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目录
第六章
第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在进入这种彻底的宁静之后,沈红霞开口了。“我告诉你们的秘密是,我也吃过马料。那次下冰雹,我确实吃了。不过我想,你们现在比我更饿……所以我错了。你们每个人都应该批评我,开始吧。”
他声音压得更低:“老实点!你肯定瞎编的。”老杜严肃地摇头。等叔叔放开她,她仔细去看手臂,上面留下花瓣一样五个青紫的指印。她慌忙看看左右,把那些指印捂住。
“没错!”这回是老杜瓮声瓮气地说。你要错了,我们全完了,就是饿死,也不能再去动那一麻袋生芽的料豆。
她忽然说:“告诉你们,我有个秘密,很久了它老让我内疚。”她的意思是她要检讨一件事。
她的两条老寒腿经水泡了一整夜。那河水其实就是液体的冰。冰液似乎灌进了她的腿,对着太阳看看,两条腿晶莹剔透,与她粗糙黝黑的上半身形成对比。这两条腿实际上是死了,已成为她整个躯干的异体。只有死去的东西才具有如此奇美如此永恒的质感。用手捏捏,里面似乎没有热血,而有一股清澈冰冷的水跑来跑去。沈红霞并不知道自己的腿已壮烈地死去了。女红军和女垦荒队员却能清楚地看到这一点,但她们不忍对她说。如果知道这实情她绝对再站立不起来。人能够用主观能动操纵各个局部,人常以意志赋予已失效的生理附件以生机。沈红霞正是这样奇迹般站立起来。她迈动与她上身已不通消息的双腿,绕过狼吞虎咽的人们。她对她的两个隔世的女伴说:“我宁愿像你们一样吃牛屎菌,喝牛足印里的水。”她们俩轻轻抚摸着她的腿,对视一眼:瞧,真的是冰冷冰冷了。
静了一会儿,柯丹突然站起来。“我说,沈红霞,你是不是特别想死?”这句话一问,所有人全傻了,恼恨而又觉快意地看看柯丹,又看看沈红霞。
谁也没料到叔叔被一件大事绊住了。他手下另一个牧马班养的一百五十头牦牛和一百五十头驴子,就在女子牧马班迁场那夜,出了事。三百头牛和驴统统少了半侧屁股。就是说,不知是谁,不知出于何种目的,使了什么法子,居然神鬼不觉地剜下牲口身上最优等的一块肉。因此一天、两天、三天,她们没等来叔叔。
叔叔抱了把刺巴添到火上。三个新来的姑娘相互搔着奇痒的头皮。她们问:“指导员,刚才你说那三百头牛和驴咋了?屁股少块肉?”
“坐得下!”
“没有!就是没有!我没有看见你吃料豆!”小点儿想,毛娅简直像在揭老底。毛娅怒指着沈红霞,眼泪哗地淌下来。你太无私了,我卑鄙。我的卑鄙是你的无私逼出来的。我恨你,因为你老让人感动得没法活,让人相形见绌丢尽脸。你把珍贵的苞谷粑让我吃,自己嚼马料,已够人愧死,还要在这里深刻检讨,为几颗料豆子不放过自己。你的无私把别人都逼得太甚,你饶不了自己,大家还活不活……毛娅悲愤得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她离开那辆吉普车时,把深深的自卑藏在满不在乎中。一高一矮两个军人挽留她几句,她笑着谢绝了。她沿着公路往回走,有各种各样的车在她身边停下,问她愿不愿搭乘,她同样摆摆手,灰尘呛得她张不开口。她就这样走,就要让他看见她这样走。她是含着一包泪离开他的,并说另有更合适的车等她。“我不晓得你们这辆车坐不下我。”
他无声无息地追逐她,对她说:“扩建的兽医站需要人员,所有人都在设法往里面塞自己的舅子老表,我也趁机把你塞进来。”瞅她一个虚当,他逮住她,当年就没这么费劲。那时她半推半就地说:“我是为幺姑来的。”他说:“你扯谎,你是追我追到这里来的。你在省城就能跟我断干净,为啥还追到这里来?”她说:“你不能这样,我们辈分清楚了!”他说:“在城里我知道你我的辈分关系就决定永不再见你了,你要我的地址,我没给你留,你没皮没脸地撵我后脚就来了,还说为看你姑!”她说:“我没法子,我实在没处安身。”
