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再顾倾人国
A13再顾倾人国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三 再顾倾人国
A13再顾倾人国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不是霍去病比卫青更卓越,也不是年轻嫔妃们得到了超越我当年的恩宠,而是,权势令从前卑贱的我们变得越来越强大,甚至强大到可以看清皇上纤毫毕现的一切,可以与皇上平视。
或者,赵吉儿只是恋着长平侯夫人的名位,不能忘怀。她不愿被草草葬在普通官吏们的坟冢堆里,让后人嘲笑她的孤单、耻辱和平凡。
尹婕妤和邢夫人同时端着一杯满斟美酒的金爵送到皇上唇边,可他却全不理会,只是出了一会儿神,向我们叹道:“唉,延年误朕,世上岂有如此绝色佳人哉?”
我那嗜杀独断、从不让别人染指皇权的君王,肯如此纵容霍去病,是因为他实现了皇上今生最大的梦想,成就了五代汉皇都难以完成的靖北之功。
也许这是制衡,也许这是互利,我不能知道。
作为回报,阿娇帮他登上了皇位,我给他生下了一群儿女,我家族里最优秀的男人在塞外九死一生地拼杀后,又及时地死去。
皇上从来就不喜欢强者,真正的强者这世上只能有一个,是皇上。
是男人?是内官?
二十二岁他已是群臣之首,丞相在他面前也得弯腰屈膝、不敢正视,他内则秉持国政,外则仗钺专征,上能奏议皇子的封号,下能安排百官的升降,门下听命奔走的宾客至少数千,只要他们能得到霍大司马赏识,一千石、二千石的显宦,都99lib•net唾手可得。
几支合舞和清唱过后,殿内安静下来。
听说这两个年轻女子都姣好自负,为防止她们俩争风互斗,皇上将她们俩分置几十里远的两处宫室,从不让她们二人见面,亦不让二人的侍役们往来传递消息。
那时候,我也是和她们一样,总用充满仰慕、敬畏和患得患失的眼神注视皇上吧。
随着一声羯鼓轻响,一个肤白如雪的女子出现在正殿中间。
……
赵吉儿匍匐在地下,一改从前的矜持傲慢,痛哭失声道:“陛下,妇人的‘四德’,我一样不缺,却被无情地抛弃,成亲八年,有七年多时间,我独自守着空帷,为卫青操持家务,甚至,因为自己身体不好,还给他纳了两个妾侍,岂料竟中途被弃。当年被休,我就没打算再活下去,只为了看他二人的笑话,我才强撑着活在这世上!平阳公主比卫青年长八岁,妇人又比男子容易年老色衰,我想等着看卫青后悔莫及的样子!可是陛下,如今我不但无故被休,一生寂寥,甚至连与卫青合葬的资格都失去了!陛下要为我做主啊!”
谁能说霍去病死得太早呢?
我也有些伤感,她的要求并不过分,她是长平侯卫伉的母亲,是卫青的发妻,为他操持过八年家事。
皇上悠然神往,欢喜道:“朕不信,九九藏书网世上竟有这样的绝色。来人,驾朕的六马青盖天子车去,速请佳人入宫!”
他的心已经远远地飞出了未央宫,去和那个金色的影子相会。
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她,平心而论,我不喜欢赵吉儿。
卫青死了,她的美丽也就全都陪葬在了像庐山之冢。
平阳公主坐在我身旁,她的髻上只插着一支素白的玉钏,从前那满头珠翠全都摘落了,一天更衣三次也改成了永恒不变的绣金宽袍,似乎是一夜之间,就从美艳尊贵的公主,变成了一个臃肿呆滞的老妇。
所有的荣耀和力量,都只能由皇上赏给我们,都能来自他的一时喜恶。
我的眼前忽然间跳出那个窈窕俏丽的金色影子,还没等我回过味来,平阳公主已经快人快语地笑着说道:“谁说没有,李内官唱的不是别人,是他亲生的妹子李燕然,陛下,赶明天你也见一见,人人都说李内官长得俊,我看啊,他还及不上他妹子的十分之一呢。”
西施掩面,比之无色。
乐工们大多撤出了内殿,一名乐工不时轻敲编钟,发出悠扬古远的声音,画屏深处,四名绿衣讴者一边拨弄着箜篌,一边轻吟着宋玉的《神女赋》:
其象无双,其美无极;
