
“就这回事啊,没什么嘛……”
透明的手臂谁都看不见,也碰不着。伸长的范围也就教室那么大。虽然不是很远,总算换天花板的灯泡时不用费劲踮脚了。这种超能力的学名好像叫做心灵传动还是念力(TELEKINESIS,PSYCHOKINESIS)什么的。我的祖先曾经因为这种能力饱受迫害,所以这是对谁也不能说的秘密。也不允许在外使用。如果被外人知道,会受到严厉的惩罚,我从小就被灌输这家规一样的东西。每次听到惩罚的内容总是浑身颤抖,对于我来说这只能是无尽的遗憾。
起因是在一次放学后,大家聚集起来讨论到底有没有幽灵。我是吃了一惊。大家已经到了开始怀疑这件事的年纪了吗。
“有这种感灵体质,走在路上就会被跟着哦,幽灵什么的。也许会带给大家,抱歉了……”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如果大家知道你有超能力的话……”
突然就想看点轻松的综艺节目。遥控器在茶几上。我一边吃着鱼,一边用念力操纵遥控打开电视。
我朋友圈里的圈草,藤穿一副担心的表情。
“那些恶作剧都是你干的吧,被发现要怎么办!?”
不可思议的视频。椅子浮起到空中在房间内飞来飞去。旁边注视的白人婴儿,也像脱离重力束缚一样慢慢升起。在空中转了一圈,坐在悬浮的椅子上。婴儿笑着在空中做着游泳的动作,饶有趣味的样子。超能力终于被世间所知道了吗。
那好。我也有办法,那就是让他们相信幽灵存在的恶作剧。亲眼目睹不可思议的事情的话,他们也会多少认真考虑起我的主张吧。我所想的即99lib•net使像电视上一样表演超能力。这事还从没跟任何人说,我有隔空取物的能力。
英语课的时候。友人A坐在离我稍远自己的座位上记着笔记。突然之下大叫一声。全班的视线都集中在她身上。她一副怯怯的表情看着脚下。
我慌忙双手在脖子上攒动想要挣脱勒住脖子的东西,但脖子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感觉到了手指捏后的印迹。
我一副严肃的表情摇摇头。“不知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教室里有灵,能做的只是等其自行离开……”于我不由感到一种心气上的胜利。什么时候他们也会好好听我的意见?来劲的我连续几天施展这样的演技后,友人A首先不再来学校了。其他人也都差不多。即使来在教室里也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一下课就跑到保健室去。好像做的有点过了。朋友们在这不可解的事情下心力交瘁。“恶作剧”开始一周后,教室里已经看不到我的朋友圈了。
“我看到幽灵了!大家也小心点……可能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还有就是体检的时候,用隐身的手稍微抬起自己,让体重计上的数字减小。
“我当然知道……”
那之后不可解的现象接踵而至。有人觉得自己耳朵被人挠,有人觉得自己头发被人扯。笔自己就立起来在笔记本写下“救我救我救我……”,黑板上出现无数的手印。
我和母亲停下争执看起电视。内容是介绍上传到网上的视频。画质很差,似乎是用手机拍摄的。总点击量已经数百万次。
“说回来,真的,我真的有感灵体质……”
“学校的事,我听说了。泉,是你做的好事吧……”
“就比如说如果有人偷拍到泉使用超能力的样子然后上传到网站,看到这个视频的人也只不过会说‘肯定是CG做的’,这样的话就没有杀人灭口的必要了……”
“星野,我不希望你变成这样的人。”
怪异以我的朋友圈为中心发生。他们所感到的“冷冰冰”是因为我的念力会发生www.99lib.net热交换,隐形的手所感受到的东西都会传递到我本身的手上,所以碰到什么我也会感到冲击,隐形的手伸进锅里我自己的手也会被烫伤。所以上课的时候我就在课桌下握着冰袋。就是放在冰箱里降温和发烧时放在头上那种东西。隐形的手随着本身的手降温,然后摸到朋友的脖子上时,自然会觉得冰冷。
脚被什么东西抓住,用力往外拖。那像手一样的东西还冷冰冰的。
我斩钉截铁的发言,大家一阵嘲笑。
老师只是置之一笑。周围的学生也都一样的反应。她又往袜子里一看发出比刚才更大的悲鸣。脚腕上明显留下被手紧紧握住之后,留下的微红痕迹。
“有人为了引起别人注意,说自己有感灵体质什么的,但我不希望你成为这样的人。”
“怕不怕和存不存在是两回事……”
“不许这么说妈妈!”
“妈,你还真是天然呐……”
“我有很小心的!”
“真说得出口你。把我的钱包捡了买饮料喝的人是谁?!”
她的意见是,开始就不应该找会移动的东西作为标记,确实如此哦我幡然醒悟一样。
“你有根据吗,幽灵存在的根据?”