有张阴森的俏脸的少女拎着一只桶。
太阳初照在三百头牲口鲜红的创面上。三百块创面映出三百个太阳,血已凝固,那样崭新发亮的红色肌肉。地上浸了血像遭了火烧,草尖带着锈色,泥土焦黑。可怕的是三百头牲口的头全朝一个方向,可怕的是它们一动不动地亮着创伤,他狂怒地驰遍草地,也没找到那个歹毒的家伙。他不知对手是一个还是一伙,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他感到有生以来第一次遭到如此的欺弄。这场巨型恶作剧显然是对他威严的一种下流的挑衅。他感到了恐怖。
被仇恨弄昏头的叔叔连她们放的枪也未听到。他哪里想到这帮姑娘开始吃马料。料豆让水泡过,又给太阳晒晒,麻袋捂捂,一齐从麻袋缝里钻出尖尖的芽头。麻袋似乎活了,一刻不停地在成长壮大,有了生命的胡豆在里面不安分了,于是麻袋有了动感。老杜“嗷”地一www.99lib.net声捂住脸。
这时,小点儿已背着一堆东西下了车,司机最后一句话她听得很清楚。她站在灰扑扑的车旁,隔着司机朝他望。
第二锅豆子已煮烂。小点儿搅搅锅,说:“胡豆生芽芽,最好吃。”大家一愣,猛然明白了这句重复多遍的话的真实含义。它们不过是普普通通的胡豆。
她们喊起来:“喂!沈红霞,快来吃点料!”没听见回答。再喊两声,她还是不应。大家惊慌地你看我我看你,一齐停下剥豆皮剥变形的手。她们见沈红霞坐在草窠窠上,一丝碧绿的汁液从嘴角淌出来,她似乎在朝一个看不见的对象微笑。她手里还攥着一把绿东西,见人们包围上来,她谦和地,甚至还有一点难为情地看她们一眼,似乎很不愿意她们看见她吃草。
沈红霞终于鼓动大家唱起来。小点儿看着她们郑重其事的嘴,心想,唱歌已不是娱乐,而是一件宗教式的功课。虽然这样想,她也情不自禁地跟着张嘴。她偷窥周围,一张张饥饿的脸都唱得十分忘我。接下去该干什么小点儿也熟透了,是诵读语录。这两套仪式结束,人人的呼吸都深沉并拉长了。
他只对小点儿讲了。小点儿在马群里守护临盆的母马。他不知为什么突然之间就会对她讲起这事,详细而真实地从头讲到尾。
“你女朋友是个大块头?”
“你想调我到兽医站来就调了?我不肯,你也莫法。我就在牧马班蹲到老蹲到死也不来当你什么狗屁助手!”她现在态度硬得令他惊讶。当初她只是用两只可怜的小手抱住自己,可身体从四面八方泄漏:不啊,不能再开头了……
柯丹拿了个特大茶缸,热气腾腾冲过去。“沈红霞,你先人的!你给老子吃!你看你那身鸡骨头,把衣服都戳出洞洞!你饿死,我偿命?你干脆现在就碰死吊死横竖死球去算了……”
“人都会死的。”沈红霞和顺地笑着,但人们看出她对这句发问很意外。
姑娘们都说再饿两天她们就差不多了。
老杜在把墙涂白之前,自己先成了石膏像。她机械地挥动着蘸了石灰浆的扫把。“昨晚猜我做了个啥子梦?”没人理她。“我梦见指导员了。”大家都停了活计,一齐看着她。她浑身雪白,本身就是个又怪又瘆的梦。“我梦见指导员叔叔啦。”“哟,真不简单,你梦见毛主席没有?”“指导员拿把大锁头,那锁不用钥匙开,‘咔嗒’一扯就扯开了。”“没有啦?”“没有了。”“什么屁梦。”“啊。指导员就那么坐着,老玩那把大锁,‘咔嗒’扯开,‘咔嗒’关上,来回玩。能扯开这把大锁的人是世界上力气最大的人。”老杜在一片嘘声中认真地说。
正在屋顶铺柳枝的叔叔不动了。老杜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他蹑手蹑脚走到老杜身后,机警地四处望望,然后一把攥住她胳膊:“哎,你那个梦是真的?”
