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褰裳望所思
A6选秀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二 褰裳望所思
A6选秀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皇后以下,又有夫人、婕妤、娙娥、容华、美人十种品级,夫人视为三公,可比王爵,婕妤视为上卿,可比列侯,娙娥视中二千石,比关内侯,容华、美人为二千石,八子、充衣一千石……只要和皇上有过肌肤之亲,至少也可封为俸禄六百石的少使。
因之,除了打扮上竞赛般地翻陈出新,宫中还盛行各式各样的媚术。
他早已下诏,让燕赵两地官吏仔细搜罗挑选两千名美人,年龄严格限制在十五岁以上、二十岁以下。
如果不是因为皇上三十岁得子,兴奋过度,还在据儿刚满月时,就命人作了《皇太子赋》,传抄天下,让据儿定了名分,并立我为皇后,我想王夫人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放弃对东宫与后位的追逐。
每年,长安城都会有一场声势浩大的选美,被天下每一个略有两分姿色的少女盼望着。
卫青取下帽子,连连叩首,将这话原原本本地带给了我。
据儿也跟着担惊害怕,连半夜都会忽然惊醒,在东宫里嘶声哭道:“父皇,你别废了我,留下据儿吧!父皇,你为什么不像从前那样喜欢据儿了?”
甚至连皇上自己也不清楚他有多少受过册封的嫔妃,由于后宫的女人太多,他将汉宫等级由七等充实为十一等,只要有过一夕之欢,哪怕第二天被皇上抛之脑后,那女人也能进入嫔妃之列。
打从大汉开国起,雒阳就是天子的禁脔,所以这女人要的不是属国,而是分土而治的皇位。
自来燕赵多美女,只有那样的年轻娇艳成群结队的美女围绕在身边,如花般绽放,才能让皇上忘记自己已是年过五十的壮年人。
连皇上也震惊了片刻,才宛转回绝道:九九藏书网“雒阳有武库敖仓,是扼守长安的险要,如若失去雒阳,长安城无险可守,自先帝以来,从不曾有人在雒阳封王。夫人,除了雒阳,其他地方任你挑拣。”
按宫里头的规矩,被皇上召去侍寝的女子,第二天一早要到未央宫门前叩谢龙恩。
除了太子刘据之外,只有早亡的王夫人给皇上生过次子齐王刘闳,还有前年因失宠郁郁身故的李姬,为皇上生了三子刘旦和四子刘胥。
皇上常常夸闳儿聪明,与此同时,皇上常常对人评论据儿,说据儿一点也不像他,性格仁恕宽厚、过于温和,没有什么才能。
年轻美人们各有各的绝技,整天钻研不已,难怪当年景皇帝四十来岁就承受不了美人厚恩,缠绵病榻,一命归西。
那一年我始终是谨小慎微的,掩饰着自己的恐慌。但聪明如皇上,还是察觉了,他听到黄门官密报太子夜间惊醒的可怕声音,不禁流下了眼泪。
这其中有天潢贵胄,更多的却出身蓬门。
最近,皇上听了方士的话,打算在未央宫外再建两座华丽深阔的宫室,一名建章宫,一名明光宫,还要在未央宫与这两座宫殿之间跨城建起飞阁辇道,任意通行。
宫中每月发放的禄米和黄金,比所有郡县官员领的还多。
我的皇上有过之而无不及,三十三年来,我算不清他有过多少女人,他自己也一样数不过来。
虽然皇上有了承诺,但王夫人并不想就此罢手,当然,我也能明白她,没有一个母亲不是自私的,不是为了儿子而充满野心。
“皇上不会要你的。”高个少女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斩钉截铁地说道,“皇上喜欢的是像九九藏书网陈皇后那样出身高贵、美貌而骄傲的人。”
与之相比,明光宫才是皇上心爱的憩息之地。
燕王刘旦、广陵王刘胥全都遗传了他们母亲的愚蠢而不是美貌,同样的,他们从皇上那里也都遗传到最古怪的那一面,一个整天钻研方术,连出个门都要召七八个星相师先算一卦,一个专爱徒手虐杀猛兽,有时候我猜测,连皇上自己都不愿承认自己当年会生下那样糊涂昏乱的儿子,所以,他们从来都不曾是据儿的对手,过得几年,等他们成人,不过是打发出去就藩了事。
有一个春日的早晨,我起身稍早了点,由椒房殿里出门一看,皇上的寝宫门前竟黑压压跪着三十几个妖媚女子,长长短短,红红绿绿,罗列成几排,个个兴奋地望上叩拜不止,莺声燕语,娇呼万岁,让人不难想象昨夜的满室春色。
我怀疑,她一定是知道自己病得再也爬不起来了,所以才不曾苦苦相逼,否则的话,她还是会死死地咬住雒阳不放,毕竟,皇上失口许诺给她了。
建章宫定址在太液池侧,住满方士和巫师。
我整天心中惶惶,十分不安。
横刀立马于塞外,长途奔袭于沙漠,然后博个封妻荫子,就是转转这种念头,也会把他们吓得尿裤子。
闳儿一天天长大,他的母亲是宫中最受宠的女人,他自己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活泼可爱,不似据儿木讷斯文,连我都看得出来皇上眼神中的亲昵和赞赏。
但王夫人不同,她曾是令我提心吊胆的女人,有那么两年,她只需要动动手指,甚至飘一下眼神,皇上就会唯命是从。
雒阳是夏、商、周三代都城,是高祖皇帝最初定下的大汉九*九*藏*书*网京都,天下之中、四方朝贡之地,河山拱戴,形势甲于天下,向来与长安并称两京。
还是皇上哄着她道:“关东之国数齐地最大,东边临海,是天下膏腴之地,有数十万户人家,可称大国。”
尽管皇上到处播洒雨露,宫里头又到处都是年轻嫔妃,奇怪的是,皇上的子息仍然不蕃盛。
她其实一直都很想为闳儿谋嫡,只可惜她的娘家兄弟和叔伯们一个个都是饭桶和赌徒,每天弄几缗钱去赌场厮混,在花街柳巷里报上王夫人尊号,充几回有钱大爷,就已心满意足。
可皇上龙马精神,多年来一直应付自如。
“闭嘴。”我冷淡地回答道。
我的传奇,令她们热血沸腾!
