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常恐秋节至
B5落蛊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B5落蛊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卫青的手指有些颤抖。
多年来,在我们卫家,孩子都是沉默而早熟的,也许,是由于我们身份的卑贱,是由于我们从小饱受了白眼和欺凌。
少儿将饭搬了上来,我们默默地围坐桌边,等待着母亲。
“没用的东西。”母亲低声咕哝着,伸出被白布条包扎起来的手,去拣起那个木偶。血仍然不断地透过白布条渗出来,想必她割了自己很深的一刀。
“哼!”母亲自顾自地说道,“我要咒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到那时节99lib.net,你爹爹才会回心转意。”
但是母亲将自己关在卧室里,不知道忙些什么。
我们同时看去,只见那小偶人身上不断地滴下血滴,它彩绘的身体上,前胸、头颅、四肢一共被钉住六根银针,颤巍巍地弹动着,暗红色的血涂满了它的全身。它的前胸正中,写着三个墨迹淋漓的小字:郑黄氏。
郑黄氏,是郑季的结发妻子,已经为他生过两儿两女,听说,她相貌虽然没有我们的母亲美丽,性格却九九藏书网比我们的母亲更为暴烈。
“明天,将它带回河东郡郑家,”母亲看也不看卫青,就将这小木偶塞入他的衣包,“埋在郑黄氏的床下。”
卫青的脸上泛出惊喜的神色,母亲会特别注意他吗?这样一个纤瘦的孩子?她会留住他吗?八岁的他,再坚强也还是害怕那种寄人篱下的孤苦。
门扉被母亲重重地推开了,她并不看我们,只是高声叫道:“卫青!”
母亲原来恨的是她,而不是郑季。
“卫青!”母亲俯下身子,九*九*藏*书*网将一个小小的木偶递给他,“明天早晨,你带这个走。”
跟他一起重返河东的卫青,也没了消息。
少儿和我同时竖起了耳朵。
卫青快要张开的双臂收缩了起来,他有点无奈地答应了一声,伸手去接那个彩色的做工简陋的木偶。
“小女子时乖命蹇,一生孤苦。”她抽泣着说道,“先夫早逝,重遇平阳侯吏郑季,一见成欢,恩爱十年,生有一子。未料他家有悍妻,不见容于妾氏。虽然有十载恩情,郑某仍然将小女子抛99lib•net闪下,独自回乡……”
卫青木然地收拾着他的衣服,只不过两件半旧的衫子,他却叠了很久很久。
隔着门,我们听见她咬牙切齿地说道:“各路神仙在上,列位真人在上,小女子卫氏,河东人氏,素有虔敬之心,今日供奉鲜果、白米各一盘,祈求仙家相助。”
少儿想将那件羔皮袄也放进卫青的包裹,却被他轻而坚决地推开了,少儿极为纳闷,只好咕哝着去厨房搬晚饭。
忽然间,他低叫了一声,失手将木偶丢在地上。
“小女子九九藏书网特请各路神仙,铲恶扶弱。大仇得报之日,必当有以重谢。小女子卫氏叩首。”
她沉浸在自己的好梦当中,伸手去抚摸了一下卫青的脸:“事情办成了,娘必定好好地疼你。你去吧。”
然而,郑季一直没有再回来过。
是这样吗?我疑惑着,想起郑季头也不回地走入大雪的背影——他并不爱母亲。
我知道卫青是嫌那件衣服是主子们的赏赐,也知道他这样磨蹭着,无非想引起母亲的注意。
一股香烟的气息,从门缝里钻了出来,散在屋里的寒气中。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