这之前在车站前停车场停自行车的时候,看到一辆黄色非常显眼的车子,就想着等会容易找到就停它旁边。
可办完事回来一看黄车已经不见了。让我费了老大劲才找到自己的车。
“毕竟圣诞老人都还信着嘛!”
“幽灵当然是有的了!”
哼。我也看开了。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所有人都能玩到一起的。总之珍惜现下的朋友才是重要的。班级里,可以称得上朋友的也就十个人。一半是男生。这一帮人放学后就在一起玩。双休大家就去游乐场,过山车上摆各种奇怪姿势拍下大合照。这样也是有意义的不是吗。始料未及的是,因为我做的某件事,让全部人都上不了学了。
“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碰到我的脚……”
压迫脖子的正是母亲透明的手。拼命想挣脱,我的手指也只九_九_藏_书_网是横穿而过发生不了接触。母亲应该是听说了学校发生的事,并且推测是我干的。
“我就知道星野会这么说……”
大家虽然都是一副怀疑的样子,但上课时候发生的事,给我这番话带来若干信凭性。
这当然不是幽灵在作怪。是我我偷偷伸出隐形的手抓住她的脚。如果比对一下我的手和她脚腕上的痕迹就会发现一模一样。虽然说是念力,但也不是说自由自在的操纵无形的能量。伸出的手打到谁也会在其上留下物理的痕迹。
“是你做梦了吧?”
“等,怎么了……”
我的烦恼被鄙视了。
朋友A眨巴着眼睛“嗯?”“嗯?”像是无法理解我的话一样。
“我那时又不知道是你的嘛!”
我沉默了。理由当然有,只是不能说。议论就以根本没有幽灵收场。而相信怪物的我收到大家的评语就是“真可爱”。胸中升起愤懑一样的东西。然而之后想来,这不单是否定幽灵带来的情感,而更多是一直被当做天然呆,自己的意见从没被人好好考虑就否定的愤懑。这就是天然呆角色的命运吧。干什么都不会被认真对待。
母亲只是撇了一眼遥控器。屏幕一下子黑了。我再次用念力握住遥控打开电视,还把遥控塞到沙发底下。母亲吃饭没闲着,一边把遥控从沙发底下拖出来。遥控在房间内乱飞的风景,父亲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悠闲的喝着小酒看着电视。
父亲看着我。
我咳嗽一声,看着教室屋顶的一点,一副吃惊的样子,当然是演技。有人也顺着我的眼光看去,什么都看不见。当然了,本来什么都没有嘛。
“为什么要专门……”
所以我的计划就是利用念力让这一票朋友相信幽灵的存在。首先是给他们打预防针。
而我已然这么做的理由更多的是处于想让同学们心服口服。话说回来,即使能力被对方知道也不用杀掉对方的唯一特例是对方是自己的配偶,或者是配偶的候补。
“泉,外面可不能使用这种能力,被发现的话,事情可不是九九藏书网一般的严重了……”
友人们更加困惑。这是笑话,说真的,还是有什么别的意图,旁边听到这番对话的不良女生说着“真是天然呆到一定境界了”。
“其实,我是有感灵体质的……”
之前大家去游戏厅玩的时候。我钱包不见了正着急的时候,就看见这家伙买了一瓶饮料回来说着。“捡到好东西,发了!”手里拿的不就是我的钱包吗。真的有为我着想和我一起找钱包的只有A而已。也是从那件事起和A的关系比别人更好了。
母亲一方家族全员,似乎都具有相似的能力。每年召开数次的亲戚聚会上,就会用这能力给远处大伯倒酒啊什么。平常干的最损的事就是挑弄自己讨厌数学老师的眼镜。上课的时候,面对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我伸出隐形的手臂。不用特别集中精神。那双隐形手臂唰的从同学们头上一直延伸到讲台前,抓住数学老师的眼镜,稍稍一拉。而在那之间我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副认真学习的表情。老师也奇怪为什么在这个教室上课的时候自己的眼镜就会莫名其妙的偏离吧。
“知道了!先把手放开!”
我的母亲是专职主妇。是那种稳重(或者说过于稳重)的性格,“天然”其实用来形容我母亲更合适。视力不好带着眼睛,但洗脸的时候忘记摘下眼睛就那样冲洗的事情不止一次两次了。
教室里,听我讲述的友人A叹息一声“真是天然呆啊……”
班里我被分类为天然呆类型,就是没有威严的意思。说的话都不会被认真对待敷衍着。有些活跃的男生甚至上来就摸我的头,“有病吧你们!”面对我这样的回应他们也只是呵呵一笑。甚至还有女生说我是装出这种单纯,目的就是吸引男生。
“这孩子怎么回事,跟你说话呢!”
原来是假的嘛。
发生这些现象的时候,我就一脸认真的“有灵来了有灵来了有灵来了……”这样默念。演出着不跟任何人交流,自闭少女的形象。其实心里在偷偷笑。因为看到其他人都是一脸惊吓过度的表情。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