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再顾倾人国
B13陈皇后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三 再顾倾人国
B13陈皇后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阿娇浑身发颤,用手捂着嘴,强自压抑着痛楚和悲恸。
“她不是朕藏的女人,”那个高大的影子快步走到我身前,将我拉了起来,“她是朕要留下、要给她名分的女人。”
若不是为了这孩子,他今天本来会任由我被皇后赶出宫,流落街头。
“三个月?谁送你进来的?”
我们二十人一起在椒房殿正中拾衣跪下,我用力低着头,直到上面传来一个高亢而动听的声音:“后面那个绿衣婢子,抬头让我看看!”
一个黑壮的内官向前迈了一步,高高扬起手中的皮鞭,向我身上挥来,旁边的宫女们轻呼一声,纷纷让开。
可是那些珠宝和浓妆反而破坏了她原有的好相貌。
“回陛下,妾身是卫子夫。”
我看得出她有多么凄恻多么难过,因为此刻我的心底也能感受到一种咬啮般的痛苦。
我浑身一颤,眼前只觉发黑,不过是一个多月,却仿佛已是天涯之遥。
可不知为何,过得几天,皇上不但不曾发布什么废后诏书,还带伤到窦太主家赔罪认不是。
后来我才听说,皇上想推行“建元新政”,得罪了太皇太后,几欲废除他的皇位。梁孝王虽然死了,可他还留下五个封王的儿子,再说皇上的那些异母兄弟,也无一不是野心勃勃之徒,个个对皇位虎视眈眈。
“朕记得。”皇上平静http://www.99lib.net地说,“阿娇,十二年前,朕只有六岁,六岁蒙童之语,怎能当得了真?”
她比我高大健美,没有什么娇弱之态,与皇上甚至显出几分相像。
“是朕,朕带了她进来。”一个微哑而沉厚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她浑身上下都是富贵装束,发髻上饰着指头大的明珠,发着淡淡的柔和的辉色,项间垂着大块的深蓝宝石,腰上悬着多宝串,串中连排的纯绿翡翠,穿着一件月白色抽纱织花的裙服,相貌艳丽非凡。
牛皮鞭影划过满殿金影,划过烛火,呼啸着向我飞来,绝望中,横空里伸出一只虬劲有力的大手,猛地握住了皮鞭。
“给她名分?”陈皇后连声冷笑,她也走了下来,望着我咬牙切齿地道,“脸蛋长得不错,脂粉淡扫,恰到好处,八字眉、梨花妆,好一副眉心结愁、娇柔万种、楚楚可怜的模样,这腰身,一看就是歌娃舞女出身,怪不得把皇上给迷住了!你这种狐狸精,出身下贱,却不守本分,凭着几分姿色,就想妄攀富贵,与本后争锋?”
“她到底是什么人?”陈皇后的声音变得尖锐而愤怒,“皇上,你又瞒着我藏起女人?前几天陛下是怎么跟我保证的?”
她说的是我。我抬起眼睛,望见几级丹墀上放着一张搭着青99lib.net狐皮的胡床,一个年轻美丽的贵妇倚坐在床上,向我投来两道充满警惕意味的目光。
我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平阳公主的名字,她是我的旧主子,看在她面上,或许陈皇后不会对我太狠辣,可如果我冒冒失失说出来,会令长公主十分被动,也令王太后与窦太主生出嫌隙。
当着皇上的面,殿上的几十个健妇和内官居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一声。
皇后虽然原谅了皇上的一时之错,但对他越来越不放心,宫中已下谕令,明天开始,所有妙龄宫女,都必须到未央宫去面见皇后,由她一个个亲自筛选,好确保皇上身边半个美女都不会存在。
陈皇后与皇上拼命厮闹了一场以后,听说皇上勃然大怒,在议政殿上咆哮着说要废掉陈阿娇,毕竟,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闹家务,又被女人追着打伤,是件极丢脸面的事。
“妾身入宫才三个月。”
若不是靠丈母娘窦长公主极力为他说情,皇上的日子可过得不大安稳。
皇上,他不是仍然爱着我,他不是为了我才与皇后翻脸,他是为了我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一定是侍女将消息禀报了他,他才匆匆赶来椒房殿。
深夜里,我将手放在自己的腹上,什么感觉也没有,什么动静也没有,那里真的已经孕育一个奇妙的生命,一个皇上的血脉九*九*藏*书*网吗?还只是我的幻觉?
