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Jumper
第四章
目录
少年Jumper
第四章
我的存在是空气
我的存在是空气
缩小灯的大冒险
缩小灯的大冒险
发火女孩汤川
发火女孩汤川
PSYCHIC人生
PSYCHIC人生
PSYCHIC人生
上一页下一页
嗵!
妹妹无视我狠狠的目光。
嗵!
胡佛大坝的储水量是400亿吨。日本所有大坝加起来是250亿吨,琵琶湖的储水量不过280亿吨,数字中的压倒。悬崖谷间,耸立着平滑的曲面。
“因为之前你帮我那么多啊,又救过我命。而且我们是朋友嘛……”
“是叫濑名的前辈吧?怎么会给你打电话,真是想不通,是让你上供了吗?”
“什么来着?”
生日前夜十点,位于被叫做“马瑟观景台”的我和濑名前辈。这里的时间是早上六点。黎明前的静谧散播在空气中。周遭遍布大批来看日出的游客。朦胧中看不清楚脸,人种也分不清楚。无数的语言弥漫在各个角落,轻吐的热气,微寒的颤抖。
抱着一大堆要洗衣物的母亲从我身边经过。
“诶?”
“虽然早了一个小时,生日快乐,濑名前辈!”
考虑给别人生日送什么礼物,这也是第一次。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终于想到了科罗拉多大峡谷,前辈不是说过想去吗。带前辈去哪那儿的话她肯定会高兴的吧。就这样决定了,我送给前辈的礼物就是科罗拉多大峡谷一日游。
“小事小事。诶,下周好像是我生日……”
妹妹一时语塞,只是轻嗔一句“恶心”,就走开了。我在厕所前想着濑名前辈的事情。前辈已经没有再见我的理由了吧。不能通过“Jump”去见她男友了。
“哪里是家里蹲!有到科罗拉多大峡谷的家里蹲吗!?”
飞机票的钱,是前辈打工攒下来的吧。
嗵!
“说起来,大塚君是因为是因为那些不良对你做的事才不去学校的吧?那我去找男生谈谈,拜托他们不要再对大塚君做那种事了?”
视界切换处,耀眼的阳光下我闭上眼睛。青空下巨大的赤桥耸立其上。这里是可以看到雄伟金门大桥的沿海。只比日本稍微暖和。海滩上不少观光客,对于我的突然出现都是www•99lib.net一脸的不可思议。
“啊啊,没什么别的意思,我就自言自语而已,下周是我生日……”
嗵!
“这张脸的基因,你的身体里也有。将来生孩子的时候,也许会有长成这样的。你有觉悟去爱这样的孩子吗?濑名前辈不是你说的那种人。给我道歉,道歉的话……”
“刚才你说的,没有必要。对那些不良什么都不用说……”
“好久不见,您好……”
“这是哪?福冈吗?”
和妹妹照面的时候还是“我要吐吐”的连发。她是真的希望我去死。被骂的时候我只是佝偻着身子,目光散漫着,脑中浮现出金门大桥。美丽,庄严,世界有名的自杀圣地。桥的入口贴有建议心里咨询的标牌。桥上到落水不过四秒,时速120公里,掉落睡眠全身骨折内脏破裂死亡率98%。即使落水时留有余命超低的水温也足以把人冻死。确实而可靠的死亡。所以才会那么有人气吧。所以才会超越富士山麓的树海成为世界第一的自杀名所吧。
接着,就是濑名前辈的生日。
在桥上俯瞰胡佛大坝的濑名前辈这么说道。我摇摇头。
自从不再用“Jump”去东京,来自濑名前辈的音讯呈递减趋势,很快几乎是杳无音信的状态。想要快点忘掉濑名前辈的我投身进二次元的世界。玩着gal游戏。和程序中的女孩子交往。怎么看这都是教科书般的远距离恋爱。无法用“Jump”穿越的次元之壁的彼端有着慰藉我的存在。因为永远抵达不了,这就多了一些精神的成分。很多人觉得接受不了吧。然而丑成这样听遍三次元女孩冷言冷语的我来说,二次元女孩的温声细语确实是一种灵魂的救赎。对此看不惯的人,一定是幸福的人吧。
而且,仅仅以我中学的英语水平,再加上非社交的性格和这张丑脸,一个人到美国真的没问题吗?虽然有不安,实在http://www.99lib.net危险的时候“Jump”就好了。