他再也无心去喝尹婕妤们斟好的酒,也不愿往跪在
九九藏书网
地下齐声给他祝寿的各国佳丽身上看一声,更无心去听他的皇后、太子和公主年年相同、整齐划一的祝寿辞。
寿宴摆在未央宫,皇上居中席,尹婕妤和邢夫人一左一右围绕在他身边。
这几年,独居府外,她竟瘦成了一把骨头,令我看着觉得惨然。
李延年手持羯鼓,越舞越近,轻启贝齿,曼声唱道:
披华藻之可好兮,若翡翠之奋翼。
今天是她们第一次见面,亦是我第一次见到她们。
瞧她和皇上两人之间用目光交流的深情蜜意,这大约又是皇上的哪位新宠。
她为人也确实有几分尖刻。
而如今我成了他的皇后,他唯一的妻子,却永远地失去了他。
“他不是舞女,”奚君在我耳边轻语,“他是狗监的内官李延年,原是因为犯罪后受了宫刑,没处谋生计,才自荐入宫,在上林苑养过两年狗,听说前几天才被人引荐到皇上面前,皇上很是喜欢,他不但长得好,而且会侍候、会弹唱各种时令曲儿。”
我当皇后时,她托我为她兄弟谋个侍中之职,我因事耽误了几个月,她便勃然大怒,背后骂我为“贱婢”,说我们卫家是因为和她们赵家结亲才抬高了身份,受到了皇上的重用,不料却如此忘恩负义。
打情窦初开以来,皇上为女人做过很多事,他为废后阿娇花过数万万钱,半个国库都不止,他将我的家族从泥尘中九九藏书提拔起来,享尽荣华,他给更多的女人赐过金钱首饰官爵,朝中除了诸侯、世家就是外戚,举孝廉上来的人寥寥无几。
前些天,赵吉儿来找我,满脸是泪,满眼是恨,泣道:“皇后,我嫁到卫家十几年,给卫青生了三个儿子,有过任何失德之处吗?”
她出身豪门,祖父是汉丞相,母亲是梁王之女,卫青立功封关内侯后,赵家才主动将女儿许配给他。
我常觉得霍去病选择在顶峰上离去的时机无比巧妙,如果他成熟到卫青那个年纪,拖延到失去皇上欢心的处境,就算尊荣未改、爵位未降、封邑未减,也会在不断的猜疑、限制和冷落中,渐渐变得心如死灰、自暴自弃。
我与皇上分坐左右,大汉家法,只有皇后可与天齐,这两个年轻的姬妾,应该坐在太子和公主、夫人之下,可皇上特旨,今朝寿宴上都是家人,不论礼法,只要开心就好。
就算赵吉儿的骨头和前夫葬在了一起,卫青一样爱的是平阳公主,就算此生不能合葬,平阳公主的心也早就随着卫青关入了墓门。
夫何神女之姣丽兮,含阴阳之渥饰。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逢年过节,赵吉儿极少参加我们卫家的家宴,尽管大姐二姐都已经嫁给了年轻的二千石高官,我也因生下公主而被封夫人,但赵吉儿的骨子里仍看不起我们,她很少跟我们来往,万一宴游时坐到一起,九九藏书网能不和姐姐们开口说话,她就绝对不会轻吐一个字。
这妖孽。
《神女赋》与《登徒子好色赋》都是皇上喜欢的文赋,他常自命为楚襄王那样的风流帝王,只惋惜没有神女愿与他阳台相会。
我怔了一怔,极目看去,只见“她”眉黛深青如远山,双眼含情如太液池波,肤若堆雪,柔若无骨,妆容清丽,哪里能看出半点男人的模样?
赵吉儿的相貌清秀白皙,略显瘦削,平时看起来也是个美人,不知道为什么,一站到平阳公主身边,就会显出几分刻薄相。
她披着长发,赤着双脚,银色的舞裙足有六尺长,八幅裙摆全拖在地下,被她的回旋摇摆成了一场骤密的冬雪。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难怪田仁说李延年的容貌气质不在韩嫣之下。
当年的韩嫣,只要换过裙装,定然能够媚态万端、艳冠后宫,而一旦束起金冠、穿起戎衣,又是绝顶英俊潇洒、令女人心折的美少年。
然而合不合冢,这算得了什么惊天的大事呢?
毛嫱鄣袂,不足程式;
但即使如此,也没有哪个皇帝会喜欢政出旁门,权落他家。
尹婕妤和邢夫人仍在幼稚地攀比着,这个给皇上敬一杯酒,那个给皇上喂几粒樱桃,她们不过十六七岁,是我当年入宫的年龄,青春正好,满心美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