陈皇后越发气恼,她将手一挥,大喝道:“来人,给我把这个贱人打个臭死,再送到掖庭去发落!”
陈阿娇怒火万丈,发疯了一样向他扑去:“刘彻,是你背叛了我们的结发之情,你别忘记了,十二年前,你当着我母亲的面许过愿,要娶我为妻,金屋藏娇,与我今生长相知,至死不分离!”
为了治好自己不生育的毛病,几年来,阿娇已经花了九千万钱去问医,却仍然没有半点动静。九千万钱,能养活一支十万大军整整一年,却无法为她买来一个上应天命的皇子。
我恐惧万分,皇上如今连自保都难,还能顾得上我么?凭阿娇皇后那娇贵的性情,她的确做得出来任何不顾后果的事情。
皇上身边全是既能干又有势力的女人,太皇窦太后、王太后、窦太主、陈皇后,还有窦王田陈四家外戚,哪一家都可以对他的废立说三道四,他这个皇上,当得已是战战兢兢,若再软弱下去,难免受人嘲笑。
侍女们告诉我,皇上正在百般讨好阿娇,他命人为椒房殿的墙壁、巨柱涂上金漆,为阿娇的寝宫里布置金帐、金屏风、金妆台,说是要应从前他对阿娇发下的誓言,为这位贤后建造金屋。
那是我第一次进入未央宫,未央宫室的壮丽远超长乐宫,十几丈高的朱漆巨柱99lib•net,迂回曲折的长廊,崔峨的高台朱阙,高大的守门石兽,执戟而立的健壮宫卫,神情肃穆的老少内官,无不令人心生敬畏、自感渺小。
一个衣着华贵、身材健壮的女官走了过来,向我们投来憎恶、挑剔而藐视的目光,大声吩咐道:“跪拜皇后陛下!”
我甚至连在册宫女都不是,阿娇并不知道皇上已经有了我,更不知道皇上已经忘了我,也许是凭着女人的直觉,她闻见了近在咫尺的危险气息。
等了很久,我才和另十九个宫女一起走进了椒房殿。
“什么时候入宫的?”她狐疑地打量着我,严厉而傲慢地审问着,“生得这么好,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皇上空手夺下皮鞭,捏住自己流血的手掌,怒道:“陈阿娇,你不但敢当着群臣的面和朕相殴,让朕丢尽脸面,今天又竟然想当朕的面打死朕心爱的女人,你眼里还有朕吗?你还有一点六宫领袖、母仪天下的模样吗?”
阿娇生于皇家,又嫁入皇家,公主、太子妃、皇后,一路顺顺当当地走来,放眼大汉,再没有哪个女人比得上她命好,可她最大的遗憾,就是结婚五年,仍没有生下皇嗣。
皇后的手下搜遍了所有宫室,最后也找到了我,我随着成排的宫女们沿着未央宫门前的汉白玉台阶走进宫殿。
我的泪水不断流淌着,冲刷着满脸的脂粉,不,99lib•net不是害怕陈皇后的凶悍和仇恨,而是,我终于明了,在皇上的心里,始终有我,尽管他风流,尽管他薄幸,尽管他爱了一个又一个,但我在他心里的位置,仍然高出众人,不可取代。
他是我的天空,也是我的命运,可这天空阴晴无定,这命运不可捉摸,他曾对我热情如火,却又无缘无故将我抛在脑后,此刻,他的心里还有我吗?
皇上走上前去,抚着她的肩头叹道:“皇后,朕与你打小儿的夫妻,恩爱非常,只是我们至今仍无子嗣,卫子夫好不容易怀上了朕的骨肉,难道你想连朕的孩子也打死吗?朕前者施行新政,触怒太皇太后,听说朕的那些皇兄皇弟,一个个都派了密使到长安来勾结大臣、打探消息,他们心怀鬼胎,对朕的帝位虎视眈眈。还有江都王、淮南王他们,这些人哪个不是坐拥数十州县,手下甲士如云?倘若朕再过两年,仍是无嗣,这天下,这皇位,还能有朕的份吗?阿娇,朕能有今天,是你和姑母的功劳,你我夫妻一体,宠辱与共,你忍心看着朕被逼到那个份上吗?”
“你叫什么名字?”
陈阿娇再也坚持不住,扑在胡床上放声大哭。
椒房殿果然如传说所言,金碧辉煌,到处都由黄金砌就,黄金檀木武王伐纣屏风,黄金竹节博山炉,黄金凤凰胡床,黄金盘丝薰笼,照映着主人也如同黄金堆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