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战城南
B23刀笔吏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B23刀笔吏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廷尉杜周,他任职时诏狱中人满为患,仅二千石以上的高官就常年保持在一百人以上。
张汤很善于逢迎结纳、收买人心,更善于揣摸上意。只要是皇上不满的犯人,哪怕无凭无据,他也会罗织罪名,甚至以“腹诽”之罪决狱;若是皇上有意宽免,他便会命廷尉监与掾史减轻其罪名,很快释放,所以他虽然精通律令,却从来不真的以条文治罪,只是摸清了皇上心意后,再招来文学之士,用精彩、煽惑而有力的文字,牵强地引用律令,为犯人定罪。
由于法令太严,让小吏百姓们终日生活得惶恐不安,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一不小心就被捕入狱,甚至被族诛,他们只能在不幸降临之前拼尽最后的血汗,试图与天子、与残酷无情的官府对抗。
皇上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九九藏书网当一个被架空权力的皇上。太皇窦太后驾崩了,窦王田家都清理干净了,他的号令仍然不能出长安城,这如何能令皇上忍耐?
三公九卿、王公大臣、豪强巨富,这些人只敢在尸位素餐地活着,庸庸碌碌地过着本分日子,循规蹈矩,不敢对皇上的诏书说半个“不”字,不敢再对朝政说三道四,在这些惨苛无情的刀笔吏手下,能苟全性命、终老家门,已是莫大的福气,他们还敢有别的什么奢望?
杜周、王温舒、义纵等人的作为深受嘉赏,朝臣与刺史们也竞相效仿,动不动大兴狱讼,嗜杀成性。
老吏周阳由,多年来以杀人立威,手下冤狱几十起。
皇上常常召他入宫奏事,什么国家财用,诸侯削军,没有张汤不懂的政事,他已经不再是廷尉99lib•net,而成了皇上不可一日或缺的辅佐。
积五世之资,七十年来,大汉的国库里钱粮堆积如山,诸侯们更是富可敌国,每一个封食大邑的藩王,起居都不逊于皇上。
张汤用法峻刻,奇谋迭出,果然成功地排挤了大臣、抑制了豪强,却也遭到天下人的怨恨,大权旁落的丞相庄青翟等人故意构陷张汤为贪污罪,皇上一怒之下将张汤下狱,可张汤自杀后,皇上才发现,张汤的家产连五百金都没有。
作为大汉子民,百姓们不但每家都有要去打仗的男儿,每家还有要送牢饭的亲人。
纵然经过了景皇帝的“七王之乱”和数次“削藩”,诸侯仍然对皇上的号令阳奉阴违,能不买账就不买账。诸侯、巨商、豪强,仿佛是一个个没有加冕的帝王,在他们的99lib•net小地盘上花天酒地、争权夺利,甚至拥有军队。
尽管如此,皇上最初的愿望还是达到了,在这片浩浩茫茫的国土上,没有人再敢违抗他的命令。
据杜周奏称,全国监狱在两千所以上,每年关押的犯人有近百万之多,快到了每十个人里就有一个被抓入狱的地步。
张汤不但以杀人酷刑立威,还擅长巧取豪夺,他帮皇上制定了“盐铁均输”、“翦除豪强”、“制五铢钱”等多种法令,以充实国库。一时间,各郡县的巨富大户被无缘无故地抄家、全家抓捕入狱,收归官府的盐铁等事又弊端丛生,百姓民不聊生,但皇上的天威却终于令举国上下震慑。
张汤果然没有辜负皇上的厚爱,这个善于察言观色的刀笔吏,仿佛是皇上手中一根如意棒,指哪儿打哪儿,从未违背过99lib•net皇上的心意。
倒下了一个张汤,却又出来了十余个著名酷吏,张汤昔日的手下和助手们,一个个比张汤更残酷无情,也更贪婪毒辣。
这些大狱里酷刑花样繁多,层出不穷,交手足,受木索,暴肌肤,受榜箠,幽于圜墙之中……即使有朝一日能放出大牢,性命也去了半条。
皇上登基之后,面对的是一座富足却无法把握的江山。
据儿为什么就不能老老实实地当一个守成之君,将父皇苦心经营得来的安乐平静,一代代传承下去?
广平都尉王温舒,在广平逮捕郡中豪强猾徒,一口气连坐了一千多家上万人。他上奏朝廷,要将这些人一概以同罪论处,轻者处死,重者灭族,皇上毫不犹豫地批准了。
南阳、楚地,盗贼四起,他们攻城掠邑,夺取兵器马匹,释放狱中死囚,逮杀郡www.99lib.net守,屡禁不绝,让皇上很是头疼。
皇上真的不能明白。
问斩之日,广平郡流血十几里,田地山川尽被染红。事后,皇上赞他“有能”,提拔王温舒为河内郡太守,不久又升为京师中尉。
每逢他收到一份告劾书,杜周就会多作牵连,大兴狱讼,一件案子至少逮捕几十上百人作为证人,诏狱中经常关押着六七万犯人,多时有十几万,其他郡县监狱里关押人数,更是不可胜数。
他任用世代为吏的张汤为廷尉,订立了《朝律》等大汉律令,创建了诏狱,专门关押由皇上下诏逮捕的罪犯。
这样一个能够让帝王令行禁止、操控自若的太平世界,又有什么不好了?
定襄太守义纵,一次查狱时,嫌狱中人多,索性将两百多名犯人与正入狱送饭的两百多名亲友,同时绑赴法场斩首,皇上竟也不责怪。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