她用一双冻得稀糟的手给他指过路端过水最后被他握了一下。他什么都没忘。已经快两年了。
这时姆姆急匆匆跑过来,摇摇尾,又急匆匆跑了。叔叔跟姆姆一路小跑,老远就见草被蹚出个豁子,金眼与憨巴正吃力地将更大更沉的一包东西往这边搬。包已撒开,香味四溢。“妈的有搞头!”叔叔低声喊道。
那时她倒下了。
熬到中午,人人愁眉苦脸地互相问:“马吃草,我们吃什么?”沈红霞说:“迟不过明天指导员叔叔会来找我们的。”众人琢磨她的意思,大概她打算五六天挺住不吃饭。新来的三个姑娘还不习惯听沈红霞话中的实质,接着问:“要是他明天还不来呢?”“明天要不来你们就把我撕了吃了,我最肥,先人的!”柯丹叱骂道。
如此丰美的草地却无声无息,幽绿的草里似乎包藏着阴谋或祸心。牧马班趁白河未到汛期蹚过来了。那时河水刚没腹,一夜间水就加宽数倍,一夜间就发疯似的涨上来。她们的退路就此被切断。帐篷险些在夜里被水冲走,原以为安全的地方不想竟是河道。雪山融化比最大的潮都来得猛。
现在他说:“结婚?我不配。你呢?你配结婚?”那时她就糖一样化在他的旦旦信誓里,让他吃尽甜头。现在她知道他把一切正道堵死,留了个洞让她屈辱地钻。
“你让我女朋友坐哪?万一她要带的行李多呢?”两人相互递烟。
“胡豆生芽芽,最好吃。”人们奇怪,这时谁还有如此清醒的声音。回头一看,见小点儿亭亭玉立地站在帐篷门口,半个身子是阳光,半个身子是阴影。“胡豆生芽芽,最好吃。”她用跟刚才一模一样的声调重复。
兽医站扩建后明亮多了,到处洁白,小点儿轻手轻脚生怕造次了这森严的净地。一个白色人影挡住她的去路,她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大家不声不响地干起来了。煮了一锅水,然后开始慌慌张张地剥豆皮。马料豆被泡得白胖胖的冒个尖芽,模样挺古怪。可惜只有一只小铝锅,大锅没救九九藏书网上来。煮熟头一锅每人只分一小碗。无油无盐,人人都凶猛地往嘴里扒。小点儿头回只盛半碗,所以第一个吃完再去盛满满一碗;而那些头一碗就盛满的自然不如她吃得快,等她们吃完,锅里已没了。小点儿踏踏实实地吃,谁也没想到她比谁都吃得多。
毛娅急得尖叫起来:“不是的不是的,她说的不是真的,她没有偷偷去吃马料豆……她根本没吃一大把生料豆……”她控诉似的指着沈红霞。柯丹在毛娅耸动不已的肩上狠狠一捺。
“是吃料。”有人更正。
人们早就留心过,沈红霞常常独自哼歌。那些歌谁都没有听过,就凭直觉感到它们属于相当遥远的年代。有次柯丹听她唱了支歌怪耳熟,突然想起这歌她过去的丈夫也会唱,那时青年垦荒队开会集合就唱。她问她:“你咋个会唱这支歌?这叫《青年垦荒队之歌》,早没人唱了,可你从哪学的呢?”沈红霞没有回答,似乎朝很远的地方笑了一下。
沈红霞说:“毛娅你怎么了,难道你没说过我嚼得一嘴豆腥气?”
