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末路烈火
B34陇西李氏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B34陇西李氏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数年后,他娶了匈奴单于的女儿,又被加封为匈奴右校王。
他那一双幼小的儿女,抱着父亲的尸体号啕痛哭,连旁边站着的将军们都为之泪下。
但宫人又告诉我,霍去病还想杀死李敢唯一的儿子李禹,因为那幼小的孩子曾经跪在月下发誓说:“等李禹长大成人,当手刃仇人!”
我以为,他们的说法毫无根据。
十八岁,一次大战中,李当户率领三百骑兵突入匈奴大营,血战到黄昏后,只回来了一匹马,马背上驮着李当户破碎的身体和紧握在手中的长矛。
李敢为父报仇,在一个下午怀揣短剑,入府拜访大将军,喝茶的时候,突然从怀中拔出锋芒雪亮的利剑,向大将军刺去。大将军手疾眼快,避开了那直击心脏的致命的一剑,却被刺成重伤。
人们还说,霍去病查明真相,对李敢恨之切齿,他派人催调李敢入府,但李敢知道顶头上司霍去病会在骠骑将军府中杀他,所以几次都抗命不去。
匈奴人被赶至绝域之后,长安城里整日陶醉在安乐的气氛中。99lib.net
曾几何时,他们变得这样冷酷无情了?这样血腥嗜杀了?是那一次次与匈奴的大战改变了他们的性格吗?还是地位的升高令他们目中无人?
他们说,我那因病休息在家的弟弟、大将军卫青,其实并没有生病,他背上和脸上密密包扎的白布带下,是几处剑伤,那是李敢砍的。
入夜,我亲自去看卫青,不顾卫青的恳求,坚持要揭开他身上裹伤的白布,果然看见了几处又深又长的剑伤。
因为,大将军卫青,为了自己舅甥争功,存有私心,将名将李广迁至远道,以至造成李广迷路自杀,毁了一世英名。
我不相信,因为卫青从小到大从没有瞒过我什么,他生病的时候,我打发宫人去问他情况,卫青在枕上回奏:他得了伤寒。
不久,宫外传来了一种奇怪的说法,他们说,郎中令李敢死于骠骑将军霍去病之手。
雄才大略的君王,现在天天在上林苑围场打猎。跟从他的都是在漠北幕南身经百战的大将们,与往年不同的是,他们追
九九藏书
赶的不再是匈奴骑兵、左贤王、单于,而是成群的关中虎、黄麂、苍狼、野猪、锦鸡和灰雁。
皇上吩咐霍去病住手,但威权过人的骠骑将军置之不理,就在皇上的马前持起长戟,杀死了曾为他建下首战匈奴右贤王之功的李敢。性命垂危的李敢,握住胸前的长戟,大叫道:“禹儿,为我报仇!”
次子李椒,十六岁成为太守,数次击退攻城的匈奴兵,二十岁时病死。李椒作战英勇,对百姓和兵卒们极爱护,他病死的时候,全城为之举哀。
李陵有国难归,只得死心塌地在匈奴为将。
他拔出长戟,血流遍地,倒在杂树林下,这时,被甩在后面的那群大将才纷纷追了上来。
我不相信。
李广的长孙李陵首先长大了,像他的祖父一样,他有着惊人的勇气和箭术,深通兵法,性格沉静而有毅力。
李陵不慌不忙,学着当年卫青的方法,以辎重车布阵于营外,前列士兵持戟盾,后列士兵持弓箭,千弩急射,匈奴兵应弦而倒,汉军追杀数千人,九_九_藏_书_网大胜而归。
他投降匈奴后,仍盼着能和当年的浞野侯赵安国一样,伺机逃归。只是皇上误听了别人的传言,竟将李陵的全家人都杀了。最后,凡是与陇西李家沾点远亲的男子,都被绑在城阙下砍了头。
据说,那一天匈奴的数万大军都发生了恐慌,他们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汉兵都有李当户那样的悍勇和神箭。
李广曾有过三个儿子,三个儿子个个都英勇过人。
我大吃一惊,命人到四处细细打听。
奇怪的是,皇上并不热心追查,他向大臣们宣布,李敢是在追逐一群羚鹿时,被一只凶狠的公鹿挑开了肚膛。
我不敢相信这个故事,我不相信自己的兄弟和侄儿有这么残忍、这么血腥。
可惜,李陵率着三千部下被困入峡谷,弓箭用尽,却仍没盼来李广利的援兵,他半夜里率着最后的残兵突围,终于被匈奴人俘获。
陇西李家到底非同凡响。
长子李当户曾是宫中侍卫,深受皇上赏识。一次,上大夫韩嫣对十四岁的李当户口出不逊,李当户举起剑来,咬牙切www.99lib.net齿,没命地追杀韩嫣,结果,年龄力气和身材都远胜李当户的韩嫣不得不当众赔礼道歉。
他终于没能说出谋杀者的姓名,便垂头死去。
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的秋天,皇上又派贰师将军李广利带三万骑兵出征匈奴,本应该监护大军辎重的李陵主动请缨率五千步兵出战,不料行军中突然与三万匈奴骑兵遭遇。
被我宣诏叫来的霍去病,跪在地下泣道:“舅舅待我如父,儿子看了父亲被辱,还能忍得住心中的怒气吗?李敢是我杀的,皇后,你要怪就怪我吧!”
匈奴单于大惊,急调左右部八万余骑攻打李陵,即使如此,李陵也没有退缩,第二日再战,又斩首三千余。
我暗暗地想,是不是李家父子在阴间显灵?刚刚二十四岁的霍去病从前身体健壮得像老虎一样,怎么会说病就病,三天没到晚就断了气?
如此又坚持了十几天,每日大小接战几十回,匈奴军战死万余,耗尽五十万支箭矢,亦未能得胜。
在围场上,霍去病一直握着长戟,尾追着李敢的黄马,在一条小九-九-藏-书-网路的浓荫下,霍去病猛然向李敢刺去,李敢大惊,拨马逃至皇上面前,向他求救。
因为,那天从天子猎的三十多名大将中必然有杀死李敢的凶手。
我惋惜李家的败落,命人私下去追查真相。
还没来得及下手,霍去病就死在了病榻上。
我长叹一声,看着这两个我曾经引以为豪的男子。
人们在一处潮湿的阴暗的杂树丛中发现了他,当时,李敢还未完全断气,他全身是血,嘴角冒着粉红色的带血的泡沫,断断续续地说:“杀我……者……乃……骠……骠……”
我只得不再追查这件事情。
三子李敢,跟随骠骑将军在进攻匈奴的大战中立下赫赫军功,被封关中侯。
威名凛凛的陇西李家,在匈奴被灭的第二年,只剩下一个李当户的遗腹子李陵,和李敢的幼子李禹,如秋风落叶,旧日的将族现在凋零殆尽。
元朔六年的秋天,打猎围场中忽然出了一起血案。
匈奴人惊呼道:李广再世了。甚至还说,李陵强爷胜祖,是真正的一代名将。
死者是郎中令李敢,他是李广唯一在世的儿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