他对美色的过度饥渴,连市井之人都津津乐道,王皇后当年本已嫁人生子,听了这传闻后,也抛夫弃子,与妹妹争着自荐入宫。
我泪流满面,将发髻上的簪环首饰全部摘除,穿着素衣,赤脚步行至皇上的宫中谢罪,皇上微笑着将我扶了起来,温言抚慰道:“使皇后心忧,是朕之失,王夫人诚为朕之心爱,然朕绝不以此为废立之由。”
乐坊里立刻响起了一片嘲弄的嘻嘻哈哈的笑声,有几个年轻讴者捂着丹红的小嘴,用蔑视的眼光看着落雨的回廊下,正静静倚栏出神的苍白瘦削的我。
这个赵国女人毫不犹豫地开口道:“请皇上将闳儿封在雒阳(今河南洛阳)。”
我不确定他的太子之位是不是从现在起就固若金汤,毕竟,后宫里有一万多个女人,外面还有着成千上万的女人,在焦渴地期待着皇上的宠幸,更期待着为皇上生下一儿半女,好母以子贵,成为第二个卫子夫。
所以王夫人www.99lib.net只能另做打算。
就算不添加这两千娇娥,多年选秀的结果,也已令未央宫的美女超过了一万人。
景皇帝当年还是太子时,风流名声就已远播。
十六岁的女孩们,如果能在某个夜晚因一段歌舞、一抹微笑、一个回眸引起皇上的兴趣,马上就可以得到外官和诸侯梦寐以求的爵禄,她们的家人也很快能翻新房屋、乘上车马、谋得官职,与公侯子弟们交游,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
刘闳是和据儿同年出生的,只不过一个在年头,一个在年尾,他出生时,据儿刚刚半岁。
有卫青,有霍去病,她清楚地看出了闳儿谋嫡的道路上有卫家的这两道风雪长城,不可逾越。
难怪近年来长安城的百姓,无不祈求能生个漂亮女儿,一旦喜获千金,从小就教习打扮和歌舞,指望将来为全家挣得一套骄人的富贵,就算比不了卫家,能比得上刚得宠的尹婕妤和邢夫人,也就足够整个家族衣食无忧、满门富贵了。
据儿今年二十四岁,他很喜欢结交宾客,可他身边常常来往的人,既不似卫青、霍去病那般勇悍,也不若皇上英睿果敢,我觉得,他似乎更喜欢跟儒士们谈些吟风弄月、王道仁道的奇怪话题。
为了断绝王夫人的那点小心思,新晋大司马的霍去病索性联合大臣一起上疏,求皇上及早将刘闳、刘旦和刘胥三子封王,以定嫡庶。
皇上将刚从塞外立功归来的长平侯卫青召入宫中,温言抚慰道:“朕高祖开国,诸事草创,加之四夷侵陵中国,朕不得不变更制度、出师征伐。所以朕的好武、好兵、用法严酷,都是为了开创太子的万世太平。朕之身后,只求守成之主,不能再穷兵黩武,九九藏书否则有亡国之忧!守成之主,谁能贤于太子据?太子据敦重好静,必能安天下,朕无忧矣!闻皇后和太子都有不安之意,万勿如此!有朕一日,卫皇后和太子据便安享富贵太平,大将军将朕这话一句不漏地传给他们母子。”
我觉得,她们之所以对皇帝的后宫这么向往,很大的缘故是她们看见了我这三十三年来的漫长道路:从歌女到大汉皇后,从侯府家奴到太子之母,满门公侯,姊妹们都成为显贵的夫人。
现在,后宫年轻美貌的嫔妃们越来越多,她们很轻易地就能得到“婕妤”、“美人”之类的册封,这些高贵的称号目前极度泛滥。
后来我听得侍女秘报,王夫人仗着平时的恩宠,竟对皇上拉下了脸,沉默不语,一脸的不快。
是的,据儿的生性更像我,在皇上面前,我们不敢抱怨,不敢挣扎,只能怀着深深的恐惧,敛息静气地生存。
宫室中间修造五十丈高的神明台,上设铜铸仙人,手托宽达二十七丈的巨大承露盘,以玉杯承接空中露水,供皇上每天饮用。
而皇上,和他的父皇一样,永远不能停止对年轻女人的渴望。
皇上多年求仙问道,越老越是心急,恨不能废弃朝政,一头扑入仙山道府,建章宫就是皇上身边的丹房和求仙台。
王夫人死后,皇上封她为齐王太后,可不久后,齐王刘闳也夭折了,齐地又成了天子直辖的郡县。
王夫人这才露出一丝笑意,以手击头,表示叩谢皇恩。
闳儿封王前,王夫人病倒在床,皇上亲自去床前问她,想为闳儿要什么样的属国,皇上说,但凡她要的地盘,他肯定给。
那一天的难堪让我决心搬出未央宫,入住长乐宫,眼不见心不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