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褰裳望所思
A8狗监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A8狗监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我语塞了,是的,据儿说的全是实情,皇上虽然嫌据儿柔弱,却也没有减少对他的提防。
那时候起,我就清楚地知道,成年后的据儿,并非是皇上心中想要的太子,幸好,皇上不像景皇帝那样有十几个儿子可以选择。
韩嫣!这个名字让我的眼皮跳了一跳。
据儿向我借了三十名长乐宫的羽林郎去伴猎,他还要我下一道谕旨,让上林苑的马监调一百条猛獒给他。
尽管是自己的父亲,但那张喜怒无常的威严的脸,那冷冷扫视的眼睛,那傲慢地向上扬着的虬髯,都令他觉得天空阴暗。
他讷讷道:“母后,如今狗监换了头目,此人是尹婕妤的亲戚,巧言令色,深得父皇欢藏书网心,仗着外甥女得宠,很是骄狂……”
我命大长秋田仁写了谕令,又盖了皇后玉玺。
我望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心中大为不满。
据儿来见我,说要和公孙贺一起去打猎。
据儿长得不像他父皇,风格迥异的不是相貌,而是气度。
而我的据儿相貌白皙俊朗,喜欢黄老之道,常常和董仲舒、东方朔、枚乘他们来往。
不过,是男人就好,至少他没办法生育一个跟据儿争夺天下的儿子。
据儿被正式册立已经十几年了,但一直都不快乐。
五十岁的我,已经输不起。
皇上曾当着众人亲口说过:“据儿优柔宽仁,是守成之主,非开创天下之人。只是九*九*藏*书*网若不改妇人仁心,将来法度败坏,各州豪强再起,恐怕大汉江山,又要复现七王之乱故事。”
“听说那个狗监不但攀了尹婕妤当亲戚,还在狗监里精挑细选了几个清俊的小内官,想讨好皇上……”田仁吞吞吐吐地说,“皇上仿佛还挺满意,老臣打听到,其中有个年轻内官,只得十六七岁,相貌格外出众,穿上女装打扮起来,任谁都以为是个顶标致的美人,吹拉弹唱,样样精通,不在当年的韩嫣之下,所以这些日子,那狗监在皇上面前说话一句顶十句,比谁都管用。”
这个狗监我也曾有所耳闻,他原本是个好赌无行的内黄门官,因办事屡屡出错,才被打
九九藏书网
发到上林苑养狗,整天干着清狗舍、喂狗食的杂活,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突然多出了个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外甥女。
也就是说,据儿的学问,对于他的前程来说,事实上只是一堆垃圾。
可等据儿走了,田仁悄悄告诉我,只怕这谕令都不一定能调出上林苑的猛獒来。
“为什么?”
这些年据儿也在努力学习他的父皇,每年春秋二季,总要出去围猎数次,将大堆猎物张扬地堆满车,穿过长安城的长街。
他平时谈论的东西,深奥玄秘,我几乎听不懂。可是我明白,他的学问并不是君王之道、治下之策、御下之术、用兵之法。
我和据儿都侍立在侧,一声不敢吭。
九*九*藏*书*网立功甚伟的弟弟卫青、战功彪炳青史的侄子霍去病,以及我英雄盖世的夫婿,他们对据儿所学的东西,从来不感半点兴趣。
“哼,仗着皇上亲近信用,他就敢不买你的账?”我不悦地道,“据儿,你不要总是那么谦让,连几条狗都调不出来,你将来还怎么慑服群臣,调用军队?”
我不关心这个,长到这么大,他就没打过几回猎,纵使上林苑近在眼前。
尹婕妤是皇上今年喜欢的美人,娇痴可爱,也常常倚着自己的娇痴,为家人讨要官职,可她的家人实在太少,只有一个六岁的妹妹,三岁的弟弟,全济不上事,有人便趁机讨巧,走她的门路,冒攀亲戚,借势飞黄腾达。
这让我有些奇
九_九_藏_书_网
怪:“据儿,你是东宫太子,要几条狗还得皇后谕旨?”
据儿苦笑:“我这个太子说话能有多少分量,别人不知道,母后还不知道?就算如此,还常常有人说我门下宾客太多,有结党之嫌。”
每次见了父皇,据儿都觉得害怕。
皇上明年又要外巡,可我听说,这一次对让不让据儿监国,他很犹豫,若非皇上那些异地封王的兄弟一个个都既古怪又充满野心,或许他并不想让自己的太子临时享用那无上的皇权。
皇上高大魁梧、气概雄壮、风度洒脱,他的所有女人,都深情地爱着他,仰慕着他。他天生属于这皇位,既力能搏虎熊,又精通音乐诗赋,既雄心勃勃,又温柔多情,既好杀黩武,又不吝恩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