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末路烈火
B35和亲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B35和亲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言语不通,风俗各异,自幼生长深宫的刘细君,悲情难抑。
穹庐为室兮毡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
当时,她哭着对我说:“皇后,我不嫁人,一辈子也不嫁!”我竟然真的相信了。
刘细君带上丰厚的嫁妆藏书网和几百名送亲官员、侍从,历时数月,才来到乌孙国。乌孙昆莫(即国王)猎骄靡举办了盛大的婚礼,封刘细君为右夫人,也是正室夫人,她到达乌孙的那天,匈奴也将公主嫁来了,匈奴公主被99lib.net封为左夫人。
原本,皇上已经指名刘奚君为大汉公主,嫁给乌孙王。奚君以死相拼,又求托了我,才得以进入长乐宫。
奚君是元封六年(公元前105年)入宫的。
那一年,刘细君藏书网毅然为这个族姐代嫁,才好不容易让她逃过了去万里之外的乌孙和亲的命运。
虽然贵为王后,刘细君始终怀念自己的故乡,她更想念长安上林苑那些年轻俊美、家世高贵的羽林郎,她曾在春日的围苑中被他们追求过。他
99lib•net
们远非这个虬髯暴眼、用刀子割烤羊肉吃的乌孙国王可比。
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
我从奚君悲伤的吟咏声中,听出来一种潜伏着的庆幸,她庆幸出嫁西域的毕www•99lib.net竟不是自己。
乌孙昆莫看见她的眼泪,长叹道:“我老了,唐突佳人。”
奚君为我念过一首刘细君在异乡写下的诗:
乌孙昆莫猎骄靡,已经六十七岁了,而刘细君才刚刚十六岁。
他遂将刘细君重新嫁给自己的孙儿,后来的乌孙王岑娶。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