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末路烈火
B33李广之死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B33李广之死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听说,他临死前痛饮了一坛酒,举起卫青召他入幕府问罪的手令,向部下官兵说道:“李广自结发起与匈奴大小七十余战,今天幸而能跟从大将军卫青与单于的大兵作战,大将军却将李广置于远道,又迷失了道路,终不能追捕单于。天乎天乎,你既然让李广以名将闻世,却不得与敌酋作战,岂非造化弄人?李广若听军令前去,必将下狱。我今年已经六十三岁,不能复对刀笔之吏了!”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皇上诏命,所有十六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的男子全部从军出征,去剿灭匈奴。
“哦。”我擦了擦潮湿的双眼,微笑着说道,“不小心被灰迷了眼。”
卫青十分嘉许霍去病的勇气,决定要成全霍去病的壮志。
这一次,霍去病在军中发誓,要扫平北漠,活捉单于。
霍去病从军的那一年,李广已经六十岁了,仍然令匈奴人十分畏惧。
据长安有名的相者王朔说,李广曾经在陇西诱杀降卒八百人,罪孽太深,所以此生无封侯之望。
两年前,骠骑将军霍去病初九九藏书网次带大军出征,斩了匈奴的卢侯王、折兰王及其部众八千九百多人,活捉了浑邪王的王子和相国都尉,又指挥几路精骑直捣祁连山,斩敌三万余,俘获了相国、将军、当户、都尉和单于阏氏、王子等百余人,迫使匈奴北撤二千里。
李广出身箭术世家,天生就是长臂,箭术如神。他身材高大,相貌丑陋,形状有些像猿猴,双臂长可过膝。但他是天生的大将,三岁就能射雁,五岁就通兵法,他的箭术天下没有一个人能学得到,他的三个儿子也望尘莫及。
他爱惜士卒,作战勇敢,连匈奴王都很崇拜他。
顿时,军营里响起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三天后,皇上终于没有同意李广做前队,卫青也正式下了军令,命李广由东道出兵,敢于抗命的话,严惩不贷。
对于我们蒸蒸日上的卫氏家族,也是一个莫大损失。
我也想成全这个英伟过人的孩子,便求皇上下了密诏,不许李广担任前锋。因为这个丑陋而沉默寡言的老头儿箭术天下无双,用兵常常有奇九九藏书网谋,如果让他为前锋,也许会抢了霍去病的功劳。
李广坚决拒绝,以剑拄地,又悲又怨地说道:“老将是天子亲命的前将军,为什么不能跟着大军从正面出兵?李广自少年束发起就一直与匈奴作战,今天如果能够正面和匈奴单于打一次仗,李广虽然年迈,也能一马当先冲锋冒阵,与匈奴王拼个你死我活!倘能如愿,我将含笑九泉!”
我在长安皇宫里听见了李广的死讯,也不禁怆然。当时,卫青正在我面前坐着,和我谈起一些家常。他看见我的眼睛红了,关切地问道:“皇后,你怎么了?”
不轻易动情的皇上,听见了他们的功劳,落下了满面的热泪,穿起朝衣,一路步行到祖宗祭庙里,向高祖皇帝、孝文皇帝、孝景皇帝举起酒碗,笑道:“孙儿终于完成祖宗的遗志,剿灭匈奴了!”
皇上含糊地答应了他,我万分焦急,当夜冒着倾盆大雨,前去郊外军营面见卫青,终于和他商量出了万全之策。
李广涕泪俱下,以那柄御赐的虎筋青铜长弓上指天,下指地
www.99lib.net
,又指着自己的胸膛说:“老臣等了六十年,就为了等这样一个机会,为天子殄灭胡虏。此去,即使战死沙场,也是心甘情愿。皇上若不准许老臣在漠北尽忠,老臣就在殿上撞柱死去。”
霍去病的主力部队已经直捣匈奴单于所在的狼居胥山(今内蒙古苏克特旗以北)处,斩杀俘获匈奴骑兵七万多人,俘获小王、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八十三人,匈奴左部全军覆灭。
六十三岁的太守李广也要求军前效力。
皇上被李广的豪情所感,当即任命他为前将军,跟随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出征匈奴。这是一次具有决定意义的战役。
皇上没有答应他,说他年纪大了,不能上阵。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一直到了六十岁,还只是个小小的太守,没有封侯。每次他刚刚打完一场胜仗,就必定有一次过失,与他的军功相抵,所以,虽然前后与匈奴七十余战,取得过多次大捷,李广却始终未能得到爵位。
卫青临危不惧,立即命士兵用战车自环为营,防备匈奴突九九藏书网然袭击。然后指挥五千骑兵向匈奴单于猛冲,最后大败匈奴。匈奴单于由几百名骑兵护卫,仓皇突围,飞驰逃走。卫青率领几百名轻骑,连夜追赶单于,直追出二百多里路。
卫青同样害怕李广会得头功,他将大军分派为左右两翼,命令李广从道路最险最长的东道出兵。
鲜血溅满了他斑白的胡须和整洁的半旧白战袍,一代名将倒在帐前,眼睛睁得很大,不肯闭上,里面充满了愤怒和失望。
在当时,除了我的兄弟卫青和外甥霍去病外,还有一个冠绝三军的勇将,那就是被匈奴人号为“飞将军”的李广。
其时又恰逢漠北沙暴,李广的大军迷失了道路。
卫青的功劳更大。他的西路汉军经过一千多里的长途行军后,在赵信城(今蒙古境内)附近突然与匈奴主力相遇。
在这同一天,李广却伏剑自杀了。
一个多月后,粮草快断绝了的李广骑兵等来了奏凯还朝的大将军卫青。
李广手下以军功取侯者有几十人,他的堂弟李蔡才能远不及他,都已经被封为大汉的丞相、乐安侯。
天下轰动,
http://www.99lib.net
男儿投军,女子织衣,所有人都在为这场浩大的战事做准备。连皇宫中,我和宫妃、公主、侯夫人们都在亲手缝制寒衣、军鞋,送到霍去病的军中。
未几,匈奴的浑邪王、休屠王率四万大军投降。
年轻的霍去病,虽然将才过人,但并没有李广那样丰富的军中阅历,如果斩灭匈奴单于的首功被李广夺去,那么,对迟至二十二岁仍不肯成婚,决心先灭匈奴、再立家业的霍去病,必然是一个重大打击。
言罢,他长身而起,从容地刎颈死去。
白发苍苍的李广,赌气不向卫青辞军,怒冲冲地带着人马上路了。东道路险,没有什么水草,连驻营的地方都找不到。
虽然没有捉住大单于,但匈奴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无力南侵,只得远蹿北方。
他气愤地去找皇上,哭诉道:“孝景皇帝在日,亲口说过:‘李广生不逢时,倘若生在高祖皇帝年间,万户侯岂足道哉?’当今圣上何异于高祖皇帝再世?老臣早已断绝封侯之望,也没有富贵之想,但与单于亲手交战,乃是每个大将的梦想,希望圣上能成老臣之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