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的梦魇
目录
皇后的梦魇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一 常恐秋节至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二 褰裳望所思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三 再顾倾人国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四 父在观其志
卷五 战城南
卷五 战城南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六 又逢汉宫春
卷七 雎鸠啼血
卷七 雎鸠啼血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卷八 末路烈火
上一页下一页
我的笔一直在她的心理层面上游走,是猜测,也是怜悯,即使成为大汉的第一夫人,满门显贵,女人的命运,也始终被自己爱着的人操纵。深宫中五十载的小心翼翼,仍然无法阻止厄运的降临,这是多么悲惨的人生,甚至比不过一个庸碌的平民妇人。
没有一个史官留下卫子夫的喜怒哀乐,只是从她一生的事迹中,我们能看出她始终存在心地的惶恐。处在一个令人忧心忡忡的高位,卫子夫的退让并没有带给她安宁和平静。
如果能在六十岁时死去,卫子夫仍不失为一个身世传奇、儿孙满堂、曾集三千宠爱于一身、享尽荣华富贵的幸福女人。可惜她仍然不识趣地、顽强地活了下去。对她来说,那多活的几年只能是多寿多辱。先是感情上被遗弃,再是地位上受威胁,卫子夫胆战心惊、风雨飘摇地活着。她家族里那些地位尊崇、封侯拜相的男子,都已在99lib.net盛年死去——霍去病和卫青死了已经十几年,离他们驱逐匈奴、建立战功、雄霸天下的那一年,更已过了二十多个春秋。没有人再能帮助她。武帝早忘了卫青、霍去病为大汉立下的赫赫功劳。于是巫蛊之祸起,卫青的儿子被斩,卫家被抄,卫子夫的大姐夫、当朝丞相公孙贺父子被杀,公孙家被族灭。接着,巫蛊的血迹延伸到卫子夫的长乐宫和太子据的东宫。绝望中,太子据和卫子夫奋起反抗,想逼迫武帝逊位,可惜,武帝虽然年迈,虽然昏乱,却雄风犹在,仍然保有年轻时杰出的军事才能,他只用了几天时间,就打败了太子据,等待卫子夫的,只有不归路。
那高大、壮丽、深碧色的茂陵里,埋葬着两千年前一个雄才大略而且穷兵黩武的帝王,和他无数男宠媵妾中最心爱的女人。那女人由于在最美丽鲜艳的年九-九-藏-书-网华死去,而令他终生怀念。
黄昏时分,我站在霍去病的墓园里,看着暮色一点点落下,看着暮色慢慢地将他像祁连山的墓吞没——那亭中的“马踏匈奴”石雕,那墓山上的矮树和苍苔,那在他墓前相守千年的残旧石虎石羊……两个小时前,我刚刚在茂陵参观了博物馆,看到了关于汉武帝生平的投影,这些两千年前的杰出人物,至今仍能让人感到由衷的敬意。然而,站在壮观的像祁连山的墓脚下,看着远处更为高大壮丽的茂陵,我忽然想起来,霍去病的姨母、贵为大汉皇后的卫子夫呢?她的陵园还在吗?
乐府中那首流传至今的歌谣:
生女无怒,生男无喜,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
卫子夫自杀之后,先被人用小棺材草草埋葬在城南的桐柏园,离武帝的茂陵极远,没有谥号,也没有庙祭。后来,她的曾孙刘询从民间即位为汉宣帝,这才藏书网给她加了谥号,名之为“思后”,并以园邑三百户人家来守护祭祠。现在,大抵是湮没无闻、白骨销灭为泥了。
站在像祁连山的墓前,揣度卫子夫这一生的心路,实在觉得有大风雨、大悲凉,得大觉悟。那样大悲大喜的人生,即使坚强如男子也承受不住,何况女人?
没有爱,没有尊严,没有亲人,没有安全,这个汉宫中曾经最高贵的女人,活得是这样悲凉酸楚。我觉得,没有一个女人有这样戏剧化的人生,从一个卑贱的歌女,一跃而为皇后,最后又那样凄凉痛楚绝望地死去,被遗弃在皇族们的陵墓之外。
作为一个在位三十多年的大汉皇后,卫子夫的结局无限凄凉。她为汉武帝生下的儿女,被汉武帝诛杀殆尽,最后自己也被武帝废去皇后的封号,在绝望中自杀身亡。卫子夫及其长子太子据自杀身亡多年后,汉武帝才幡然悔悟到自己的残忍和被蒙弊。九九藏书他在太子据自杀的东湖边建起了“思子宫”、“归来望思之台”。雨雪日,残月夜,他常常独步台上,呼唤太子据的名字,希望儿子魂魄归来,然而,他始终没有怀念过同样含冤死去的卫子夫,纵然他在年轻时曾经无限宠爱过她。至死,汉武帝也没有指定与自己合葬茂陵的女人。于是,首辅大臣霍光,这个霍去病的异母弟弟,这个同样是踩着卫子夫裙带飞黄腾达的卫氏家族子弟,揣度汉武帝生前的情之所钟,将早死了二三十年的“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李夫人,与汉武帝合葬茂陵。
在卫子夫绚烂的荣耀背后,究竟有多少眼泪和血……谁又能真正知道?
驱车在五陵原上,看着历朝汉帝的归处,看着那耗费了巨大人工的陵墓沐浴着血色般的残阳,会觉得无限苍茫,觉出生命的仓促和流年的无情。按照汉朝的习惯,每个皇帝一登基,便要开始为自己修建壮观的藏书网陵墓,修建时间往往长达十几二十年才告完成,茂陵,前后共修建了五十三年。
1999年春天,我在西安住了一个星期,每天的旅游路线中,都能看见黄土高原上众多的古墓。从秦始皇陵、茂陵、乾陵到唐太子墓,那无数旧时的王族贵要,都埋葬在茫茫黄土地中。西安周围全部是一马平川,只要看见一处长满草树的小丘,必然是汉唐古墓。
至于卫子夫,我一直觉得在于她的长寿。她活得太久了,以至于容颜凋谢枯萎、发秃齿落,变成了一个伛偻龙钟的老妇。按照史载,卫子夫入宫长达四十九年,即使她入宫时只有十八岁,到她失宠自杀时,也已经六十七岁。史书上说,卫子夫自杀时,连重孙儿都有了好几个。而和她同龄的汉武帝,却永远只喜爱十七八岁的少女,纵然年轻时卫子夫同样是个绝色佳人,但身为曾祖母的她,又怎么竞争得过豆蔻年华的李夫人、钩弋夫人之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