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常恐秋节至
B3人奴之子
目录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B3人奴之子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卫青和六岁的卫步在杂役房侍候,担水、劈柴、跑腿,只要能使唤他们的地方,那些成年仆役们就像用牲口一样催个不停,失误半点,便会挨打受骂。
公主每天换下的各色衣饰数不胜数,丝绸、绫锦、裘皮、羽裙、夹衣、绣襦、披肩……半个后院里都晾晒飘绕着这些令人目驰神迷的衣衫。
到长安的那一年,大哥卫长君已满十八岁,成了我们家最有身份的人。
大姐和二姐是公主的贴身九_九_藏_书_网侍女,一个负责衣衫配饰,一个专管妆容香料。白天她们生活在华丽舒适的内院,夜间回到我们狭窄寒冷的小院,穿着主子的旧衣服,对长安城的达官贵人们评头论足,摆出一副见过世面的模样。
为此我暗中学习一切繁琐的礼仪,没有人要求一个歌女拥有长安仕女的娴雅安静,她只要够风骚美貌就好,然而我不甘愿,纵然命中注定是个以色艺侍人的女子,九九藏书网我也想要有我的尊严。
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
我们一出生就被打上了奴婢的烙印,与命运抗争的唯一可能就是谨慎自重,活得像个会出气的泥偶,每一步都不能行差踏错。
那时,我是卫家唯一识字的人,能够背诵整本的《诗经》,我还会背不少乐府传出的诗作,甚至也能大段地背《离99lib•net骚》:
第一次在平阳公主面前案板而歌,她就惊讶地望着我,叹道:“这丫头天生有点大家闺秀的派头,进退知礼,真是难得。”
可如果有一天,哪怕有半缕命运的阳光照向我,我也会努力地抓住它。
美貌是我的天赋,但这远远不够,我还想营造馥郁柔软的内心,具内美,修才能。
早饭后我赤足走进琴堂,清擦箜篌和七弦琴,拉展韧带,润喉练曲,等待师傅们教习歌舞。
不吾九九藏书网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命运从来没朝我们卫家露过半点笑脸。
娘年纪大了,被打发到洗衣房,虽说是领班头目,可大冷天里,她仍要亲自在冰砭的水中浆洗公主的贴身衣物。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她每天从早到晚不停地忙着,偶尔直起身体呵斥手下。
每天天不亮,他拉出侯爷的坐骑,洗刷干净,扣好鞍鞯,小步趋至侯府前庭,跪在地下,九-九-藏-书-网等待侯爷的皮靴重重踏上他的脊背,飞身上马。
我远远望见母亲花白的鬓角、伛偻的腰背,谁能相信,那曾经也是个有倾城之貌的美女?
年满十五岁的歌女会正式成为平侯侯府的讴者,为赴宴的客人们唱歌跳舞来佐酒,我还要足足等上三年。
到了傍晚,我的大姐会和一班婢女嘻嘻哈哈地走过来,收拾好衣裳。
哪里有什么天生的气度,那是我心中最后仅存的自尊。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