“不,我错了。你们难道还看不出我这么严重地错了吗?”大家想,她实际是在说:军马比我们的生命重要。我们却从吃马料开始堕落。原来你揭露自己是为了让我们得不到宽恕,好家伙,你就是这样步步紧逼过来的。
“传!一人一口。”柯丹的酒立刻分光,最后剩几滴,她随手倒进布布嘴里。然后人们赤红着脸,看一个婴儿如何发酒疯。
“我来领疫苗。再给我些五号注射器。”她飞快地说。
“小点儿,你当时也在场!”毛娅死命拉住小点儿,后者做出懵懂而又认真回忆的样子。“是吧小点儿,红霞当时根本没吃很多料豆!她把苞谷粑让给我们吃了——”
听见她的惨号,大家走出帐篷,马上明白老杜想干什么。人人饿得头晕眼花,但尚未像老杜这样偷偷行动起来:吃料豆。
他说:“那怎么行,那不是没王法了吗?那不是把姑父与侄女通奸的罪行供认了吗?”
他没有讲,他只对她们讲那场面如何滑稽壮观。他的心恐怖到什么程度,他没有如实讲。那个隐形的凶恶对手不厌其烦地复制了三百个完全相同的创伤。
她说:“就这样鬼混,靠私通过到死?”
但我可不愿承认,小点儿挣脱毛娅。
毛娅狠狠忍住抽泣:“她没吃。”
点起篝火,她们围个圈。八月的草地若没有专叮人毛发的蚊蚋就美了。她们一边谈天,一边扯巴掌满身满头打,下手毫不留情,早就习惯自己揍自己了。
柯丹接道:“打马跑死也要两天才得回。这点东西哪够吃两天?”
“那我×你先人的,你就给老子安安生生死去吧!”大家动也不敢动,感到柯丹得罪的不是沈红霞,而是某种伟大而高尚的象征。难道沈红霞的行为情操还有任何可指责的地方吗?她那样存在着,就足够她们不安;有她这样完美的品德放在那儿,她们对自己内心每一点小小的无耻、自私、卑俗都臊死。柯丹把这句话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并充满恶意地谩骂,每个人都在刹那间想到:假如没有沈红霞这个人,她们的生活会怎样?试试吧,没有她,恐怕一切都没有了。
“营长,最后一班长途车都过了,你那位恐怕不会来了。这样白跑咱又不是第一次!”司机嘻嘻笑着,“干脆,我把车里那姑娘给你介绍介绍!”
叔叔看着这个丑姑娘的背影,怎么也想不通她的梦。她竟梦见他亲身经历的事。他的确有那么一把大锁头,很古很古的。是个犯人留下来,送他的。犯人说,这锁是古物,打锁时就没打钥匙。能把它拉开的人是顶了不得的大力士。他当时问:“你拉得开吗?”犯人谦卑地直摇头。枪决那犯人的是叔叔。犯人说:“这锁给你吧?”叔叔说:“屌用。”犯人背着他跪下,等待着。叔叔瞄准的时候觉得他两臂在用力。叔叔开枪之后,用脚翻过尸体,只见锈住的古老的大锁已被拉开。他从血泊里拾起它,“咔嗒”一声又将它合住。以后的岁月,叔叔每天都在拉这把锁,他的力量和腱子肉就这样发达起来。可锁再未被拉开过。
她说:“那好啊,你娶你的侄女吧,公开办个手续,散一把喜糖。”
“相片上看不见多高多大,不过我事先跟介绍人声明过,高头大马别往我这里推荐。你这人,随随便便就弄个人搭车!”