背好濑名前辈,我“Jump”回日本。
风中瑟瑟发抖的濑名前辈这样说道。
科罗拉多大峡谷位于美利坚合众国亚利桑那州北部。那雄壮的景色已经被认定为世界遗产,是美国最上级的观光圣地之一。然而我那时家族旅行去的只是旧金山市内,使用“Jump”到不了科罗拉多,要带濑名前辈去的话,首先必须要我自己去一趟才行。
“出去旅游了一圈,这是给大塚君带的礼物……”
当天早上,有车到宾馆前来接我。到客运中心后换乘大巴前往科罗拉多。参加一日游的都是新婚或者是年老的夫妇,就我落单一个人。正觉得有些不自在呢,老夫妇向我搭话了,还塞给我好些点心。后来的行程中,就自然的和那对老夫妇呆在一起。
“谢谢你大塚君带我来,本来没想到生日会收到礼物的……”
一下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累得一动也不想动。
骑上和我一起移动的自行车,前行在美洲大陆的地面上。随着渐渐远离大桥,踏板也越蹬越轻松。进入市区找到银行,用日元换了美金。虽然也很紧张,比那时在咖啡馆点餐的时候好多了。一边看着地图一边移动,穿过经常在电视中看到的路面电车的坡道。东打西撞总算来到目的地长途客运中心,在前台用蹩脚的英语预订了第二天去拉斯维加斯的车票。第一天的行程就结束了。抱着自行车我“Jump”。
行程中有一站是胡佛水坝,哨所有人上车来检查有没有爆炸物。在离科罗拉多很近的小村庄里吃过午饭,下午时分终于抵达目的地。面对“哇!长得好奇怪!”走近过来的中国人,我来不及回头摆剪刀手,已然陶醉在此景此景。
“但,为什么要给我带礼物?”
有人给我带礼物,这真的是第一次,还是相当有分量的感觉。还以为缘分九*九*藏*书*网就到此为止了。好像还有转机的样子。
我装出平静的样子低头道。
“嗯。大塚君不帮我嘛,只好坐飞机去了,又花时间又花钱,真是辛苦呐……”
钝感的我也察觉到了,这是要礼物的意思。
“最近没有联络了吧?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吧?”
比东京塔和晴空塔加起来还要深壑,断崖一望无际延伸到地平,地壳变动隆起的地面在科罗拉多河的冲刷下造就出峡谷。那仿佛是地球毫不掩饰,真正的面貌。老夫妇,新婚夫妇,在那无尽的断崖前只能哑声。
“你怎么在这,真恶心……”
返回日本的家中,在床上检视明天的预定时,窗外泛起晨光。家人起来吃早餐时我进入了梦乡。
计划好了从旧金山市内到科罗拉多大峡谷国家公园的旅程。网上调查一番显示,走的话1263公里大概要260小时,飞机的话大概是最轻松的,但我对坐飞机有种天然的恐惧感。而且做的时候还要出示护照,这才想起我是“Jump”过去的,出入国都没有记录,还真是麻烦。
呼出的白气昭示濑名前辈的寒冷,眼睛却钉在景色上一样。这样的壮怀前我们似乎都忘记了语言。光晕中的一切是如此壮美。
第二天这么给母亲打下预防针的我装作窝在房间里“Jump”到旧金山的客运中心。
嗵!
“谢,谢谢……”
“如果有比东京更可怕的东西,就是三次元的女人了……”
东天渐渐泛红,宣告对夜的接管。浓烈的靛青浸润在空气全体,地平线的彼岸露出让人难以直视的光团。在场的所有人眯缝着双眼见证那个瞬间。美利坚合众国亚利桑那州为源的光束拂开黑暗,断崖如浮雕一般慢慢显现,披浴着金色的晨光。脚下的不可思议,延伸到无尽无果的世界,我们就在正中。
往纸袋中定睛细看,是“东京香蕉”和浅草特产“雷粔籹”。
“祖母还向神明祈求孙子藏书网不要跟自己长得一样,但没有用,真对不起呐……”
“真是辛苦你了,一直跑到这里来……”
催促濑名前辈进到便利店的我看看时间,正好赶得上。选饮料时,午夜零点时分濑名前辈的手机来了短讯。似乎是男朋友发来的祝生日快乐的短信。前辈的表情瞬间泛起光来。一分钟后,店的自动门打开,那是我认识的男人。拿着手机一定是因为才发完短信。
嗵!
