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再顾倾人国
A14李夫人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三 再顾倾人国
A14李夫人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当先一匹马上的乘者是皇上,他穿着紫色绣金紧身戎衣,颇有几分当年的剽悍神勇。最后一匹马上的乘者是李延年,他气喘吁吁,脸色喷红,看上去更像个娇俏女人了。
皇上更是开怀大笑,道:“哟,朕可是把最心爱的人给忘了,来人,记着,明天要内廷下诏,给李大人个官职,官拜‘协律都尉’,俸禄二千石!”
宠妃生子,永远都是皇后的噩梦。
谁也不能否认李燕然是个绝色美女,但除了容貌和歌舞,她便一无可取。
夏日的下午,奚君扶着我出去散心,一群人陪我走到长乐宫后苑处,却见皇上的车乘如飞般从未央宫与明光宫之间的长廊上驰来。
这辈子,我为皇上生过的孩子最多,三位公主,一位太子,生据儿那年我二十八岁,此后再没开过怀。
我心中动怒,也忍不住大声呵斥:“放肆!你怎么敢擅用天子仪仗,坐着皇上的车在驰道上走?大汉家法,后妃僭越者,当死!”
九九藏书她不大识字,也很少读书,更不懂礼法,穿上华丽的宫装也仍然如同穿着舞衣,走在未央宫里常常蹦蹦跳跳,不时会即兴起舞,当然,皇上爱的也正是她这种飘然若仙、天真烂漫的情致。
捉弄完李延年,皇上终于看见了和李夫人一起僵立道旁的我,睿智如他,一眼就看穿了事由,赶紧道:“皇后,是朕让李妃乘车去未央宫的,休得怪罪她。”
她被我的气势吓住了,嗫嚅道:“陛下,是……是皇上让臣妾乘车先回去的……”
皇上大笑着道:“好,你们李家的子弟都是好样的,李广利,朕封你为‘卫将军’,明年拜将出关,带三万精兵,攻打大宛!倘立功归来,朕给你裂土分侯,决不食言!若你能屡建奇功,将来大司马之位,说不定就是你的!”
可李夫人不同,她风情万种、艳冶无双,牢牢地抓住了皇上,让皇上深深地沉迷了进去,一如当年对我,甚至,有时候http://www.99lib.net我觉得还要超过当年对我。
我的据儿,该来的总是要来,想躲也躲不过去,上天不想让你的帝位来得太过顺当,只是不管到什么时候,我永远都与你同在。
据儿今年已经二十四岁,就算尹婕妤、邢夫人之流再给他添个年幼的弟弟,也不见得能撼动他的太子之位。
可我听说,新近被封为“夫人”的李燕然命人到处搜罗生儿子的秘方,还让建章宫的方士们加紧为皇上炼制回春丹,好再生儿育女。
皇上差点笑岔了气,故意绷着脸道:“协律者,唱歌弹琴跳舞,都尉者,大总管也。”
出身下贱,这是命,可自甘下贱,这是本性。
皇上居然让姬妾乘着天子车在宫中随意行走,他年纪越大,似乎越任性,越不羁。
三个月身孕?我望着她那纤细得仿佛只有一束的腰肢,不敢相信。
我的预感没有出错,李延年的妹子很快独据了皇上的心,什么尹婕妤,什么邢夫人,统http://www•99lib•net统被皇上抛在一旁,不再回顾。
我忙站到道边请安,车乘停了下来,车帘后露出的却是李夫人的半张脸。
见他这样大包大揽,我更是生气:“皇上,祖宗上订下的家法,无论太子后妃诸侯,擅用天子仪仗,与谋反同罪!适才李夫人乘着皇上的车过来,臣妾差点向她行礼下跪,可她居然半点惭色都没有!”
李延年一边倒身下拜,一边天真地问着:“谢陛下隆恩,可是皇上,这协律都尉是个什么官儿啊?”
李延年见皇上高兴,也撒娇道:“皇上,我兄弟见到皇上才几天,就封了‘卫将军’,奴才天天跟着皇上,侍候皇上,到如今论起身份,还是狗监的内官,多不体面啊!知道的,说我是李夫人的大哥,皇上的国舅爷,不知道的,说奴才就是个宫里头养猎狗喂狗食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正说着话,只见后面的驰道上几匹马如飞赶来。
这对兄妹都极其风流标致,却也一样下流
九九藏书
无行,俩人整天与皇上同榻起居不说,李延年居然还打算把弟弟李季也送入宫来供皇上享用。
皇上就用这样的人与我的卫青、霍去病相提并论?还是当初的我们,和今天我所百般厌恶的李夫人、李延年并无二致?
“无礼!还不快下车给陛下行礼!”奚君毫不客气地厉声吩咐。
如果他们没有别的想头,就算全家都来给皇上当后宫,我也不愿多操半点心。
李夫人这才不悦地走下了车,勉强跪了一跪,低声道:“臣妾给陛下请安。”
三十三年来,对皇上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已经令我对他的好色不再有底线。皇上自己也说过,他绝不可一日无女人,更不可能数年如一日对着同一个女人。
李延年这才眨巴着眼睛明白了过来:“哟,说了大半天,还不是个编小曲儿的么?皇上可真会捉弄奴才。”
中间一匹马上的乘者是位健壮少年,他加紧一鞭,超过皇上半个马身,兴奋地道:“臣赢了!皇上,臣赢了,皇九九藏书上金口玉言,答应臣的话可得算数啊!”
更令我不敢相信的是,她居然和她的哥哥李延年一起侍候皇上。
“皇后陛下!”她笑嘻嘻地打着招呼,全无半点规矩。
李广利?我望着面前那个小白脸,他不过十七八岁模样,和李延年、李夫人一样,浑身都是街头艺人的灵活和油滑,每一根线条都透着想取悦别人的讨好意味。
皇上本来就好男风,死掉的韩嫣,恐怕在他心里的位置要胜过绝大多数嫔妃,李延年虽然比不上韩嫣俊美,却更妩媚妖艳。
皇上也自知对李夫人宠溺无度,只得抱愧地道:“请皇后恕她无心之失,李妃已怀有三个月身孕,朕怕她劳顿太过,这才稍稍纵容了她,下次绝不会了。”
皇上的女人成千上万,可生下的孩子却寥寥无几,至今也不过李姬、王夫人还有两个无名宫人为他生过三个儿子、两个女儿。
出身市井,她擅长一口流利的市骂,听说她竖起眉毛骂起侍女来可以半个时辰不换气,也不换说辞。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