“站住!”柯丹拦住她,“你想往哪跑!今天你不给老子把这缸子料吃下去,老子不饶你!”她只轻轻一撞,不料沈红霞的腿纯属虚撑着,一下子倒了。众人无声地张大嘴。柯丹却说:“都别动!不准扶她。”她把一大缸料豆杵到沈红霞嘴边,“吃!”沈红霞平和地看着远处,嘴抿成一条缝。
他们就在离车两步远的地方讲话,小点儿见他两只白手套比划起来很耀眼。她已想不起刚才他探身看她时,她的脸何种表情。
白河黑河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丰茂的三角洲,九_九_藏_书_网简直像块独立存在的草地,大约有几十里长十几里宽的面积。不知为什么,游牧的人们从不到这里来安营扎寨。这里的草比别处深得多,有的地方能没人。八月,此地一片肥绿,这边来风,草伏下,绿色间便闪着橙黄、淡紫;那边来风,草又伏向另一边,再迸出绯红、苍白,所有的花都错落有致地偷偷开在草根下,于是风吹草低时,就有了鬼鬼祟祟的彩幻。迁场前,几个姑娘搭场部的大卡车去了趟自治州,除了小点儿和毛娅,其余三个姑娘都留在那儿永不回来了。张平李平王平一块考取了自治州宣传队,场部又增补了三个姑娘,她们叫张莉李莉周莉。宣传队的人一见小点儿就决定让她扮演李铁梅,但她推说先找个厕所上上,然后逃掉了。毛娅是真上厕所,等她回来,人家说:“你瞧,刚刚一下收了三个,超额了。”毛娅一看她们仨全换了装束,全像陌生人一样瞅她。毛娅没有太多不乐意,回草地就随牧马班迁过了河。
等叔叔见到她们时,她们每张脸都染上了草场的绿色。听说她们五天五夜全仗这块肥草地,吃于此眠于此,竟活下来,叔叔惊得那只假眼珠瞪出了眼眶,骨碌碌滚到他手掌里。“料豆!居然料豆也没吃?!”他把眼珠放嘴里嗍嗍,急忙又投进眼眶,似乎它能帮他认知这帮铁姑娘。
“胡豆生芽芽,最好吃。”她的声音单调平板,奇怪地传导着一种启示。
又静一会儿,叔叔爬来爬去把匣子琢磨个透,然后用匕首挑起一件件色泽鲜艳的玩意。不是传单。叔叔一件件挑起,都是些精美的女性穿戴之物。有件东西她们研究半天,估计是条哪都遮不住的小裤衩。姑娘们全吸紧舌头,免得它没出息地发出惊羡之声。
她现在不顾一切地抵御他,说你再不放我我就喊啦。他说:“你喊吧,现在我们没辈分了。”那时她问:“姑父,要不是我姑,你会娶我吗?”他那时坚定地说当然,说他发誓。
柯丹喊道:“吃!你硬是不吃?”她几乎在用勺子撬她的嘴。“好哇,行!不吃,有种!”柯丹绕着她转了两圈,忽然给她一拳。沈红霞晃了晃,又像坐禅那样稳住了。
她走到门边,兽医知道她已动心了,口气便柔下来,讲起爱和思念之类的话。他说:“快开门吧,现在还怕什么,再没人来管我们了。”
这就是前些日子叔叔打落的那只巨大的红气球。不知畜生们怎么把这一大堆东西运到这里的。叔叔用匕首割开层层包装,对围观的姑娘说:“都卧倒,万一是炸弹呢。”她们立刻趴成一片。叔叔屏住气,往开了盖的匣子里探头,仿佛在看一孔深深的井。
天快黑时,车终于在她身边停下。她转过身,让他好好看看她的一脸疲惫和满身尘垢。
他说:“两个罪犯还能指望什么?活完就死呗。那些人迟早会侦察到我跟你的关系。”
“你说什么?”
叔叔是用嘴叼着枪泅水过来的,河水也剥光了他所有衣服。姑娘们只看见一个浑身黝黑的男人在拖河里的马,立刻操起步枪对准他。他说他是叔叔,没人相信:叔叔是个全副武装的人,他一丝不挂怎么可能是叔叔。他倒退着一步步向她们靠拢,脊背上的汗毛都看得清了。她们仍是不承认他是叔叔。最后他说:“你们再不信我就转过身来啦。”她们这才扔衣裤给他,心想:管他是不是叔叔,总得先让他穿上衣服。等他穿戴整齐系上皮带挎好枪再看,此人正是叔叔。叔叔的马驮了些盐巴奶酪酥油和酒,叔叔说:“粮食妈的全冲跑了。”
“你们都来坐下吧,全班同志都在这呢。”大家努力领悟她的话,想听懂她对吃马料这事的真实态度。但她却讲马群,讲河,讲这块草场。她沙沙的嗓音在每个人心上打磨,几乎没声,却感到那摩擦的力度。她用发绿的舌头把嘴边的绿汁舔舔。人们总算搞清一点,她并不想用自己的行为教育谁,但又希望她们从这行为中感悟点什么。
沈红霞给马群喂了盐,走过来。“刚才是指导员来了吗?”
