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Jumper
第二章
目录
少年Jumper
第二章
我的存在是空气
我的存在是空气
缩小灯的大冒险
缩小灯的大冒险
发火女孩汤川
发火女孩汤川
PSYCHIC人生
PSYCHIC人生
PSYCHIC人生
上一页下一页
“诶,我也听说了哦。正是危险的时候。有个男孩子跳下去把人救了呢……”
“那么急干嘛。还有时间,在这多呆一会……”
似乎没有听见,前辈没有反应的走开了。嘛也好。转身离去的我,找了个没人的地方“Jump”一下。
“地球上哪里都能去吗?”
“没问题哦。修学旅行时去过……”
“包掉在月台上了,运气还真好,掉下面的话不知道要被压成什么样了。乘务员知道我没事可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接下里有点麻烦呐……”
“不错嘛,小翔……”
“奉老师之名来的,看我一直不去学校,就派人从窗户外面爬进来想要说服我,真是吓死宝宝了……”
还算不错的理由吧。
“睡眼惺忪的脸还有趣呢。你家的地址是昨天在学校问到的。因为想起你说是同一个学校一年级的大塚翔……”
“真是好人啊。说起来小翔今天也出去了呢,买书是吧。真了不起呢……”
“这样看来,大塚的长相,还真是有趣呢……”
“但,真的就是这样啊……”
“和鲁啦一样样诶。昨天那个大桥之前去过?”
“马上就回来……”
通往校内的大门上了锁。
“真的是一瞬间诶!刚才还在大塚君家门口来着!”
“怎么了?生病了吗?”
“那个,我先回去了……”
嗵!
“是哦,梦见自己掉在铁轨上了……”
嗵!
“证明给我看啊!”
“完了完了!忘了!”
通过包里的个人物品,和学校老师还有家里人都联系过99lib•net了的样子。接下来要好好想想怎么跟他们解释。
登场的是穿着校服的濑名前辈。我是在做梦吗。前辈把眼熟的袋子扔给我。
背着濑名前辈“Jump”至的地点是车站里的男厕所。后悔于自己草率决定的我,留下只是“诶!!!!”的正在小手的大叔,和濑名前辈逃也似的飞奔到相当远的地方,平复呼吸后,“你要做啥子嘛!”的濑名前辈,不满的戳了我一下。
昨天在车站突然找不到我而生气的前辈下楼的时候意识到了堵在那里我家三口,有如王女一样气质的作揖。
全员都被迷住了。如果这时候问一句“锵锵,怎么样!!”一定是无话可说无懈可击的完美艺术品一样的容姿。
“只好再来‘Jump’一次了……”
“别往这边瞅,我要吐吐了!”
“锵锵,怎么样!!”
和濑名前辈说话间,腿没那么抖了。像这样在学校和人交谈,以前有过吗。正视我这马面愿意和我说话的人有吗。
“老师没说吗,我一直没去上学诶……”
“这种能力为什么不好好利用一下呢?不觉得像鲁啦吗!鲁啦,多帅气!”
一定程度上已经预想到了,她并不相信我的话,名字是濑名仁绘,高中三年级。
“这下可真遭了,我逃课的事情好像被知道了……”
“请不要把昨天才见到的陌生人当成日常移动的手段……”
我从床上跳到地下,关上大敞的房门,总感觉走廊上会窝着家里的三个人。
嗵!九-九-藏-书-网
妹妹放学回来,父亲也下班归来。转眼到了晚饭时间。对于昼夜逆转的我,常常和家人的吃饭时间碰不到一块。那天却罕见的和家人的生活节奏合拍,一起吃起了晚饭。
“专门跑一趟真是谢谢……”
“……是怎么。”
“你什么时候跑出去的?刚才那女孩子是谁?”
通话结束的濑名前辈放下无线子机。
走进家里脱鞋之后母亲过来。
“这是大塚君的吧?掉在铁路上了,乘务员以为是我的一并交给我……”
本能的恐怖下吧只是全身压在我背上,前辈战战兢兢的环视周围。背上不时传来的柔软触感只是让我内心“诶!?”“诶!?”不断。
“饭不吃了吗?”
“我知道知道。你的能力我不会乱说的。让大家知道了指不定怎么样呢……”
“你管我!”
一楼母亲的声音。
玄关的门铃响了。不作理会继续睡我觉的时候,察觉到是上楼来找我的。门就无预警的被推开。
“啊,是吗,在啊,那太好了。是,我这就去取。不,没有受伤。月台下不是有空嘛,就躲在那里了。什么?好像消失了一样?大概你看错了吧……”
装着新书的袋子。我揉揉眼睛,再定睛看着前辈,确定这不是梦。
“唔嗯,吃饱了!”
“瞬间移动?说啥呐?”