美国时间的话,距离生日还有十七个小时,日本的话却已经过了十一点。
讲述从金门大桥一路到这的旅程时,光在转移,影在变迁,岩石上的色度每一秒都在跃动。那宛如动态光影秀一般的舞台效果让我们无言。只是静默的注视着延伸向无际的美洲大陆绝景。
祖母理解孙子人生的残酷,在我面前哭泣着。那个温柔我最喜欢的祖母,早已奔赴他界。
“昨天没睡好吗。这可是科罗拉多大峡谷诶……”
“前段时间我自己一个人去的哦。东京还真是可怕呢,稍不注意就迷失其中了……”
“去买点吃的喝的吧?然而再去科罗拉多……”
“大塚君!最近还好吗!?”
嗵!
“没有利用价值了”的话语在我心中久久不能消散。其实妹妹说的没错。之前和濑名前辈的种种本来就像一场梦一样,现在只不过回复了原样。我叹息着准备上楼继续gal游戏的时候,电话响了。母亲喊我接电话。是濑名前辈。
漫步在清晨的拉斯维加斯我说道。
从厕所出来正好碰到妹妹。
“对于家里蹲来说真的是很辛苦……”
嗵!
到了拉斯维加斯离终点就不远了。网上说这之后租车比较好。但我除了家里蹲初级证明外,根本没有驾驶执照。幸运的是,从拉斯维加斯到科罗拉多大峡谷有很多一日游路线,我申请了其中一个。在家里用电话预约了一个面向日本人的项目。“请问住的是哪家宾馆”这样询问的时候,我说了旅游指www•99lib.net南上一家有名的宾馆。
“这几天游戏正在关键时刻,敲门可能我也不会搭理你们。晚饭就不要叫我了……”
科罗拉多大峡谷说来不过是让前辈出来的借口。那个把我当做移动手段的前辈,我计划用此让她高兴起来。心里稍许泛起失恋的痛,但那也是此刻的我无比珍惜的。留下前辈,我并起双脚,稍稍屈腿。
赌场还残留着霓虹灯的余光,宿醉的人群从眼前经过。
“喂你玩个游戏累成这样不好,也稍微出去活动一下……”
三次元太辛苦。从楼上跳下来摔扁是不是就能进入二次元的世界。这副面孔对我来说太过负担。出生的时候我就被选择了困难模式。一般人小时候的照片都是相当可爱的,我不一样。幼儿园开始我的丑就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这样的容貌来自祖母的遗传。尚不明白美丑为何物的我面前,还记得祖母哭泣的脸庞。
嗵!
向别的观景点移动。科罗拉多大峡谷有多个观景点,各处可以看到各异的景观。
“是去见你男朋友的?”
“这里是……火星吗?”
满目的晴空一面展开。冷风袭面。多日不外出季节也正要变化。降落在濑名前辈的屋顶后回头望去是熟悉的身姿。看到我,一边挥手一边走来。
前往拉斯维加斯的汽车里,有读新闻的百人大妈,也有聊天的黑人女性,黄色人种就我一个。忍受着晃荡靠着读小说来打法时间,在停车场休息时,我就“Jump”回家上过厕所,再换一批漫画过来看到拉斯维加斯用了十四个小时。超长距离的旅程让大家都处于萎靡的状态。下车的美国人中有轻拍司机的肩膀,还有握手微笑的人。
我嘟囔着,前辈嘿嘿笑着“说啥呢?”
嗵!
外衣披在肩上的濑名前辈,笑着递给我纸袋,同时还伴随着“锵锵……”的效果音。
趁着家人睡觉的时候我走出家门,风高夜寒。从车库推出自行车,两手抱起,刷的“Jump”。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