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再顾倾人国
B15劫狱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三 再顾倾人国
B15劫狱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你认识建章宫的侍卫吗?”我擦干了脸,来不及更衣,便开口询问。
“给你六个最好的羽林郎和七把最快的剑,天色一断黑,你们便硬闯馆陶公主府,夺人之后,到平阳公主府躲藏。”我一字一句地吩咐,“尽量不要伤人。”
我没有回答,合起手掌,将那小小玉羊握在手中,默默想念着那两个我同样爱重的男子。
“卫子夫当翘首以听佳音,一切拜托了!”我向那七双眼睛一一看过去,终于碰见了他那双燃烧着黑色火焰的眼睛。
一把伏夷剑凌空飞了过来,矮小的公孙敖在他的马上腾身而起,左臂一长,伸手接过了这把剑。
我浑身哆嗦了起来,是他!他竟然为了我亲自出手,以万金之躯前去救拯我那奴隶出身的幼弟。这是轻率,
藏书网
还是挚爱?
“是。”他躬身退下。
我们的目光交织在一起,此时无语却胜过千言万语。
后来的后来,我想过,即使为了他化装混入羽林郎前往公主府这一件事,卫青和霍去病也应该忠于他一辈子,鞠躬尽瘁,死生以报。而我,不管那一刻他的出发点是爱,还是年少好嬉,我都要为这个回忆感动落泪。
“奇怪的是,我觉得自己似乎认识他。”公孙敖若有所思地抱着双臂,抚摸着自己唇上翘起的八字胡须,喃喃说道。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今后也永远不会知道。他们彼此之间互不相识,只能凭声音来胡乱猜测,皇上说,假如其中有人被公主府擒获或杀死,也绝不会有人去相认,但皇上会给他们的父母妻www.99lib.net儿以最好的优抚。
他们的发髻上插着红珊瑚的长簪,这是我们自己人的标识。
公孙敖“噌”的一声猛地抽出长剑,银白色的青芒划过,冷如秋水,亮若朗星,剑尖上五色流动,有一种幽寂、诡秘而肃杀的焰彩。
未央宫的书房里,我一言不发,站在皇上的对面,眼睛直视着他:“请让臣妾挑选六个武艺高强的年轻羽林郎,臣妾要去办一件性命攸关的大事。”
我的心在颤抖,不知道是震惊,是喜悦,是兴奋,还是担心。
“他们当中,有谁和卫青交好?”
从馆陶公主府出来,我浑身湿透地回到了皇宫,羽林郎们散尽了,我留下最后一个侍卫,他是个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的年轻人。
我提起一只金错黄耳方壶,壶里九-九-藏-书-网散发出浓烈的酒香,向侍儿托着的方盘里一一斟去,再亲手奉给这支即将出征的马队。
我点了点头,扶着花瓶里那一枝皇上在太液池亲手摘取的白睡莲,思忖片刻,吩咐道:“传他来见我。”
冷月流照汉宫,已经是初秋天气了。
“在前门等我的吩咐。”我匆匆接过侍儿递来的外氅,朝未央宫赶去。
皇上停下了紫毫笔,深深地看了我片刻,忽然间,一丝无声的微笑绽开在他弧线分明的唇角:“好样的!朕答应你!”
公孙敖抬起眼睛,目光炯炯地看着我:“卫夫人有什么好主意吗?”
“将他抢出来。”我一咬牙,沉声说道。
“这和臣的意见完全相同。”他朗声大笑道,“但是臣势单力薄。”
更大的暮色坠落下来,公孙敖跟
99lib.net
在我身后,向宫院里那六个同样高大健壮的蒙面骑者一一打量。他们统统骑着黑色的焉支长腿马,腰间悬着黄色鹿皮鞘的伏夷剑,脸上扎着棕黑色的绸布,只露出一双湛然的黑白分明的眼睛。
他半跪在地下答道:“臣认得几个。”
雨后初晴的天空,暗红的日头正在向太液池的湖波中坠落,晚风带着暑气,吹动了岸边的千棵垂柳,无边的暮色向深宫里涌来。
“遵命!”公孙敖抚着手掌,全身都是按捺不住的劲头。
被软布包裹的马蹄飞腾起来,无声地疾驰而去,那些人马和长剑的影子,都消失在柳树的深荫中。
“今天晚上,”公孙敖深思着说,“有一位羽林郎特别勇敢多计,他对公主府的地势十分熟悉,一个人在十几名公主府侍卫包围圈中横挑竖打九-九-藏-书-网,全无惧色,最后冲出重围,砍断门锁,将卫青负在肩上跳出了围墙,打个呼哨,骑马遁去。”
我喜极而泣,眼泪溅在晶莹的玉羊上。
“公孙敖!”一个故意变细的嗓音高叫道,“给你剑!”
一种熟悉的厚重气味飘了过来,我犹疑地立定脚跟。
出乎我意料,公孙敖是个身材短小的人,但浑身充满了肌肉,从里到外散发出一种刚强而悍然的气质,我只打量了他一眼,便对他有了信心。
直到深夜,公孙敖才由平阳公主府回来。他送来一封信,硬绫的信封里没有一个字,只有一块淡青色的玉雕小羊,那是卫青从小佩在项上、不离不弃的吉祥物,上面似乎仍带有卫青的体温。
“卫青是我的弟弟。”我开口说道。
“公孙敖。”黑脸侍卫谨慎地答道,“他和卫青肝胆相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