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褰裳望所思
B8褰裳望所思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B8褰裳望所思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所以我们的公主就和她姑姑馆陶长公主一样,要责无旁贷地为皇弟挑选会生儿子的女人。
“卫子夫,”忽然,那高个少女将视线投向了我,“你为什么一眨不眨地盯着她们看?难道你也想入宫吗?”
朝登津梁山,褰裳望所思。
皇上今年十八岁。文皇帝十五岁得子,景皇帝十六岁得子,比起父祖们,皇上已经迟得不能再迟了,而且二十四岁的阿娇结婚数年不育,恐怕将来也不会有什么机会。
平阳公主突然忙碌了起来,我们在灞河边的别苑本来一向清静,除了河水的潺潺声和鸟儿的啁啾声什么也听不见,最近却人声鼎沸,车马如云。
今天,这些蓄养已久的佳人们,就要前去供大汉天子挑选,准备入宫了。
女孩子们一边学艺学礼,一边等候着与皇上相遇的机会。
可能是一跃登顶,从此万众瞩目、显宗耀祖,也可能是美梦破碎,万念俱灰。
不知道她们会是什么样的心情。皇上不可能把她们全都带走,也许会挑走两三个,也许只带走一个,这大半年来的明争暗斗、潜心学礼,为了就是今天在那个君临天下的男人面前呈现最炫目的艳丽,然后决定胜负。
刚刚十七岁的我,坐在讴者的最后一排,深深低下了头,听凭她去责备。
“七年来,你的剑术有长进吗?”我擦拭掉眼泪,平静地问。
穆穆清风至,吹我罗衣裾。
皇嗣是耽误不起的,难怪王皇后会着急,可畏于太皇窦太后和窦太主的权势,她不敢大张旗鼓地给皇上选秀。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春天,我一直忧伤、沉默,心事重重。
他停了停,又道:“我在路上跑了三天四夜,至今没有合过一次眼睛。”
“闭嘴。”我冷淡地回答道。
皇后陈阿娇比皇上大好几岁,两人已成婚多年,可不知何故,阿娇的肚皮一直没有动静,为了专宠,她也从99lib.net不让皇上接近别的女人。
前后花了几个月时间,她才精挑细选出了十个美貌少女,在后花园专门辟了静室让她们居住。
可是我知道,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这些已经陈旧而平复了的伤疤中,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辛酸往事?七年中,我只收到他寥寥几封信,我只知道,七年来,他一直住在羊圈中,不管是大雨如注的夏天,还是北风凌厉的冬夜。
“岂止接入了皇宫,”高个少女兴致勃勃地说道,“皇上还将她封为‘修成君’,让她享受和公主同样富庶的汤沐邑,并且在长安城里皇宫附近盖了豪华的府第,让金帐钩时时都能到皇宫面见皇太后,共享天伦之乐呢!”
坐在栏下一个人独自出神的我,也抬脸向杏林外望去。
“金帐钩,是皇太后在入宫前留下的孩子吧?”
总会有一天,有一个时刻,我无法再守住自己,从此变成男人们用几块黄金就能购买的廉价女人。
乐坊中一片哗然,几个女孩子同时充满妒意地说道:“我不相信。”
“可是,他的气概和风度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得上。”那高个少女仰着脸,眼中满是热诚的希望,“他像是一座高高的祁连山,又像是一条长长的渭川河,既有着高山的沉静,又有着大河般的热情。世间没有第二个男子会有他那样傲慢的眼睛、明朗的笑容和威严的声音。”
在我的身后,有人羡慕地说道:“她们入宫之后,只要得到皇帝的宠幸,生下一男半女,就会被封为‘夫人’,如果能为皇上生下皇长子的话,就会成为太子的母亲,富贵荣华,母仪天下,女人们梦想要得到的东西,都可以唾手而取。”
公主手里捏着一本名册,每叫出一个女子,就细细审视盘问一番,然后毫不犹豫地从名册上划掉她的名字。
少女们统统都http://www.99lib.net是十六岁的花样年华,良家出身,相貌美丽,有宜子之相,精通琴棋诗赋和针黹女红。这一年中,平阳公主还请了许多有才华的宫中女官,向她们传授了歌舞和宫中礼仪。
青袍似春草,长条随风舒。
终于到了建元二年(公元前139年)的春天,皇上要去灞河边祓祭,在水边除灾祈福,他回来的路上,会顺便到平阳公主的别苑做客。
年轻的讴者们都惊讶地叫了起来:“皇上真是惊世骇俗啊!他竟然将自己同母异父的姐姐接入了皇宫吗?”
