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褰裳望所思
B7河东牧羊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B7河东牧羊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不,我拼命摇着头,他和霍仲孺、平阳侯那样的男人没什么区别,就像师傅告诉我们的,他们爱上我们很快,忘记我们更快。
当他睡在燃着火炉的温暖的府中,有没有想到自己的幼子卫青,正睡在不蔽风雪的羊圈里?
那个假平阳侯凝立的影子,在或明或暗的灯下,常常跳跃在我的眼前。
当他享用着满桌的美食,有没有想到自己那衣食单薄的孩儿,正挤在凶狠的下人中间,咽着粗糙的玉米饼?
他接连不断地为少儿买花布胭粉,托人送来贵重的首饰,少儿不久就高高隆起了肚子,可霍仲孺却忽然消失不见。有人说,他刚结99lib•net了一门亲事,女家是长安城里的富户,少儿带着我大哥卫长君去闹了一场,才好不容易为肚里的孩子找回了父亲。
公主有时会找了我去,问我肯不肯嫁给某个白发苍苍的老侯爷当侍妾,又或者是某个风流成性的公子哥儿想花重金买了我去玩弄。
那个少年骑马跟了我很久,直到我乘的车辘辘驶入灞桥旁的别苑。
公主并不缺钱,不需要为了几斤黄金卖掉她府上最好的讴者,每当我在她寂寞的深闺里吟唱着那首永远的《卫风·氓》: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九*九*藏*书*网
我却是相信的。
卫青在信的最后写道:他放羊的时候,碰见一个从长安城获罪流放的老者,老者仔细地看了看卫青,又摸了摸他的头骨,说道,卫青的骨相贵不可言,至少会官至封侯。卫青凄然答道,人奴之子,这一世不挨鞭子、不被辱骂已经是幸事了,还敢奢望什么封侯?
我多么希望自己能有力量把兄弟从那个地狱般的地方解救出来,但是,我只是一个女奴,一个侯府的讴者,除了给大人们唱歌佐酒,我还有什么拿得出台面的本事?
十五岁,我刚从诗词歌赋里懂得什么叫钟情,却从不曾亲眼看见。
九九藏书
阳侯是公主在万千人中拣选出的佳偶,公主刚刚生下孩儿曹襄,平阳侯就已经偷娶了三房姬妾。
这一望,久久留在我心底,好几年不散。
这个漫长的严寒的冬天,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仿佛能听见他轻描淡写地说:“姐姐,我在这里给郑家放羊,他们没有把我当做郑家的孩子,而是把我当做奴才。白天,我要放羊,夜晚,我要担水劈柴。吃饭的时候,我在厨房下和仆人们坐在一起;睡觉的时候,我只能缩在羊圈的一角。可是姐姐,我从没有忘记练剑和骑马。”
当他和妻儿们说笑之际,有没有想到自己那身世孤苦的儿子www.99lib.net,正在门外仰望冬天的星空,从喉间发出无限凄凉的啸声?
卫青虽然看起来纤长瘦弱,身体里却蕴藏着一种巨大而神奇的力量,总有一天,他会去一个个地征服那些号称智勇超群的对手。
我最疼爱的小弟,原来竟在河东为人牧羊,做最低等的奴才。
我不是个轻易流泪的人,可是我的眼泪克制不住地落了下来,打湿了那肮脏的残旧的羊皮纸。
霍仲孺本来追求的是我大姐卫君孺,可他一遇见我二姐卫少儿,便立刻改了心意。
我总是坚定地摇着头道:“不,我不嫁,公主,我一辈子都不想嫁人。”
我知道,她喝的不是酒,而是眼泪。
九九藏书
破旧的羊皮纸上,写着工整的小篆。平静的语气下,掩不住他心上巨大的伤口。
……
我悄悄从车窗里拨帘眺望,仍看见他怅立在那与夜色混在一起的柳色里,一人一马被星光勾勒出浓黑刚健的影子。
她只得无奈地一笑,算是理解。
郑季这种人,当真是禽兽不如,他亲生的孩儿,竟然由得别人如此作践。甚至,也许在他心中,年幼的卫青只是一个身份卑贱的奴才,并非他真正的血脉。
春天快过去的时候,我收到一封卫青的信,不知道为什么,他这封辗转托人带来的信是寄给我的,而没有寄给母亲。
她总会用长长的衣袖遮住脸,举起金爵来一饮而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