“这么早多有打扰……”
前辈的鞋在门口,开门的时候只听见楼梯上窸窸窣窣的声音,果然是在偷听。
“那个。。。我的事情,请务必。。。”
濑名前辈九-九-藏-书-网走入人群。接下来是要去找到那名乘务员拿回自己的包了。我的任务也到此结束了。
“怎么可能让人相信嘛。。。”
“美国西海岸,旧金山,时差的原因,现在这里可是晚上……”
从那之后,我们就经常见面了。濑名前辈会在放学途中把我叫出来,十分钟的京都八桥尝鲜,又或是目击北海道牧场的奶牛。渐渐的我喜欢上了濑名前辈。那应该是恋爱一样的东西,但我害怕表达出来这样的感情只会招致笑柄,况且前辈已经有正在交往的人。
“那还是趁警察来之前赶紧回去吧……”
“什么啊?”
“我喜欢呆在屋子里……”
背着濑名前辈“Jump”来到的是夜里的海岸。
叮咚。
“听说今天有人在车站差点被轧死,是真的吗?”
鲁啦是勇者斗恶龙里瞬间移动的咒文。
“濑名前辈,刚才还真是千钧一发呐……”
妹妹那鄙夷的视线,和教室里的女生看到半裸美少女封面的轻小说向我投来的眼光一样样的。诶,说起来今天买的新书呢。
嗵!
妹妹一边吃一边说着。父亲则是剥下鱼肉的同时回应道。
“这是哪儿啊!?”
视界转换到学校的楼顶。我被擂肥的地方。
打怪杀敌中一宿无眠。家里人好像起来了吧。拉的严实的窗帘挡住了绝大部分的阳光。家人吃早饭的时候也正是我最困的时候。
上课铃响之前我就和濑名前辈呆在房顶。前辈问了我很多。最开始“Jump”的契机,为什么不想去上学,一直http://www.99lib.net在房间里干什么之类的。清晨的新鲜空气中,濑名前辈的眼睛闪闪发光。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生平第一次和女生建立了友人关系。濑名前辈完全没在意我马脸的样子,直视和我交谈着。最开始还有点紧张的我到后来也能自如的组织出语言。
“那可不是梦!”
“不想上而已。世界对我来说太痛苦了。所以今天也休息……”
“我可没带护照诶?”
“没去过的地方估计不行……”
“诶?”
“铁道上睁眼的时候,我还真以为是被外星人抓走了呐……”
“那东京呢?”
穿好鞋的我和前辈走出家门。连续两天外出对我来说是多长时间前的事了。
“小学时和家里人一起去过旧金山旅游……”
对家族扔下这句话我关上房门。
从玄关入口望向天空,还没到傍晚时分。身为家里蹲躺在床上的时候,一天天简直是疏忽而过,不知今天怎么会感觉这么漫长。突然就想起刚才旧金山海岸边濑名前辈的身姿。光纹横穿天空,反射在晦暗的海面,俯瞰这一切的是前辈困惑和兴奋交织的神色。这应该是我和前辈这辈子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交汇吧。
金门大桥的身姿于黑暗中慢慢浮现。穿越海峡的这座吊桥,最高处距水面227米,桥梁在近75米处,正处在我们现下海边的仰视视角上。光源在夜空中展开连锁。濑名前辈小心翼翼下到地面,在大桥惊人的气势下走进沿海的扶手。风中黑发摇曳,橘红色的照明映照出前辈困惑的表情。
99lib•net鞋子暂且是脱了,但濑名前辈还是一副不信的眼神。
“没什么。说起来,怎么还不起床?睡过了吗?”
“我还想说今天让大塚君‘Jump’带我到学校呢……”
接着认真的打量起我。
嗵!
一副像是看到排泄物的表情。可不是傲娇。完完全全,百分之百的憎恶。记事之后妹妹就一直讨厌我。因为哥哥长得丑让她也受了不少欺负。家族里只有我长这样,其他人都正常。恐怕是祖母的隔代遗传吧,不然怎么会和姥姥那么像。
最后几步路也不想走,直接“Jump”来到自己昏暗的房间。开灯寻遍一番也没看到放新书的袋子。可能是救濑名前辈的时候掉哪儿了吧。明天打电话去车站问问。感到焦躁的我打开电脑玩起了网游。
为了打消戒备,我报上自己的名字和同一所高中的一年级生的事实。话说回来自己的房间里出现三次元的女孩还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光景。
虽然这么说,难得前辈专门跑过来还是做好事做到底吧。“Jump”对我来说是举手之劳,前辈的主动请求也让我有些高兴。
晨光中,从我背上下地的濑名前辈微笑着。走进天台边缘,透过铁网,可以望见大批来上学的学生,想到不久前我还是他们中的一员,心里不由一阵酸楚。意识到学校中的自己时,腿开始发抖,真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
床上躺下的时候。
父母的表扬中,妹妹则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站起来的我直接扔下一家三口,走上楼梯的时候,也是一阵懊恼。
嗵!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