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目录
尾声
上一页下一页
这一天征兆很好,不冷不热,水鸟也不像平时那么带侵略性,在太阳和水面之间优美地绕着圈。
因为他知道了你的秘密,不仅救新四军,还倒卖医院的盘尼西林?
他浑身绷紧,像凯瑟琳听到“钞票”那样,筑起森严的城墙。
我的奥地利女朋友。
彼得一家都跟到码头上来了。他们一个个地跟彼得说话,这个没说完,那个又想到什么了。他们的德语激www.99lib•net烈而沉重,嘱咐了又嘱咐,交代了又交代。彼得一定是在安慰他们,一旦登陆澳门,就设法打通关节,接应他们过去。谁也无法确定“终极解决”离他们还有多远,但彼得肯定是逃出去了。彼得的母亲表情很少,人在使劲控制眼泪时就是这样面孔麻木。彼得的妹妹一直在哭。寇恩先生很想和我找话说,但双方都紧张,九九藏书每个话题刚刚展开,就发现都是废话。
莫名其妙地,他紧张起来。
但愿我们尽快能让他们逃出上海,一定要让他们逃出这里……彼得的泪水流下来。
你是不是没有救那个手术室清洁工。
这么多年过去,我还记得彼得那天上午的形象。你已经在那形象上看到了一个前途远大的生意人或者是企业家或者医师……一切女人可以引以为傲的正职正派的模九*九*藏*书*网样。他穿了一身深蓝色西服(是我曾经从美国给他买的),打着紫红色带细细的黑色斜纹的领带,皮鞋一尘不染。两年来他没添置过新皮鞋,但他的家风使他从来不露出寒碜。
甲板上挤满了人和铺盖卷。这是驶往海宁的船,乘客都是做生意和走亲戚的。我和彼得挤到最前面,上半身从粗铁链上端倾斜出去。他的一家早就等在那里,隔了偌大一片水面还是送99lib•net吻,送根本听不清的嘱咐……
就是救,也是徒劳,动脉打穿了。
我拿出手帕,要给他擦眼泪。他狠狠地说:别擦!我母亲看见我哭,会更伤心……
嗯?
我自由了,从真实的名字、身份、历史中逃脱出来,彼得在向全家挥手。我也挥挥手,朝岸上真实的那个我挥手。
我们在彼得全家的亲吻拥抱眼泪笑容中走远。
九点多一点。是上船的时间了。
是吗?
www•99lib•net一直想问你……
……
你离开奥地利的时候,有送行的吗?
彼得两眼泪水,紧紧搂着我。
没别人?
我知道我的样子很吓人,一夜未眠,心急上火,舞厅和酒吧里的葡萄酒、啤酒、黄酒在下巴上催出一颗巨大的粉刺。最糟的是我的头发,像每次失策的打扮一样,我在上面抹了过多发蜡,江风把我的裙裾和帽子飘带吹得横舞,头发却一动不动。
彼得……
嗯,我弟弟那只鸽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