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战城南
A22战城南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A22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皇上见汉乌联盟即将破裂,赶紧又许诺与乌孙和亲,将“七国之乱”罪首楚王刘戊的孙女加封为“解忧公主”,匆匆忙忙出塞嫁往乌孙。
为了让三十六国真的永远臣服,皇上在敦煌以西至盐泽的沿途修筑烽燧亭障,发兵往轮台一带开垦田地,每年轮戍屯田。
愿为忠臣安可得?
李广利依计而行,四十多天后,贵山城水源枯竭,无力再守。大宛的王公贵族们深感害怕,他们派使者来跟李广利谈判,将当年匿宝马、杀汉使的罪过都推卸到大宛王毋寡身上,他们杀了毋寡,将他的首级献给李广利。
这胜利真的很亮丽,很煊赫。
由于连年征伐,壮丁越来越少,皇上甚至将征兵的年龄由十六岁至六十岁改为了十二至七十,这就意味着,连刚满十二岁的童子和七十岁的白发老翁,也有可能执戟出征,或者远赴万里外的五原或西域屯田戍边。
六万精兵很快跟随着李广利出了玉门关,各诸侯国调来的十八万大军也都入驻了玉门关外,随军的马匹骆驼无数,每家每户都加了西征税,每个郡县都必须进献西征捐和军中粮草,皇上这还不放心,又命人出使乌孙,给乌孙王岑陬军九_九_藏_书_网须靡送去重礼,邀请乌孙国夹击大宛。
在数十万民夫、数十万牛马的助力下,李广利率领着五十多位能征惯战的校尉、六万南北征伐的大军,终于成功地围住了大宛国。皇上增去的那十八万名戍甲卒,则驻扎在张掖城之北,以为后援。
此番击溃大宛,汉军威震西域,三十六国纷纷派遣子弟入汉贡献为质,愿意服膺王化。
为我谓乌:且为客豪!
在去敦煌的路上,运送粮草弓弩的民夫和士兵、马车几乎连成了一条长线,络绎不绝,一直指向了西域。
万户侯,这是当年皇上给李夫人的承诺,事隔数年,他到底还是完成了给自己心爱女人的承诺。
禾黍不获君何食?
可这逃不出皇上的算计,他听说大宛都城贵山城的水源在城外,所以早就从全国选出了大批水工,跟着李广利出征,好切断贵山城的水源。
乌孙王终于勉强答应在汉军兵临大宛国城下时,也出些骑兵帮帮忙,皇上这才正式发兵,攻打大宛。
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战。
水深激激,蒲苇冥冥;
九*九*藏*书*网广利的部下不少人是为了到西域发财而来,出征前都给李广利送过礼、拉过交情,一路上,那些校尉和长官们克扣粮饷、虐待士兵、抢夺战利品,李广利全都不闻不问,极其纵容,结果征西归来,战亡者不过数千,活活饿死、累死的士卒却有几万。
即使是李广利这么个软弱不成器的东西,皇上也没有食言。他宁可耗尽国帑、倾尽国力,也要显耀自己心爱女人的家族,哪怕在李家全都成了他一时震怒的牺牲品之后。
皇上没有诞妄,诞妄的都是我们,我们这班见识不远、心怀妇人之仁的凡夫俗子。
梁筑室,何以南?何以北?
汉军一路远征,死在战场上的人很少,饿死、累死在路上的人却很多,李广利为了雪耻,更为了立功,行军时毫不爱惜士卒,令大量将士因病疫、水土不服、疲倦和指挥不当而在路途中死去。
由于这次汉军声势浩大、军容整齐,沿路西域小国无人敢于抗拒,纷纷开城出迎,尽其所有,供给粮食与淡水,唯有一个叫轮台的小国,紧闭城门,以抗远征大军。
在皇上眼里,那些战西域死去的汉兵,他们不过是数字,不过是随时可http://www.99lib•net以从百姓家里用征兵令调出来的健儿,不过是为了让李家立功而奋不顾身的替死鬼。
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乌可食。
这倾国之战终于以胜利告终,皇上极是喜悦,他封李广利为海西侯,从征各将也都大加升迁赏赐,升任九卿的将军有三位,升任诸侯相、郡守、二千石的一百余人,一千石以下的一千余人。
李广利当然不能放过这个小国,数日后,大军攻破了轮台的城池,屠城而过,此后,汉军便一路势如破竹,未再遇到任何抵抗。
乌孙王岑陬军须靡,本是细君公主的丈夫,两个人年龄相当,很是恩爱,可惜细君公主不耐塞外的苦寒和寂寞,三个月前郁郁而终,正处在丧妻之痛的岑陬军须靡,对皇上邀他出战的要求毫无兴趣。
皇上多年开疆拓土,常常征兵,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战死塞外的男儿,朝行出攻,暮不夜归,是每个士兵出征都怀有的悲凉预感。
当年,是为了赶走匈奴人。匈奴人已经将战火燃烧到长安城外,他们的马蹄踏碎了我们的山河和农田,再不回击,大汉子民们会沦为异族的奴隶。
而今天,他们又为什么而战?偶尔的,我也暗暗问过九九藏书网自己,万里之遥的大宛当真非征服不可吗?即使是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只是,这一次,皇上不准军中仔细记录战亡的人数。
朝行出攻,暮不夜归!
大宛贵族们声称,若是李广利许和,他们就将所有大宛马都献出来,让汉军尽情挑选,如果不许和,他们就杀尽良马,血战到底,李广利求功心切,又垂涎于大宛贵族们献出的贵重礼物,赶紧许和,一口气从大宛挑走了三千多匹宝马,撤兵东归。
思子良臣,良臣诚可思:
临行前,“解忧公主”要皇上答应她,若有一天她死了,不管多远,都要把她的遗骨运送回汉家安葬。
太初四年(公元前101年),皇上特地为封赏李广利下诏:“贰师将军广利征讨厥罪,伐胜大宛。赖天之灵,从溯河山,涉流沙,通西海,山雪不积,士大夫径度,获王首虏,珍怪之物毕陈于阙。其封广利为海西侯,食邑八千户。”
野死谅不葬,腐肉安能去子逃?
这天威莫测的深情厚谊,恐怕李夫人就是活着,也无法消受吧。
枭骑战斗死,驽马徘徊鸣。
99lib•net
到处都是战争,年年都是攻伐,父子兄弟同时出征,却只能形只影单地回还。无法为野战而死的亲人安葬,甚至只能亲眼看着乌鸦在眼前啄食完同袍的尸体。战士们倒在野地里、深水里、菖蒲深处,只有战马仍在身边徘徊。他们没有时间去种植收获庄稼,没有机会去做一个孝敬父母、疼爱妻子的淳朴农人,注定了只能做刀下之鬼、河边枯骨。
卫伉也被任命为粮草官,我私下乘着安车去卫家看他时,听得不少茶肆、酒馆里都在弹唱着一首忧伤的歌《战城南》:
对此,皇上只淡淡地说道,万里征伐艰难,非常人能胜任,此番朕绝不接受讼状和上书,绝不录贰师将军的过错,李广利有任何过失,都可以用他的军功掩盖。
身披战甲、手执戈矛的骑兵们在大宛如入无人之境,他们到处纵火、砍杀、劫掠,大宛那些微不足道的军队很快就战亡被俘,全军溃败。剩下的零星军队退居郁成城,企图闭门坚守,让李广利再次无功而返。
十八岁的“解忧公主”哭泣得比当年的细君公主还要凄惨,她们同样都是犯罪亲王的后代,对和亲的使命,她们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
如此一来,西域得来的战利品,还不够皇上军费开支和封赏所用的十分之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