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再顾倾人国
A10金盘舞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三 再顾倾人国
A10金盘舞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她在每个金盘上都略作停留,变出各种舞姿,有时看上去似西域的反转琵琶,有时看上去如伏地祭祀,每段舞蹈都与乐曲的节拍配合得精准无缺,变幻时也如行云流水,毫无滞阻,我不由不惊叹于她那天才般的音乐感觉。
我命奚君拿来笔,在乐坊送的竹简名单中重重地涂抹去《金盘舞》的曲目,顺便也看到这金色少女的姓名:李燕然。
她的嘴角永远凝着一丝微笑,似含情又非,似献媚也非,只是十分的亲切可喜。这烟视媚行、艳若桃李又暖若春风的年轻女子,每一次凝视都充满喜悦、每一根指尖都跳动着节拍、每一寸肌肤都流淌着音乐,真堪称美女中的绝品。
是丹药让皇上迷恋于女人,还是女人让皇上迷恋于丹药,这我一直没有想清楚。
建章宫、明光宫已经建得略有规模,每一座都像城池般宽广,有无数幽深曲折的走廊和房间,花树繁密,轩堂华丽,每座宫殿里都能住上万人还绰绰有九_九_藏_书_网余。
这庞大的后宫,需要用全天下来供奉,还不知道够不够。
看不清她有多少条手臂,也看不清她有多少个躯干,只能看见她从不停息地在金带之间精灵般穿梭着,像飞翔,像流动,也像缠绵。
我将异邦美女们一一登记在册,送入明光宫的教坊,让人加紧教她们学会汉话,好在皇上生辰那一天齐颂圣恩,博皇上一展龙颜。
平阳公主劝过我,说她父亲景皇帝虽然还没到这种一日不可无女人的程度,但中年以后,对女色也是饥渴不已,对此王皇后十分坦然,因为,与其面对几个专宠而有心计的年轻嫔妃,面对她们那随时会隆起并诞育皇裔的肚皮,还不如面对一大群皇上连名字和身体都分不清楚的女人。
随着乐曲变化,又出来了十六名伴舞的少年,他们都两两托举着同样大小的金色铜盘,少女一踩盘面,腾身而起,竟然依次从八个金盘上飞过。
高句丽美女穿着素九九藏书色长衣,飘飘若仙;月氏姑娘满头璎珞,眉弯眼大,肤白如雪;远从西域送来的双胞胎少女轻纱蒙面,眼若碧玉镶嵌,声似银铃摇动……她们排成一个无穷无尽的长队,从我面前罗列走过,献上处子那既娇羞又含情脉脉的微笑。
然后我命奚君宣来乐坊的讴者们,叫她们先在长乐宫里头演练一回那可以大放异彩的金盘舞。
她时而露出的半张面容,清新艳丽得像晨起新开的莲花,光华夺目,令人不敢逼视。她的眼眸仿佛已被金带映成金色,每一次回眸,都令人感觉动容,令人情不自已地想等候她的第二次关注。
各国朝贡使都已入驻驿馆,他们送来的珍奇礼物先由我一一过目。
他身边有那么多焕发着光彩的青春面容,多得皇上连名字都叫不过来。
她的嘴角永远凝着一丝微笑,似含情又非,似献媚也非,只是十分的亲切可喜。
虽然自生下卫长公主后我就没有再挥动过一次舞袖,只能
九_九_藏_书_网
坐在酒案后喝酒赏看,但对舞蹈和音乐的喜好仍然渗透在我骨子里,只要扫过一眼,我就能看得出好坏,看得出精彩还是平庸。
像这样一朵鲜花,就算身处千顷宽广的花园,一样能扶摇生姿、艳压群芳。
她是天生的尤物。
皇上的生辰要到了,与往年一样,我亲手剪裁挑绣了一件外衣,又调集了所有乐坊里的歌儿舞女,让他们尽心编排精彩的戏目和歌舞。
这烟视媚行、艳若桃李又暖若春风的年轻女子,每一次凝视都充满喜悦、每一根指尖都跳动着节拍、每一寸肌肤都流淌着音乐,真堪称美女中的绝品。
她穿着浅黄色的纱衫,梳着插满金钗、贴满金饰的一尺高髻,腰肢纤细而有力,旋转得恣肆而疯狂。
我看不清她的模样,因为她一直在踮着足尖回旋,几十条高高低低飘飞的金色绸带,从她的指尖、肩膀、颈间、足底飘飞出来,任意翻转,乍看上去,仿佛是她浑身都往外面喷射九_九_藏_书_网着光芒。
他出去乘坐的车辆里也有十六名绝色美女,为皇上打扇捶背唱小曲儿,六马龙辇里十分宽敞,宽敞得放得下一张巨大的软榻,在出巡的路上,皇上兴致来了,或是服过丹药,也会随时需要女人。
一阵繁密的丝竹琴筝拨弄过后,四名健壮的少年托出一方镀金的铜盘,盘子并不大,比莲叶略宽略厚,盘上俏立着一个窈窕无比的少女。
到了五十岁上,珠宝香料,名马异兽,都不再能称皇上的心意,他最喜欢的只有两样:女人和丹药。
我命奚君拿来笔,在乐坊送的竹简名单中重重地涂抹去《金盘舞》的名字,顺便也看到这金色少女的姓名:李燕然。
我明知她是好心,说的也全是多年宫争廷斗得出的正道理,但心底那种钝刀子割般的痛楚却永远不会停止。
时而,她在金盘上腾身回转,贴着少年那健壮的臂膀再返回盘中,回旋如一条刚刚蜕皮的金蛇,柔若无骨,娇媚万端。
时而,她在金盘上轻盈www.99lib.net一跃,仿佛要脱离金盘飞舞上天,却又刹那间重回人间。
一个浪头,只有在太液池里才会变得普通;一朵鲜花,只有种在上林苑花圃深处才不惹人注目。
听说长安城里的脂粉首饰供不应求,我的长乐宫大长秋田仁说,药铺里也都断了货,马匹和车辆络绎不绝,往两座宫殿里不断充塞着广陵、胶东、江陵和吴楚各地贡来的丝绸、服饰、药材、米粮、美酒……
她是天生的尤物。
像这样一朵鲜花,就算身处千顷宽广的花园,一样能扶摇生姿、艳压群芳。
皇上毕竟上年纪了,他只是害怕衰老必定会带来的死亡,他想要证明他永远青春年少、精力无穷。作为皇后,我应该以她的母后为楷模。
皇上命人挑选的上千炼丹师和燕赵美女,也都陆续来到长安。
皇上各处宫室的尚衣轩里都安排着十六名出色的美女,随时等候着为他更衣洗浴甚至是一时兴起的临幸。
田仁说,乐坊里献来一个节目:金盘舞,据说看过的人都叫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