“骂得好。”沈红霞说,“班长,我真喜欢你这样心直口快。”
帐篷保住了,马匹也基本没受损失,只是口粮全被水冲走。只有沈红霞一人死抱住一袋料豆,连人带麻袋与河水拼抢。柯丹牛吼一样让姑娘们捞被子褥子、锅碗瓢盆,再迟一会儿她们就将一贫如洗。小布布嘹亮的嗓音穿透黑暗与轰轰的河水。柯丹将他缚在胸前,心想,他成了我的哨子。布布哭声在哪,人们就向哪靠拢。天亮时,人们才发现沈红霞伏在那一袋料豆上,下半截腿浸在水里,衣裤早被河水剥光带到不知何处去了。连她自己也不知是昏迷还是沉睡,反正大家发现她时,她身体赤裸只剩一丝温热了。柯丹往自己嘴里满满灌一口烧酒,衔一会估计温得差不多了,抠开沈红霞的嘴吐进去。如此几次,沈红霞喉咙里咕咕一阵响,一会儿就炯炯有神地睁开了眼。
车子只能把她送到场部九_九_藏_书_网,已经是半夜了,她说她本来就想在场部住一夜。她摸着门框上的钥匙,蹑手蹑脚走进去。兽医不在,到处都有一层薄灰。她翻出东西煮了吃,这时听见马蹄声近了。她立刻关上灯,钻进被子,把另一床被放在外间。
兽医说:“让我进去,这是我的家,我出去巡诊一个礼拜回来可不想睡长板凳!”她一声不吱闭着眼。兽医又说:“那我俩换换,你来睡板凳吧。”
“不吃,我就揍死你!”她又捅出两拳。
小点儿脱下黑雨衣,拎只桶向她走过来。越来越近。一个小巧美丽的少女拎着一只桶。她认为自己在多年前见过她。
她被他抱着在这间充满消毒液气味的屋里来回走,外面是什么?是草地,是一帮姑娘肃穆地向草地深处迁徙的背影。而这里面却发生着声名狼藉的事。她从他怀里连滚带爬地逃出来。她刚到草地来那时,就像现在这样奔逃过,在这斗室里无声无息地奔逃。那时她就讲过我们不能、我们要记着自己辈分之类的话。
毛娅自相矛盾的话让人们绞尽脑汁去分析,去给它安排逻辑。毛娅,你到底想说什么?想说沈红霞吃了还是没吃,错了还是没错?
司机撒谎说是他的老熟人。他探头往车里看看,然后缩回身去。他看见车后座上有个女孩,非常美丽小巧,他就像从来没见过她:没和她聊过,没喝过她一大缸掺糖精的温开水,没与她同骑一匹马到河边。他对她略一点头,然后暗示司机跟他走。
兽医将她、他的前侄女一把抱起,如抱孩子那样省力顺手。“你躲了我近两年了,没有你我活得像头阉牲口一样素净。我想忘掉你根本不行,想重新做人根本就不可能。”他说。她听着,正因为他说的全是真话才如此枯燥。“你呢,你跑到牧马班的好姑娘里混着,你以为什么都是能从头来的吗?”
这回迁场是长途迁徙了。一下子迁到白河对岸。与白河平行最终又交汇的那条一模一样宽、深、湍急的河叫黑河。白河黑河都是从草地尽头的雪山上起源的,是两座千年冰峰之乳。白河里有鱼,黑河里也有鱼。白河里的鱼苗苗条条像少女,黑河里的鱼臃臃赘赘像老妪。黑河的鱼还没有眼,全是盲鱼,所以只要在河中间固定个麻袋,一个上午就能丰收。但没人敢吃这种酷似老太婆的鱼,即使断了粮,吃马料,也不吃它。何况有人传说,那年草地瘟死了牛,一头牛扔进黑河,过一天就成了一副干干净净的骨头架。黑河的水同白河一样清亮,但因为存在这样一个水族便显出些阴气。黑河是因那鱼因那阴气而得名的。
“我调你来你就得来。你没有正式的知青身份。在牧马班蹲着,是她们不了解你是个什么东西。到这里来,穿白大褂,领工资,你不早就这样痴心妄想过?”那时她求他帮她谋个合法位置。现在她否认她有过那份痴妄。那时他已得了手,说:“别躲了,不是已开过头了吗?头一次,你既知道我们的辈分为什么还自己送上门?你为啥在完了事才告诉我你是谁我是谁?从那一次,我一下子就不是人了!”
