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末路烈火
A38江充之死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A38江充之死
上一页下一页
殿上的侍卫大声喝骂着他,据儿却伸手制止住了。
“把他活活烧死!”据儿咬牙切齿地吩咐。兵士们很快在长乐宫满是瓦砾的空地上架起了柴火堆,将那个黄胡子绿眼睛的胡巫捆起来放在柴堆上,又浑身泼上油。
“是真的!钩弋夫人本是李广利重金购来的美人,他送她入宫,就是要动摇卫氏的根基,夺走太子之位,他知道昌邑王没有夺嫡的希望,所以才另起炉灶,要用刘弗陵来实现李夫人当年的梦想!”
据儿一脚踹开他,惨笑着回答道:“我饶了你,你肯饶我吗?那几十个被你陷害的王公大臣、诸侯和公主们的性命,你曾经饶恕过吗?哼,你休想花言巧语逃到一命,然后再反咬一口置我们母子于死地!今天本太子要为天下九-九-藏-书-网除此公害!”
据儿站在高高的殿上,冷冷地看着他,讥笑地说道:“你喊吧,你尽管大声叫嚷,看还有谁来救你的性命!你不是想等着看我的末日吗?你不是想逼死我吗?咱们看看,先死的是谁!江充,你死到临头,还不反悔吗?”
“杀了我吧……”痛得满地翻滚的江充哀求道。
正在地下翻滚的江充,听见钩弋夫人已经逃离皇宫的消息,也忽然精神一振,从地上一跃而起,笑道:“太子,你逆行倒施,罪行彰著,快将我放走,我还可以在天子面前为你进几句好言,饶你一条性命。再迟疑可就来不及了!”
江充的眼睛绝望地睁大了,那张本来俊美动人的脸扭曲变形。他痛哭着哀求:“九九藏书饶命,太子!我都说,我全都说出来,想害你的人不是我,是海西侯李广利!”
“好,我成全你。”长长的伏夷剑从江充的后背穿出来,青芒闪耀。
是李广利?我和据儿都怔住了。这些年,李广利活得并不张扬,薄情的皇上不再肯重用厚赏李广利,每次攻打匈奴,却会第一个派李广利出征。
江充爬到据儿膝下,抱着据儿的衣裾,哀求不已:“殿下,我什么都说了,我愿意到皇上那里说明白所有事情,帮你逃过这一劫,殿下,饶命啊!”
“胡说!”据儿也不相信,“钩弋夫人明明是你弄进宫里来的,与李广利有什么干系?”
“让他叫去。”据儿冷冷地说,“钩弋夫人呢?找到了没有?”
伪装成“天子使者”的赵破九*九*藏*书*网奴,歉意地躬身答道:“殿下,钩弋夫人和河间王刘弗陵昨天已被皇上召入甘泉宫了。”“皇上还活着?”据儿和我同时怔住了。但事态如此,不杀江充,也会被他逼死。据儿所做的不过是一个穷途末路的太子必然会做的事情。
昌邑王刘髆身体越来越差,一年有九个月卧倒在床,去年迎娶了王妃后,更是一日不如一日,连皇上都吩咐了要给昌邑王准备后事。昌邑王命在旦夕,李广利为什么还要处心积虑对待我们卫家?
我隔着帘子,大声说道:“好据儿,娘今天才算看清楚了我的据儿,到底不愧是大汉太子,你父皇的儿子!”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也许这是江充为了活命编造的谎言,也许这一切是真的,真的有一个精心编九*九*藏*书*网制的罗网罩在我们的头顶,只因了皇上的老迈昏聩和不信任太子,我们卫氏才输得这么惨。
就这样报了仇吗?我觉得茫然,我觉得不甘。
“报,发现了和江充私下来往的胡巫,就是他曾经在皇上面前说东宫和长乐宫有巫蛊妖气。”赵破奴再次禀报。
大火熊熊燃烧了起来,很快将那个据说能与神灵对话、能望见妖气的胡巫烧成了一截黑炭。
江充的神志几乎要错乱了,他瞪大了血红的眼睛,直着脖子叫道:“太子谋反了,皇上,快废了太子!不不不!杀了太子!钩弋夫人,你终于梦想成真了,皇上将正式册封你为皇后,等皇上一死,你就是年轻美貌的皇太后了!哈哈哈,太子谋反了!”
长乐宫的殿上,江充目瞪口呆地看着太子,忽然间,九*九*藏*书*网他大叫道:“太子谋反了,太子竟然伪诏收捕大臣!太子私自杀死了按道侯!”
据儿走了过来,侍卫递上一根燃着的火把。火把照亮了据儿那张白皙如书生的面庞,他举起火把,眼中喷出愤恨与杀气,略一迟疑,就用力将火把掷在了胡巫身上。
据儿的脸上满是杀气,手起剑落,斩断了江充的一条腿。
据儿将眼睛转向他,斜视片刻,脸上忽然浮出一种嘲讽的神情:“江充,事到如今,你还想活吗?”他猛然从腰间拔出天子亲赐的长剑,向江充面前一步一步逼近:“贼子!你害了赵王刘彭祖和太子丹父子还不够?还想乱我大汉社稷,害我汉皇父子吗?江充,自从你入宫以来,发生了多少人间惨剧!将你千刀万剐,也解不了我的心头之恨!还我姐姐们的性命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