我也抬起了头,懒洋洋地看着那个高个的活泼的常常对我口出恶语的女子,二十四个讴者中,几乎有一半人憎恨我,我知道,那原因很简单,因为她们没有我生得美。
“去年春天,我还没有进公主府时,和皇太后在民间留下的长女金帐钩,住在同一个巷落。”高个少女沉浸在回忆中,“有一天早晨,巷中忽然人喊马嘶,一片沸腾,我们都跑出门去观看,却见巷外停着一辆天子专用的驷马玉路车,大群身穿华服的内侍和高官们,簇拥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少年,大步走了进来。”
我深恨自己的卑微和弱小,七年来,我一直无力救护我孤立无援的兄弟。
前天夜里,他从河东郡偷偷跑了回来,敲开门的时候,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我分别了七年的弟弟吗?十五岁的他长得如此高大、健壮,但眼睛里却有着万劫不复的伤口。
“可我见过。”高个少女甜蜜地微笑了一下,却故意不再说下去。
卫青就这样成为了平阳府的骑奴。今天早晨,他和别的年轻骑奴们一起出发,在通往霸陵的大路上恭迎大汉天子。
“皇上来了。”那高个少女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十大美人已经前去迎接了。”
乐坊里立刻响起了一片嘲弄的嘻嘻哈哈的笑声
九九藏书
,有几个年轻讴者捂着丹红的小嘴,用蔑视的眼光看着落雨的回廊下,正静静倚栏出神的苍白瘦削的我。
“六年前,我才九岁,已经能在夜里奔驰二百里山路,去深谷里夺回一只被野狼叼走的羊。”卫青沉着地答道。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二十三岁的相貌艳丽的平阳公主,我的心里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乐坊中顿时沉静下来,这些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子,都被她的叙述深深地打动了,眼睛里浮出了一种朦胧的向往。
杏花的花影里,一群穿着水青色绢衣、梳着低髻、画着长眉的年轻歌女,在栏下曼声唱道:
事实上,我连自己也保护不了,这一年我已经出落得不错,长安城里越来越多的王孙公子在打我的主意,甚至连平阳侯投向我的视线都带着几分欣赏和轻薄,只因为我执意不从,他才没敢强迫我。
“皇上不会要你的。”高个少女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斩钉截铁地说道,“皇上喜欢的是像陈皇后那样出身高贵、美貌而骄傲的人。”
“是的,她是皇太后在金家生下的女儿,生下金帐钩后不久,皇太后就被母亲逼迫着离了婚,送入当时的东宫,后来她又在皇宫生下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第一个女儿是我们的平阳长公主,儿子就是现在的大汉天子。”
第二天早晨,卫青随我去拜见平阳长公主,我看见,他半跪在地下,凝视着比他大八岁的公主,眼睛竟然一亮。
“哦……”有人发出失望的叹息。
被墨水浸透了一样的春雨之夜,卫青站在蒸气薰腾的浴桶中,慢慢擦洗他满身的泥垢和血迹,我一边梳理着他纠结的硬扎的长发,一边落着眼泪。
“是卫大娘的儿子吗?”平阳公主眯着眼睛,扫了一眼态度不卑不亢的卫青,笑道,“长得这样漂亮雄壮了!会策马吗?”