这样一想,她们都对柯丹仇恨起来。再看看沈红霞,她忍辱负重的微笑使她们全掉下眼泪。没人动作,柯丹上去给老杜一脚:“起来,给我吃去!”她捋捋胳膊,“哪个不去吃,我就请她吃老拳!”
她说:“那你带我走,到别处去,再娶我。”
这样的望已有很久很久。许多个有太阳的冬日,她坐在帐篷门口。她感到草地无边无沿,整个世界不过这么大。她没见过大海,在她眼里草地就是海洋。无望的期待使她憔悴了又丰满,丰满了又憔悴。她终于懂得洁身自好对一个女子来说有多重要,那股神秘的克制力出现了,它来自一种神秘的忠贞。而忠贞却是无处施与的,并没有人需要它。
没有,还好,没到最糟的地步。她出神地望着明净的蓝天。蓝天如镜,照出她越来越单纯的心。
吃到半饱时有人嘀咕:“沈红霞咋了?她不来吃饭?”
他转身走了,知道她会紧随着走进这间密室,它封存着他们当年造孽的秘闻。她一进这间房就完蛋,就把两年来养出来的假模假式假正经的硬壳蜕下。他轻轻替她解下黑雨衣,像揭下一具标本的盖布。
柯丹气得去拧她的扁脸蛋:“你还讲用会哪?你话都不会说,话都不会说,打屁都不成个数!”
她说:“恐怕不只通奸,还有谋杀。”
现在她站起,杀开血路般冲出密封的屋。
“啊……啊。少块肉。少块肉不碍事,死不了,破两天就是了。”他对所有人都说,大概有人是剜驴腚肉吃,但他心里明白绝不会那样简单。“三百头牲口全少半边屁股,”他说,银牙闪了闪,“够舅子们吃一阵了!”
营长和她并排坐在车后座,既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床头柜。他问她姓名、年龄、在哪工作,完全像头次认识一样面面俱到。昏暗中,她偶尔侧脸,发现他正看她,着了迷一样瞅她恐怕已瞅了很久。
www.99lib.net
座位上的东西被颠落,两人同时去捡,手触在一起。忽然之间,他讲起一个有关医治手足冻疮的土方子:用樱桃泡上雪埋进土里,第二年冬天用这坛子里的水往伤口抹。她说:“这地方哪里找樱桃,雪倒有的是!”正是夏天,他却谈起冻伤。
这地方风奇怪地大。“要盖屋,帐篷是扎不住的。”叔叔说。盖这种屋工程特简单,早上动工晚上就住进去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下了一整夜,泥土掺马粪抹的屋顶就往下滴黄豆酱般的稠汁。筑墙用的是草地表层的泥皮,一挖一整块,修齐边角,就是现成的坯。泥坯里含着陈年的与鲜活的草根草茎,倒是有筋有骨,很经事。雨后,泥坯缝里钻出许多蚯蚓,也钻出许多不死的草和花,马粪抹的屋顶发出一层茸茸的灰色菌子。整个房子活了。
大家想不出她有什么可检讨的。她可以不吃不喝不睡,可以连续出牧连续寻马连续精神饱满地奔波。她从未要求别人怎样,但她的优秀作为放在那里,总把其他人逼向一个惭愧的处境。她无意树立自身为楷模,只是本能地体现着某种崇高素质,就足以使人们莫名其妙地不安,感到她的高尚其实是一种逼迫,一种压力。大家静悄悄地围着她坐下了,她木刻般坚毅的红脸突然一动不动,表情也一丝不变了。人们霎时有种古怪的感觉,这个人是她又不是她,她分明是她们中的一员,却又是个早已载入史册的形象。她着一身破旧宽大的军装,那种圣徒式的平静于表忧患于内的容貌使人们不敢贸然靠近她。她胃里装着苦涩,嘴角留下碧痕。人们钦佩她却感到她太不可亲近。甚至她引起人们的怨恨,几乎每个人都暗暗想过:正是她,把她们的生活搞得如此苦不堪言。
众人冲上来看见满地她们看不懂的食物。叔叔止住她们的激动,把姆姆搂住,扔几块点心给金眼和憨巴。即使有毒,这非狗非狼的畜生也顺便除掉了。两小时观察后,叔叔才对她们挥手:“上,姆勒子们!”
沈红霞又一次出人意料地微笑:“打吧,班长,我真欣赏你心软手硬的性子!”
流了好一会儿泪,终于又说:“反正我没看见,她根本没有吃料豆!”
只有沈红霞不曾吃一口料豆。
他说:“你知道我们永世不可能名正言顺地成夫妻。”
柯丹再次被她的温和吓住了。最后一拳落到自己身上,砸得惊天动地。她怀里的布布被震得“哇”一声贼号。
毛娅痛心地直跺脚:柯丹她怎么敢、怎么忍心摧残她,她那样羸弱。她已不是她自己,她的无私早已使她变成这个集体的精神、意志和美德。一个绝对无私的人就不再是她自己。
“干吗不唱歌呢?以前不是都挺爱唱歌的吗?”她意识到紧张气氛是自己造成的。没有人唱,她自己唱起来,并用目光到处鼓舞。
叔叔用筏子运了些石灰来。又在屋顶加了层红柳枝。姑娘们尽量把凹凸不平不方不正的墙涂白。她们要在墙上挂领袖像、语录、锦旗、李铁梅阿庆嫂红色娘子军。有了这些饰物,她们才觉得与蚯蚓隔绝了。
“啊,他说马上了足有一巴掌膘。”
他说:“哪里都有知底细的人,我们到天涯海角都只能这样混。”
她说:“侦察吧,从此我跟你了结了,姑父。”
营长问司机:“她这么巧就遇上你啦?你晓得,一会儿我要捎个床头柜回去!”
“我回场部找些木料扎个筏子,才能运粮过来。”叔叔咯吱吱嚼着蘸盐水的橡皮筋,这是根新橡皮筋,嚼起来声音特别带劲。他边喝酒边思忖道:“这块离场部少说有百十里路去了……”
小点儿跟她们散了伙,逛街逛忘了时间,结果场部的大卡车开走了。她看见一辆吉普车停在长途汽车站外面,上去搭讪几句便坐了进去。司机是个兵油子,看上去是娶过乡下老婆生下一窝孩子的那种岁数。小点儿从他的视线高度看出他在看她的胸部,当兵当到这个岁数对女子的脸就看得马虎了。他跟她说车是营长的,营长来接女朋友。他嘴里的营长是个没什么大本事,但少年得志的家伙。几个月前,离此地两百里的山区起了山火,救火回来,营长从连长一下变成营长。烧焦一条胳膊换个营长当也算值。司机这样认为。然后他坐正了,也住嘴了,小点儿一看,车旁已立着个人。原来营长是他。他问:“谁搭车?”
沈红霞打断柯丹:“行了,不管别人看没看见,那天我是吃了料豆。希望大家谈谈,我干的这件事,是不是错了。”
“都莫闹,让我想想。”他依旧喝酒,嚼橡皮筋。一会儿,他不喝不嚼了,草在很远的地方一路唰唰响过来。姆姆身后跟着金眼和憨巴,三个畜生齐心合力在拖一个沉重的东西。叔叔对姑娘们说:“有名堂了。”
她说:“啊。”
柯丹吓一跳。沈红霞撑着棍子颤颤巍巍站起来。
叔叔远看小点儿披黑雨衣的身子仿佛一具似是而非的人体。她为什么扯谎呢?叔叔离去时坚硬的心房涌进一股又温又滑的血。
更多内容...
上一页