进出的全是些盛装打扮的妙龄女子,99lib•net她们都是好人家娇生惯养的仕女,有的是官宦之后,有的是富室千金,无不长着如花似玉的模样,发髻上插满玉钏金钗,耳上悬着素珠翡翠。
我们乐坊中的二十四个讴者,也同样年轻美貌,可我们没有高贵的家系,所以无法选入“十大佳丽”的行列,也当然地失去了进宫争宠的机会,对于一群多才多艺的美貌少女,这无疑是灭顶之灾。
在乐坊的最前面,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站了起来,走到落花飘飞的中庭,大声问道:“有谁见过皇上吗?”
就是这样,平阳公主还挑三拣四,嫌这个少女皮肤黑,那个姑娘个头矮,这个细腰不盈一握,没有宜子之相,那个嘴薄眼小,不是有福之人。
浴桶里站着的卫青,一直没有说话。
他知不知道呢?这一天会是他一生功业的开始。
安得抱柱信,皎日以为期?
中年女官摇了摇头,微笑着走出了乐坊。
穿着大红绫锦裙服的平阳公主一拍胡床的扶手,朗声笑道:“好,你留下来做我的骑队卫士,给你优俸双薪!”
她见我垂首不答,叹了一口气,挥了挥袖子说:“算了,待会儿皇帝来了,你们可要用心歌唱,现在大家都休息吧,喝点清茶,润润喉咙。”
“不。”高个少女摇了摇头。
“皇帝出行,难道不将平民驱赶开吗?”有人质问道。
我坐在春雨淋漓的廊下,托腮静静想着的人,并不是正在公主府宴会上选秀的皇上,而是我的兄弟卫青。
他赤袒的胸背上肌肉虬结,显得很有力量,对于一个十五岁少年来说,这些肌肉只代表了过于繁重的体力活。
卫青微微笑了,他笑起来的模样十分有魅力:“三姐,七年了,你还是没有变,还是那样刚强而有远见。你放心,这七年里,我在河东郡遇见了好师傅,就是那位被流放的长安侠客。我现在的剑术和骑术,相信长安城中没有一个藏书网少年能比得上。”
那天一早,天空阴沉沉的下着细雨,公主府深处,我们这些讴者居住并练习歌唱的乐坊门外,也是一片潮湿,地下铺满了浅红色的花瓣,像一匹刚织就的绸缎在无穷无尽地展开着。
“是啊。”高个少女点了点头,“大汉皇帝没有将围观的人们赶开,他身边一个相貌极美的年轻人,还高声向我们说道:‘今天大汉天子特地前来迎接他从未见过面的姐姐,回去与皇太后团聚,这是人间美事,请大家都为我们高兴吧。’我们都欢呼起来,许多人还当场流下了眼泪。”
讴者们安静了下来,片刻后,有人小声回答道:“见到大汉天子,也是需要福泽的。”
消息渐渐地传出来,这些女子很快要被送给皇上,她们全是后妃的人选。
一曲才毕,站在四面通风的乐坊庭中的中年女官,便微微皱起长眉,高声问道:“卫子夫,又是你,你在想什么?为什么总是跟不上琴曲?”
我惊讶地去看他的脸,竟然没有发现一丝倦意。我的兄弟了不起啊,他具有壮士的体魄、将帅的毅力和王者的心胸,我在心下暗暗地赞叹着。
厅中翠羽明珰,鲛绡参差,照花了我们的眼睛。
我们都好奇地围在廊前观看,公主这是在挑选什么?侍女吗?不像;讴者吗?她们要娇贵得多;侯爷的姬妾吗?公主与侯爷早就冷淡如路人。
细雨之中,忽然传来无数环佩叮咚的声音,讴者们同时扭脸望去,只见杏花林外,影影绰绰有一群穿着浅绯色、水白色纱衣的女子,在侍婢撑起的伞下,袅袅娜娜往前院走去,这是平阳公主蓄养了大半年的十位美人。
“皇上英俊吗?”一个稚嫩的声音问道。
乐坊中立刻陷入了一片忧郁的沉寂。
那些年轻的讴者,齐声答应一声,队列立刻乱了起来。二十四个人互相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庭中充满了嘈嘈切切的说话声和清脆的笑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